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417 萬法不侵劍火焚天

大強者踏波飛奔,夜叉王每步邁出,長江之中都會浪,發出陣陣雷鳴之響。不過在蕭晨面前,所有白色駭浪全都直墜江中,被一股強大的場域完全禁錮了,無法沖擊到他近前。
  哧
  一道劍芒撕裂虛空,自蕭晨的指端射出,像是一道蛟龍沒入了長江中,在洶涌的大江中分出一條水道,劈向夜叉王的后背,浪濤卷起數十米高。如果不是被蕭晨禁錮,一定會卷向兩岸,形成可怕的災難。
  夜叉王長嘯,咫尺天涯被其發揮到極致,永恒不變的距離始終橫在他與蕭晨之間,劍芒擊空,劈出一條長長的空間大裂縫。
  并不是所有攻擊都會被咫尺天涯神通拉開距離,四大散手給夜叉王帶來了強大的威脅,他的左臂就是被此劈碎的。
  而此刻蕭晨更是以本源世界的力量轟擊他,世界之門輪番大開,洶涌澎湃出磅礴威壓,無盡力量鋪天蓋地,橫掃前方的夜叉王。
  今日,夜叉王實在狼狽不堪,萬法不侵神通被破,此刻只能仰仗劍火焚天抵抗,周身綠芒沖天,無盡大火在其周圍燃燒,所過之處長江都仿佛被煮沸了,騰騰白霧沖天而上,形成一片片水霧,猶如白色的云朵一般。
  但劍火焚天也只能短暫抵擋,畢竟他已經身負重傷,在蕭晨的凌厲攻擊下,他漸漸不支,隨時可能會被轟殺。
  “嗡”
  本源八音更是頻頻施出,夜叉王地右肩頭“砰”的一聲被打穿,形成前后透亮地巨大血洞,右臂當時就軟了下去。
  這也就是橫勇無敵地夜叉王。如果換作其他強者。必然早已在嗡字天音擊實之下形神俱滅。
  夜叉王滿頭長發都被濺起地血水染紅了。他第一次有了敗亡將死地感覺。但是他非常不甘。最近神通大成。不想卻要慨嘆“出師未捷身先死”。讓他難以接受。
  一路大追殺。蕭晨與夜叉王沿著長江而上。激起滔天大浪。宛如汪洋倒卷進了內陸大江。引得兩岸不少修者發出驚嘆。
  尤其是認出逃亡者是夜叉王后。就更加地讓人震驚了。堂堂至人境界地天王高手。那絕對是百族王者間所向披靡地人物。但是今日卻是如此地狼狽。但凡看到人都感覺不可思議。
  真地是當年地蕭晨復生了嗎?少數人見到其容貌后異常吃驚。
  夜叉王被打敗。這無論如何也稱得上重大消息。引得長江兩岸一番大震動。而疑似死而復生地蕭晨再現于世。也在小范圍內被熱論著。
  兩大強者逆著長江而上,很快就飛奔出了九州,進入西部高原地帶,在隆隆雷鳴般的激戰聲中,夜叉王**上多了十幾個前后透亮的血洞。
  此地是無人區,空曠無比,蕭晨出手根本無顧忌,以神通戰技大破劍火焚天,夜叉天王身死就在眼前。
  “啊……”夜叉王仰天大吼,長發亂舞,無量魔拳與劍火焚天并起,撕裂大地,高原塌陷,崩碎的地層深處飛起無盡巨石,匯聚到一起形成一股汪洋般地石濤,在整片天地間浩蕩。
  恐怖的土石席卷十方,蘊含著夜叉王的不甘與戰意,橫掃天宇,至人境界的高手拼命,威力非同小可,這完全是困獸之斗,天地都崩碎了。
  但是,蕭晨卻并未因此而后退半步,殺意直沖霄漢,誓要取夜叉王的性命。天碑古法被他領悟了精髓,伴隨著古戰技地展出,一面天碑巨影直闖入無盡土石駭浪中。
  “砰”
  震動天地的聲音發出,驚天土石浪濤被生生打穿,在無盡的能量浪濤中像是被開辟出一個風平浪靜地通道一般,天碑影跡劃過虛空狠狠的壓落向夜叉王。
