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432 修成歸來

蕭晨在魔鬼窟中擊殺的惡靈難以計數,最保守估計也要以萬為單位,周身籠罩上一層近乎實質化的黑色煞氣,尋常人的肉眼難以看清,但是只要是修者一定能夠發覺。
  這頓時難住他了,城鎮根本無法進入,不然很快就會被人注意到。
  “我餓……”珂珂可憐兮兮,眨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蕭晨,恨不得立刻飛進城中,找一家餐館大吃一頓。
  但是,蕭晨怎么可能放心小家伙一個人出行呢,堅決將它留在了身邊。
  “再忍幾天,等我把身上的煞氣煉化干凈。”
  哪知,這一等就是整整三個月。
  陽春三月,鶯飛草長,柔柳搖曳,暖風吹拂,泥土的氣息混合著芳草的清香,讓人感覺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生動與和諧。
  此刻,蕭晨與珂珂皆雙眼冒光,不用懷疑,他們是在尋找美好的事物,略過那佳木蔥蘢的園林,避過那幾名青春靚麗的少女,直接將目光投向天空中翔舞的幾只仙鶴。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烤鶴……”雪白小獸喃喃著,情不自禁的擦著口水。
  “要矜持……”蕭晨雖然在這樣數落珂珂,但是他自己的眼睛卻也如狼一般綻放著綠光,困在死亡世界的魔鬼窟四載有余,整日都要對戰陰森的恐怖亡靈,淋灑冰冷的魔鬼血液,現在看到什么都覺得是美味佳肴。
  “你是什么人?!”
  園林中,幾名青春靚麗的少女質問蕭晨。在不遠處的芳草地上吟詩作畫的幾名男子,也被驚動走了過來。
  很顯然是這是一群才子佳人,看到蕭晨這個胡子拉碴的陌生人闖入此地,頓時警覺無比。
  “蜜棗糕、酥油茶、八珍點心、水晶包……”雪白小獸盯著草地上那些茶點,近乎石化了,一雙充滿靈氣的大眼徹底發直,而后像個小可憐般喃喃著:“我的……都是我的……”
  小家伙被困在死亡世界十三年,終于回到現實世界,肚內的饞蟲早已徹底復蘇,現在就是看到一根鵝毛都會幻想成香噴噴的烤鵝,更不要說親眼目睹到精致的糕點了。
  小東西實在被饞壞了。
  一群才子佳人自恃人多勢眾,一起圍了過來,面對野人一般的蕭晨,自然沒有好臉色。
  “砰”
  蕭晨直接以一根大棒解決了問題,一名才子被敲的頭破血流,慘叫著軟倒在了地上,一名青春美少女更是直接翻白眼暈了過去。
  “野蠻!”
  “莽夫!”
  ……一群才子佳人一哄而散,快速跑了個沒影。
  一人一獸大搖大擺走上前去,開始享用糕點,遠離人世間十三年,現在任何吃食對于他們來說都是極品美味。
  當那名被敲破頭的才子與那名被嚇暈過去的美女醒轉過來時,正好看到蕭晨與珂珂在耐心的燒烤兩只仙鶴。
  “野蠻的屠夫,你居然將阿英它們烤了……”少女尖叫。
  才子看到火堆中的古琴時,更是慘嚎:“我家傳的焦尾琴……”
  兩個人直接翻白眼,又暈了過去。
  當蕭晨與珂珂吃的心滿意足,又在芳草地上休息良久之后,才一起懶洋洋的站起身來。
  “不能白吃人家的東西,給他們留下兩枚仙果吧。”蕭晨活動著筋骨,在旁邊的小河中痛痛快快的洗了個冷水澡,自失樂園中尋到一件衣服穿上。
  “藝術是無價的……”小獸小聲嘟囔,肉痛的留下兩枚仙果。
  “還說,那張焦尾琴是你填進火堆的。”
  蕭晨與珂珂離開了雍州,一路東行,兩日后來到了燕京。
  燕京,北方古都,自古便是重地。城墻高大,頂面寬闊,足以能夠跑馬。墻面用青磚包砌,不僅厚重堅實,且給人大氣的感覺。城門上建有城樓、箭樓、閘樓,巍峨凌空,氣勢宏偉。
  遠遠望去,燕都紫氣沖天,不過也只有達到蕭晨這種境界的人,才能夠看清那騰騰而上的紫氣。
  他皺了皺眉,到了現在才終于明了,為何百族會爭奪天下名城了。
  單以燕都來說,紫色龍氣沖天,大地之下必然有磅礴祖脈,有無盡靈氣匯聚成的大地靈根。若是深入燕都大地下修煉,速度定然會提升數倍。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燕都、金陵、洛陽、長安等千古名城,比之五岳等名山大川更適合強者修煉。
  不僅蕭晨改變了容貌,珂珂也不情愿的化身成一只黑色的小貓咪,如此才進入燕都。
  “我好餓呀……”珂珂可憐兮兮的揉著自己的小肚。
