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439 修羅皇出

紅霞掃凈了霧靄,一輪紅日噴薄而出,跳出地平線,紅彤彤的光芒柔和無比。
  “世上最不快樂的事情莫過于貓不吃魚、狗不吃肉、三哥我天天睡不夠。”金三億打著哈欠,一對桃花眼暗淡無神,黑眼圈分外明顯,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不情愿的從床上爬了起來,難得的露出一身細皮嫩肉。
  床邊一頭雪白的小白驢搖頭擺尾,神駿無比,不斷打著響鼻,似乎在催促金三億起床。
  “行了,我知道了。”在沒有人的時候,金三億說話挺順溜的,一點也沒有結巴的樣子。
  “我不就是告訴你比今天要比往常早點起來嗎?”他一邊穿著自己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一邊咕噥著:“往常是日上三竿起床,現在剛日上半尺。”
  半個刻鐘之后,東海一座島嶼上,傳出了金三億的喊聲:
  “牛牛牛牛起床了。”
  “馬馬馬馬起床了。”
  “裊裊裊裊起床了。”
  “柳暮暮起床了。”
  ……牛仁、宇文風、火裊、柳暮無視他,人家早已站在沙灘上,迎著朝霞練功多時。旁邊,火堆上的鐵鍋中,各種海鮮已經飄漾出陣陣誘人的香味。
  “起起起這么早干嗎?”金三億扯出一只大龍蝦,坐在火堆旁開始剝殼,自顧的吃了起來。
  這五人十多年來一只在這座海島隱修,根本沒有參與到試煉大戰中去。不過有金三億這個殺手組織中的強者在,外界的消息都能夠在第一時間掌握到。
  當知道蕭晨復出后,他們決定去看一看。
  “走吧,出發。”
  吃過早飯后,柳暮在沙灘上刻畫了一個金色的咒陣,幾人走入進去,光芒一閃,眨眼消失。
  這是可進行空間跨越的空間神陣,一瞬間他們就出現在了五十里外的另一座島嶼上。
  這里有兩頭龍王,一頭為柳暮的青龍王,另一頭為一真和尚當年的碧龍王,他們已經正式退出祖龍進化戰,將祖龍氣分別給了黑龍王與逆龍王,從此安心做無憂的龍王。
  至于黑龍王與逆龍王,這十幾年來與另外幾頭龍王征戰不斷,早已雙雙晉階到了天王境界,他們間暫時沒有爆發沖突,不過將來必有一戰。
  當金三億一行人尋到蕭晨時,令他相當驚訝,吃驚于幾人神通廣大,要知道他現在正潛行匿蹤,且變換了容貌,縱然是半祖都不一定能夠發覺。
  “無需驚訝,有柳暮在,這一切都不是問題。”宇文風點出了其中的原因。
  柳暮雖然沒有達到天王境界,但是空間咒法大成,當年分別之際,留下過蕭晨的幾滴血液,有此精血在,完全可以憑借空間穿越陣法尋到蕭晨。
  當然,如果不處在同一個世界,他便沒有任何辦法了。
  熟人相見,自然要有很多話說,眾人走上一座酒樓,在包間內推杯換盞。
  “來來來,為了重逢走一杯。”
  “蕭晨你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吧,怎么去和半祖決戰呢?”
  ……眾人邊吃邊談,當提到修羅皇出動,將要來收割蕭晨性命時,金三億結結巴巴,大著舌頭道:“其其其實也好辦,兄兄兄弟我是殺手,現在不是什么秘密。你你你們應該知道,我身后的組織中有個深不可測的殺手至尊,當年連白老虎的祖宗都敢去刺殺,雖雖雖然失敗了,但是實力可想而知。”
  “你是說你可以說動殺手至尊,讓他出馬?”火裊露出疑惑之色。
  “你你你這壞鳥,站著說話不腰痛,我雖然小有名氣,但是能請的動我那個組織的祖宗嗎?”金三億瞇縫著一雙太花眼,打了一個酒嗝,道:“說起來你小子來頭還真不小,竟然是鳳凰島出來的私生子。如今被你那鳳凰老子以神光洗禮后,鳳凰血脈完全覺醒,實力大進。我怎么覺得你那鳳凰老子來頭特大呢,要不然怎么一個神光洗禮就讓你突飛猛進,在我們幾人當中最強了呢?該不會是……你老子是鳳凰島的島主吧?是已逝鳳凰老母的親弟弟?那怎么說也是一個半祖啊。”
  金三億如此話語讓眾人都有些吃驚。
  鳳凰族數量極其稀少,到如今已經不足百人,但是每個鳳凰都是極其強大的修者。該族曾有兩位半祖,一名為現任的鳳凰族長,另一名為鳳凰老母,在大戰異界祖神時消逝了。
  “別亂說。”火裊蹙眉,額頭火鳳凰印記閃閃放光,道:“方才你提到了殺手至尊,難道能請動他嗎?”
