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40 大預言成真

冷寒冰出生于上古年間,天縱奇才,二十二歲達到長生境界,二十八歲達到魚躍境界,四十歲達到至人境界。
  此后,閉關苦修三百年,終于邁入徹地境界,成為一名強大的修羅皇,如此天縱之資,在整個修羅族史上都是極罕見的,被認為最有可能破入半祖境界的人之一。
  不過在此后的數千年間,他永遠停滯在了徹地境界,再也沒有做出突破,但卻是修羅半祖手下最強大的皇者之一。
  見到他此刻的樣子,修羅半祖先是發呆,而后鼻子險些氣歪了,最強大的修羅皇變成了一只肥頭大耳的豬,通體雪白,囊肉亂顫,充滿了惶恐之色。
  “他媽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修羅半祖快瘋了,最強大的手下如此悲劇歸來,等若在抽的嘴巴。
  “老祖救我啊……”冷寒冰快哭了。
  修羅半祖眸子迸發出七彩光華,如夢似幻,整個人看起來虛無縹緲,神輝將冷寒冰籠罩了。
  冷寒冰的肥胖軀體在不斷變幻,足足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但是最終形體依然未能恢復過來。
  “這是詛咒,不,這是大預言術!”修羅半祖露出凝重之色,道:“竟然有人修成了這門神通,很可怕!這種神術只在咒界與佛教中存在。我暫時也沒有辦法,需要慢慢煉化那股奇異力量,半個月才能讓你復原。”
  九州,蕭晨等人瞠目結舌。
  “哈哈哈……”金三億大笑不止,似乎忘記了不久前化身為絕色女子的窘態。
  堂堂一代修羅皇竟然如此敗走,實在讓人感覺不真實,所有人看向濟公佛爺時都怪怪的。
  這位邋遢的佛爺邪門透頂,萬萬招惹不得!
  天邊,一只五彩鳳凰綻放著漫天霞光,如一片彩云一般飄來,在其身后還跟著一只小鳳凰,吃力跟著飛行。
  光芒一閃,一大一小兩個美女降落而下,五彩鳳凰化成的少女明眸皓齒,而那個小鳳凰化成的小丫頭,則天真爛漫,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隱約間,蕭晨有一股熟悉的感覺。
  “這是我的姐姐,這是我的侄女。”火裊向蕭晨介紹。
  “是你們……”蕭晨驀然想起,這竟然是熟人。
  當年曾經在長生界南荒老林中見過。當時珂珂曾經淘氣的去掏過她們的鳳巢,被鳳凰女罰它做了十幾天苦力。不過當時這個小不點美女還在鳳凰蛋中呢。
  “又相見了。”鳳凰女向蕭晨點頭。
  那名五六歲的小女孩也好奇的看著他。純血鳳凰成長很慢,這么多年過去了,她還是個小不點呢。
  到了現在,蕭晨終于知道火裊身份不一般。
  據說,五彩鳳凰是乃是鳳凰族的王族,火裊的姐姐是王族,那么真有可能如金三億所說的那般,火裊的父親來頭甚大。
  “壞壞壞鳥你真請來了一個鳳凰族高手……”金三億瞇縫著桃花眼打量著兩個鳳凰女。
  正在這時,虛空無聲無息間破開了,一名渾身都處在黑霧中的女子走了出來。
  金三億一震,對蕭晨介紹:道:“這是我們組織的一名負責人,覺得君王幡不錯,想接下這筆買賣。”
  來自殺手組織的神秘女子如同被黑霧包裹的冰塊一般,冷氣逼人,劃開一片次元空間,將蕭晨請入,與其密談。
  最終協議達成,殺手組織將為蕭晨除掉兩名皇級敵人,蕭晨將君王幡作為報酬支付。
  君王幡并沒有立刻支付出去,一切要等成功再說。當然蕭晨為此,也支付了定金——二十枚陰木參果。
  談不上吃虧與否。需半祖祭煉無盡歲月才能通靈的至寶,自然天下間少有,每名半祖正常情況來說不過一兩件而已。如果能夠從他人手中得到一件,自然讓自身實力大進。
  而徹地境界的皇級高手,是各族的名宿,能夠擊殺他們是小,要因此而承擔的后果卻重大無比。
  不久,逆龍王破空而來,尋到了蕭晨等人。
  而在其身后,魔云蔽日,殷風怒號,一派魔神出世的樣子。
  一頭十丈長的龐然大物,馭使風云,破空而來,那沖天的煞氣讓人心神都難以安寧。它形似豺狼,周身覆蓋墨色鱗甲,周圍血霧繚繞,魔煞沖天。
  睚眥,傳說中的睚眥!是祖龍之子直系后代。
  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報則不免腥殺。因為主殺,常被雕刻在兇兵之上。
  這絕對是兇獸中的巨擘,古往今來赫赫有名的魔神。毫無疑問,它的實力早已步入徹地境界,是一頭睚眥皇。
  突然出現這樣一個大高手,頓時讓眾人感覺一陣輕松。縱然真正對上五名皇級高手,也絕有一戰之力。
  不知不覺間,蕭晨身邊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了。
