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47 世界牢籠

長生界
  望無垠的血色大上。()三座大山猶如紙糊的一般。色的霧氣涌動下。一下子倒塌了。接著灰飛煙滅。什么也沒有剩下。
  “沙沙。”
  像是風吹起沙粒的音在微弱的來。但是那種力量絕對無以倫比。似乎可以毀滅一切。
  “來了。”
  灰色的霧氣像是潮水一般自的平線上洶涌而來。聲音依然很微弱。像是落葉紛飛的聲音沙沙作響。非常的輕柔。看不出一點狂暴的樣子。
  但是。三人都感到了極大的危險。灰色的霧靄蘊含著死亡的力量。|如天外天與人外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走。”
  他們果斷退。面對這神秘的灰色霧氣。三人都有心悸的感覺。說不出的壓抑。
  輕柔的灰色霧'看緩慢。但是動速度非常快。眨眼便涌動了數十里。已經到了眼前。
  到了現在。縱然是相極速與穿空間似乎都不頂用了。三人被灰色的霧氣追上了。
  “”
  天外天掄動拳頭。直接砸碎了空。三人進入了次元空間內。想要以此躲避灰霧。
  讓人難以想象是。色的霧氣竟然湮滅了次元空間。所過之處似乎沒有什么可以抵擋。唯有大世界可以容納。次元空間都被粉碎。
  “逃。”
  三人全都變色。盡所能飛遁。
  讓半祖都感覺可怕的力量。那絕對是驚悚與恐怖。灰霧拂動。雖然看似輕柔。但是卻含著摧枯拉朽的力量。
  “轟”
  眼看灰霧就要將眾人吞沒了。人外人伸出雪白的小拳頭。向后狂轟了一記頓時像是星撞入了瀚海中一般。驚濤駭浪席卷了天的灰色的霧'波瀾起。迸發出一個磅礴氣息將人外人轟出的力量眨眼間吸收了個干干凈凈。
  “沙沙。”
  灰色的霧氣終于涌了上來。將三人全部淹沒在了里面。
  “哧”
  天外天與人外人聯手撐起一片光。像是光罩一般阻擋著灰霧接近三人。
  蕭晨利用這個機會。穴道空間內將那龜裂的石像取了出來。不過過程有些艱難。也許是因為石像蘊含的力量強度的問題收放它很不易。
  光芒一閃。他與石像合為一體。
  人外人變色驚道:“不好。這霧氣太邪性了。”
  霧'正在腐蝕光幕。將半祖的力煉化吸收了。照這種情況看他們根本不住。
  “砰”
  三人外的光幕破碎灰色霧'中的力量恐怖的讓人震驚。像天雷砸在了身上一般。天外天與人外人感覺渾身劇痛。渾身骨骼仿佛碎裂了一般難受。
  竟然可以傷到強大的半祖。
  蕭晨的石像上又多一道道密布的裂紋。如果不是體內七彩圣樹綻放出神光。充裂紋間。恐怕石像可能會碎裂開了。
  “這是什么霧氣。須離開這里。不然我們都會被煉化成灰土。”天外天大叫通體閃現著微弱的神輝。抗衡灰的侵襲。而后快速朝著一個方向沖去
  人外人與蕭晨緊隨后。想要沖出這片可怕的灰霧。
  但是。灰霧仿佛無邊無際。也不知道飛行了多長時間三人卻依然身在其中。而恐怖的力量卻不斷侵蝕們想要將他'|煉化成霧氣的一部分。
  眨眼間三天過去了。他們根本尋不到出路情況十分危急。在這樣下去。縱然是不死不滅的半祖。也將真正殞落。
  相對來說。蕭晨還安全。七彩圣樹的神光竟然可以抵住灰霧。
  “兩位前輩我將你'|收進石像中吧。”
  到了現在天外天與人外人也不在乎什么面子問題。直接沒入石像中如此才暫時緩解了危局。
  “這不是長久的辦法。圣樹的神力早晚有耗盡的一天。我們必須要走出去才行。”天外天大感惱。現在不不重新評估死亡世界。遠比想象中危險。而現在還遠沒有接近到最深處的域呢。
  然而。讓三人無可何的是。灰霧所涵蓋的域仿佛是一個無垠的世界。根本找不到出路。
  時間流逝。一年年。十年。
