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11 毛骨悚然

再也沒有一個人敢去觸碰干尸,好久之后眾人才慢慢走上去,謹慎而又小心的打量著那妖邪的尸體。
  “怎么會這樣……”正在這時,驚呼聲傳來,殺破狼將骨刀探到失樂園外的虛空中,發現骨刀并沒有毀滅。
  眾人全部變色,一齊轉頭望向干尸,難道之前的一切全都是因為他?
  數名天使戰將也走到出口處,將骨刀探了出去,依然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名膽子大天使戰將更是飛出失樂園,結果安然無恙。
  到了現在,所有人看向干尸時都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這具干冷的尸體抬邪異與可怕了。巨大的頭骨內部,毀滅性力量竟然源于他!
  雪白小獸眨著大眼,撓了撓頭,它也不知道怎么辦了。最后,眾人在這巨大的頭骨中又仔細搜索了一番,并沒有發現其他任何器物。
  “這……是個滅世死祖宗啊,我看還是扔在這里算了。”殺破狼提議道。
  趙英與李牧也全都露出凝重之色,不過卻沒有說什么。
  五彩天使王思索片刻,道:“帶出去看看。”
  “咿呀……”小獸珂珂看了看蕭晨,見他點頭,立刻挾失樂園沖天而起,快速飛出了巨大的頭骨。
  當來到高天之上時,幾名天使戰將想要飛出失樂園,但當中兩人剛剛出離神園時,便在剎那化為了飛灰。
  當場讓所有人愣住,眾人心間都升起陣陣寒氣。
  “不要出去,只有這片神園可以擋住干尸的部分毀滅性力量……”天使王急忙喝止了另外幾名天使戰將,他徹底看清了干尸的可怕與失樂園的神異。
  到了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看出干尸的恐怖,他分明透發著難以想象的毀滅之力,失樂園能夠壓制大部分,但還有一部分力量傳蕩到了外面,沒有神園護佑的話,在這毀滅之源附近,生靈盡滅。
  “怎么會這樣?!”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具干尸就如此可怕,他若是活著,該有何等的力量?
  “吼……”
  就在這時,金色的大海深處,傳來陣陣龍嘯聲,聲音震動九天十地,就連金色的大海也咆哮了起來。
  這乃是禁忌之海,毀滅性的氣息鋪天蓋地,雖然在失樂園中無法感受到,但是光看天地失色,日月無光就可以覺察到。
  金色的浪濤所過之處天空都被撕裂了!
  遙遠的大海深處,一艘山岳般的祖龍船乘風破浪,飛騰而來,徑直沖向君王船這里,所過之處,金色的浪濤卷上了高天。
  眾人無不變色,巨大的頭骨飄蕩在禁忌之海中就已經如此邪異了,現在又有一艘形如祖龍般的巨船,怎不讓人心驚?
  祖龍船中該不會也有一個類似的恐怖邪尸吧?在場每一個人都不禁聯想到這個問題。
  然而事情遠比眾人想的還要復雜,就在這一刻,天空中忽然鉛云翻滾,烏云密布,劈下一道道血色的閃電,禁忌之海上空完全被撕裂了,竟然有血雨灑落而下。
  若隱若無間,翻滾的魔云之上,陰森的巨大古堡若隱若現,猶如猙獰的太古魔獸一般,透發出磅礴威壓,讓天地都在顫栗。
  蕭晨倒吸了一口冷氣,當年龍島還在時,他就已經見識過死城上空隱約出現的古堡,不想今日又現了。
  祖龍船、君王船、禁忌之海、龍島、天碑、懸空的古堡,這一切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封閉失樂園,珂珂快速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邪尸一動不動,但是眾人心中卻在顫栗,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祥和的失樂園內有一股極其陰森恐怖的氣息在涌動。
  可封印半祖力量的神園,第一次面對挑戰時,竟然是這樣一具干尸!
