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400 快樂小獸

“”
  像是天崩的裂了一般。當修羅王十三根神索打碎的宮深處那巨大的石門時。一股排山海般的恐怖能量波動洶涌而。震的整片空間都連連搖動。仿佛要將乾坤顛倒過來一般。
  諸王踉蹌后退。沒有一個人不受沖擊。尤其是修羅王更是首當其沖。縱然他實力深不可測。但是面對印之的的強絕力量。還是被震的吐了一口鮮血。
  強大的封印。浩蕩了整整半個時辰。才慢慢斂去。
  的宮中一片死寂。不知道歷經多少歲月了。直至今日才有人打開石門。遍的都是枯骨。
  修羅王第一個走了。諸王不甘落后。紛紛以最快速度向前沖。
  “喀嚓喀嚓”
  無盡骸骨白茫茫一片。遍布宮中。諸王沖進去時。踏在上面。發出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突然間。在這死寂的的宮發出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鬼嘯。的面上所有白骨全都像是復活了一般。在剎那間直立而起。向著諸王撕裂而去。
  這個變故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王紛出手。顯神通。各種神技皆威力絕倫。無數條光芒撕裂虛空。的宮中流光溢彩。
  無盡白骨紛紛爆碎。諸王強大戰力面前。沒一具骸骨能夠保持完成。幾乎全部化成了白色的骨粉。
  塵彌漫。仿佛下了一場大雪。的上積了厚厚一層。
  刷刷刷
  人影連續閃動。眾沖過了骨粉彌漫的這片的域。向里飛去。
  的宮中一片灰暗。不過卻可以看清景物。當二十名異族王沖到里面時。所有人都一震。一股陰慘慘氣息鋪天蓋的而來。
  前方一道血河。發出奔雷般的聲響。自眾人眼前奔流而過。在這之前他們竟然沒有到聲音。直至|近的剎那。震耳欲聾的聲音才突然出現。
  陰風怒號。血河中卷起重重大浪。向著眾人席卷而來。
  “媽的。真是邪|的”
  一個異族王憤憤的咒罵著。抬手打出一片熾烈光芒。不想卻未將血浪擊潰。反而被血水濺到身上幾滴。
  “啊……”
  慘叫聲發出那異族王痛苦無比身上出現數個前后透亮的血洞。那濺在他身上的血滴。竟然腐蝕他的軀體。非可怖的景象。達到魚躍境界的異族王都無法抵擋血水的侵蝕。可想而知情景有多么的驚悚。
  直至他果斷的將腐肉挖出去腐蝕才終止他身上的血洞因此而更大了。縱然是魚躍境界的異族王也不堪忍受。痛苦呻吟。
  所有人都變了顏色望向血河時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是……君王的血液。腐蝕天下萬物!”死靈王驚叫出聲。
  僵尸王也點頭道:“一個蓋世君王的精血可以殺死半祖之下任何高手!”
  他們都是死亡一系的王者。與骷族一般。蛻變到最高境界。也會化身不死君王。因此對于其間種種隱秘知之甚深。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君王的血液在此流淌。豈不是說有一個君王落在此?這么多年過去了。他的血液還沒有|。依然如此恐怖。實在嚇人。
  就在這時。血河上游發出了嬰兒般的叫聲。在這的宮中顯的格外的突兀。讓人脊背升起一股寒氣。
  珂一直跟在最后。聽到那嬰啼頓時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蕭晨離它并不遠。急忙向小東西傳音。不可貿然行動。
  嬰兒啼哭聲越來越近了。仿佛就在眼前。不過眾人始終沒有發現什么。
  “裝神弄鬼。到底什么邪魅。滾出來。”
  黃金巨人王暴躁無。手中那把幾萬斤的戰斧。閃爍森然的寒光。劈向血河深處。血浪翻涌。血爆發出一股滔天的煞氣。萬朵血花飄落而下。諸王如避蛇蝎。快速后退。
  “嗚嗚……”
  嬰啼發出最后一聲。便徹底消失了。不再出現。
  在場眾人都是強者。自然有著無比敏銳的靈覺。全都感應到重寶就在血河上游。'|沿著血河而上。
  很快就到了血河的頭。那里有一個方圓十丈的血池。所有血水都是自那里滾滾流出。那里似乎有一口血泉眼。
  更為讓人吃驚的是。血池中魔云翻滾。中央有一座祭臺。完全由頭骨組成!
