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25 天葬谷

真的是清清嗎?一切是如此的突兀,恍若夢幻一般那座巨大的黑洞中,一位傾城傾國的麗人,長如瀑,肌膚似雪,七彩縈繞,神霞迷蒙,鐘天地之靈慧,一雙清澈的眸子仿似能夠洞悉世間的一切。
  這怎么可能?!當年,蕭晨眼睜睜的看著清清粉碎,卻沒有任何辦法,清清渾身精氣融入黃泥臺中,堵住了罪惡深淵,如今再次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他感覺心中一陣苦。
  他知道那明眸善睞、活潑靈動的白衣少女不可能再現世間了。
  有女清清,空靈,黛眉凝詩韻,秋水蘊詩菁,紅唇點點動,貝齒玉晶瑩……
  蕭晨縱是鐵石心腸,此刻也有陣陣酸澀的感覺。
  刷
  七色神光沖天,形似清清的女子從那巨大的黑洞中走出,圣潔霞輝灑落四周,讓黑霧朦朧的天葬谷流光溢彩,她素手輕揚,一片彩色光幕向著天葬谷最深處籠罩而去。
  燦燦神輝將漆黑的深谷映照的一片通明,前方竟然有一方小世界隔斷了前路,里面一片幽暗,女子想將那方小世界煉化收走,七色神光如潮水向前涌動而去。
  “哧”
  一道驚天劍芒從天外飛來,猶如一片璀璨的流星雨一般,絢爛奪目,劃破了黑暗的天空,落在天葬谷中。
  “叮”
  豐姿絕世地女子皓腕微揚。纖纖玉指輕輕點在那片璀璨神光上。出悅耳地顫音。
  一把百丈長地巨劍通體晶瑩剔透。散著奪目地光芒。顯化在天葬谷中。鋒利無匹地劍尖被女子一根玉指輕松抵住。
  眾人駭然。如此璀璨神劍。長達百丈。決不是一般地修可以御使地。所有修真無不變色。這絕對是半祖祭煉出地絕世飛劍。但是。卻被那名頭戴皇冠。身披七彩虹霞玉衣地女子一根玉指輕易抵住。實在不可思議。那將是何等地力量?!
  “叮”
  又是一聲清脆顫音。百丈飛劍光華一閃。化成三寸大小。猶如一顆璀璨星辰在閃耀。疾速退去。
  光芒一閃,一個年老地修士穿越空間而來,他身穿陰陽袍,頭戴紫金冠,鶴童顏,飛劍消失在他的體內。
  刷
  光芒又一閃,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腳踏五彩祥云降落而下,與那名收起飛劍地老修士站在一起。
  在場眾人一陣驚悚,這絕對是兩名半祖,雖然沒有任何能量波動,但是卻讓人望而敬畏。
  “想不到‘深獄淵’竟然被鎮封在這里。”五彩祥云繚繞的老望向前方那與清清容貌一般地女子,道:“道友何方人士,為何闖入我修真界取寶?”
  女子并沒有回應,相反轉過修長柔美的玉體,蓮步款款,向著那幽森的小世界走去,纖纖玉指間再次灑落出七色神光,想要煉化老口中的“深獄淵”。
  “哧哧”
  破空之聲傳來,兩名老皆御使靈寶向前擊去,光芒千萬道,像是有千百顆星辰墜落在天葬谷中,襲向那絕世麗人。
  一聲低沉的咆哮傳來,天葬谷崖壁下右側的巨大洞穴中,一只房屋大小的利爪,覆蓋滿了紫色的鱗甲,向著那片絢爛地法寶抓去,激烈大碰撞,光芒沖天,彩幕不斷碎裂。
  “噗”
  血光迸濺,黑洞中的巨爪受了輕傷,一股狂暴的氣息在天葬谷中剎那間澎湃開來,黑洞中沖出一條巨大的身影,高足有數十米,橫掃所有靈寶,而后他快速縮小,化成普通身高。
  這是一個讓人感覺膽寒的魔人,瘦骨嶙峋,覆蓋滿了紫色鱗甲,非常的干瘦,像是一個長滿了鱗甲地骷髏一般。他沒有絲,連頭蓋與臉頰都遍布著細鱗,極其可怖。
  “君王?!”