  不過讓人稍微心安的是,并沒有任何意外發生,陰森恐怖的氣息盡管讓人脊背都在冒涼氣,但是失樂園中神圣祥和的氣息在短暫的微弱下來后,又漸漸開始強盛起來。
  終究是失樂園占據了上風,可壓制這具干冷的邪尸。
  珂珂的父母留個它的神園,到底有多大的潛力,無法說清,小東西繼承來的這筆財富是無法估量的。
  “咿呀……”珂珂迷糊的嘟囔了一聲,而后眨動著大眼圍繞著干尸繞圈子,緊緊的抓著七彩圣樹,似乎想給干尸來一下。
  “別動。”蕭晨攔住了小家伙,而后讓它打開了失樂園。一切如預料那般,異相均因干尸而起,失樂園封閉時隔斷了他的氣息,此刻祖龍船消失了,天空中的陰森古堡也不見了。
  “將這具尸體送回那顆頭骨中吧。”神族老人李牧這樣建議。
  五彩天使王也很沉著冷靜,道:“為避免大禍臨頭,的確需要送回去,不然后果不是我們能夠承受的。”
  珂珂很聽話,在蕭晨的示意下,將邪尸送回了漂浮在大海上的巨大頭骨中,小家伙本來就不想將這樣一具陰氣森森的干尸停放在神園中。
  “我們……怎么回去?”
  “難道將要生活在這片新世界中?”
  ……火種生物們又是高興又是失落。
  “想回去的話很簡單,耗盡你們的力量。”神族老人李牧這樣建議道。
  “真的嗎?”
  結果被證實,果真如此。空間之門雖然與骨井有些差異,但大體還是一樣的。
  五彩天使王極其手下的天使戰將相繼從天空中消失。
  在神族眾人回歸前,蕭晨單獨將趙英與李牧叫道一旁,讓他們守住骨井的秘密,不要被他人發現。
  最終,殺破狼與神族諸強全都回歸死界,并非他們不愿去探索新世界,而是想先探明空間之門的奧秘。
  毫無疑問,過段時間之后,今日出現在這里的火種生物與神族諸強都將會再次出現在這片大海上空,去探索新奇的長生界。
  所有人都消失了,如山岳般的巨大頭骨也乘風破浪,沖向了遠方。
  蕭晨望著那通體烏黑的君王船,露出的沉思之色,看似一無所獲,但是他心中卻波瀾起伏。
  這里絕對是一個絕世殺場,今日對于他來說并非空手無獲,相反他覺得是一次巨大的收獲,只是他希望將來永遠不會利用這里的一切,真要被逼到了那時說明他處境極其不妙了。
  “希望不用在此布下絕世殺陣……”
  蕭晨與珂珂風馳電掣,劃破長空,向著長生大陸飛去。并沒有浪費太多的時間,前方一片朦朧的大地便出現了,無垠的大陸透發著一股磅礴的氣息,震撼人的心靈。
  虛幻破滅,長生界縮小了很多倍,唯有真實地域留下。
  蕭晨來到長生界,第一目標自然是天帝城。
  莽莽南荒,兇禽出沒,蠻獸橫行,在茂密的原始老林中也不知道隱藏著多少危險。
  天帝城就是坐落在這樣一片地域間,周圍是無盡的原始山脈,蔥郁蒼翠,山勢險峻,古木參天,猿啼虎嘯。
  雄偉的天帝坐落在南荒中,猶如一頭沉睡的祖龍般,無形的氣勢震動四野,讓原始老林中的兇獸都不敢輕易接近這里。
  繁華的大街上,車水馬龍,叫賣叫賣聲此起彼伏,人來人往,摩肩接踵。道路兩旁店鋪林立,大陸上很多生意人都來到這里收購奇珍,讓這座本就聞名大陸的巨城更加繁榮。
  蕭晨帶著笑意,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走著,大把撒錢為小獸買好吃的,小家伙吃的開開心心,各種小吃抱了一大堆,都不知道先吃哪種好了。
  直至在毗鄰斗獸大街的小吃一條街上,選了一個特色風味館坐下來,小東西的一雙小爪子才真正解放出來,開始埋頭大吃。
  “世上最快樂的事情莫過于貓吃魚、狗吃肉、胖爺我天天去斗獸……”一個胖子前呼后擁,左手抱著貓,右手牽著狗,從街面上路過,一看就是典型的紈绔子弟。
  胖子的眼很尖,從特色風味館前路過時,正好看到雪白小獸在桌上埋頭大吃,立刻被吸引住了目光。
  “這只小白虎品相真不錯,胖爺我一看就喜歡。看錯了,應該是異種白獅子吧?”胖子溜溜達達就走了進來,嘖嘖稱奇,道:“胃口真好,買這么多小吃,能吃的完嗎?咦,怎么看著這么眼熟,很久以前我有個朋友也有類似的一頭雪白小獸,還別說怎么越看越像啊。”
  胖子在一群隨從的保護下,走到近前來,盯著珂珂細看,道:“嘿,還有這么巧的事,這頭小獸跟我以前看到的那只簡直一模一樣,胖爺我喜歡,這是誰的啊,能不能賣給我。”
  蕭晨雖然沒有轉身,但是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后,已經知道背后的胖子是誰。
  “嘿,越看這小家伙越順眼。”胖子蹲下身來仔細看珂珂,且伸出一只肉呼呼的肥手,向前摸來,道:“簡直跟以前我看到的那只一模一樣。”
  珂珂的小臉黑黑的,拉的老長,直接將一塊年糕扔在了胖子的臉上。
  “他二大爺的,以前那只也這樣扔過我。”胖子沒生氣,反而笑了起來,將黏在臉上的年糕抹了下來,道:“太好了,連性格都一樣。”
  珂珂有點小郁悶,看著那只胖手又摸來,一下子將滿桌風味小吃都按在了胖子的臉上,而后氣呼呼的一揮小獸爪,將胖子扔到了大街上。
  滿場嘩然,胖子的隨從就要一沖而上。
  “別亂來!”被四仰八叉扔到大街上的胖子,一蹦老高,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將一幫隨從趕了出去,目瞪口呆的看著珂珂,而后騰騰跑到桌子的另一邊,去看蕭晨的容貌。
  “我#@¥……真的是你們?!”胖子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激動的叫道:“我聽說……你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真的沒有想到!”
