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41 決戰半祖開幕

“哈哈哈……哈哈……”濟公佛爺如此突兀大笑,頓時讓來自九州與四方世界的無盡高手愕然。
  但緊接著人們更加瞠目結舌了。
  在那邋遢佛爺的身后,一群年輕人跟著哈哈的大笑了起來,更過分的是一群人一起沖著夜叉半祖吼出了一個字。
  “豬!”
  “豬!”
  “豬!”
  ……所有人都傻眼,這是哪來的一群愣頭青?敢沖著夜叉半祖如此大呼小叫,那個字眼實在太不雅了,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夜叉半祖鼻子差點氣歪了,他夜叉半祖生于上古年間,法力無邊,武力蓋世,就是同為半祖的強者也不敢如此辱他啊。
  “哈哈哈……哈哈……豬!”
  太過分了,那群人居然蹬鼻子上臉,哈哈大笑著指著他鼻子罵,絲毫沒有收斂的樣子。
  夜叉半祖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鼻子都在噴火,他現在真想吼出三個字:他媽的!
  瘋了!
  所有觀戰者都有這種感覺,感覺如此的不真實,這群人也太肆無忌憚了吧,敢罵半祖為肥頭大耳的豬,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堂堂一個半祖,高高在上,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一群小輩哈哈大笑著指點為豬,實在荒謬,讓人忍俊不禁。
  但是,一群小輩突然快速止住了笑聲,一個個帶著哭喪相,看著與蕭晨站在一起的邋遢和尚。
  “佛爺咱不帶這么玩人的,你咋又將那個字憋回去了?”
  “佛爺你想害死我們呀?”
  ……金三億、牛仁等充滿了怨念,對濟公佛爺不斷小聲抱怨,心中忐忑無比,因為對面那個老夜叉的眼光像是要殺人一般,冷颼颼嚇人。
  “半祖太強大了,莽撞出手,會失敗的。”濟公佛爺一副笑呵呵的樣子,道:“機會總是有的,莫要著急。”
  “你們這群螻蟻,統統化為塵土吧。”夜叉半祖惱羞成怒,在天空中虛拍了一記,頓時一只巨大的光掌,像是山岳一般浮現在天空之上,向下拍落而來。
  帶著無盡毀滅性的力量,足以毀滅昆侖山!
  “老夜叉你殺氣太重了。”天外天笑的云淡風輕,不急不緩的向天空中揮出大袖,呼的一聲,狂風大作,將那只光掌粉碎的干干凈凈。
  如同孩童般的人外人哈哈大笑道:“諸位,走吧,長生界禁忌之海。”說罷,粉嫩的小手一劃,空間頓時破碎,他將蕭晨等一干人全部卷走,當先進入了長生界。
  長生界南海,波瀾壯闊,浩瀚無垠。
  禁忌之海,金光璀璨,仿似金水懸浮在汪洋間。影響人的心神,侵蝕修者的魂魄,有一股魔性的力量在蕩漾。
  九州與四方世界的高手,同時出現在金色的海洋上空,漫天都是人影,四處都是強者,密密麻麻,可想而知來了多少高手。
  光降臨的半祖就有修羅半祖、夜叉半祖、骷髏君王、天外天、人外人五大強者。而這只是明面上的,暗中不知道還有幾位呢。其他境界的高手就更不用說了。
  “嗷吼……”
  沉悶的聲音,似欲穿透諸強的腦海,懾人心魄,讓人膽寒。
  狂風大作,金色的禁忌之海中浪濤沖天,遠處一顆山岳般巨大的頭骨,在大海中飄蕩而來,乘風破浪,禁忌之海因此而浩蕩。
  君王船比以前更加巨大了,似乎每年都在生長。
  烏黑的頭骨磅礴無比,帶給人強大的壓迫感,讓人靈魂都在顫栗,堪比天下名山巨岳般宏偉,巍然聳立著。
  它發出的嗚嗚聲,似鬼哭神嚎,又像是天崩地裂、世界毀滅的末日哀曲,很多人都感覺到靈魂將要破散了。
  君王船似乎有靈一般,感受到了諸神降臨,透發出如此恐怖波動。
  數位半祖急忙隔斷空間,將那毀滅性哀音擋在天空之下,如此才讓眾人感覺好受了一些。
  如此,君王船才慢慢平靜下來,浮在金色的大海之上,猶如一頭太古的滅世魔獸,短暫的蟄伏了下來。
  “那個蕭晨真想與夜叉半祖進入君王船內對決?”
  “他不過至人境界而已,這簡直在自尋死路。縱然是半祖,也不敢輕易進入君王船內啊,聽說里面有一尊邪神,可毀滅世界!”
  “錯了,里面沒有邪神,有的只是一尊亙古長存的神魂!”
  “不管里面有什么,但可以確定,那里是半祖都不愿涉足的地方。蕭晨難道瘋了嗎,想要拉著半祖同歸于盡?”