  修真界的兩名半祖露出驚色,神情皆變得凝重無比。
  “哈哈……傳說中與失樂園并稱的深獄淵出現了,真的沒有想到,竟然被鎮封在天葬谷中。”一名瘦小枯干的老夜叉,滿頭綠飛舞,降落在天葬谷中。
  緊接著一道火紅之光劃破天際,降落而下,一名老修羅出現在天葬谷中,與老夜叉并排而立。
  天葬谷中眾人驚懼無比,短短地剎那間,竟然連續出現數名半祖,不用想也知道谷中的一切都將成為那幾名半祖的機緣,不達到那個層次無法爭奪。
  神圣光輝灑滿天空,祥和氣息彌漫,一個巨大地影跡降落而下,雖然無法看清真容,但是從其周圍繚繞的天使虛影可以判斷出,這是天使族地圣神。
  “轟”
  尸氣滔天,一只巨大的骷髏破碎虛空,出現在天葬谷中,山岳般地軀體實在嚇人,好在他快速縮小,化成了兩米高矮,骷髏族的君王駕臨。
  “所有人都后退,這里的一切與你們無緣。”夜叉半祖眸子中的綠光,幽森冰冷,望之讓人心悸。
  “退后,否則殺無赦!”老修羅的眼神更加凌厲,滿頭赤將他承托的兇厲無比。
  面對半祖,沒有人敢冒犯,所有人不由自主后退,縱然是吳明、夜叉天后等心高氣傲之輩,也只能隨眾而行。
  “啊……”
  慘叫聲傳來,當眾人退入后方的巨大宮闕中時,魔物再現,不斷襲殺在場的修。
  天葬谷深處,兩名修真界的半祖蹙眉,他們皆噴出幾口神劍,射向后方的宏偉巨宮中。
  “哧哧”
  破空之聲不絕于耳,千萬道劍氣在縱橫,無盡霞光流轉,劍氣縱橫激蕩,無形魔物紛紛顯形,不斷被擊穿,死于非命。
  這就是半祖的力量,沒有誤傷一人,將巨宮中隱藏的眾多魔物快速擊殺了九成,隨后劍光一斂,剎那消失。
  刷
  刺目的光幕突然間沖天而起,將天葬谷的前方徹底籠罩,把眾人與四十九重宮殿隔絕在外。
  幾名半祖將天葬谷最深處的地域封困了,開始爭奪深獄淵。
  蕭晨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涌起陣陣波瀾,竟然有與失樂園并存的小世界,究竟有著怎樣的來歷?
  無形殺氣向他襲來,蕭晨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橫移出去十幾丈遠。
  戰王馬巴奧冷笑著,雙眸中射出兩道璀璨光輝,道:“你縱然躲在千萬人海中,我也能夠一眼將你尋出。”這是戰王馬巴奧與生俱來的神通,可看破虛空,直視本源,在其面前隱形與改變容貌都不管用。
  大地王、海神王、夜叉天后一起上前,堵住了蕭晨的去路,每個人都露出了森然殺機。
  數位天王聯手,如果與之硬抗,絕對必死無,蕭晨化成一道光影快速后退,沖入前方地宮殿中。
  幾位天王如影隨影,緊追不舍。而此刻天葬谷出口方
  巨宮若若隱若現,非常飄渺,沒有一個人可以沿蕭晨不得不以八相極速避退,在四十九重巨宮間飛馳。
  “當”
  鐘聲悠揚,不滅皇天神鐘光芒萬丈,突然撞出,以仗蕭晨修成了絕世武體,后背閃耀出一股尺余厚的神芒,雖然重重碰撞在鐘體之上,但是并沒有給蕭晨造成毀滅性地傷害。他噴出一口鮮血的剎那,玄功九轉,受創地部位快速復原,血氣也很快平復了下來。
  “吳明!”蕭晨眼中射出兩道寒光,迅如鬼魅,化成一道淡淡的虛影,向前沖去。
  “當當……”
  鐘聲震天,不滅皇天神鐘連連顫動,蕭晨的狂霸攻擊皆被此鐘擋住了,鐘波讓這片地域所有修都全都痛苦的捂住了耳朵,很多人已經七竅流血,毀滅性的鐘波異常可怕,不過短短的片刻間,周圍已經躺下了二十幾人。
  蕭晨與吳明猶如兩道電芒交織在一起,他們的動作太快了,在激烈爭鋒。
  吳明周身都被金光籠罩,以皇天不滅神鐘硬撼蕭晨,絲毫不落下風。
  “當”
  吳明以神鐘猛的將蕭晨震退了數步,露出一絲玩味地笑容,道:“你說我如果大喊一聲蕭晨在此地,會生什么事情?”
  蕭晨臉色驟變,此刻身在修真界,不少大宗派都恨他入骨,在此地可謂敵人無數,如果讓眾多修真知道他的身份,恐怕會立刻遭到圍殺,再加上那些異族王……結局可以想象。
  他就要做出返回死世界的決定。但就在這時,吳明退后了幾步,道:“你若能夠纏住海神王與大地王,我暫時不會揭你的身份。”
  蕭晨變色,這個家伙竟然將他當成了一枚棋子,他很快明白了吳明想要做什么,已經得知其想集全五行神魂的事情,這是要以他為香餌吸引海神王與大地王的注意力,而吳明自己從旁襲殺。
  “我得好處,對你也有益。”吳明淡淡冷笑著,身影剎那間消失了。
  這里地動靜早已驚動了幾名強大的異族王,夜叉天后、大地王、海神王、馬巴奧聯袂出現。
  面對數位至人天王,蕭晨即便真正同階無敵,也唯有殞落的下場。他不再猶豫,就要散去全身力量,返回死亡世界。
  但就在這時馬巴奧的話語像是一盆冷水一般澆在了他的頭上。
  “不要妄想突然消失,在天碑鎮封地地域,縱然真的存在某一世界的召喚力量,你也無法走脫。”
  “你在說什么?”蕭晨表面很平靜,但是心中卻很吃驚。
  “上次夜叉半祖追殺你以失敗告終,他仔細推演思索后,現你之所以能夠走脫,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某一世界地召喚力量加諸在了你的身上。”馬巴奧冷笑著,道:“你真以為是你將我們引到天葬谷地嗎?”
