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10 超越君王

無問,地層深處的遺骸生前是超越君王的存在,如此威勢?脊柱骨被祭煉成連通兩界的通幽骨井,頭骨則化成如山岳般的烏黑骨船漂浮在恐怖的金色海洋上,堪稱驚世。
  天使戰將琪德進入金色的海洋上空,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前方那只通體烏黑、煞氣沖天的巨大頭骨在海面上緩緩飄蕩,有著難以想象的威懾力。
  刷刷刷
  人影連續閃動,五彩天使王及其手下戰將全部通過墨玉鏡般的空間之門,進入到了另一片時空。
  “我們走出了死亡世界?”
  “天啊,我們來到了一片新天地!”
  “傳說是真的,死亡大陸中有通往新世界的通道,被我們發現了。”
  ……
  天使戰將們在歡呼,新奇的是世界總是充滿希望,這片充滿光明的世界比之死亡大陸要美麗的太多了。
  “那是長生界的禁忌之海……”
  蕭晨為神族諸強解釋。李牧與趙英收斂起驚容。帶著十幾位神族強者與蕭晨同時進入了金色地海洋上空。
  “咿呀咿呀……”珂珂最是興奮。它對這金色地海洋可不陌生。
  大海如如金色地鐵液一般。似乎非常地粘稠與沉重。偶爾卷起地浪濤帶給人毀滅性地氣息。似乎蘊含著難以想象地力量。
  如今。龍島早已解封。降臨人間界。而禁忌之海卻自那一日成為了幽靈海。方圓千里地金色海洋不斷在汪洋中飄逸。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像是一座永不沉浮地巨型戰艦一般。
  金色地禁忌之海與藍色地汪洋不能相溶。禁海始終凝結為一個整體而不散。
  現今。禁忌之海已經不似過去那般可怕。毀滅一切進入其間地生靈。眾人雖然感覺到了毀滅性地氣息蘊藏在金色地海洋中。但是并沒有遭受任何攻擊。
  “那沉睡的君王難道在那巨大的頭骨中?”五彩天使王露出無比凝重的神色,他看著那巨大地頭骨,心中波瀾起伏。
  超越君王的存在縱然殞落,恐怕其頭骨中也蘊藏著難以想象的精氣,而另外一個君王發現了他的骨體,在其頭骨中沉睡恐怖將會有難以想象的收獲。
  李牧老人經的多見地廣,神色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沉重,望著那大如山岳般的烏黑頭骨,道:“既然是超越了君王的存在,恐怕遠非我們所能想象的那么簡單。”
  神族老人趙英點了點頭,道:“我們先入為主,以為一個君王發現了這具骸骨,沉睡在那巨大的頭骨中。但是誰敢保證那巨大的頭骨中不是當年那超越君王的無上存在的神魂在沉睡呢?”
  所有人都駭然,這個推論非常有可能成立,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在打鼓。
  天使王在十三名天使戰將中樹立了無上威望,看到他沉思,當中一名天使戰將排眾而出,道:“王上,我去探探。”
  五彩天使王無聲的點了點頭。
  在所有人地注視下,那名天使戰將向著君王船飛去,并沒有絲毫意外,平安降落在上面。
  對此,蕭晨心中有數。
  眾人緊張的注視著這一切,天使戰將謹慎而又小心的向著船艙走去,當然所謂的船艙自然是要進入巨大的頭骨內部。
  天使戰將盡管忠心耿耿,但是極度緊張與恐懼,當將要進入山岳般的頭骨內部時,他那雪白的骨體甚至顫抖了一下。
  眾人看著他慢慢沉了下去,但就在這時,所有人都看到他將消失的剎那,一條雪白的骨臂荒亂在朝外揮舞、掙扎,但僅僅一瞬間就徹底沉了下去。
  就像是釣魚時,大魚吃餌般,魚線猛的沉沒。
  毫無征兆,天使戰將一點精神波動都沒有發出,僅僅惶恐地揮了一下骨臂,就徹底的消失了。
  所有人都心中都在冒涼氣,每一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意,一個強大的天使戰將離魚躍境界只有一線之隔,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被吞沒了。
  巨大如山岳般的烏黑頭骨在金色地海洋中緩緩飄蕩,帶給人以強大的地壓抑感。
  蕭晨心中多少有數,當初蚩尤、老子、佛陀都坐過這艘君王船,但是沒有一個人進入內部去探究,很顯然他們對此船都有一定的了解,不想輕易招惹內部地神秘力量。
  恐怕憑眼前這些人,想要進入君王船內,必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得不償失。
  五彩天使王再次揮手,又有兩名天使戰飛上了君王船,前后向著頭骨內部而去。
  “啊……”