  “壞壞壞……壞鳥,你你你那老爹來頭絕對嚇人。”金三億搖晃著酒杯,道:“我們的組織很現實,只要有合理的價格,就是想買修羅半祖的腦袋都可以。大大大家別看我,我只是提了一個思路而已。”
  “我這里有一件半祖圣器————君王白骨幡,不知道為何我現在根本無法使用,你回去問問你們殺手組織的負責人,此幡價值幾何,能摘幾個皇級高手的腦袋。”蕭晨不想過早的亮出底牌,不然對付老夜叉時恐怕就不管用了。
  金三億一雙桃花眼頓時放光,道:“大殺器呀,這交易多半能成!”接著他又笑瞇瞇的對火裊道:“壞壞壞鳥,我請來了一大戰力,你是不是也去請只老鳳凰來,我聽說鳳凰族與修羅族是死敵呀。”
  “不要這樣。”蕭晨不想因此而導致兩個種族發生征戰,他拿出半祖圣器請殺手組織出力,心安理得,如果讓鳳凰族卷進來他會于心不安。
  就在這時窗戶嘩啦一響,一頭雪白的小毛驢鉆了進來,輕飄飄的落在地上,跑到金三億近前耳語了幾句。
  “啥啥啥?”金三億露出驚色,桃花眼頓時瞪圓了,道:“夜叉半祖也遣出兩名皇級高手出來了?”
  白色小毛驢點了點頭,而后從窗戶飛走了。
  “剛剛得到組織密報,那老夜叉似乎覺得與你對決有**份,遣出兩名夜叉皇來九州取你頭顱來了,避免決戰發生。”金三億徹底不結巴了,說話非常順流,道:“夜叉族不過六名皇者而已,他一下子就遣出兩人,這是誓要讓你形神俱滅啊。”
  “動真格的了,真是夠狠辣與決絕,一名修羅皇加上兩名夜叉皇,除非是半祖親至,不然誰能夠抵擋,必死無疑。”小胖子牛仁收起了憨憨的笑容,皺眉道:“我回蠻族與森林族圣地……”
  “不要驚動的那些老人,我自己能夠應付。”蕭晨知道牛仁要去凈土請人,立刻阻攔,他不想打擾那些老人的安寧生活。
  牛仁道:“清清的爺爺已經知道你復活了,老人又是傷感又是高興,曾經囑咐過我,如果你有大難的話,一定要告訴他。”
  想到清清,再想到葉老爺子,蕭晨一陣傷感,但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道:“有時間我會去看老人家的,但現在不要打擾他們,也許有一天我會將清清找回來的!”
  “你在說什么?”牛仁露出激動之色,他比蕭晨更先認識清清,即便這么多年過去了,也難以忘記,當然只是兄妹之情,無關男女之情。
  “現在不要問我,我會盡力的。”
  窗戶在再次被打開,逆龍王被小白毛驢帶到了這里,剛一進來他便開口道:“我也許能夠請來一位皇級高手。”
  如今,他早已沒有昔日的稚嫩,徹底成為了一個魁偉的青年男子,眼神越發犀利了,龍族特有的氣態越發明顯。
  “數年前一個皇級高手曾經朝我要過幾滴精血,我見是龍族近親,便沒有拒絕。他說過有難的話,盡管去找他。”
  聽到逆龍王如此說,眾人皆露出好奇的神色。
  “徹地境界的皇級高手,很難見到,究竟是哪位?”