  蕭晨沒有言聲,靜靜的看著幾人。
  “你想要破碎虛空進入長生界,但是關鍵時刻卻進入了修真界,可知為何?”馬巴奧一副盡在掌握中地樣子。
  大地王面帶一絲譏笑,看著蕭晨,道:“那是我們合力為之。”
  海神王也冷笑了起來,道:“我們雖然身在九州,但已經得到消息,天葬谷中浮現天碑影跡,本就欲將你引到此地,不想你比我們野心還大,想在這里除掉我們所有人,豈知正中下懷,正是我們樂意看到的。你可以試一試,看能否在天碑鎮封的地域消失。”
  聞聽此言,蕭晨一陣默然,對方竟然推測出了他逃生的法門,他被反算計了。
  “當”
  不滅皇天神鐘突然出現,狠狠的撞在了海神王的后心之上,當場讓他大口噴血,摔飛向前方。吳明迅如閃電,御使神鐘如影隨形,黃金神光絢爛沖天,整座宮殿都一片通明,震耳欲聾的鐘聲不絕于耳,鐘波連連轟擊海神王。
  “找死!”幾位天王大怒。夜叉天后一步上前,劍火焚天神通橫掃而出,無盡碧火熊熊燃燒,整片宮殿中熾熱無比,如果不是古老的巨宮封有天碑的力量,早已被熔煉了,同一時間巨宮中劍氣橫掃,成千上萬道光束射向吳明。
  吳明一擊得手,仿似黏上了海神王,連連轟殺,想要就此擊斃海神王,收走五行精魂中的水行神魂,來完善自己的不滅寶體。
  縱然是面對夜叉天后的劍火焚天神通,他也無絲毫無懼意,不滅皇天神鐘流轉出的朦朧光輝將他護的嚴嚴實實,無數道劍氣與無盡的大火全部被擋在了外面。
  有此神鐘在身,可以說他的防御力在同階中是無敵的!縱然是夜叉天后的萬法不侵神通也所不如。
  吳明以神鐘護體,狂轟海神王,展現出了最強神通,周身都在綻放寶光,那是一件件靈寶,這么多年他的也不知道煉化了多少件寶物,到了如今只差五行精魂了,若是能夠熔煉一身,便趨于圓滿了。
  各種可怕的法寶力量,在吳明的軀體中爆而出,如駭浪般沖擊海神王,五光十色,璀璨奪目。
  海神王真的遭遇了重創,他可沒有蕭晨那般的罕世武體,被偷襲的剎那就受了重傷,如今被連連轟殺,雖然竭盡全力抵抗,但是卻傷上加傷。
  后方的夜叉天后大怒,一劍橫空,劈在不滅皇天神鐘之上,冥火鋪天蓋地,狂霸戰力頓時將吳明與不滅皇天神鐘抽飛了出去,只是神鐘防御無雙,吳明并未遭創,剎那間又沖向了海神王,完全是趁他病要他命的架勢。
  而另一邊,蕭晨早已與大地王、馬巴奧等異族王大戰了在一起,力量提升到了極限境界,拼戰諸王。
  此刻,他已經沒有退路,唯有殺出一條生路。
  “哧”
  劍芒破空之響傳來,幾名青春靚麗的女子駕馭靈寶沖進了這座大殿。
  “葉靜姐一定奪回我們葉家的不滅皇天神鐘。”
  正中央那名叫做葉靜的白衣女子,容顏秀美,帶著淡淡出塵的氣質,仿似不是人煙火,如天外飛仙一般,一道劍光射向吳明。
  在收取五行神魂的關鍵時刻,大敵殺來,吳明頓時急眼,喝道:“葉靜你們葉家更大的敵人在此。”
  旁邊的幾名女子嗤笑道:“少要拖延時間!”
  吳明縱是有不滅皇天神鐘護身,但面對夜叉天后的狂霸攻勢,也非常不好受,此刻再加入一個深不可測的葉靜的話,拼盡全力擊殺海神王的成果會立刻化為烏有,他大喝道:“難道你們不想給三嬰太君報仇嗎?當年的蕭晨死而復生了,就在那邊!”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