  第一名天使戰將無聲無息地沉了進去,緊跟在他身后的天使戰將則發出一聲驚呼,緊追其后墜落頭骨內部,似乎在激烈掙扎,消失的剎那,骨臂猛力的揮動著。
  對此,所有人都沉默了。
  唯有小獸珂珂瞪圓了一雙大眼,謹慎而又小心的盯著君王船。
  蕭晨驀然想起,恐怕小東西多少了解一些。
  當初,他帶著珂珂與小倔龍離開龍島時便是乘坐君王船。那個時候的珂珂,比現在要調皮的多,在君王船上亂跑亂鬧。曾經在一次深夜,嘗試向骨船內部探去,結果被驚嚇了一大跳,從此再也不敢在船上隨便搗亂。
  看到蕭晨望來,小獸似乎也想起了當年自己胡鬧時的窘境,氣呼呼的沖著君王船舞了舞小爪子。
  “當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蕭晨秘密傳音問道。
  “咿呀,沒看到什么,因為……我沒進去。”小獸難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態,道:“里面有不干凈地臟東西嚇唬我……”
  這是無往不利的小獸難得的一次吃癟的經歷。
  “咿呀咿呀……”
  看到蕭晨帶著笑意望著它,小獸氣呼呼的揮了揮小拳頭,而后竟然向著君王船飛去。頓時嚇了蕭晨一大跳,生怕小家伙亂來。
  刷
  在臨近君王船時,珂珂張開了內天地,小家伙有此依仗,倒也不怕什么,看得出很謹慎小心。
  蕭晨跟進了內天地中。神族的強者也全都飛了過來,老人李牧與趙英從蕭晨的口中得知過失樂園的神秘與強大,因此沒有猶豫的跟了進來。
  出乎意料,五彩天使王并沒有采取觀
  度,也跟了過來,其他天使戰將以及來自東部地域:種生物最終跟了進去。
  珂珂挾失樂園,向著烏黑的頭骨內部降落而去。
  剛剛接近,縱然是在失樂園內部,眾人也都感覺到了一股陰森的寒意,所有人的心間都泛起陣陣涼氣。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竟然可以微弱的影響到失樂園內部地祥和,頓時讓小獸也一陣緊張。
  不過除此之外并沒有發生什么,眾人沉入到了巨大的頭骨內部。失樂園大敞大開,眾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一切。
  如山岳般巨大的頭骨內部,一片黑暗與陰冷,森然的氣息在失樂園中都能夠感覺到,顯然這里是一個極其不祥的大兇之地。
  小獸珂珂難得的露出了緊張的神色,依在蕭晨的身邊,長長地睫毛不斷眨動,小心翼翼的看著外面的一切。
  眾人皆有不凡的實力,黑暗并不能屏阻他們的視野,心靈的眼睛乃是神念的延展,內部的情況被清晰的感應到。
  在天眼通的掃視下,黑暗也亮如白晝般。
  這里仿佛是自成天地地一片天地,什么也沒有,一片虛無。
  很難想象,消失的三名天使戰將究竟遇到了什么危險。
  “出去看看。”殺破狼對著來自東部地域的一個火種生物命令道,總是讓五彩天使王的手下戰將做炮灰不太好。
  那名被命令的火種生物倒也硬氣,死死生生地事情在死者的世界見地多了,并沒有過分懼怕,直接邁出失樂園進入虛空中。
  但就這個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無聲無息間,他在虛空中灰飛煙滅,仿佛外面有著難以地恐怖力量。
  所有人都駭然失色。
  蕭晨更是緊皺眉頭,一個強大的火種生物距離魚躍境界不過一線之隔,竟然瞬間消逝,可想而知頭骨內部有多么可怕地毀滅性力量。
  幾名天使戰將紛紛拔出骨刀與骨劍,站在失樂園的出口處,將比他們的骨體還要堅硬的彩鉆刀劍探了出去。
  依然是無聲無息,所有刀劍瞬間粉碎,化為虛無。
  沒有人再敢輕易嘗試,巨大的頭骨內部有著無法想象的毀滅性力量。
  五彩天使王清晰的看清了眼前的形勢,但并無沮喪之色,道:“無論是有君王沉睡在這里,還是超越君王的神魂在此安眠,我們都沒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看看有到底有什么。”蕭晨沒有選擇退走,在失樂園中他們暫時是安全的。
  絕對的虛無,頭骨內部空曠無比,仿佛連通著另外一個世界,虛無一片,什么也沒有。
  “那是……”
  就在這時神族老人李牧神情凝重無比的看著前方,眾人聞言全都向著那個方向看去。小獸珂珂更是抰失樂園快速前進。
  頭骨內部中央,一片虛無間,一具干冷的尸體靜靜的漂浮在那里,像是存在億萬年之久了,仿似亙古就存在,已經與虛無的空間合一,不用心去看都難以感應到。
  在絕對虛無間,竟然出現這樣一具干冷的尸體,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這片空間具有極其可怕的力量,而尸體安然無恙!
