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46 成為傳說

“美美美女們再見了,我金三億會回來的!”
  這是金三億離開九州前,最后的留言,聲音在天地間久久回蕩。
  考慮到他的修為與安全問題,蕭晨本不想帶他進入死亡世界的,但是這個家伙指天畫地,百般發誓與懇求,終于如愿以償。
  說實話蕭晨對他很頭痛,剛剛抵達神村不久,這個家伙就開始眼泛桃花,特意搬了個小馬扎在村中選了個有利位置,吹著口哨,觀看那些漂亮的神族蘿莉與少女。
  不過金三億發現最好的位置早已被人占據,有個黃鉆骷髏似乎與他是同道中人,雙眼如狼一般炯炯放光。
  “兄弟你在干嗎?”
  “我在尋找生活中的美好事物。”黃鉆骷髏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連頭都沒有回,一眨不眨的盯著村內的美少女們,同時問道:“兄弟你在干嗎?”
  金三億的結巴毛病似乎徹底好了,臉不紅心不跳,大言不慚的開口講道:“我在挖掘平凡中的美麗。”他的眼睛如同帶鉤一般,隨著神族美少女冰蘭的身影而移動,頭沒有轉動,但是眼中卻射出兩道弧形光芒。
  黃鉆骷髏似遇到了知音一般,不斷點頭稱是,道:“是啊,現實中有太多的美麗需要我們去發現。”
  “沒錯,任何美麗的事物都需要我們勇于探索與發現。”金三億深感認同,一副認真無比的樣子。
  ……兩個人簡直就是臭味相投,交談片刻鐘就已經稱兄道弟了,最后更是勾肩搭背,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道:“哈哈哈……兄弟緣分啊。”
  金三億與殺破狼一番交談后,一見如故,熱絡的交流著生活中的“美”與“好”。
  “可惜啊,現實中俗人太多,很難見到我們這樣的雅人,知音難覓啊。唉,這就是曲高和寡的寂寞啊。”
  “俗,那些人太俗了,根本沒有一點情趣,不懂得欣賞美麗,不提也罷。繼續我們的雅興。誒,快看,那個少女還真是美的炫目。”
  “那是一對姐妹花,名叫冰蘭與雪夢。不過,兄弟你要知道,咱們雖然如手足,但是美麗也是無價的。”
  “沒錯,咱雖然是雅人,熟歸熟,但誰動我美麗,我剁他手足。”
  “要不兄弟咱先去切磋切磋?”
  “好啊,要想追求美麗,就要準備付出勇氣!”
  ……蕭晨在旁邊看的徹底無語了,真不知道說這兩家伙什么好了。
  路過這里時,殺破狼還不忘記數落蕭晨兩句,道:“大哥不是我說你,你應該脫離那幫俗人,要學我們,懂得發現與欣賞美麗。”
  金三億也是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眼泛桃花,望天嘆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唉,像我這樣的雅人實在太少了。”
  蕭晨一巴掌一個,將兩個家伙全被拍飛。
  不遠處,天外天與人外人露出異色,小聲的談論了起來。
  “真的是他?”
  “似乎真是長生那娃兒。”
  始一進神村發現殺破狼后,天外天與人外人就開始在暗中觀察他。
  蕭晨神色一動,問道:“兩位前輩認識他?”
  “似乎是我那個失蹤了數千年的徒弟。”天外天摸著光滑的下頜,露出古怪的神色。
  “……”蕭晨感覺沒什么可說的了,真是有什么師傅出什么徒弟,天外天位列半祖境界,但卻如個不良少年一般,殺破狼果然有其風格,不愧一脈相傳。
  “他是不是叫長生?”人外人不放心的問道。
  “沒錯,他以前說叫長生,但后來說不慕長生,改名叫殺破狼了。”說到這里,蕭晨皺了皺眉,道:“可惜,他似乎忘記了前世種種,只有一些零碎記憶了。”
  按照人外人的意思,要點醒殺破狼前世記憶,但是天外天卻非常的大度,道:“往事已矣,長生已逝,就讓他作殺破狼吧。不過畢竟與我師徒一場,我不能虧待他,到時候相助他一把。”
  很明顯,天外天雖然放蕩不羈,一副混世的樣子,但是對這個徒弟還是比較看重的,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堵在天堂中大罵天使圣神。
  蕭晨與兩位半祖計劃在神村中休整幾天,而后便向死亡大陸深處進發。
  期間,天外天發現了那條吸收過君王血液的尸蟲,強行索取了過去,煉化其精華成就了殺破狼。
  當初蕭晨達到至人境界,君王的血液功不可沒。而那條尸蟲常年守護君王幡,吸收的血精同樣不少,自然蘊含了無盡精華,不然以一條尸蟲怎么可能會有至人境界的實力呢。
  當然,遠古遺跡中封存有君王幡的血池,大部分精華都在歲月的流逝過程中散去了,不然效果會更大。
  數天來,殺破狼命令外部地域的火種生物不斷打探,得知地下那些超越君王的巨骨還在,并沒有重組,且君王船也深埋在那片大地之下。但始終沒有那具邪尸的半點消息,他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
  上路時只有蕭晨、人外人、天外天,至于金三億與殺破狼則被丟在了神村,不過這兩個家伙卻也樂得留下來逍遙,當然隨時有被神村的美女打出去的危險。
  珂珂也被留在了這里,有兩位半祖相隨,沒有必要讓它跟著。且,小家伙在死亡世界實在呆膩了,在這里隨時可以同神村的人回到九州。
  天外天與人外人想要詳細了解死亡世界,一行三人沒有飛行,沿途徒步行走。當然,即便如此,他們的速度也比尋常人快的多。
  當進入少女君王統治的地域,再次見到廉頗時,已經是半年后的事情了。
  巍峨高大的君王城一如往昔,雄偉而又莊嚴,城內的火種生物對于蕭晨并不陌生,很快就將他們帶到了廉頗的府邸。
  “哈哈……又相見了。”看得出廉頗的心情不錯,周身七彩骨骼晶瑩閃亮。
  蕭晨從他那里得到消息,少女君王還沒有回來,進入死亡大陸深處多年,似乎就此消失了。當然,其他君王也沒有傳回來半點消息。
  如果不是每個君王都留下了強大的戰皇駐守在大本營,恐怕所統治的地域早已大亂了。
  “可曾發現過那具邪尸?”蕭晨很關心這個問題,他覺得那個強大到讓人感覺恐懼的存在,一定還在死亡世界。
  廉頗點頭道:“發現過幾次。”
  “什么,發現過數次,他都在哪里出現過?”
