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97 擊殺戰王

血光沖天,染紅天空,蕭晨摘掉了景蒲的頭顱,一代戰王身首分離。
  但是那軀體竟然未倒下,似乎依然有著高昂的戰意,持著巴斯德戰矛抖出千萬道血色光束,刺向死靈王和僵尸王以及天空中那只金色的大手。
  巨大的金色手掌拍落而下,罡風浩蕩,讓下方的大地都在跟著顫動,無形的巨大壓力使地表出現一道道可怕的大裂縫。
  “轟”
  遠處幾座低矮的丘陵都崩碎了,大地之上更是出現一個巨大的掌形巨坑。
  刷刷被金色大手與赤血戰矛夾在中間的僵尸王與死靈王第一時間沖向一旁。
  在面對流淌著神血的巴斯德古矛時,金色的大手也是不愿與其攖鋒,避過漫天的血芒,從側面向著古矛拍擊而去。
  “當當”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猶如驚雷震世,音波動蕩,讓周圍殘余的空間陷阱與死亡陰影都隨之崩潰了,露出了朗朗乾坤。
  金色的大手化成磨盤般大小,在滴血的巴斯德古矛上拍擊了千百次,爆發出的恐怖能量如驚濤千重一般,最后一把將抓住了那把戰族古矛,從無頭的戰王手中奪了出來。
  戰王景蒲死而不僵,依然殘存有神力,胡亂揮舞雙手想要搶回古矛。而僵尸王與死靈王也是大怒,第一時間沖了過去,爭奪那赤血戰矛。
  “轟”
  金色的大手攥著巴斯德古矛,橫掃而過,一片絢爛的光芒沖天而起,戰王景蒲的無頭軀體頓時猶如冰雪一般融化,自這個天地間徹底消失。
  一代戰王徹底殞落!
  金色大手手持巴斯德古矛,以惟我獨尊,橫掃**之時,震動出沖天的血芒,將僵尸王與死靈王生生掃飛了出去。
  “想撿便宜,沒門!”僵尸王憤怒無比,經過一番慘烈大戰,才除掉戰王景蒲,為此他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價,但最終卻有人來偷取勝利的果實,他焉能不怒。
  死靈王也怒視著天空中的金色的大手,開始積蓄力量,想要將巴斯德古矛爭奪過來。
  只有蕭晨沒有動,殺死戰王的目的已經達到,縱然金色的大手沒有破空而來,兩個惡王也不會將古矛拱手讓給他,沒有必要去爭奪。
  僵尸王與死靈王開始全面提升戰力,但就在這時金光大盛,絢爛光芒貫穿天地,無匹威壓令大地都崩碎了,一條高大魁偉的身影取代了金色的大手,橫空出世,立身在高天之上,竟然是三眼黃金獅子王。
  他滿頭金色長發狂亂舞動,周身透發著熾烈的神圣金光,天地都在顫栗,手握巴斯德泣血古矛,睥睨天下,猶如一尊無敵戰神一般。
  僵尸王與死靈王大驚失色,沒有想到遇到這樣一個強敵。
  黃金獅子王是戰族四大王者之一,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很多異族王都已經知曉。方才,三大強者苦戰多時,才堪堪擊斃戰王景蒲,如今又來了一個戰王,實在是讓人無語問蒼天。
  “你……”
  死靈王感覺很憋屈,舍生忘死一番大戰,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到頭來卻為他人做嫁衣,讓他直欲仰天狂嘯。僵尸王也發出陣陣不甘的嘶吼聲,慘白的牙齒咬的“嘎嘣嘎嘣”之響。
  黃金獅子王身為戰族王脈,體內流淌有王族的圣血,與那戰族至寶巴斯德古矛仿佛已經融為一體,無分彼此,透發才出的恐怖不動,如驚濤拍岸,似亂石穿空一般,直內的遠方的大片云朵在剎那間潰散了,狂霸無匹,氣勢驚天動地!
