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18

夜叉氣的七竅生煙。一個人至人境界的后輩在他眼失。讓他感覺臉上火辣辣。
  “如果是別的半祖。肯定不敢如此。但夜叉族半祖的追殺。我卻有幾分把握逃的性命。”這句話似乎在他耳畔回蕩著。
  這已經不算是軟巴掌。這是結結實實的硬巴掌。這讓其他半祖怎么看?不是笑他無能嗎。一刻也不想在此停留。想要破空而去。
  但是偏偏有人來給他添堵。又扇了一個大巴掌。天外天穿越空間出現在不遠處。一副流里流氣的樣子。哈哈大笑道:“老夜叉你可真是宅心仁厚。要不你也送送我?”
  夜叉族的半祖氣的皆張。點指著天外天說不出話來。重重冷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遠去。
  夜叉王強勢一。但到頭來卻慘淡收場。殞落大雪山中。
  蕭晨順利回了死亡世界。他不的不贊嘆神族的秘法。可以將全身的力量在剎那間散個干凈凈。當然他沒有學到神族那種必殺技。必殺絕學。天賦神技。那屬于神族的專有戰技。
  在神村中他見到了個問題男女。人除卻小天涯還在九州外。其他人都已經用過一次殺技逃了回來。冰蘭與雪夢了些輕傷外。而其他人的傷勢都很重。尤其是奇兒傷勢最為嚴重。如果再晚回來一步的話必死無疑。
  “不知道天高的厚。們幾個也敢進百族重的。進入那些神島中央的域?幸虧沒有遇到半祖。不然定然灰飛煙滅。縱然有必殺技也難逃性命。”李牧老人數幾人。不過并沒有嚴厲責備。相反還有點欣慰的神色。
  闖入百族神島重的不是一般能夠做到的。可以想象神族天賦之強大。
  “獵取到龍肝鳳了?”蕭晨打趣幾個問題男女。結果惹來幾人一致的白眼唯有大漢奇憨憨的笑著。撓了撓頭道:“俺差點就抓到個天王老婆。”
  看到他渾身都著繃帶。如同一個木乃伊一般。趙英老人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巴掌。頓時讓他齜牙咧嘴。
  差點抓住一個至人境界的天王做老婆?這神族大還真是強的離譜。蕭晨不的不重新估量神族的天賦實力問道:“你跟一個至人境界的天王交手了?”神族大漢憨厚的點了點頭。
  冰蘭撇了撇小嘴。道:“二十招就讓人給打飛了重傷垂死。也好意思說差點抓住人家。”
  雪夢也也笑嘻嘻的道:“那可是個名副其實的母夜叉啊。就是真的能夠娶回來給我們當嫂子。恐怕你也是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那個女人很兇狂?”蕭晨忍不住問道居然出現了女天王。在這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
  “老土了不是。夜叉族的女人能不強嗎?”冰蘭白了他一眼。似乎對囚入失樂園的事還在耿于懷。
  女性夜叉天王?蕭愕然。歷來用母夜叉形容強勢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真正的女性夜叉天王有多么恐。
  殺了一個夜叉天王。出現了一個母夜叉。還真是一件讓人頭痛的事情。
  在死界休整了數日。蕭晨便回到了九州同行的還有奇兒六人。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由于是盛夏季節。西湖十景當中的斷橋殘雪等不可能賞到。漫步于蘇堤上。兩旁遍種花木。綠柳如煙芙蓉盛開紫藤疊繞。好鳥和鳴風和日麗。意境動人。
  冰蘭與雪夢等幾名神族男女。嘰嘰喳喳。美景當前。皆非常的陶醉。這在死亡世界根本看不到。
  蕭晨領著他們來到里是為了找珂珂。上次臨走前他與小獸約定在西湖相見。不過。舟西湖之上。并沒有現小東西與天涯。
  “天涯不會出現意了吧?”大漢奇兒擔憂的問道。
  蕭晨拍了拍額頭。:“這里的美景對于那兩個小家伙來說。跟荒郊野的沒什么區別。他們的天堂不在這里。”
  在蕭晨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杭州熱鬧繁華的大街上。對于絲|古董大街根本沒有停留。他們直接向著美食一條街走去。
  并沒有任何意外。很快就現了那對怪異的組合。小天涯好笑的背著一個竹筐。一只手抓著一只大閘蟹。另一只手抓著一只烤雞翅。小臉通紅。吃的滿嘴流油。至于。舒服的呆在竹中。滿臉陶醉之色。周圍擺滿各種吃食。兩只小爪子快忙不過來了。兩個小家伙自然沒有錢付賬。在這美食一條街上。見到什么好吃的都以神通“順走”。真不知道兩個小東西的小胃口如何裝的下那么多美味。