  夜叉王仰天嘶吼,裝若瘋狂,雖然竭盡全力抵擋,但還是被巨大地天碑影跡震的飛了出去,僅存地右臂也在剎那間崩碎,化成一股血霧消散在亂間。
  萬法不侵神通短時間內無法展出,而他又無蕭晨那般變態的武體,自然難以抗衡這種霸絕天地的攻擊。
  不僅雙臂灰飛煙滅,就是全身骨骼也碎裂了數十處,五臟六腑更是早已破裂,眼見難以支撐。
  “我不想死!”夜叉王到了此種境地,還是不甘殞落,燃燒生命之能,在高原上向著西南苦寒之地逃去。
  連綿不盡的雪峰擋住了兩大強者的去路,滾滾寒氣洶涌而來,雖然在盛夏季節,但此地卻大雪紛飛,冷冽氣流似刀刃般刮過長空。
  “再見吧,夜叉王!”蕭晨右臂高揚,大喝道:“安息在雪山間吧。”
  一聲大喝,直接引發雪崩,高山間像是有萬馬在奔騰一般,無盡雪浪鋪天蓋地而下。蕭晨揮落掌刀時,一面巨大的天碑影跡向著夜叉王橫掃而去。
  “轟”
  天搖地動,天碑所過
  數十座萬米高的雪峰,被巨大的天碑影跡截斷峰頂,落而下,碾壓向夜叉王,綿綿山脈中再無一座萬米高峰。
  “轟”
  夜叉王被雪浪淹沒,墜落被當地人稱作珠穆朗瑪的高峰間,軀體四分五裂。
  無上威壓降臨大地,所有雪山都在搖動,一個身材瘦小的老夜叉大袖飄飄,滿頭綠發倒豎,出現在雪山上空,怒視蕭晨。
  恐怖波動,像是星宇在搖動,像是瀚海在洶涌,十方皆動,夜叉族半祖出現!
  “大膽!”一股震懾人靈魂的強大精神波動,像是一座巨山一般砸在了蕭晨的身上,將之撞飛出去數百丈遠,如果不是具有無上武體,換作其他修者,恐怕早已在半祖如此神識攻下下形神俱滅了。
  “咿呀……”在后觀戰地珂珂快速沖來,將失樂園張開,想要將蕭晨籠罩進去。
  在失樂園中小獸是無敵的,縱然是半祖也難以奈何,但是老夜叉顯然知道此中種種,右手輕輕劃破空間。
  咫尺天涯!
  蕭晨與珂珂被隔斷在兩片天地中,失樂園雖然可破盡萬法,但是在沒有真正將蕭晨籠罩進去時,卻無法改變什么。
  珂珂以失樂園掃滅老夜叉地神通領域,飛快接近,但是蕭晨所在虛空卻也在極速遠離,兩者間出現了一段永恒不變的距離。
  雪白小獸憤怒的望著天空中瘦小枯干的老夜叉。
  蕭晨咳出兩口鮮血,站直了軀體,抹凈嘴角地血跡,道:“堂堂夜叉族半祖,見到小輩不敵,忍不住出手了嗎?來來來,你我大戰三千回合,請五界半祖盡來觀戰裁奪。”
  雖然是調侃似的說出,但是卻比刀鋒還要有力,讓老夜叉也不禁老臉通紅。不過殺氣很快彌漫而出,讓冰冷的雪山間更加的森寒刺骨,如金石般地聲音無情在雪山間回蕩:“試煉大戰還未真正開始,你便出手加害對手,犯了大忌,我縱是殺了你也沒有人能說出什么。
  ”
  夜叉族的半祖鎖定了蕭晨,很顯然他真的動了殺意,巨大的壓力像是億萬鈞大山降落下來。
  “加害,從何說起?按照如此說法,能否可以理解為,九州與四方世界目前要和平安寧,不許紛爭與大戰?但是我為何看到修羅與也夜叉視人命草芥,濫殺無辜?難道你所說的大忌是雙重標準嗎?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你在挑釁半祖的威嚴嗎?”老夜叉面沉似水,無盡威壓籠罩而下,蕭晨腳下地雪山轟然崩塌。
  在大雪崩中,蕭晨周圍八個朦朧的世界浮現而出,八個神秘莫測的門戶同時對準老夜叉。
  “真是不知死活,本想給你吃些苦頭,饒你一命的,不想你卻屢屢冒犯半祖尊嚴,現在抽你兩魂六魄,讓你明白半祖不得褻瀆!”