  “放心,等下就可以讓你品嘗到燕都所有美味了。”蕭晨看到這里紫氣沖天后,心情大好,道:“把你小圣樹準備后,今天晚上我們去栽樹……”
  “我餓……”
  “好了,怕你了,其實我也很餓。”
  蕭晨帶著珂珂走進燕都,熱鬧繁華的大街上人來人往,叫賣叫賣聲此起彼伏,與死氣沉沉的死亡大陸相比,真的有天地之別。
  “此生,只愿在這滾滾紅塵中墮落……”經歷了死者世界的枯燥與單調,蕭晨格外珍惜這充滿生氣的世界,此刻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鮮活美好的。
  可惜,美好的感覺僅僅持續了片刻中,便被一個粗暴的聲音打斷了。
  “逍遙小侯爺出行,行人退避!”蕭晨稍一愣神的功夫,一隊人馬就已經沖了過來,人喊馬嘶,路人紛紛躲閃。
  “滾開!”十幾匹飛奔的駿馬在前開道,直沖而來,眼看就要將一名老嫗踏在那碗口大的馬蹄下。
  蕭晨一步邁了過去,將老嫗拉向一旁,不想雖然躲避過了馬踏之災,馬鞭卻抽了過來。
  “找死,還不快滾開!”驕橫跋扈的騎士目露兇光,似乎對蕭晨這個仗義出手者很不滿意。
  “好大的口氣,好狂的霸氣……”
  蕭晨冷笑,退后了一步,而后“砰”的一聲抓住了馬鞭,用力一拉,那名騎士立刻一頭栽落了下來。
  他的坐騎乃是有名的奇獅馬,馬鬢如雄獅鬢毛一般蓬松著,異常威武,乃是有名的千里神駒種,跑起來如同閃電一般,半個時辰就可以跑出七十里,又名七十馬。
  碗口大的馬蹄,砰的一聲踏在了栽落下來的騎士自己的身上,頓時讓他發出一聲悶哼。
  “大膽,你找死!”騎士怒目圓睜,一下子騰躍而起,并沒有在馬踏下受到任何傷害,顯然是實力不弱的修者。
  他揚起手手中馬鞭,劈頭蓋臉向著蕭晨抽來,尋常人若被打中,恐怕滿嘴牙齒都要飛落出去。
  “喀嚓”
  骨碎的聲音發出,騎士的手掌被蕭晨牢牢的攥在了手中,慢慢的捏著,每次捏揉,就會發出“喀嚓喀嚓”的響聲,騎士的手掌像是面條一般軟了下去。
  “啊……”騎士發出鬼哭狼嚎般的慘叫聲。
  其他駕馭奇獅馬的騎士被驚動了,街道上頓時一陣大亂,十幾名騎士策馬回奔,沖向這里。
  “大膽狂徒,竟敢當街行兇,拿下!”一名領頭的騎士命令道,當下抽出了腰刀,向著蕭晨劈來。
  “當”
  蕭晨輕輕一彈指,那劈向頭顱的長刀頓時斷為兩截,墜落在地面,發出清脆的顫音。
  “一起上,剁了他!”很顯然這幫騎士驕橫跋扈慣了,雖然看出蕭晨身手不凡,但是并不畏懼,因為他們的身后的勢力太大了。
  十幾人并舉刀劍,向著蕭晨砍來。
  但是,十幾把刀劍全都在剎那間碎裂,而造成這一后果的僅僅是一根手指,接著一根手指連點,十幾名騎士全部翻落在地上,每個人都臂骨都徹底粉碎了。
  “什么人敢當街攪鬧,阻擋逍遙小侯爺出行?”前方大亂,自然驚動了后方的車馬。
  八名修者飛騰而來。
  被蕭晨救下的老嫗扯著蕭晨的一角,焦急無比,道:“年輕人快跑吧。”
  “您先走。”蕭晨看著老嫗沒入人群中,而后冷笑著看著三人到來。他已知曉是哪股勢力入主了燕都,本就是為“砸場子”與“栽樹”而來,自然不怕事情鬧大。
  “年輕人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在出門歷練時你家長輩沒有告訴你燕都是什么地方嗎?”一個老者話語冷森,凝視著蕭晨。
  “燕都是什么地方?”
  聽到蕭晨如此詢問,八名修者更加肯定,這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像看死人一般盯著他。
  “統治燕都的逍遙侯背后有神人支持,你敢來此撒野,恐怕你家長輩知道后定然會趕你出師門,而后來此負荊請罪。”
  “神人……哪些神人?”
  “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老者冷笑道:“你可曾聽到過‘多寶天王吳明一出,誰與爭鋒?’這句話,最起碼有三五名這樣的強者在燕都修煉。”老者提到吳明兩字后,近乎蔑視的看著蕭晨,不斷冷笑。
  “吳明是誰?沒有名沒有姓嗎?打鐵的天王還是賣鍋的天王?”
  “你……愚蠢,這下你絕對沒命了!”
  八人紛紛出手,劍氣與刀芒并起,瞬間將蕭晨淹沒了。但是,很快他們就悲哀的發現,種種攻擊手段對于蕭晨來說根本無效,璀璨神光全都在其體表消于無形間。
  而場中那名青年輕輕一彈指,他們頓時感覺如遭雷擊,仿佛有天雷在他們耳旁突然轟響,八人在剎那間被震暈了過去。
  “何人喧嘩?”