  “想攔截我盡管出手好了。”黃金獅子王掃視著兩大惡王,一副有我無敵,惟我獨尊的氣概。
  黃金獅子王未經歷慘戰,此刻正處在巔峰狀態,手持巴斯德古矛,誰能與之爭鋒?極其恐怖的戰力浩蕩十方,同時他的神識仿佛有這片天地合一了,神念所致,天搖地動。
  兩大惡王盡管心中不甘,但理智戰勝了貪欲之念,最終飛向遠空,選擇退走。
  “不要忘記你的承諾,取白骨君王幡時再相見。”兩大惡王離去時向蕭晨傳音。
  黃金獅子王摩挲著巴斯德古矛,如此戰矛在手,讓他如虎添翼,戰力更上一層樓,最終他騰空而起,沖天而去。
  沖天的煞氣全部消散,碧空如洗,徹底復歸清明。
  蕭晨心中一片寧靜,掃視這片戰場,而后他也不作停留,飛向遠空。
  這次大戰盡管準備充足,但他還是被巴斯德古矛傷到了骨體,險些遭遇不測。在一片隱秘的山谷中打坐數日,蕭晨才以生命火種將斷骨繼續而上,骨體晶瑩璀璨,泛出湛湛神光,最后他將從骷髏王那里奪來的二十幾瓶生命源液全部煉化吸收。
  綻放著神圣光輝的黃鉆骨體充滿了生命的氣息,在大戰中被摧毀的血絲重現晶瑩的骨骼上。
  周身的血絲密密麻麻,遍布黃鉆骨體,清晰可見,甚至可以看到毛細血管,生命的氣息更加強盛了,如此下去,血肉重生不再是空想!
  三日后,蕭晨長身而起,走出了郁郁蔥蔥的山谷。
  天蝎王、魔猿王、戰王相繼殞落,消息傳出后震動所有異族王。這三大強勢種族一向交好,很數人都認為是戰王景蒲手中的巴斯德古矛引來的大禍,讓三王因此而殞落。
  到底是誰有如此大氣魄,敢屠滅三大強族的王者?
  毫無疑問斗神王成為了懷疑對象,該族與戰族乃是天生的死敵,也只有達到至人境界的斗神王才有獨自滅殺三王的恐怖戰力,諸王想到他腦海中就會出現四個字:橫勇無敵!
  這三日來,遠古遺跡中不斷爆發大戰,各族間關系極其緊張,諸王時時出手,流血沖突從未斷絕過。
  不得不說,這片如同仙境般的神秘空間充滿了太多的秘密,不時有寶物出土,流血沖突的根源就在于此。
  不過到目前為止,除卻被珂珂收走的戰劍以及被戰王景蒲得到巴斯德古矛外,其他寶物雖然也很珍貴,但是并沒有達到堪與半祖至寶相媲美的品階。
  蕭晨重新披上鐵甲,罩上布衣,將自己的真身隱藏了起來。解決掉戰王景蒲,為珂珂擋去一大劫難,他開始在遠古遺跡中多方探尋,想要與雪白小獸相見。
  前方,一片蒼翠青碧的山脈,宛如一條條雄偉的巨龍糾纏在一起,綿綿不絕,郁郁蔥蔥。忽然,那里沖起一道紫光,緊接著呼喝聲傳出。很顯然又有靈寶出土了,引發了一場爭奪大戰。
  蕭晨快速向前飛去,進入了那片山脈中。那里古木參天,猿啼虎嘯,一派原始風貌。
  山脈深處,人影綽綽,竟然引來不少異族王。
  這里有一片廢墟,斷壁殘垣鐫刻滿了歲月的痕跡,也不知道建于什么時代。沖天的紫色光華正是從這里爆發而出,周圍聚有不少高手,大部分都是異族王。
  不過蕭晨也看到了幾位熟人,絕美的海云天與猥瑣的金三億并排而立,站在外圍觀看。風華絕代的大商國三公主殷瑩以及傾國佳麗燕傾城則站在靠前的位置,在她們的身邊魔猿王金子以及翼龍王化成的小女孩蕾娜站在左右。
  蕭晨沒有走進,只是在外圍觀看。
  “要破印而出了……”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諸王紛紛向前沖去。
  那裂開的廢墟下,一個紫玉如意沖上了地表,就要向著遠空遁去。
  縱然不是巴斯德古矛般的至寶,也絕對是不凡的靈寶,墮落天使王打出一道烏光,第一個動手爭奪,烏光如匹練一般卷向紫玉如意。
  神圣天使族與墮落天使族乃是宿敵,神圣天使族少女不甘落后,潔白的羽翼輕輕扇動,沖天而起,打出一道圣潔的光輝,籠罩向飛天而起的靈寶。
  “砰砰”
  兩個氣質截然不同,但卻同樣傾城傾國的絕色少女在天空中舞動神翼,不斷出手大戰,快如電光一般,雖然殺氣森然,但是她們的動作卻優美無比,猶如兩只高傲的天鵝在起舞。
  “吼……”