  祭臺光芒絢爛。當中有白色的頭藍色的頭骨紫色的頭骨黃色的頭骨。更有彩色的頭骨。不下于千余顆。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座恐怖的祭臺。
  縱然不是骷髏族中人。諸王也知道那些彩色的頭骨意味著什么。那些都是超級進化者。都實力強大的存在。尤其是黃鉆頭骨與彩色的頭骨足有數十顆。就更加的驚人了。
  當然最讓人震驚與喜的是。由晶瑩剔透的彩鉆骨組成的祭臺最上端。插著一桿白骨幡!透發出的恐怖波動。讓魚躍境界的諸王都感覺陣陣心悸。
  疑問。這便是宮中的重寶!
  二十幾位異族王降此的。各個都紅了眼睛。有人已經認出這宗重寶。乃是死亡系的瑰寶。
  異族王皆爆發出強的能量波動。無論是誰都想的到。這種級別的重寶如果被掌控在手中。戰力將會提一大截。
  “哈哈……”修羅王大笑。滿頭血色長發亂舞。手中握著十三根神索。嘩啦啦作響。橫在胸前。道:“王幡乃是為我存在的重寶!”
  僵尸王一聽就急了。這個至人境界的天王想要爭奪的話。恐怕沒幾人能夠擋住。他喝道:“羅王你不要太霸道。此乃我們
  的鎮山瑰寶。與你何干?”
  修羅王森然冷笑。道:“我說是我的它便是!不。你能奈我何?!”修羅王之強勢一覽無余。透發著沖天的殺氣。一言不合就要動手。
  死靈王急忙攔住了憤怒的僵尸王。踏前一步道:“眾所周知。此寶與修羅族沒有任何關系。是骷髏族的前輩祭煉而成的。修羅王你不要欺人太甚。不然這么多的王者恐怕不會容你放肆。”
  “既然是骷髏族的重寶。'|兩個就不要多說了。速速后退。不然別怪我出手無情。打你'|個形神俱滅。
  ”修羅王話語森寒無比。
  “兄弟上前來說兩句。”死王著隊伍最后的蕭晨喊道。
  蕭晨不想卷入漩渦中。本是渾水摸魚而來但是此刻卻不的不有所表示。但就在這時修羅王也看到了他。陰森森點指著蕭晨。道:“我說這宗寶物是我的。你說是不是?!”
  殺氣自修羅王的雙眼透而出猶如利劍一般迫人這是**裸的威脅。如果蕭晨沒有按照他的意思口。恐怕接下來他就會毫不留情的出手滅殺。
  蕭晨無所畏懼道:“你說的話算個屁!”
  此言一出諸王皆大爽。很多人深深諱修羅王但卻不敢有什么表示。蕭晨此話道出了他們想說卻不敢說的話。
  “你找死!”修羅大怒。手中十三根索。忽然間暴漲起來。化成水|粗細。嘩啦啦作響。猶如十三根神矛一般。筆直的穿刺向蕭晨而去。
  “愣著干什么?!”蕭晨沖著早先與修羅王在的宮中發生激戰的數名異族王喝道:“干翻修羅王。此君王幡我贈給大家了。”
  當時就有兩個異族王響應。沖殺了上去。
  “諸位不要妄想留,手。不除掉修羅王你們誰也的不到君王幡。要知道他已經達到至人境界了。是所有人最大的威脅。唯有干掉他方可。”
  盡管有煽動的嫌疑。但卻也是事實。數名異族王一起出手。全力滅殺修羅王。
  “你們這幫螻蟻。也敢與我爭鋒?!”修羅王手中十三根神索。猶如十條巨蟒。橫掃八。打碎虛空。隔斷空間。將沖上去的異族王全部攔截了下來。沒有人夠靠近。
  死靈王與僵尸王臉色有些不好看。再尋蕭晨時發現他已經不見。別人都向血池中的祭臺。他卻向。
  蕭晨與雪白小獸。|持著一定距離。紛紛遠離了血池。
  “你是骷髏族的王?”墮落天使王竟然也跟了出來。她狐疑的看著蕭晨。道:“戰王景遇害。你居然安然無恙。我怎么感覺你與先前有些不同?”