  天空中一只碧綠色的大手,方圓千百丈,成爪形向著蕭晨抓來,恐怖威壓讓周圍地雪峰不斷崩碎,雪浪猶如海嘯一般在奔騰咆哮。
  “老夜叉你太過分了,視我人族如無物嗎?!”天外天穿越空間而出,揚起手臂,一只山岳般的大手迎了上去。
  “轟”
  兩只大手在空中相遇,天空撕出上百道空間大裂縫,每道都綿延出去十幾里長,下方綿綿無盡群山,很多山體傾塌,雪崩更是不斷,如萬馬奔騰。
  滿頭焦黃長發的天外天,如不良少年般,立身在大雪山上空,流里流氣地看著老夜叉。
  夜叉族半祖重重一聲冷哼,右手探出,在虛空中一劃,珠穆朗瑪峰上的夜叉王殘尸凝聚到一起,飛上了高天。他打出一道道綠光,沒入夜叉王地尸體間,雙手連連劃動,光芒萬道,最后夜叉王的尸體外竟然形成了一個光繭。
  “喀嚓喀嚓”
  夜叉王破繭而出,完好無損,死而再生!他冷冷掃視四周,明白眼前地狀況后,對蕭晨露出了森然的笑容。
  “試煉大戰還沒有開始,你就為他重塑**,救他性命,這可是嚴重不安規矩出牌啊。”天外天斜視著老夜叉。
  老夜叉沒有說話,掃視了一眼蕭晨,道:“一個月后試煉大戰開始,期間若再無故出手,直接抹殺你的三魂七魄。褻瀆半祖之罪,此次暫且揭過……”
  天外天聽到此處,當時就翻臉了,打斷了他的話,道:“什么加害敵手,什么褻瀆半祖?”說到這里,他突然出手,一只巨大的手掌憑空出現,一把抓住了夜叉王,半祖神力涌動,夜叉王的軀體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渾身骨節都在顫動。
  剛剛復活的夜叉王,竭盡全力抗衡,但是怎能擋的住半祖的力量,全身骨骼即將碎裂。
  “你在做什么?”老夜叉驚怒。
  “他冒犯了半祖的尊嚴,在我面大模大樣,按你的話
  !”