  一聲咆哮,天搖地動,山脈中的參天古木被震下無盡落葉,猶如綠蝶在起翩然飛舞一般,紛紛揚揚。黃金巨人王高達十幾米,宛如一座黃金小山一般,邁開大步,一把抓向那被禁錮在天空中的紫玉如意,有撕裂天地之勢。
  “嘿嘿……”冷笑聲傳來,一條黑影沖天而起,乃是幽影族的王者,無真實形體,百變無形。
  刷紫光閃耀,燕傾城也參與了爭奪,翼龍王蕾娜護在她的身邊。
  “金子去相助燕妹妹。”雍容華貴的殷瑩吩咐道。金子化成一道璀璨光束,沖天而上,向著紫玉如意抓去。
  諸王紛紛出手,爭搶異寶。
  “嘿嘿……”隨著刺耳的冷笑聲傳來,一股狂風自山脈中浩大而來,迫人的壓力令現場的異族王都很心驚,一個面目猙獰、赤發如血的王者從山林中大步走來,帶給人以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與傳說中的修羅一般無二,毫無疑問這是修羅王,一個可與斗神王平起平坐的恐怖天王。
  “非是半祖至寶,何至于此,不若交給我。”他的血色長發亂糟糟,但是眼神卻如神劍一般犀利,一步邁入天空,生生震潰了幾位王者的禁錮術,一把將那紫玉如意抓在了手中。
  由于不是半祖至寶,諸王犯不著和這樣一個恐怖存在拼命爭搶,所以讓他順利奪到了靈寶。不過修羅王的實力足以讓人驚懼,其戰力不是一般的異族王可以對抗的。
  刷燕傾城最先退了回來,小翼龍蕾娜與金子也跟隨而回。
  修羅王緩緩降落而下,“轟隆”一聲巨響,強大的能量波動頓時讓下方的林木遭受了毀滅性的破壞,成片的參天古木不斷爆碎,木屑與亂葉漫天飛揚。
  他把玩著晶瑩剔透的紫玉如意,道:“確實是一件難得的靈寶,不過比起巴斯德古矛來就差遠了。”說到這里,他掃視在場的異族王,道:“究竟是你們當中哪些人聯手屠掉了戰王景蒲,我對那桿戰矛很感興趣。”
  說到這里他的語音漸漸寒冷了起來,自每一個王者的臉上掃過,森然無比,道:“那把赤血戰矛我志在必得!”
  冷冽的寒意讓在場的高手都感覺脊背在冒涼氣,這就是至人境界的強者的恐怖威壓。
  “這還用說嗎,戰王景蒲肯定是被斗神王擊斃的,不然有何人能夠滅殺一代戰王。”幽影族的王者冷笑道,他沒有真正的形體,現在化成一片不規則的陰影,浮現在不遠處的廢墟間。
  “連滅魔猿王、天蝎王、戰王三大王者,舍橫勇無敵的斗神王外還能有誰?”風靈族王者也是如此推測道,該族因風而生,因風而強,乃是風中的精靈。不過卻沒有傳說中的精靈那般美麗,樣子看起來與普通人類無異。
  “請修羅王為我族王者報仇。”正在這個時候,幾名天蝎族強者從林間走來。后面還有魔猿族與戰族的高手,他們都面帶悲憤之色。
  “真的是斗神王?”赤發如血的修羅王眸光如刀,仿似可以割裂人的靈魂,縱然是異族王都不愿與其對視。
  “肯定是他。”幽影王與風靈王同時開口。
  戰族、魔猿族、天蝎族的修者更是憤憤無比,破口怒罵,大聲斥責斗神王卑鄙無恥,襲殺了他們的王。
  “轟”、“轟”、“轟”……沉重的腳步聲傳來,整片山林都在搖動,廢墟上的斷壁殘垣更是徹底崩塌碎裂,仿佛有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在緩緩接近。
  所有異族王都變色。
  而正在破口大罵斗神王的幾名天蝎族強者更是非常突兀的爆碎成了血霧。如此恐怖景象讓眾人大吃一驚。
  “是斗神王來了……”一名戰族修者露出憤怒的神色,他們與斗神族乃是天生的死敵,再加上懷疑是斗神王擊斃了戰王景蒲,就更加的難以平靜了,破口大罵。
  “轟”
  三名戰族修者像是精美的瓷器被重錘敲擊了一般,周身出現一道道裂痕,而后粉碎,獨留血水染紅林地。
  “斗神王你欺人太甚!”魔猿族的幾名強者也紛紛大罵了起來。
  “轟”、“轟”、“轟”……沉重的腳步聲猶如神鼓在擂動一般,步調非常具有規律,不急不緩,一步步走來。像是萬鈞巨山砸在了幾名魔猿族的修者的身上,破開大罵的幾人在這逼近而來的腳步聲中四分五裂!