  “睚眥。”逆龍王平靜的回答道。
  “啊,是他,那可是祖龍之子的后代啊。”
  “睚眥必報,那可是萬萬招惹不得的兇道巨擘,話說如果對他有恩的話,也會必報的。”
  柳暮笑了起來,道:“這可是個好消息,我聽聞過睚眥這個皇級強者,似乎一向與狻猊、貔貅同進退,如果能夠請到他,那便等若請到了三位皇級高手。”
  蕭晨皺了皺眉,道:“這個人情太大,請他們去決生死不太好。”
  一直沉默寡言的宇文風,道:“其實可以去dìdū向九州女皇趙琳兒借毀滅性武器,據說她掌握的終極武器可以抗衡皇級高手。”
  眾人紛紛獻策,欲幫蕭晨度過難關。不過蕭晨本人并沒有多少危機感。
  不久,眾人紛紛沖天而起,向著dìdū飛去。
  宏偉的皇宮占地極廣,殿宇亭臺連綿不絕,猶如天宮落在了大地之上。
  夜晚,皇宮內燈火通明,金碧輝煌。
  風華絕代的趙琳兒,走出深宮,步入御花園中,靜看百花斗艷。
  這么多年過去了,她的容貌沒有絲毫變化,依然閉月羞花。
  奇石堆積成的假山上,泉水汩汩噴涌而出,周圍佳木蔥蘢,奇花盛放。
  夜風輕拂,花香陣陣,流水潺潺,漢白玉堆砌而成的石拱小橋上,趙琳兒白衣勝雪,仿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任誰看到也難以想象出這是統治九州的女皇。
  蕭晨、金三億、柳暮、火裊、牛仁等從天而降,落在御花園中。
  趙琳兒沒有絲毫吃驚之色,輕輕一笑,如花樹堆雪一般清新,似春風拂面一般輕柔,道:“諸位請坐。”纖纖玉指點向不遠處花木間的玉石座。
  “趙琳兒你我間的仇怨,今日就來個了結吧。”蕭晨從容的坐了下來。
  “這么多年來想殺我的人很多,但我終究還是活了下來。”趙琳兒裊裊娜娜,蓮步款款,毫不懼怕的坐在了蕭晨的對面,嫣然一笑,百花失色,道:“過去,我與你之間確實發生了很多不快,我承認最初是我過于任性,但是后來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要活下去,不得不那樣做。如今,我有力量防御皇級高手,但是我依然讓你們進入皇宮,為的只表達我的誠意。今后我們不會再有沖突了。”
  “昔日的恩怨呢?”蕭晨直視著她。
  “你要殺我盡管動手,但是我要說明一點,我若是死去,九州都要跟隨徹底毀滅。”趙琳兒說的云淡風輕,似乎在敘述者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她說的是真的。”柳暮傳音,道:“某位半祖曾經說過,那些毀滅性武器似乎與她的身體建立起了一種莫名的聯系,只要她有絲毫損傷,所有可以爆發出黑洞的大殺器就會在同時一時間全部爆發。”
  “美美美女別這么瘋狂好不好?!”金三億得知這些消息,感覺脊背上直冒冷氣。
  “我一個弱女子,所做一切,只是為了活下去。”趙琳兒輕笑,道:“我知道你們的來意,蕭晨我送一件大殺器,你小心保存。此外,我再告訴你一則消息,修羅半祖為避免發生意外,已經遣出第二名修羅皇了,確保讓你形神俱滅。此外,骷髏君王也遣出一名骷髏皇。現在,共有五大皇級高手進入了九州,要收割你的頭顱。”
  眾人無不倒吸冷氣。
  當飛出dìdū時蕭晨在默默思索,難道現在就要亮出底牌?到時候如何對付老夜叉。
  底牌現在還不能亮,最終他決定回死界去請人。
  “沒有什么,只要不是半祖,就算不得什么難事。”蕭晨向幾人告別,道:“我也去拉幾位皇者來。”
  骨井中光華閃爍,蕭晨快速攀升了上去。
  他沒有去神村,神族老人李牧與趙英雖然是皇級高手,但是很顯然都是不愿惹事的人,他不想強人所難。
  蕭晨直接向著死亡大陸深處飛去。上次離開時,他并沒有隱瞞老骷髏皇廉頗,告訴他可以進入九州。老骷髏皇曾經笑言,下次要與他一起進入九州看一看,如果有仇敵盡管開口,幫其除去。
  穿過君王伊天中統治的區域,非常順利的進入了少女君王統治的地域。
  君王城在望,巍峨高大,雄奇壯觀。
  當再次見到老骷髏時,這位骷髏皇非常高興。
  “正好現在閑暇下來,我與你去九州看一看。”
  “這次我有大難,想請您去助陣。”
  “哦,仇家厲害嗎?”