  三人不斷的摸索前|。但是發現佛被永遠的隔絕在了這里。
  在充滿死亡氣息的灰霧中。他們被困整整三十年了。依然毫無頭緒。像是陷入了充滿毀滅性力量的迷宮一。“砰”
  第三十二年。蕭晨他們突然遭受到攻擊。一股強大的力量狠狠的轟擊在了石像的脊背上。裂紋一下子多了數十條。
  蕭晨現在已經能夠定。如果離了七彩圣樹。尊石像肯定已經散了。這種攻擊的力量太強大了。|對是半祖級的毀滅之力。
  刷
  他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橫移出去數百丈遠。但是偷襲者卻如影隨形。壓著他打。連續擊石像的后背。
  “蹬鼻子上臉了。”
  天外天與人外人皆怒。怎說石像中也有三股半祖的力量。當下他們兩人將神力匯入蕭晨體內。讓他駕馭石像施展。
  “轟”
  石像上七色神光沖天。連霧靄都仿佛被沖擊的稀薄了。當場將偷襲者震飛了出去。
  刷
  蕭晨利用這個機會轉過身來。同時向前轟殺而去。
  十幾口寒光四射的戰劍。的組合成劍陣。當下就將那名偷襲者包圍了。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戰劍在前方縱橫激蕩。橫劈豎斬。
  當下。石像中的三人全都笑了起來。
  這位偷襲者實在太-了。渾身破破爛爛。骨體幾乎沒有完好的部位了。幾乎每根骨頭都坑坑洼洼。被腐蝕的不成樣子了。
  “君王”二字出現在蕭晨三人的腦海中。不過這位混的實
  凄慘了。
  “停住手。同是涯淪落人。何必刀兵相向?”破爛的白骨骷髏傳出如此精神波動。
  “方才你想襲殺我們。現在你說就停?先拆了你再說。”
  蕭晨將二十七把戰劍全部放了出去威力絕倫的劍陣徹底將君王困住了。剎那間。劍氣沖霄。璀璨奪目的劍芒猶如神虹一交織在一起。格外的絢爛奪目。
  “當當當。”
  出乎意料。以戰之鋒銳。一時竟然也不過將這名君王的下半身分解了而已這名君的手中抓著一枚骨片。抗東阻西護住了上半身。
  “那是什么。然沒有碎裂?”天外天露出了好奇的神色。道:“該不會是祖神的骨頭吧?”
  說罷。他與人外人同時相助蕭晨神狂涌。石通體綻放光芒。戰劍似有所感應一般。芒更加犀利了。
  “哧哧哧”
  劍芒沖天。一道道神虹絢爛奪目。出璀璨的光華。將這名君王淹沒在了里面。他等若在承位半祖攻擊。再也難以抵擋。
  最后轟隆一聲。骨體徹底崩潰剩下一顆頭骨與一枚骨片漂浮在灰霧中。
  離開骨片的剎。剩下頭骨的君王頓時慘叫了起來。頭骨內的火種似乎受到了灰霧的侵蝕。他飛快沖到了骨片的近前。如此才又穩定下來。且。在第一時間選擇了遠遁光輝包裹著骨片像是一顆流星一般遠去。
  “到了現在你以還能逃嗎?”
  石像通體射出七色神光二十七戰劍化成神虹追了下去。幾乎剎那就困住了君王頭骨。
  好不容易在灰霧中發現第四個人怎么可能會讓他逃走呢。當下很快將這個君王鎮壓了下來。
  “你自己說。還是等我們逼供?”天外天顯然很有經驗。直接開始威脅。
  “說什么。你們想道什么?”君王頭骨中的火種明暗不定。雙目中冥火森森。怨毒的光芒一閃而沒。
  “這片灰霧到底是怎么回事?”這是蕭晨他們迫切想知道的。如果被困在這里一輩子。還不如選擇去死。
  “沒有人知道灰霧是什么。除卻超越君王的存在外。任何人被它吞沒都唯有死路一條。”
  “難道就沒有人能夠推測出一二?很顯然你沒說實話。”天外天不滿的質問道。且。讓蕭晨將那枚骨片搶了過來。
  “啊。”
  離開骨片后。君王當場慘叫了起來。再次被灰霧侵襲。
  說出去絕對嚇死人。連君王都無法抵抗灰霧。在這里弱小如螻蟻一般。
  “這是什么鬼東西?”