  兩名夜叉皇是共同進入九州的,強大如他們根本不屑掩藏行蹤,由海外進入九州后,大模大樣的來到了泰山,在此觀看前人圣賢遺刻。
  對于擊殺蕭晨這個至人,他們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從骨子里透發著蔑視,對于皇級高手來說實乃手到擒來的小事。
  但是,就在他們在泰山逗留之際,忽然發現被那只“螻蟻”出現了,來到了他們的眼前。
  兩名夜叉皇露出輕蔑的笑意,道:“敢出現在這里,勇氣可嘉,但卻也很愚蠢。自己把脖子抹了,在將三魂七魄自動震散吧。”
  **裸的蔑視,仿似高高在上的神俯視著一只螞蟻般,生死盡在他們談笑間。
  蕭晨并不動怒,很平靜的的道:“不想毀壞泰山,我們東海見。”
  “聒噪!”一名夜叉皇露出不耐煩的神色,道:“一個小小的至人也敢如此大言不慚,在我們面前你以為有出手抗衡的能力嗎?方寸間就可碾死你,何需換戰場,賜予你死亡。”
  說話間,一名夜叉皇探出一只手,憑空放大到房屋般大小,快如閃電一般向著蕭晨抓去。
  刷蕭晨以八相極速剎那遠遁,眨眼間遁出去數十里。
  “有點門道,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取你性命吧。”兩名夜叉皇似主宰者一般,話語說不出的自負。他們在虛空中邁步,穿越空間追了下去。不多時便來到了東海上。
  “咦,有幫手?”兩名夜叉皇露出冷笑,并不在意,道:“誰也救不了你。”
  睚眥皇如魔神一般,扒碎虛空,緩緩向前逼近,軀體猶如鐵水澆鑄而成的一般,周身鱗甲閃爍著森森寒光,讓人心悸的力量在蕩漾。
  “哈哈哈……哈哈……”濟公佛爺突然雙手合什,哈哈大笑了起來。
  金三億、牛仁等見狀大喜,都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準備見證兩頭大肥豬誕生。
  但是,濟公佛爺突然閉嘴了,生生將那個豬字“咽”了回去。憋的眾人心間難受無比。
  “佛爺,您趕緊吐出那個字吧,憋的我們都跟著難受,直接將那兩個囂張不可一世的夜叉皇‘點化’掉,如此才大快人心啊。”
  邋遢佛爺一副云淡風輕,世外高人的樣子,道:“沒意思,缺乏挑戰。我準備留著精力點化個半祖。”
  “啊……點化半祖?”
  “半祖變成豬頭?!”
  眾人有點傻眼,但立刻有激動了起來,十幾天之后蕭晨便要與半祖決戰了,如果到時候這位佛爺大放異彩,那真是光想想就讓人激動的場面。
  就在這時,睚眥皇已經沖了過去,居然想大戰兩名夜叉皇,龐大的軀體爆發出滔天魔焰。
  兩名夜叉皇終于動容,徹地境界的同階皇者,讓他們再也不敢小覷。
  “殺!”
  大戰爆發。
  睚眥十丈之軀破碎天地,其**之強悍堪比暴龍與獅王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是龍王。巨爪每次揮動,虛空便會在剎那間破滅,破壞力實在驚人,縱然是同階皇者也要變色。
  主殺的龍子,豈是易于之輩?戰斗力驚人!
  “哧”
  睚眥化成一道烏光,十丈魔身縮小到兩米多高,速度提升了一大截,超乎想象的迅疾,右爪揮出,血光迸濺,當場將一名夜叉皇的小腹撕裂出一道恐怖的傷口,鮮血汩汩而流。
  太快了!
  讓人的難以捕捉到其蹤跡,睚眥皇仿佛黑色的閃電一般,力敵兩名皇級高手絲毫不落下風。
  這是一尊主殺的魔神!
  三大皇者猶如三道閃電交織在一起,在虛空中難以辨清他們的身影。
  突然,一劍驚空!
  沒有任何聲息,虛空無聲碎裂,一名被黑霧包裹的女子,突兀的出現在三大高手近前,手中一把烏黑的長劍,射出奪目的光芒,當場將一名夜叉皇的胸膛洞穿了。
  殺手!
  一個絕頂殺手!
  時機把握的妙到毫巔,將萬難刺殺的皇級高手重創!
  那名夜叉皇綠發倒豎,怒吼一聲,倒飛而去,血光沖天而起。
  “敢偷襲本皇,我要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不得不說皇級高手實力超乎想象,縱然心臟都被一劍破碎了,但是在剎那間他又將傷體修復的完好無損,第一時間向著女殺手沖去。
  兩組皇級高手大戰在東海上空爆發,可謂天崩水倒流,東海中驚濤千重,駭浪萬道,天空中的云朵都被震散了。
  “唔,又來了一個。”就在這時老骷髏皇廉頗笑瞇瞇的看向遠方,不過現在他被不良佛爺變成了一副小白臉的樣子,如此笑容怎么看怎么別扭,頗有金三億之風。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突然向著睚眥皇沖去,那是一具雪白的骷髏,手中持著骨刀,立劈睚眥。
  絕對是皇級高手!