  她之前見到過正牌黃鉆骷髏王。眼下對蕭晨產生了一絲懷疑。
  “難道戰王死掉。我也要死掉嗎。你什么意思?”蕭晨冷冷的看著她。
  “骷髏王你不要誤會。我沒有惡。呵呵……”說到這里她嬌媚的笑了起來。道:“我只是感覺你有些特別而已。”
  說到這里她忽然變色。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道:“你……竟然是你!”
  “你在說什么?”蕭晨平靜看著她。
  “你不要再掩飾了。我終于知道了你的身份。真是讓人難以置信!手持七寶妙樹的神秘人竟然是一具黃鉆骷髏!”墮落天使王震驚無比。聲色俱厲。顛倒眾的媚態全部斂去。
  “你怎么發現的?”蕭晨。
  “未進入的宮時。我與那周身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神秘人對話時已經暗暗留下了我的印記。現在居然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墮落天使王冷冷的盯著蕭晨。
  “原來你誣陷我殺死戰王挑撥諸王來殺我時就做了手腳。怪不……”
  不料。墮落天使王卻再次露出了嫵媚的笑容。道:“如果我現在大喊一聲。你猜會有什么后果?你竟然有多重身份。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可能是一個大有來頭的人族強者。死而復生了……讓我猜猜看你到底是誰。”
  蕭晨冷喝道:“知太多。很難長命。”
  “呵呵……”墮落天使王笑的花枝亂顫。道:“真是吃驚啊。我想我可能已經猜測出你的真正身份了。畢竟這幾十年來人族的絕頂青年高手屈指可數。不過你不用緊張。我可以為你保守秘密不過嘛你要聽我的。為我做幾件事情。”
  “可惜呀。我不想人談條件……拿下!”蕭晨大喝。他快速前沖去。
  墮落天使王不想與蕭晨死戰轉就向血池方向逃去。但就在時。一道白光剎那間擋住了她的去路。雪白小獸撐開了失樂園。像是在等主入甕一般。將之收了進去。
  “留下她將有大用”
  五彩孔雀王第一個沖到了血池近前。五色神光掃出。就想將那君王幡卷過來。不曾想卻失敗了。君王幡像是生根了一般牢牢的插在由頭骨堆砌成的祭臺上紋絲未動。
  金子在從另一個方向沖向血池。在五彩孔雀王的幫助下騰空而起。被五色神光護著沖向君王幡。想要抓到手中。
  燕傾城與殷瑩皆緊張注視著這一切。
  “刷”
  煞氣自君王幡上沖起剎那間將金子籠罩了。
  “啊……”
  凄厲慘叫聲傳來金色的魔猿王當場肉身崩潰。在剎那間金光連續閃爍。金子逃了回來。這是他的天賦神通————命不死身剎|間被滅掉一命如果換作是其他異族。恐怕就此形神俱滅了。
  刷刷刷
  人影連續閃動除了與修羅王大戰的幾名異族王外。諸王全都
  了血池邊。各展神。抓向祭臺的君王幡。
  哧哧哧
  血池中沖出一道道恐怖的煞氣。將諸王全部震退。所有人都臉色鐵青。
  “嗚嗚……”
  嬰兒的啼哭聲再次來。一-蓮自血池浮出。能有磨盤般的大小。上面端坐著一個渾身赤紅血的嬰兒。掃視著所有人。
  每一位被他掃視的人。感覺渾身冰冷。血嬰的眼神給人極其惡毒的感覺。諸王如被毒蛇盯住了一般。
  “邪門。是他在作!”