  強大的斗神王還沒有真正達到近前,光憑腳步聲就已經讓近十名強者形神俱滅。
  這是何等的威勢?!
  罡風涌動,林木折斷,高大魁偉的斗神王自山脈深處走來,滿頭紫發凌亂披散在胸前與背后,面孔都被遮住了大半,唯有一雙眸子猶如寒星一般神光湛湛。
  “魔猿王、天蝎王、戰王不是我殺的。”斗神王來到這里,掃視四方,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不是你還能是誰?”
  戰族、魔猿族、天蝎族修者皆憤憤的看著他。
  “我沒有義務幫你們調查。”說到這里,斗神王冷冷的逼視著眾人,眸子中射出兩道璀璨紫芒,懾人心魄,頓時將最前排的三族強者滅殺了。猶如一把天刀割裂而過一般,六顆頭顱滾落在地。
  什么是強勢?這就是強勢。
  “我們跟你拼了!”戰族、魔猿族、天蝎族三族強者憤憤大吼著,向前沖來。
  “我不介意殺人!”斗神王當時眉毛就立了起來,拔出背后背著的神劍,大步向前走去。
  “噗”、“噗”、“噗”……血光迸濺,簡直像是切菜一般,斗神王如入無人之境,每劍劈出必有一顆頭顱滾落而下,鮮血狂涌,無頭的死尸不斷栽倒在地。
  他根本沒有停下半步,就這樣大步走了過去,一步邁出,便有一顆帶著大串血花的頭顱飛起,簡直就像是個無敵殺神一般。
  斗神王實在干脆利落,一路走過去,大殺四方,轉眼間三族高手就有二三十人倒在了血泊中,至于三族強者對他的攻擊,完全無效,神劍橫掃四方,沒有任何攻擊可以撼動他。
  “這是在殺人滅口。”
  “巴斯德古矛肯定在他身上。”
  幽影王與風靈王在修羅王近前發出了極其微弱的精神波動。現場絕大多數異族王都沒有感應到,只有近前有限幾人捕捉到了那微弱的波動。
  斗神王像是具有“他心通”神通一般,在兩個異族王話語落畢的剎那,冷哼道:“我討厭挑撥離間者!”
  說到這里,他手中神劍橫掃八方,接連九顆頭顱飛了出去,血水染紅了山林。他掃視著三族強者,道:“殺你們這些蠢貨只會污我的手,滾開,讓你們三族的老不死去收拾你們吧,愚不可及。”
  斗神王大步向著風靈族與幽影族逼去,恐怖的能量波動震動四野,這片山脈都在搖動,林木狂舞,亂葉紛飛,場面非常可怕。
  三族強者皆恐懼無比,再也不敢放肆,沒有人敢出面阻擋。風靈王與幽影王頭皮都在發麻,他們不過是懷疑斗神王奪到了至寶巴斯德古矛而已,想挑撥修羅王與斗神王大戰,若真有至寶,便可坐收漁翁之利。不想斗神王強大的近乎妖邪!連那獨對修羅王而發的微弱的神識波動都可以捕捉到。
  “斗神王你想殺人滅口嗎?”幽影王與風靈王皆色厲內荏。
  “不是為滅口,只是為了殺你們這樣的愚蠢小人。”斗神王露出了森寒的殺意,道:“自以為聰明,殊不知稍有頭腦的人都能夠看出,你們不過是跳梁小丑而已!”