  廉頗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擋在了那名骷髏皇的身前,右手如鉗,牢牢的夾住了那柄骨刀,令其難以壓落下分毫。
  來自骷髏島的皇者頓時大吃一驚,當看到眼前這個奶油小生般的強者時,嘲弄道:“哪來的小白臉?”
  昔日的大將軍高手,那是英武與力量的化身,被損友變成這副樣子不提還好,被人如此嘲弄,頓時讓廉頗笑著瞇縫起了雙眼。
  “喀嚓”
  骨刀斷為兩截,廉頗如千臂神祗一般,雙臂化出千重影跡,向著骷髏皇擊去,速度快的讓人眼花繚亂!
  “嘎嘣”
  骨折的聲響發出。
  “你……”骷髏皇驚怒,他的一個肋骨被那名“小白臉”拆去了。
  “嘎嘣”
  骨節顫動的聲音再次發出,骷髏皇的肩胛骨被卸掉,一條骨臂頓時垂了下來。
  “嘎嘣”
  那條骨臂被拆了下來,且指骨、臂骨全部被拆散。
  皇級高手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廉頗強大的讓同階高手顫栗,在短短半刻鐘內將骷髏皇完全拆散!
  就連那顆頭骨的被拆開了頭蓋骨,令火種成了無根之源,被禁錮在天空中。
  直追半祖境界的超級皇者!廉頗的實力讓人震驚。
  牛仁、金三億、柳暮等人張口結舌,那位佛爺已經夠邪門透頂了,而這位不聲不響的主也是如此的強勢,絕對是兩個近乎妖邪的存在。
  天空中數百塊骨頭,像是音符在跳動一般,隨著廉頗的敲打而此起彼伏。
  以一名骷髏皇的骨頭作為樂器,實乃嚇人的大手筆。
  “看在你是火種生物的份上,我便不為難你了。”
  廉頗將一名強大的骷髏皇折騰的欲哭無淚,最后將封困在虛空中的火種放開,將一對骨頭扔了過去。
  骷髏皇如逢大赦,以火種卷起散骨,頭也不回的遠遁而去。
  另一邊,睚眥皇完勝夜叉皇,打的那名夜叉倉皇逃遁。而與女殺手大戰的夜叉皇在看到廉頗的手段后徹底變色,不戰而逃,女殺手追了下去。
  五名皇級高手進入九州,想取蕭晨性命,結果四人敗退,如今只剩下未露面的那名修羅皇。
  在接下來的數日他都沒有出現,很顯然被震住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天外天與人外人出現,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音,若是在有皇級高手在決戰前追殺蕭晨,他們將殺無赦。
  “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兒破,南無阿彌陀佛!”
  邋遢佛爺濟公樂不思蜀,在九州各地轉悠,正如他唱的那般,渾身破破爛爛,笑口常開,游戲風塵。
  一晃已經半個多月過去了,九州沸沸揚揚,因為蕭晨與夜叉半祖將要決戰,就在明日。
  朝霞灑輝,將綠葉上、鮮花上的晨露照射的晶瑩剔透,像是一顆顆珍珠在滾動,折射出夢幻般的光彩。
  新的一天到來了,昆侖山聚滿了人。
  蕭晨將與夜叉半祖決戰!
  天外天與人外人都現身了,就站在蕭晨的身邊,靜等另一方當事人。
  毫無疑問,四方世界都在關注。至人敢向半祖發起挑戰,而半祖居然也回應了,顯示出這一戰絕對不同尋常,引得各方矚目。
  不用懷疑,最少也要有數位半祖親至,這是最保守的估計。其他高手就更不用說了,很難想象到底來了多少強者。
  昆侖山間,老夜叉終于出現了,他古井無波,但是半祖威壓讓人不敢正視。
  “選好安葬之地了吧,碾碎你,早點結束這一切。”
  視蕭晨如無物,但沒有人覺得他狂傲,畢竟是半祖,高高立在金字塔頂端的存在。
  盡管渾然未將蕭晨看在眼中,但是眾人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螻蟻、爬蟲……這就是夜叉半祖對蕭晨的評價。
  “長生界,禁忌之海,君王船內。”
  蕭晨平靜的說出了決戰地點。
  夜叉半祖那蔑視的神色頓時一凝,仿佛突然吞了一只蝎子一般。
  昆侖山周圍,無盡高手盡皆嘩然。
  “哈哈哈……哈哈……”就在這時,濟公佛爺突然出現在蕭晨身邊,雙手合什,看著夜叉半祖,哈哈大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