  “諸葛胖子你真是沒長進,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一個標準的紈绔啊。”蕭晨笑著回轉過身來,面對故人諸葛胖子。
  “你真的……還活著?我不是在做夢吧……”胖子有些語無倫次,結結巴巴的道:“太太太不可思議了!”
  過了很久他才平靜下來,追問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有些事情很難說清,蕭晨笑著三言兩語帶過,如果實說未免太過驚人了。
  “諸葛胖子未見你修煉,怎么也沒見你衰老?”
  此刻的諸葛胖子還如當年那般年輕,臉上甚至還長著幾顆青春痘,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青春小胖子。
  他翻著白眼,道:“都啥年代了,沒聽說過有錢能使磨推鬼嗎?胖子我雖然修為低下,但有的是錢,什么樣的仙丹妙藥買不來?只要有錢就是想活一萬年也行。”
  不得不說胖子很有手段,并非諸葛家族的直系,但最終卻角逐成功,成為諸葛家族當代家主。
  “你這個家伙還真會享受,閑時逗貓遛狗,想找刺激時去斗獸,還真是悠閑快活。”蕭晨確實很羨慕,這么多年來他出生入死,從來未曾享受過凡人該有的樂趣。
  聽到這些胖子頓時長嘆了一聲,道:“唉,我這是得過且過,被南荒龍族逼得忍氣吞聲,只能自找樂子了。”
  “怎么回事?”蕭晨聽到南荒龍族皺了皺眉頭,小獸珂珂更是氣呼呼的瞪圓了大眼。
  當年發生的事情,怎么可能忘記?龍族高手龍騰激化矛盾,囚禁珂珂,嚴格說來,當初所有人都被南荒龍族玩弄于股掌間。
  最后,珂珂逃出來后,為救蕭晨被打的**粉碎,靈魂墮入地獄中。蕭晨血戰天帝城,珂珂被殺,龍族不僅見死不救,最后龍騰更是截殺蕭晨,險些讓他形神俱滅。
  “近些年來,南荒龍族一改往西的低調,強勢出世,威震四方,現在簡直就是天帝城的無冕之王。媽了個巴子的,我諸葛家的玄黃斗獸宮都被他他們霸占去了,甚至龍族一個小小的雜役,都敢對我怒吼。”
  提到這些事情,諸葛胖子憤怒無比,但是卻不敢大聲吼出來,將聲音壓得很低。
  長生界大半強者都進入了九州,如今南荒龍族似乎真的可稱尊了。蕭晨帶著淡淡的笑意,道:“走,去玄黃斗獸宮看一看。”
  諸葛胖子搖了搖頭,道:“去閉月羞花殿吧,今天那里有熱鬧看。你應該還記得冰琴與火舞吧,那個該死的龍族雜役竟然想霸占她們,聽說閉月羞花殿來了兩名神秘高手,且傳說中的花皇也來到了這里,多半不會讓他們得逞。”
  蕭晨自然沒有忘記冰琴與火舞,問道:“龍族的雜役這么猖狂?”
  “自然,我都只能忍氣吞聲,那個該死的奴才是與龍騰的兒子一起玩到大的,囂張不可一世。”
  有些事情需要有個了結,蕭晨笑呵呵的捏了捏珂珂的鼻子,跟著諸葛胖子一起來到了閉月羞花殿。
  在金碧輝煌的閉月羞花殿,一群趾高氣揚的修者大模大樣,其中一人傲氣無比,走了過來,道:“嘿,諸葛胖子你來湊什么熱鬧?”