  在場的所有異族王都已經看出,斗神王這是要殺人立威。不過沒有人出面阻止,為了兩個弱小種族的王者而得罪強大到極點的斗神王,那真是太不值了。縱然是修羅王也是無動于衷,連眼睛沒眨一下。
  就在這一刻,斗神王出手了,神劍立劈而下,大地之上頓時崩裂出一道恐怖的裂痕,猶如一道大峽谷蔓延向遠方。
  幽影王與風靈王硬著頭皮飛起,共同抗衡這一劍。
  壓力磅礴如山,斗神王這一劍宛如山岳一般沉重,當場差點就將兩個魚躍六重天的異族王震碎。
  “轟”、“轟”、“轟”……斗神王不斷揮動神劍。
  風靈王與幽影王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被禁錮在半空中,只能硬抗那恐怖之極的神劍。
  當第十二劍落下時,幽影王大叫了一聲,碎裂成多片,他的無形影體分解了開來,而后在第十三劍下形神俱滅。
  失去盟友后,風靈王在第十四劍被立劈為兩半,血水灑落而下,他的殘尸墜落到了地面上。
  斗神王當著諸王的面,劈殺了幽影王與風靈王,讓不少人都心生寒意,其恐怖戰力果真難逢抗手。
  “我可以發誓,沒有奪得戰族至寶巴斯德古矛。”斗神王說完這句話,便沿著原路回返。路經蕭晨身邊時,深深看了他一眼。
  這個細節被墮落天使王捕捉到了,漆黑的羽翼輕輕扇動,裸露的修長**輕輕邁開,以優美的步伐來到蕭晨的近前,圍繞著他轉了一圈,道:“我可以肯定,決不是斗神王擊殺了戰王,奪取了巴斯德古矛。”
  “你憑什么說不是斗神王?”幸存的戰族強者問道。
  “因為這個人便是擊殺戰王的兇手!”說到這里她退后幾步,指向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蕭晨。
  諸王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蕭晨的身上,戰族、魔猿族、天蝎族強者更是憤怒無比。
  “你為何誣陷我?”蕭晨很平靜的看著她。
  旁邊的異族王都在看著蕭晨,皆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諸位可知,他絕對有這樣的實力。他曾經與夜叉天王在海外大戰,將夜叉天王的胸骨生生折斷數根,更是捏碎半顆心臟,有能夠抗衡夜叉天王的戰力,難道不能擊殺戰王景蒲嗎?”
  墮落天使王拋出了這樣一個重磅消息。黃金巨人王沒有言聲,他也是知曉內情的人。
  這本是被夜叉族封鎖的丑聞,只有少數他族人知道,大多異族王全不知曉。
  諸王看向蕭晨時,眼神立刻變了。
  縱然是殷瑩與燕傾城也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憑此就能斷定是他殺了戰王景蒲?”有些異族王似乎想要更確切的證據。
  “諸位還不知道吧……”墮落天使王輕笑著,凹凸起伏的曼妙軀體在輕輕顫動,妖嬈美體極具惑人之態,道:“他……是人族強者。”
  “人族?哼哼哼……”冷笑聲傳來。
  “人族還有強者嗎?!”不加掩飾的蔑視。
  ……燕傾城、殷瑩、金三億、海云天都很惱怒,但是面對這么多異族王卻也不好發作。
  “諸位不要小視九州大陸上人口數量最多的種族,當中還是有些厲害人物的,各位不是見識過雪舞與趙重陽了嗎?”墮落天使王露出一絲莫名冷笑。
  旁邊,修為深不可測的修羅王點了點頭,道:“人族過去還是有些高手的,可惜啊,經歷一場大劫,如今徹底的衰落了。我對那個在偽神大劫中起到非凡作用的強者的種種神通戰技很感興趣。如果那個人活下來,如今恐怕也是一個至人境界的天王了,不能見識到他的種種手段,實在很遺憾。”
  “修羅天王是在說那個叫蕭晨的人?”墮落天使王問道。
  “不錯,正是他。”
  再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燕傾城一下子回想起很多往事,“蕭晨”這個名字已經多年未曾聽人說起了,往事如風,已經漸漸被遺忘,久遠的記憶都快被塵封了。
  不過在這一刻,當她聽人再次談論這個人,昔日發生的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又浮上了心頭。
  但是,現在只能追憶了,一切都已隨風而散,蕭晨早已殞落多年。
  金三億與海云天也都一愣,他們都與蕭晨有過濃重的交集,恩恩怨怨,都快被歲月磨滅了。
  而大商國三公主殷瑩也想起了往昔種種,當年那個大戰殷都同代強者,斬滅十方高手的青年給她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不過往事如煙,一去不復返。
  “呵呵……那是一個狂徒。”墮落天使王的輕笑聲打斷了幾人的回憶,而她接下來的話語更是極富有煽動性,道:“昔日的狂徒雖然消亡了,但是眼前這個人卻比昔日那個人還要狂妄。你們可知,他說過什么話語,他曾經大言不慚————要滅盡百族!”