  “五名皇級高手,不過并不是一起出動。”
  廉頗笑了起來,道:“你真能惹禍。我倒是能夠請來五名戰皇,不過現在君王不在,不能令太多的皇級高手離開。這樣吧,我再去請一個人,與你一起進入九州。”
  蕭晨與老骷髏離開君王城,向著一片荒涼的古戰場飛去,當降落在一座破敗的廟宇前,得知要請的人物時,蕭晨感覺有些發懵,竟然是一位傳說中的佛教大能————道濟,赫赫有名的活佛。
  也許道濟這個法號遠不如他的另一個稱呼有名,那便是濟公和尚。
  蕭晨感覺有些發暈,見到了大將軍高手廉頗,已經夠讓他吃驚的了,現在居然又將見到濟公活佛。
  “哈哈哈……哈哈……豬!”
  還沒走進破廟,就聽到里面傳出這樣的聲音,頓時讓蕭晨瞠目結舌。
  當與老骷髏皇廉頗一起走進大殿中時,蕭晨見識到了這位傳說中的活佛。
  如今,不過一副雪白的骷髏體而已,但卻能夠真實的發出聲音,而非神識波動,可想而知其修為有多么恐怖。
  眼前的景象實在怪異,雪白的骷髏佛濟公雙手合什,張著大嘴哈哈大笑,而后突然一指前方的一個骷髏頭骨,大喝道:“豬!”
  實在讓人發暈,不明所以。
  “哈哈哈……哈哈……豬!”
  當蕭晨再次聽到這種大笑,而后發現濟公向他點指,就在這剎那間突然有了一股毛骨悚然般的感覺,軀體竟然不能動了。
  老骷髏廉頗急忙竭盡全力,將他拉向一旁。
  蕭晨方才立身之處,一個殘破的骷髏頭骨突然化成了一頭大肥豬。
  這實在太荒謬了,蕭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哈哈……哈哈……”
  當看到濟公再次雙手合什大笑起來時,蕭晨感覺頭皮發麻,老骷髏皇急忙沖了過去,捂住了他的嘴巴,道:“行了,好不容易來了個客人,別嚇壞小家伙。”
  蕭晨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位佛爺,實在太邪門了。
  “你這脫胎于閉口禪的大預言術已大成,現在可謂說什么是什么,以后沒人敢招惹你了。”
  當聽聞廉頗如此話語時,蕭晨才恍然,但同時直只擦冷汗,這位佛爺太牛叉了,這門功夫簡直邪門透頂。
  “在我面前別在修煉你的閉口禪,去九州游歷,有興趣否?”
  “九州?!”通體雪白的骷髏佛,當時就來了興趣。
  “對,有興趣就跟我們走吧,不過不能白帶你去,到時候還要你出力呢。”
  “沒問題!”
  請人,可以說非常的順利,但是蕭晨心中卻無底,畢竟敵手中有五名皇級強者,他此請到兩人而已。
  當蕭晨委婉的將擔憂說給廉頗聽時,老骷髏皇非常自信的道:“皇者也分三六九等,有我們兩個在,你無需擔心。”
  強大的自信是不加掩飾的。
  第二日,進入骨井時,廉頗嘖嘖稱奇,濟公骨佛也驚訝不已。
  當三人順利出現在死沉前時,不想兩位皇級高手頓時如臨大敵,面對死城他們全都非常凝重。
  “與死亡大陸深處的太古魔城太像了!”
  “不錯,與那些遺跡簡直一模一樣!”
  兩尊戰皇皆非常吃驚,詳細向蕭晨詢問死城的來歷,在聽蕭晨述說間不時的點頭,但卻沒有發表任何看法。
  “兩位前輩,到底有什么秘密,能否告知我?”