  “咿呀……”
  珂珂天不怕地不怕,方才的緊張之色一掃而空,竟然快速沖到了近前,七彩光芒掃出,就要將尸體拉扯進來。
  “等一等。”
  蕭晨攔住了小家伙。眾人利用這個機會也在細細打量尸體。
  這是以一具冰冷的干尸,嚴重脫水,肌膚干癟,完全貼到了骨骼上,用瘦骨嶙峋與皮白骨來形容最恰當不過。
  不過并不像尋常干尸那般肌膚成黑褐色,這具干尸包著骨體的薄皮蠟黃無比,不知道為何看到他便讓人感覺頭皮發麻。他的的長發,并沒有脫落,一片焦黃,如亂草一般。
  “邪門,難道他那如雜草般的頭發比我們的骨體還堅硬不成?”一名天使戰將惑的盯著干尸。
  臨近干尸時,有天使戰將再一次將彩鉆骨刀探了出去,結果毫無意外灰飛煙滅,而近在咫尺的干尸卻沒有任何變化。
  看到這個結果眾人更加駭然,這個尸體有古怪,很邪異。
  “咿呀……”
  小獸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掃出七彩光幕將干尸拉扯了進來,周圍的火種生物們快速后退,被嚇了一大跳。
  縱然是蕭晨也是一驚,小家伙太有沖勁了。
  當干尸被拉進來的剎那,失樂園的中的溫度驟降,陰森的氣息讓每一個人都感覺陣陣心悸。
  “咿呀……”小獸珂珂非常不滿,認為干尸影響到了失樂園的祥和。
  蕭晨、李牧、趙英、五彩天使王一起圍了上來,其他神族強者與火種生物則在后面觀看。
  干冷的尸體一動不動,宛如冰雕化石一般,但是森然的氣息卻讓每一個人都清晰的感應到了。
  只有真能了解失樂園的蕭晨才知道這具干尸有多么的可怕,干尸在這片神園中居然還能夠發出自己的氣息,影響到這片天地,實在駭人聽聞。恐怕……君王船的煞氣全都源于他。
  看不出干尸的年齡,也分辨不清他的種族,因為皮肉干癟,緊緊貼在骨架上。他體形中等,此刻雙目緊閉,雜草般的亂發貼在面骨上,顯得森冷無比。
  這個時候,一個天使戰將湊了過來,小心的以手中的骨刀向著干尸的焦黃亂發斬去,想試試看是否真的比骨體還要堅硬。
  無比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當骨刀劈在亂草般的發絲上時,紫鉆骨刀寸寸化為飛灰,且直接蔓延到了那名天使戰將的身上,他在無聲無息間粉碎,化為虛無!
  這個結果太恐怖了,所有人都不由在自主倒退,快速遠離干冷的尸體。
  就連小獸珂珂也是嚇了一大跳,緊張的抓住蕭晨的一綹長發,瞪圓了大眼睛看著干尸。
  蕭晨心中極其震驚,讓半祖都要失去笑顏的失樂園,可封印一切神通法則,但一具死尸竟然可以在這里發出毀滅性的力量,實在可怕到了極點!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