  蕭晨快步走了過去。在他們的腦門上各賞了一記爆栗。頓時讓兩個小家伙呼痛。兇巴巴的議。
  “下次不許做小賊。付賬。”蕭晨邊說邊從一個大腹便便的商賈腰中“借”來一塊銀。扔在了方才被他們光顧的小吃店中。
  “嘩啦啦”
  |獸珂珂小爪一揮。天銀雨降落在竹筐中。壓|天涯差點坐在的上。
  “老大你在干
  ”
  “留著。以后買吃要付賬。”
  兩個嫩的聲音。讓蕭晨徹底無語。
  周圍一群人在摸腰。皆投來憤怒的目光。
  “還回去。不帶這樣玩的。”蕭晨低語。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更新,更快,盡在文學網,電腦站:www.ㄧ6k.cn手機站:wàp.ㄧ6k.cn支持文學,支持!“方才你不是這樣的嗎?”兩個小家伙天真無邪的看著他。感受到周圍那殺人的目蕭晨直接一揮手。將所有銀兩還了回去。而后揪著兩個小家伙的耳朵。帶一群神族男女逃之夭夭。
  逃到一座茶樓前。蕭晨驀然看到一個熟人。一個頭金的俊男被人前呼后擁走上了茶樓。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可是。自己也看不穿啊。”金靚男坐在茶樓上憤憤的咒罵著:“金三億你個王八蛋。將我封印后。賣到冀州的黑煤窯。一做就是二十幾年苦工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你二姥爺的。我跟你沒完。”
  “礦主消消氣。您現在家財萬貫找幾名高手做了那個金三億不就行了。”旁邊的隨從獻媚的開導著。蕭晨領著一群神族女。走上茶終于確信沒有看錯人。真的是太陽神轉世時的便宜老子托蒂。
  一群神族男女在旁邊坐下后。蕭晨對著那幫冀州來客。道:“托蒂黑煤窯的老板?”
  “啪嚓”
  托蒂手中的茶碗當時就墜落在的。褲子濕了一大片都茫然無知顫抖著用手點指著蕭晨。道:“你。是你。怎么可能。你不是
  了嗎?”
  “燒餅別亂說話。”神族大漢奇兒不滿的瞪眼道。
  “什么。燒餅?”托蒂今日意外見到蕭晨。真被嚇壞了聽聞奇兒如此說。更是茫然不解。
  “在俺們家鄉管你樣亂說話的叫燒餅。”奇兒耐心的解釋道。一副耿直的樣子。
  一群神族問題男女則在偷笑。
  就在這時。旁邊一個雅間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穿著綾羅綢緞的猥瑣男。眨巴著一對桃花眼。搖折扇。故作風流的樣子。來到托蒂的近前搖頭晃腦吟詩道:“別別。別人笑我太太太瘋癲。我我我。我笑他人看看看穿。”
  托蒂直接一屁股坐到了的上。用手點指著前方那個笑瞇瞇的結巴男。失聲道:“金金金…金三億。”
  “緣緣緣。緣分啊。二二二十多年了。托我我我們又相見了。”金三億一雙桃花眼笑瞇瞇的完了兩條月牙道:“這這這些年過的可可可好?”
  托蒂要哭了。坐在的上看著茶幾呆愣失魂落魄的道:“悲劇啊。人生就像茶幾。上面擺滿了杯具。我怎和相遇了。”托蒂頓時淚流滿面。
  金三億大度的拍了拍托蒂的膀。道:“這這這就是緣分啊。有有有緣千里來來來相會。”
  不過。當金三億看到蕭晨那一桌時。頓時想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嗖的一聲倒退出去十幾米遠。他身的寒毛都豎起來。結結巴巴的道:“鬼鬼鬼鬼啊。”
  “又一個燒餅。”奇憨憨的下結論。
  “三億別來無恙?蕭晨舉杯對金三億露出笑意。
  “你你你真的活了?”金三億湊近了兩步。
  “我們不是早就在古遺跡中見過面了嘛。”
  “那那那個黃鉆骷髏真是你。但怎么可能這么快血肉重生?。”金三億露出不可思議的神。終于不再害怕走了過來。同時沖著雅間中喊道:“海海海哥出來見客。”
  當神族大漢奇兒看到海云天時。當時眼睛就直了。握緊了拳頭。道:“我從來沒有如此心動過。就是她了。”
  金三億眨巴著桃花眼。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然后好心提醒道:“兄弟。那那那是男的。”
  “燒餅。一邊去。我看不出女扮男裝啊。”奇兒一把將金三億扒拉到了一邊。道:“別跟我掙。”神族大漢開始對著走來的海云天眉目傳情。
  金三億郁悶的走到一邊。不過當看清冰蘭與雪夢時容貌時。當時眼睛就亮了起來。一邊與蕭晨交談。一邊往那邊挪動腳步。
  他熱絡的追問蕭晨的情況。同時忙里偷閑問兩個靚麗的神族少女。一對桃花眼色迷迷。道:“小小小姐來自哪里?”