  “住手!”老夜叉大喝。
  “那我也如你一般,勉為其難揭過這次,下不為例。”天外天將夜叉王重重拋下雪山。
  夜叉族半祖怒視著他,氣地須發皆張。
  就在這時,蕭晨突然動了起來,八相極速縱然是半祖也要色變,快到極致,戮神式、崩裂式、鎮魔式、逆亂式同時出手,一面巨大的碑影橫掃墜落下地夜叉王。
  “轟”
  剛剛被夜叉族半祖救活的夜叉王,當成被打的形神俱滅,徹底的灰飛煙滅,連點滴殘渣都沒有剩下。與此同時,珂珂穿越空間而至,失樂園張開,將蕭晨收了進去。
  兩者配合地天衣無縫,縱然是暴怒的老夜叉都晚了一步,綠光森森的巨爪與他們擦肩而過,撕裂出上千道空間大裂縫,讓將前方數十座雪山在無聲無息間粉碎。
  當著夜叉族半祖的面,屠掉了夜叉王,這個耳光太響亮了。
  不管是否殺掉夜叉王,今日之事都已經在老夜叉地心間埋了一根刺,事已至此,蕭晨直接屠掉了夜叉王。他決定帶著珂珂返回死者世界,達到半祖境界后再回來。
  老夜叉剛剛將夜叉天王救活,卻被蕭晨再次滅殺。就連天外天也是一呆,沒有想到蕭晨敢如此做。老夜叉氣的眼睛都立了起來,胡須都在顫動,他封困十方,隔斷這片空間,截住了所有退路。
  老夜叉徹底暴怒,驚的雪白小獸快速封閉了失樂園,只留下一道縫隙偷偷向外觀望。
  一個抓狂的半祖是非常可怕的,萬一不計代價的祭出一些禁忌古法,那麻煩就無法想象了。
  天外天卻是哈哈大笑,降落而下,道:“老夜叉你在做什么,不怕別人笑話你嗎?這本就是他們間地公平爭斗,你無故摻和進來,結果終究無法改變。”
  “天外天你給我閃開!”老夜叉面沉似水。
  “我要是不閃開呢?!”天外天當場也沉下了臉,針鋒相對。
  夜叉族半祖雖然瘦小枯干,但是精氣神充沛,雪山上空像是有億萬星辰在同時搖動,上震九天,下動九幽,天地顫栗。
  “你能保得了他一時,能報得了他一世嗎?他能一輩子呆在失樂園中不出嗎?”老夜叉的聲音森寒無比,道:“我給他一個機會,走出失樂園,半個時辰內如果不死,我與他之間的這筆帳就此揭過。”
  “虧你說的出口!”天外天當時氣質大變,如山似岳,再也不似輕狂的不良少年,絕代高手風范盡顯無,準備大戰。
  老夜叉淡淡地道:“他的速度與半祖不相上下,堅持半個時辰不是沒有可能,我給了他生存的機會,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
  蕭晨在擊斃夜叉王后,根本就沒想繼續在九州呆下去了,他決定回到死亡世界,達到半祖境界后再回來。不曾想聽到夜叉族半祖說出這樣地話,當下立身在失樂園出口處,道:“你如果說話算話,就是將半個時辰延長到半個月又有何妨。”
  “半祖無戲言!”老夜叉臉色冰冷無比。
  “不要與他對賭。”天外天變色,道:“你縱然有極速,也難以逃過半祖的追殺。”
  “如果是別地半祖,我肯定不敢如此,但夜叉族半祖的追殺,我卻有幾分把握逃得性命。”
  又一個軟巴掌扇在了夜叉半祖地臉上,不過他早已平靜了下來,古井無波,道:“那就出來試試看。”
  在失樂園中,蕭晨對珂珂秘密叮囑了一番,而后他揉了揉天涯的小臉,道:“老實點,別惹禍。”
  小天涯撇了撇小嘴,道:“也不知道是誰在惹禍……”
  刷
  蕭晨飛出失樂園,以八相極速沖向遠方,道:“夜叉半祖來送送我吧。”
  老夜叉臉色冰冷無比,眸光中的殺意是不加掩飾的,穿越空間追了下去。
  真可謂天涯咫尺!
  “真的追上來了?!”蕭晨愕然回頭。
  老夜叉越來越近,眼看就要追上。
  他們瞬息百里,早已飛入九州上空。眼看就要追上,夜叉半祖開始禁錮空間,就要滅殺蕭晨。
  “多謝夜叉半祖相送,就此別過,來日再見。”蕭晨按照神族老人李牧指點的方法,瞬間散去了全身的力量,剎那被死亡世界的力量召喚了回去。
  憑空消失!
  夜叉族半祖愕然,而后氣的七竅生煙。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