  如此話語一出,頓時讓所有異族王都瞪起了眼睛,就是已經走遠的斗神王都停下了腳步。
  蕭晨冷冷的凝視著墮落天使王,道:“我何曾說出過這樣的話語,你如果想挑撥是非,還請拿出有力證據。”
  蕭晨的殺意是不加掩飾的,墮落天使王如此給他潑臟水,挑起諸王對他的敵視,實乃惡毒無比。
  “我聽說過,他在煙雨樓說過要殺夜叉,嘿,擊傷了夜叉天王,自然也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了。我相信墮落天使王的話。哼,想殺百族,先沖我來試試看。”一名異族王冷笑著。
  “莫要小看此人,戰王景蒲絕對是他是所殺。”墮落天使王道:“有人曾經親眼看到他擊殺了蟻王。而在這之前,蟻王曾經與戰王景蒲聯手追殺過他。”
  “嘩……”
  蕭晨立刻感覺如被刀割一般,所有人都盯住了他,毫無疑問都想爭奪巴斯德古矛。
  “哈哈……哈哈哈……”赤發如血的修羅王面目猙獰,不可一世,狂妄大笑,道:“不管你殺沒殺戰王景蒲,今日都難以活命。”他緩緩向前逼近而來,整片山脈都搖動了起來。
  刷修羅王猛的一甩頭,滿頭血色長發暴漲,化成一根根紅色的戰矛,刺向蕭晨。
  到了現在說任何話語都無用,只能靠實力說話了。蕭晨取出七寶妙樹,橫掃而出。
  “砰”
  蕭晨被那漫天舞動的血色長發抽飛了出去,但是七寶妙樹也將修羅王掃了跟頭。
  修羅王的眸子當時就綻放出了嚇人的兇光,凝視著七寶妙樹,而其他異族王也是蠢蠢欲動,想要沖過去爭搶。
  所有人都已經看出,這絕對是一件至寶,縱然不如巴斯德古矛,但也差不了多少,多半是同品級的半祖法寶。
  遠處,燕傾城、殷瑩、金三億、海云天全都大吃一驚,他們自然知道七寶妙樹的來歷,當年準提道人被蕭晨打落魔井中,他的寶物怎么會再現于世?這個人到底是何來歷?
  “真是意外的驚喜,哈哈……”修羅王大笑,視蕭晨如無物,仿佛那件瑰寶已經是他掌中物。
  修羅王邁步前行,一掌拍出,山河震動,狂霸無匹,拍向蕭晨。頓時,僅僅憑余波就讓遠處的幾座山峰都崩塌了,可想而知其恐怖戰力有多么的強橫。
  蕭晨再次揮動七寶妙樹,絢爛神光閃耀,在間不容發間化解了那驚世一擊。
  修羅王不但沒有憤怒,反而露出了欣喜的神色,道:“果真是至寶,防御如此完美,合該歸我所有。”
  刷刷刷人影連續閃動,周圍的異族王紛紛沖來,將蕭晨包圍在中央,想要爭奪七寶妙樹。
  誰也沒有注意到,被斗神王擊殺的三族強者,他們的血液正在被廢墟緩緩吸收,縱然有的尸體相隔這里有段距離,但是血液還是如萬流歸海一般,向著廢墟流淌而來。
  “轟”
  突然間,一聲巨響震動天地,沖天血芒與煞氣將天空中的所有王者都震飛了出去。
  亂石穿空,大地崩裂,地上的廢墟化成粉塵,一座磅礴宏偉的地宮在崩碎的大地上顯現出一角。
  大地之下竟然有一座神秘巨宮!
  煞氣沖天,仿佛地下葬有千萬尸骸,死亡氣息鋪天蓋地!