  ……眾人議論紛紛,對于君王船中到底有什么,沒有人能夠真正說清,所有這一切都是從前人那里知道的。
  九州與四方世界的諸神都在期待,數位半祖降臨這里,一位半祖將要進入君王船內決戰,必將會為眾人揭開一層神秘的面紗。
  蕭晨降臨而下,立身在君王傳上,道:“夜叉半祖,請!”
  “你確信真的要在君王船內對決?”老夜叉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那里面有什么他不是很清楚,但自古至今,卻聽到過很多可怕的傳聞。
  “是的。”
  “那好吧,客隨主便,你先進入。”夜叉半祖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按照他所掌握的信息來看,眼前這只“螻蟻”恐怕一進去就會形神俱滅。
  “好。”蕭晨僅僅說了一個字。
  漫天都是人影,諸神都在關注著這一切。
  刷一道白光像是閃電一般,自天空中俯沖而下,一頭雪白小獸落在蕭晨的肩頭。珂珂毫不避諱,當著眾人的面打開了失樂園。
  蕭晨閃身走了進去。
  “咿呀……”在失樂園深處,小獸將七彩圣樹遞給了蕭晨,第七片藍玉葉已經長成,晶瑩剔透,七片玉葉閃爍著夢幻般的光彩,似乎蘊藏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蕭晨的頭頂上空,小圣樹的七片葉子,垂落下七道絲絳般的光芒,而后流轉出無盡的光華,將他護在里面。
  看到如此景象,蕭晨心中頓時又有了一成把握,他漸漸沉靜下來,將圣樹引入體內,扎根于他的臟腑血脈間,令其體表都流轉出七色神光。
  而后他走向失樂園最深處,那里有一尊石像靜靜矗立,正是二十四劍穿身擋祖神的石像。
  早已沒有先前那般巨大,如今縮小到了十米高,但是磅礴氣勢不減,其上的裂紋全都愈合了,看不出絲毫痕跡。
  這尊石像與蕭晨一模一樣,惟妙惟肖,仿佛是一個真正的生命體一般,上面有陣陣光華流轉,二十三把戰劍穿插在身,一把握在手中,具有一股無以倫比的力感。
  當年,看到失樂園中的靈氣可以滋潤、修補石像,蕭晨便將其放在最深處,一直未曾動用,這是他最后的底牌。
  龜裂的石像有瑞彩繚繞,縮小到十米高后,更加的沉凝了,這仿佛已經是一件通靈圣器。
  “咿呀……”雪白小獸偏著頭,看著石像,又看了看蕭晨,發出稚嫩的聲音,道:“要小心。”
  刷光芒一閃,蕭晨沒入石像中,而后這尊塵封了十幾年的圣體,真正復活了。
  整片失樂園中都仿佛多了一股旺盛無比的生命氣息。
  “轟”、“轟”、“轟”……蕭晨一步步走出失樂園,立身在君王船上。如此石體頓時將所有人驚訝不已。
  “這是……”
  “石人戰體?”
  ……“佛佛佛……佛爺您還不出手,趕緊把那只老夜叉變成豬吧,真讓蕭晨跟他去決戰,那可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金三億在濟公神面結結巴巴的念叨著。
  “蕭晨應該沒什么大礙。佛爺我肯定會出手,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濟公笑瞇瞇的搖了搖頭。
  “期待您在今天大放異彩,給所有人一個驚喜。”牛仁等人全都嘿嘿笑了起來。
  石像騰躍到天空中,而后呼的一聲降落而下,沖進巨大的頭骨內部,像是落入了無底洞一般,進去后徹底無聲無息。
  “進去了,真的進去了!”
  “該不會形神俱滅了吧?”
  ……天空中人影密密麻麻,不僅有修真者、咒師,也有各種神獸。如:有龍頭、馬身、麟腳、形似獅子的貔貅,有周身煙霧繚繞、鱗甲森森的狻猊,還有五彩霞光閃耀的鳳凰。而夜叉族、修羅族、天使族、骷髏族、戰族等異族高手更是全到了。
  所有人都在以神念探查,但是根本無法窺視到頭骨船內。
  夜叉族名宿、一名白發披肩的夜叉皇冷笑道:“我看根本無需老祖進入頭骨中了,那個蕭晨肯定已經粉身碎骨了。”
  只是,他的話語剛落,通體烏黑的君王船內便傳出了蕭晨的聲音,道:“夜叉半祖請進來吧,難道在拖延時間嗎?”
  “真的……無恙?”
  “難道里面什么也沒有?”
  ……諸神皆露出異色。
  夜叉半祖皺眉,縱然是有通天之力,他也不愿輕易進入進入君王船內。
  但事情已經逼到了這里,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沖進了那顆如山岳般的巨大頭骨內。
  “轟”
  就在這一剎那,一股震動整片瀚海的強大波動澎湃而出,連遠空的云朵都被震散了,天空中眾神更是急忙避退。
  一把巨大的石劍在自君王船內部劈出,將夜叉半祖生生擊飛了出來!