  “事關重大,佛曰:不可說。”
  蕭晨直翻白眼,這濟公骨佛也太能扯了,居然扯上了佛曰。
  “兩位前輩你們的樣子……”
  兩具骷髏,一個通體七彩光芒燦爛,另一個通體雪白如玉,如此走進九州,肯定格外引人注目。
  “好辦。佛曰:長肉。”濟公骨佛一指自己的骨體,血肉再生。
  大預言神通,當真是神秘莫測,開口便成真。
  “哈哈哈……哈哈……”接著他又向廉頗指去。
  “你敢讓我變成豬,我跟你拼命!”廉頗知道這個損友的稟性,當時便立起了眼睛。
  濟公將到嘴的“豬”字生生咽了回去,改為“小白臉”三字。
  剎那間,大將軍高手廉頗變成了一個奶油小生,唇紅齒白,俊美無比。
  “你……”廉頗氣的一個勁的點指著他。
  當蕭晨看到濟公又哈哈大笑,要向他點指而來時,急忙大叫:“我不用變,這樣就好。”
  這簡直是一個邪和尚,跟他走在一起,讓人心驚肉跳。
  當與牛仁他們相會時,眾人皆露出異色。
  金三億小聲嘀咕道:“這這這……就是你請來的高手?”
  “哈哈哈……哈哈……美女!”
  當聽到濟公的招牌大笑時,蕭晨直呼完了,特別是聽到美女二字時,他簡直不敢看金三億了。
  光華一閃,眾人目瞪口呆,金三億一瞬間變成了個傾城傾國的少女。
  “我我我我……我X!”金三億徹底急眼了,當得知自身的情況后,他立刻要跟濟公拼命。
  “你你你……你個老貨!快快快把我變回去,不然三爺跟你玩命!”
  蕭晨急忙拉住了他,苦笑著向濟公求情,道:“前輩……這個玩笑開大了。”
  “我在他眼中泛出的光芒中,看到的全是美女,所以送給他個見面禮。”濟公不緊不慢的說著。
  金三億被蕭晨一拉,已經冷靜了下來,知道遇到了絕世高人,哭喪著臉,道:“前輩我喜歡美女,但是不代表我喜歡自己變成美女。”
  “牛頭、馬面、小鳥……”說話間,濟公又分別向著牛仁、宇文風、火裊點去。結果全部現形。
  “佛爺咱別玩了,會死人的……”蕭晨感覺太無語了。
  廉頗也朝濟公瞪眼。
  “好吧,還原。”
  如此,才解了眾人的窘狀。
  金三億不斷擦著冷汗,實在心有余悸。
  “已經得到確切消息,最先進入九州的修羅皇距此不足三百里。”
  老骷髏皇廉頗點了點頭,道:“那就會會吧。”
  三百里對于這些人來說,不過咫尺之遙,時間不長就來到了那座小城之外。
  “轟”
  一股強大無匹的神識波動立時掃來,這是屬于皇級強者的神念,第一時間感應到了眾人的氣息。
  光華一閃,如夢似幻,一個老修羅穿越空間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滿臉皺紋堆積,褶皺的如同紙張揉成了一團、又展開了一般,光禿禿的頭頂只有三五十根稀疏的長發,衰老的不成樣子。
  但是,沒有人敢小覷,因為他是一名修羅皇!
  “蕭晨……我來收割你的頭顱來了。”蒼老的聲音如同九幽傳上來的一般,讓人靈魂都感覺發冷發寒。
  “哈哈哈……哈哈……豬!”濟公活佛先是雙手合什,哈哈大笑,而后突然向著修羅皇點去,喝出一個“豬”字。
  修羅皇愕然,但是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籠罩了他,盡管竭盡全力抵抗,但終究還是未能避免噩運降臨。
  金三億、牛仁、火裊、逆龍王等人全部目瞪口呆,堂堂絕頂高手修羅皇竟然化成了一頭————大肥豬。
  這實在太過戲劇化了,縱然他們親身經歷過,也感覺匪夷所思,那可是一名修羅皇啊!
  修羅族名宿第一時間知道了自己的變化,氣的險些昏死過去,這他媽的……太邪門了!
  不過,他的神通與修為并沒有消失,但再也沒有心情大戰,沖天而起,頭也不回的向著海外遁去。
  還怎么戰?他連死的心情都有了。
  “老祖……老祖救命呀……”
  當修羅半祖在洞府中聽到冷寒冰氣急敗壞的喊叫聲時,頓時一驚,難道有人追殺修羅皇進入了島內不成?發生了什么?他急忙走出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