  “在我們這座城池出現過一次,當時烏云翻滾,壓落到了地面,場面極其可怕。不過,那股強大的神念僅僅在城中一掃而過,便徹底的消失了。我聽說另外幾座君王城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蕭晨、天外天、人外人皆愕然,邪尸到底想干什么,只出現在君王城,難道想要尋找君王高手不成?
  現在,眾人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推斷那名邪尸向死亡大陸深處進發了。
  沿途的那些君王恐怕處境不妙。
  不過,死亡大陸深處到底有什么呢?
  按照已知的消息,似乎很多君王都想向里面進發,而邪尸也參與了進來,很難預料會有怎樣的結果。
  蕭晨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女媧等祖神似乎也在這個世界血肉再生了,她消失了這么多年,是不是早已進入最深處的地域了呢?
  在這座君王城駐留了幾天,蕭晨他們便再次上路了。
  這是一次遠行,將進入蕭晨以前從未探知過的地域。
  依然選擇徒步前行,這一走就是整整兩年,期間路過兩座君王城,在君王統治的地域內蕭晨等人不想惹是生非,沒有多作停留。不過暗中卻了解到,邪尸曾經光顧過那兩座君王城,將其中一個君王打了個半死。
  蕭晨他們為了這件事,足足在暗中查探了數月有余,終于了解到細情,那個險些被邪尸滅殺的君王,手中似乎掌握著一角殘破的甲骨圖。
  邪尸搶走了甲骨圖!
  這真是一個讓人吃驚的消息,蕭晨他們意外得知了邪尸降臨各座君王城的原因。
  甲骨圖到底有著怎樣的秘密?被君王秘密掌握在手中,必然有著不凡之處。
  而如今一個祖神級的邪尸都如此看重,就更加顯得不一般了。
  而那還只是殘破的一角而已,很難想象完整的甲骨圖,到底會指引向何方,會揭開怎樣的隱秘。
  “要不咱們去找那個君王談談,問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外天面露邪氣,遙望著早已甩在身后的君王城。被邪尸險些打死的君王就在那座巨城中。
  人外人搖了搖頭,道:“算了,這里是我們還不了解的死亡世界,萬一他召喚來幾個強大的君王助陣,滿世界追殺我們就壞了。”
  他們再次上路,繼續向著死亡大陸深處進發,天外天與人外人在四處觀探,似乎想要確定什么,而蕭晨則將這次遠行當成了修行歷練,三人并沒有急著趕路。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天外天開口道:“在這片死亡世界中,居然有數萬里的長城遺跡。”
  “難道真的是那幫家伙干的?”人外人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兩位前輩推斷出了什么?”蕭晨問道。
  “發現了牢籠。”
  “什么牢籠?”蕭晨有些不解。
  “以世界筑成的牢籠。”天外天道:“走,繼續前進,一定能夠有所發現。”
  第三年,蕭晨他們走進了一片更加浩瀚廣闊的地域,出現的火種生物越發的強大了。且,有時候還經常會出現一些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強橫生物。如果沒有半祖境界的實力,根本無法通過這些危險的地域。
  “什么聲音?”天外天忽然警覺的停了下來。
  人外人也所感應,露出凝重之色,道:“極度危險。”
  不多時蕭晨也感應到了。
  死亡平原,一望無垠。
  前方,傳來陣陣聲響,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蘊含著一股摧枯拉朽般的力量!
  遙遠的前方,似乎有什么無比可怕的東西。
  “轟隆”
  血色平原上,僅有的三座大山頃刻間灰飛煙滅。
  “那是什么?!”人外人吃驚的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