  后方,那架華麗非凡的馬車中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有人為其挑起玉簾,扶著他走下馬車。
  兩名白發老者緊緊相隨,跟著他一起走上前來,當看到十幾名騎士與八名護衛全都躺在地上時,臉色蒼白、酒色過度的年輕男子立時暴怒。
  “狗膽包天,竟敢動本侯的人,給我一起上,拿下他!”
  這名小侯爺乃是逍遙侯的獨子,平日頤指氣使慣了,而今日更是要去迎接一位重要客人,因此而耽擱了時間,讓他暴跳連連。
  但是,沖上前的去的人幾乎還未出手,就全部躺在了地上,緊隨逍遙小侯爺而行的兩名老者相視一眼,皆露出駭然之色,對逍遙小侯爺低語。
  “不行,去府中叫人,一定要給我拿下他。”他五官近乎猙獰,平日何人敢沖撞他,今日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怎能容忍。
  看著一名老者遠去,蕭晨懶散的笑了起來,慢慢走上前來,道:“你這二世祖脾氣到不小,看來平日作威作福慣了。不過,管你是龍是狗,在我面前都要給我匍匐趴下。”
  蕭晨慢慢走來,那人畜無害的笑容,讓逍遙小侯爺身后的那名老者頓時變色,他快速沖向前來。
  哪知,被蕭晨輕輕一指就點飛了出去,當場口吐鮮血,軟倒在地。接著,蕭晨來到了逍遙小侯爺的身邊,道:“你是什么小猴子?”
  “本侯……我乃逍遙小侯爺……”此時的他已經是色厲內荏,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管你是猴是狗,也趴下吧。”蕭晨輕輕在他肩膀上一拍,這位小侯爺立刻腿肚子轉筋,體若篩糠般,異常聽話的趴在了地上。
  “我父親是……”
  “知道,不就是只老猴子嗎?”蕭晨隨意的走來走去,其中數腳都踏在了小侯爺的臉上,立時引來了鬼哭狼喊般的哭叫。
  “我父親與幾位神人……”
  “閉嘴,老實點,聒噪死了。”蕭晨漫不經心的命令道,腳下又是一頓亂踩。
  頓時,讓一干趴在地上的侯府人士噤若寒蟬。
  “太慢了,太慢了,你們猴子府的高手來的怎么這么慢啊?”
  聞聽此言,逍遙小侯爺頓時要哭出來了,縱然是他驕狂、不諳世事,也知道眼前這主絕對牛叉上天了,完全是為找事而來的。
  遠處,大街上眾多平民百姓無不感覺解氣,竟然有人將這個平日作威作福的惡少如此收拾,實在大快人心。
  遠空,鑾鈴聲響,一只生翼的神豹拉著一輛香車,破空而來。有十幾名青年男女,飛行在天空中,護在香車左右。
  逍遙小侯爺頓時露出喜色,這就是他要等的貴客,是他父親吩咐一定要竭盡所能討好的仙女。
  “你認識他們?”蕭晨問道。
  逍遙小侯爺不理蕭晨,突然大喊了起來:“仙子救命啊……”
  天空中的香車霞光繚繞,瑞彩千道,緩緩降落而下。
  看到有仙人降臨,圍觀的百姓頓時敬畏無比,紛紛后退。
  “排場倒挺大。”蕭晨重重冷哼了一聲,曾經擊殺百萬惡靈而凝聚成的煞氣,突然爆發而出。
  在剎那間,那頭生翼神豹直接嚇得跪伏在地,香車重重落在地面。
  黑色的煞氣并未向那些人沖去,剎那間消失。
  “何人驚擾香車?!”如同銀鈴般的少女聲音自香車內發出。
  而護車的十幾位年輕男女更是同時沖上前來,敵視著蕭晨。
  “趴下,趴下!”蕭晨向前點指,十幾名達到長生境界的男女,雖然在竭盡全力抵抗,但是在指芒掃射下,最終全部軟倒在地。
  后面的逍遙小侯爺等人徹底傻眼,神人都乖乖聽話趴在了地上,看到這一境況后,他們現在渾身都在顫抖。
  “當……”
  悠悠鐘聲響起,一名中年美婦自車中沖出,喝道:“何人想對我家小姐不利?”
  “仿制的不滅皇天神鐘?你家小姐是吳明的什么人?”蕭晨來了興趣。
  “我家小姐乃是多寶天王的親侄女,還不快退開。”中年美婦冷喝。
  “吳明的名字對我來說不好用,什么多寶天王自封的吧,今天我就是為摘他的鐘寶與錘寶而來的。”
  聞聽此言,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吳明是誰?多寶天王無敵天下,眼前之人竟渾然未將其看在眼中,實在讓人震驚。
  逍遙侯府眾人全都臉色慘白,大氣都不敢出了。
  “你是誰?好大的口氣!吳明天王親至,恐怕你立刻逃之夭夭!”中年美婦冷笑。
  “吳明……哈哈……”蕭晨大笑道:“就怕他發現我來了后,直接遠遁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