  這是一片無比恐怖的地宮。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地宮在震動,似乎有絕世至寶將要出土。
  地宮前有一個如意形狀的凹槽,修羅王福至心靈,快速俯沖而下,將不久前得到紫玉如意塞了進去。嚴絲合縫,正好將之填滿。
  在這一刻,沖天的紫光像是大火一般燃燒了起來,地宮劇烈搖動,發出“喀嚓喀嚓”般的巨響,而后在隆隆聲中打開了。
  地宮,像是一個虛幻的世界,里面無限廣闊,可以模糊的看到一些景物。
  景象極其駭人,地宮內白茫茫一片,竟然真的葬有無盡骸骨,沖天的煞氣正是他們發出的。
  在那地宮遙遠的盡頭,有一股滔天的力量在洶涌澎湃,透過地宮的大門浩蕩而出,毫無疑問那是一件威力不可想象的至寶。
  修羅王第一個沖了進去,異族王們緊隨其后,都想爭搶地宮中的至寶。
  不過也有異族王沖向蕭晨,因為修羅王的存在,讓他們知道無法在地宮中搶到那威力最強大的法器,與其如此還不如滅殺蕭晨,搶奪他手中的七寶妙樹呢。
  宮中魔云翻滾,無盡骸骨鋪在的地上,恍惚間蕭晨看到了一桿白骨幡,正插在地宮最深處。
  他頓時大吃一驚,難道那是骷髏族的白骨君王幡不成?數日前,他還曾以此絕世寶物忽悠僵尸王與死靈王,不想這宗至寶真的在這片遠古遺跡中出現了。
  不過此刻容不得蕭晨多想,數位異族王向他撲殺而來。
  刷七寶妙樹橫掃,頓時將兩人震飛,而后嗡字天音猛力震動,將另外一名異族王震的吐血后退,吃驚的望著他。
  蕭晨不再停留,化成一道長虹,飛遁而去。
  嗡字天音打了幾名異族王一個措手不及,他們相互看了一眼,追殺了下去。
  嗡字天音……怎么又現于世了?旁邊,絕代佳麗燕傾城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她吃驚的看著那道遠去的背影。
  蕭晨速度快到極致,八相極速雖然不如往昔,但足以讓他甩掉幾個異族王了。
  當沖至無人處,他快速將鐵甲與布衣脫下。而后沖向僵尸王與死靈王的據點。
  “兩位老哥大事不妙……”
  刷刷僵尸王與死靈王自山谷中飛出,如鬼魅般出現在天空之上。
  “發生了什么事情?”
  “白骨君王幡將要出土了。”
  “這是好事啊!”僵尸王大笑。
  “本來是好事,但是現在卻不妙了,我們漏殺了一個人————墮落天使王,她也是戰王景蒲的同黨。這個女人非常了得,僅憑蛛絲馬跡就尋到了君王幡的封印地。她去尋寶時提前觸發了禁制,結果眾人皆知,現在很多強者沖向了那里。”蕭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墮落天使王樹立兩個敵人,以還其污蔑之仇。
  “走,殺過去看看!”
  僵尸王與死靈王一聽就急眼了,讓蕭晨帶路,向著君王幡的封印之地沖去。
  當蕭晨他們來到此地時,這里煞氣沖天,魔云籠罩四野!
  地宮中洶涌澎湃出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動,竟然比巴斯德古矛出土時還要聲勢浩大。
  “竟然真的是君王幡出世!”
  “我聽說此至寶在祭煉時,曾經融入進數根祖神枯骨,威力不可想象。”
  僵尸王與死靈王感受著地宮傳上來的恐怖氣息,頗為感慨。
  此刻,地上已經沒有一條人影,所有強者都沖進了地宮中。
  兩個惡王無需蕭晨帶路,迫不及待的沖了進去。
  地宮最深處正在發生著激烈的大戰,蕭晨他們一進來就碰上了在外部區域觀望的墮落天使王。
  “先滅掉她!”死靈王喝道,當先沖去。僵尸王也憋了一肚子火,他認為如果不是墮落天使王,恐怕不會惹來諸王爭奪。
  兩大惡王齊殺向墮落天使王,頓時讓她大驚失色,忙沖向地宮深處,僵尸王與死靈王緊追不舍。
  蕭晨不緊不慢在跟在后面,他在細心觀察著地宮中的布局,突然間他看到了一個古靈精怪的小東西,自地宮入口處溜了進來。
  竟然是雪白小獸珂珂,小家伙鬼頭鬼腦,潛行匿蹤,向里飛來。
  毫無疑問,這個小東西渾水摸魚來了。
  “珂珂……”蕭晨輕喚,此刻沒有外人,他終于可與小東西相見了。
  雪白小獸無比警惕,倒退出去很遠,長長的睫毛不斷眨動,明亮的大眼狐疑的看著蕭晨。
  “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