  冰蘭瞥了他一眼。實話實說。道:“死亡的獄。
  ”
  “有有有性格。”金三億感覺自被嗆了。干笑了起來。但又死皮賴臉的問道:“芳芳芳齡幾何?”
  “一百零九。”雪夢滿不在乎的意答道。
  金三億訕訕的笑了起來。覺的兩次被嗆。應該采取曲線策略。笑瞇瞇的向旁邊的小天涯打招呼。道:“小弟弟。幾幾幾歲了?”
  小天涯偏著頭。認真的掰著手指頭數了起來。最后非常|的道:“一百一十五歲了。”
  “噗”金三億的一口茶水噴了出。道:“這這這誰家的倒霉孩子。這么大點就就就說謊忽悠人。”
  “我本來就一百一十五歲了。沉睡了一百零八年。又成長了七年。你。不會真的是燒餅吧?”小天涯一|認真之色。
  金三億看著一群神男女眼神神怪怪的。湊到蕭晨近前。小聲問道:“他們是不是有毛*?”
  “燒餅。”一群神族男女同時對他翻白眼。
  被一群人鄙視。金三億難的的露出了郁悶的神色。轉頭對著托蒂喊道:“托托托蒂過來。給給給哥捶背。”總算找了個氣筒。
  托蒂失魂落魄的走了過來。定定的看著絕美的海云天。道:“你姐姐還好吧?”
  “還好。”清冷孤傲的海云天坐在這里實在難受。被奇兒盯的有些毛骨悚然。如坐針氈
  看到這種情況。金三|終于揚眉吐氣的嘟囔了一句。道:“|眼神啊。男女都分不清。”
  “燒餅一邊去。”奇兒頓時回瞪了過去。
  “吱”
  又一座雅間的房門打開了。小胖子牛仁晃著碩大的牛角。推門而出。道:“兄弟我回來了。這么巧在此相遇。”
  牛仁與柳暮先后走出。而在他們的身后還有一人。似魔神一般。高大魁梧。眼神犀利無比。不過有些不相稱的是。他生有一對馬耳。
  蕭晨很驚訝。他已經認出那個人。竟然是當年的南荒四杰之一宇文風。
  當初。宇文風獨劍魔齊拉奧趙重陽并稱荒四大絕頂青年高手。但是他們的命運卻各不相同。
  強勢的獨孤劍魔失蹤了。二十年來不見蹤影。可的齊拉奧后勁不足。泯然眾人矣。被夜叉王五招內劈死了。趙重陽力無限。強勢崛起。縱然在百族臨世的黃金年代。也傲然立于巔峰強之列。
  至于宇文風則是個悲情人物。當年先大敗晨手中。而后又在殷都遭挫。此后十幾年更是不斷慘敗。但是這個人似乎有著一股永不言敗的精神。屢敗屢戰。五年前徹底從世消失。不想今日重現。
  蕭晨一眼看出。如今的宇文風修為非常恐怖。恐怕將徹底改寫屢敗屢戰的戰績了。他已經與一條強大的馬王魂完美合一了。
  “叉。牛頭馬面齊聚啊。”金三億笑著走了過去就要摸牛仁的巨角。
  “燒餅。”小胖子牛仁笑瞇瞇吐出兩個字。頓時讓金三億臉都綠了。今天總被人叫這兩字。他第一次感覺如此別扭。
  蕭晨笑了。道:“么多熟人相聚在一起啊。”
  正在這時。又有不
  人走上樓來。眾人相見又驚又喜。竟然是逆龍王青龍王黑龍王三大龍族強。且在他們的身后還有幾位故舊。
  十歲不尿床陳杭錦小李飛刀傳人絕刀命運雙生子神通掌控楚行狂有火神稱號的火裊天魔宮妖女妖妖獨孤劍魔的大舅哥阿水長生界羅馬帝國高手撒摩。
  都是故人。高手大聚會。看到蕭晨后。他們皆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