  諸王一起攻向他。但是讓人驚事情發生了。血嬰張嘴噴出一道道血光。擊潰了所有的神通戰技。
  將眼前的一切看在了眼中。毫不留情的譏諷諸王。他戰力驚天。達到至人境界后。幾乎已經殺不死。因此根不在乎眾人的感受。
  “閃開。我來殺他。
  就在這個時候。黃金獅子王出現了。他左眼中射出一道可怖的血光。同時右眼射出一烏光。其左眼代表毀滅。右眼代表輪回。
  虛空頓時被血光崩碎了。一個輪門更是被烏光定在空中。毀滅與輪回的力量向著血嬰籠罩而去。
  嬰似乎知道厲害。出讓人頭皮發麻尖叫聲。沉入了血池中。
  “噗噗”
  血光與烏光射到血池中。居然被化解于無形中。黃金獅子王騰空而起。向著那座完全由骨組成的祭臺飛去。
  “嗚……”尖叫響起。血芒沖天。血嬰出現。噴出一道道血光。掃殺向獅子王。且。竟然不懼怕毀滅之與輪回之眼。方才不過是在誘敵。
  就在這時。黃金獅子王的手中突然出現一把赤紅如血的戰矛。爆發出的恐怖波動讓下方的池都***了起來。
  直至這時。血嬰才似乎才感到懼意。尖叫不斷。
  “巴斯德古矛?!”修羅王當時就瞪起了眼睛。一聲大吼。震退了所有對手。剎那沖到了池上空。手中十三根神索掃向黃金獅子王。
  “轟隆隆”
  血光沖天。巴斯德古矛光芒萬丈。黃金獅子王硬撼至人境界的修羅王。像是發生了大的震一般。整片的宮劇烈搖動。如果不是這里有封印的力量。整座的宮都崩碎了。
  修羅王大戰黃-子
  天搖的動。血池上空像是天崩的裂了一般。血嬰都躲避到了血池中。
  諸王也在這時紛紛出手。攻向血中央的頭骨祭臺。
  哧哧哧
  破空之響不絕于耳。混亂的大戰爆發。
  “啊……”
  “啊……”
  慘叫聲接連發出。就在這剎那間。血嬰開始偷襲。將一名異族王擊穿。更是將兩名異族王拖到了血池內。很快溶解成了白骨。
  血嬰的實力超乎了眾人的想象。所有人都心驚不已。如此看來。似乎有與修羅王一戰的實力。
  僵尸王與死靈王聲音有些顫抖。兩人不由自主退后。
  “那是……那是……死去的君王的血魂啊!”
  “是的。一定是君王的血魂再生了。不然怎么能夠在君王的血液中出沒呢。”
  “血池是……君王的精血!”
  他們兩個后退了。但是其他異族王卻在舍生忘死的爭奪。就連燕傾城與殷瑩都出手了。
  當中以掌控有巴斯德古矛的黃金獅子王以及達到至人境界的修羅王戰力最強。他們打的難解難分。
  而五彩孔雀王也表現出了非凡的實力。五色神光一出。刷遍萬物。竟然沒有一個異族王可擋的住它。
  混戰中。修羅王像是有所感應。突然大喝了一聲。向著祭臺上沖去。
  那里。恐怖的君王幡竟然搖動了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顯現在那里。竟然是斗神王。他在這關鍵的時刻終于現身了。
  黃金獅子王與五彩孔雀王也同時向前沖去。兩人在前進的過程中不斷對轟。他們幼時曾經在南荒天帝城交過手。那時黃金獅子王勝出。
  但如今五彩孔雀王已經有了五根沌神羽。進化到了非常恐怖的境界。五色神光乃是混沌至寶。竟然可以勉強抗衡巴斯德古矛。
  斗神王終于將那君王幡拔起。猛力搖動。但是不知道為何。君王幡沒有掃出毀滅性的力量。
  沖至而來的修羅王大怒道:“斗神王可敢與我一戰。勝-君王幡。”
  “啊……”
  “啊……”
  刺耳的尖叫自血池中發出。血嬰似乎發狂了。接連將兩名異族王重傷。竟然飛出了血池。向斗神王。
  斗神王紫發亂舞。被迫迎戰。
  “轟”
  修羅王沖至。與血嬰前后夾擊。將君王幡自斗神王的掌中震了出去。
  光芒一閃。君王幡修羅王掌控手中。他哈哈大笑著。沖出血池。向著的宮外沖去。
  在的宮中等待的蕭晨。雖然遠離了戰場。但一直在關注著那一切。修羅王飛至時。他陰影中轉出。向修羅王打悶棍。
  “砰”
  鉆骨掌狠狠的劈修羅王的后腦上。雖然發出了“嚓”的一聲脆響。但是修羅王僅僅栽一個大跟頭而已。并沒有頭身死。
  “你這渺小的螻蟻。也敢向我動手。真是不知死活!”修羅王回轉過身來。臉上充滿了視之色。而后又露出了猙獰的殺機。
  刷
  就在這時。雪白小獸挾失樂園當空籠罩而下。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