  這個場面極其震撼,堂堂半祖,修為通天,竟然被石體蕭晨一劍硬砸了出來,這是何等的力量?
  夜叉半祖寬大的長袍片片碎裂,散落在天空中,猶如蝴蝶在飛舞。
  “你……”
  夜叉半祖大怒,化成一道光影,再次沖了進去。方才他實在太大意了,守候在入口處的石體蕭晨一劍劈來之際,他僅僅點出一指,原以為可令對方形神俱滅,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反被對方一劍劈飛了出來。
  實在丟人!
  諸神嘩然,天空中眾人都有些難以相信。
  “好可怕的一劍,方才整片天地都在顫動。”
  “夜叉半祖被一劍斬了出來?真是不可思議!”
  “我沒看錯吧,一名至人將一名半祖打飛了?”
  ……天空中一片沸騰。
  與此同時,天外天與人外人聯手,將君王船內部大戰的景象映到了天空之上,讓眾人可以觀看到。
  此刻,山岳般巨大的頭骨內部,大戰已經真正開始了!
  十米高的石體蕭晨,仿佛戰神一般,竟然可撼動半祖,手中巨大的石劍橫掃八方,勇不可擋。
  “砰”
  近六米長的巨劍,直接斬在了夜叉半祖的掌刀上,像是十萬大山轟砸了過去,將夜叉半祖打飛出去數百米遠。
  “你……”
  夜叉半祖氣血翻涌,內心之震撼無以言表,他眼中的螻蟻爆發出的力量,實在超乎了想象,讓他都有些難以承受。
  這簡直就是一具無敵戰體,震的他手臂都近乎麻木了,隱隱有壓制他之勢。
  “小爬蟲你太讓我驚訝了,不過我忍你多時了。”夜叉半祖不再硬撼石像,身體如電亦如幻,速度達到極致,雙手結印,圍著蕭晨不斷拍擊。
  “砰砰……”
  震耳欲聾的聲音不斷發出,夜叉半祖接連在石像上打了一百多個掌印,這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攻擊,半祖的掌力何其浩瀚恐怖!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石體根本沒有崩碎的跡象,一百多掌全部硬接了下來。而且,那柄六米長的巨大石劍,掄動開來,以無可阻擋之勢,劈在了夜叉半祖的身上。
  “砰”
  夜叉半祖當場被砸飛。
  “噗”
  他噴出一口鮮血,滿臉震驚之色。
  石像的動作雖然遠快過當年,不過還無法和夜叉半祖相比,承受一輪暴雨般的狂攻,只為這一劍擊中,結果立刻令半祖遭創。
  天空中,諸神愕然,瞠目結舌,而后一片喧囂,所有人都感覺是那么不可思議,今天的意外實在太多了,蕭晨居然真的讓半祖吃癟了。
  “佛佛佛佛爺你啥時候把那老夜叉變成豬啊,我們期待著著您光芒萬丈的瞬間……”金三億又開始壞壞的念叨了起來。
  “時候未到。”濟公佛爺笑瞇瞇的注視著戰場。
  巨大的頭骨內部,夜叉半祖臉色冰冷無比,在虛空中緩緩邁步,向前逼去,寒聲道:“你讓我怒了,半祖一怒,山河失色,尸骨千萬,流血漂櫓!”
  夜叉半祖發出一聲低吼,無量魔體顯化而出,仿佛一尊滅世的魔神覺醒了一般,瘦小枯干的軀體不斷膨脹,滿頭綠發長如滔滔大河一般在舞動。
  “萬法不侵,萬象破滅!”
  他探出一只巨大的利爪,向著石體蕭晨抓去。
  對于他自己來說,萬法不侵,諸般攻擊難以近身,對于敵人來說,一切都將破滅。如此神技,縱然在半祖中,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刷光影一閃,蕭晨沒有攻擊,而是選擇沉入頭骨深處,向著無盡黑暗的地域沖去。
  夜叉半祖冷笑連連,追了下去,但是越向下逼近,他越發感覺身體不適。
  頭骨最深處,毀滅性的力量在洶涌澎湃,煞氣讓半祖都感覺心悸,仿佛有一尊可滅世的神祗被禁錮在下方。
  外界,天空中的影像已經模糊了,半祖也無法將頭骨最深處的景物倒映在天空上。
  夜叉半祖一陣猶豫,他內心中不知道為何竟然產生了一絲懼意。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那股狂暴的波動更加可怕了。
  “你這只螻蟻在干什么?!”夜叉半祖驚怒,他發現就在數十丈外,蕭晨將一具干枯的尸體輕輕的托在了巨掌中,而后向著他的狠狠的拍了過來,毀滅性的根源就是那具邪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