  聞聽此言,諸葛胖子臉色很不好看。
  蕭晨問道:“這是就那個奴才。”
  “是奴才的奴才。”諸葛胖子恨聲道,將聲音壓得很低。
  “嘿,這是絕品龍貓,我家主人肯定喜歡,我帶走了。”那名龍族家丁直接向著蕭晨肩頭的珂珂抓來。
  雪白小獸當時就惱了,不過未容它動手,蕭晨一巴掌拍了過去。
  “噗”
  像是拍泥團一般,這名家丁的半邊身子被蕭晨拍的消失不見,化成了血霧。
  “啊……”
  僅僅發出一聲慘呼,那名家丁就昏死了過去。
  刷刷刷人影連續閃動,眾人將蕭晨包圍。
  當中的一個人身穿紫衣,大步走了過來,冷冷的盯著蕭晨與諸葛胖子。
  “小子你死定了!”
  “敢向南荒龍族出手,你也不想打聽打聽,真是活膩歪了!”
  ……旁邊的家丁狐假虎威,紛紛怒斥蕭晨。
  “穿紫衣的那個人是龍騰的兒子還是你所說的那個家丁?”蕭晨問道。
  諸葛胖子知道今天肯定不能善了,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是怕事的人,恨恨的道:“是與龍騰那個兒子自小玩到大的奴才。”
  “朋友,來自哪里?”紫衣青年人很鎮定,一副一切盡在掌中樣子。
  蕭晨笑了,伸出一指搖了搖,道:“把你的主子叫來,不,還是把龍騰叫來吧。”
  “你是誰?”紫衣年輕人一副無比深沉的樣子,仿佛真的是個絕世梟雄,逼視著蕭晨,道:“要知道病從口入,禍從口出,有些自以為是的人,在龍族面前其實弱小的如同螻蟻。”
  蕭晨很無言,難道越是半瓶醋越是自以為是嗎?看到紫衣青年如此做作的樣子,他并覺得好笑,反而覺得渾身都在起雞皮疙瘩。
  “跟他廢什么話,拿下他。”旁邊有人喝道,似乎是個高手,率先沖了過來,其他家丁也一擁而上,看得出是一群惡奴。
  蕭晨也不像廢話,一巴掌一個,“噗噗”聲不斷響起,惡奴一個個的倒下,看到大事不妙的人想要后退都無法避開。
  紫衣青年終于有了懼意,喝道:“你是誰?你可知道我是誰,我乃是……”
  “你不過是一個惡奴而已,想要霸占冰琴與火舞?將龍騰找來!”
  蕭晨一指點出,“噗”的一聲,紫衣青年的一條臂膀就徹底粉碎了。
  刷紫衣青年已經達到長生境界,修為不弱,自然看出了蕭晨可怕,忍著劇痛沖天而起。但是等待他的是一個房屋般大小的巨掌,劈頭蓋頂扇了下來。
  “砰”
  一巴掌將他的打的形神俱滅。
  “去將龍騰找來。”蕭晨對著一名戰戰兢兢的惡奴道。
  僅剩的一名還能夠站立著的惡奴,大叫一聲,扭頭狂奔而出閉月羞花殿。
  “蕭晨?!”
  正在整個時候,閉月羞花殿深處沖出兩人,一個英俊中帶著些病色,另一個頭上生著一對巨大的牛角,正是有些病色的柳暮以及小胖子牛仁。
  “你還活著?!”
  兩個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逆龍王并沒有將蕭晨的事情告訴他們。
  他們快速沖了過來,幾人抱在了一起。
  幾人才激動的訴說著,直至過了很久,才并肩走進閉月羞花殿的一座大廳中,他們都感慨無限,回憶著當年的種種往事。
  “里面的人給我滾出來!”喝吼聲傳來,一個頭生龍角的白衣青年領著大高手闖到大廳外。
  “你是龍騰的兒子?把你老子找來,你還不夠格。”蕭晨隔著玉簾冷聲喝道。
  “你算什么東西?!”白衣青年怒喝:“滾出來。”
  沒有任何話語,蕭晨憑空消失,而后剎那出現在白衣龍族面前,一巴掌拍下。
  “砰”
  白衣青年的軀體四分五裂,話語戛然而止,周圍的龍族高手嘩然,無比變色。
  蕭晨回到座位上,對外冷聲喝道:“將龍騰叫來,我在這里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