  在蕭晨觀看骨片時。外天也探出了神念。不過根本沒有看出骨片的來歷。
  骨片通體雪白。溫|如玉。雖然沒有光華流轉。但是能夠感覺出上面蘊含著一股特殊的力量。正是它的原因。讓眼前這名君王生存了下來。
  “還給我。”君王竭斯底里的喊著。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這枚骨片是怎么回事?”天問道。“那是我煉化的至'。可以抵擋灰霧侵蝕。你們經有了石像。就不要搶我的骨片了。快還給我。”
  “撒謊。憑你絕對無法煉化出這枚骨片。”蕭晨根本不相信。
  “咦。另一面有鬼畫符。”人外人驚訝的道。
  骨片不過巴掌大小。一平滑如鏡。另一面上刻著一些難以理解的圖案。
  “這似乎是的圖。該不會是。”
  蕭晨天外天人外人像是同時想起了什么。
  “難道是邪尸尋找的的圖?”
  “沒錯。像極了一骨圖。”
  “你這骷髏死到眼前了還撒謊?”
  三人同出出
  “不想死的話趕緊說實話。不然我'|強行搜索的的火種記憶。”天外天的話絕對不是說笑。在方面他是行家里手。
  只剩下頭骨的君王徹底敗下陣來不敢再隱瞞。開始有問必答。
  讓蕭晨他們吃驚的是。這個君王已經被困在灰霧上千年了。如果不是這枚甲骨圖的神秘力量保護。他早已灰飛煙滅多年了。
  千年的封困讓他經是強弩之末。縱然是骨片護佑。也快支撐不住了。
  灰色的霧'是死世界最危險的一物質之一蘊含著“世界力”。只要被吞沒進來。無論是飛天遁的都無法擺脫。像是被封困在了盒子里面一般。會被活活的煉化。
  根據某些君王的猜測。這片灰色霧果不是開辟的前的毀滅性陰霧就是祖神落后的無意識的陰魂。除卻超越王的存在外任何人進入都難逃形神俱滅的下場。說到這枚骨片。這名君王也所知有限。只知道這是讓超越君王的存在都心動的寶圖。如果集全散落在各的的骨片會指引出一個神秘之的。
  神秘之的到底有什。除了超越王的存在外。縱然是君王也不知曉。
  “死亡世界有超越君王的存在嗎?”蕭晨問道。
  “自我有意識以來。從未見過。也沒有聽到他們出現過的傳聞。不過。”說到了這里。這名君王稍停頓了一下。道:“應該。有吧。我想死亡大陸最深處能夠誕生出。”
  當從君王的口中到了想要了一切后。天外天將他的火種震碎。而后被蕭晨收集了來。
  也許這樣很殘忍但是對待襲殺自己的敵人仁慈的話。最后可能會令自己毀滅。畢竟這是一個君王。若其心存怨念而襲殺報復的話。那是難以想象的可怕場。
  蕭晨嘗試煉化火種。但是如以前猜測的那般。達到至人境界后吸收火種已經無效了他吸收了整整三分一還要多境并沒有提升分毫。
  不過隱約間。他感覺自己的潛能似乎提升
  然這只是一種直覺而已。對于未曾開發的潛能。|己都不能真正估量。
  不管是直覺還是錯覺。蕭晨又吸收了三分之一。
  石像內神光璀璨。蕭晨通體晶瑩剔透。君王火種的神輝將他徹底包裹住了。
  到了最后天外天實在肉痛了。讓他將最后剩余的三分之一火種保存下來。這個如不良少年般的半祖。心中惦記自己的徒弟殺破狼。準備給他留下。
  “不對。這次我真的感覺到了。君王的火種力量乎與我的潛能融匯在一起了。”
  蕭晨通體都籠著神輝。血肉近乎透明。如一尊無上神祗一般。光華閃耀。
  “我如果達君王境界。這些潛能一定會覺醒。那樣我一個人等若有了兩個君王的戰力。”
  “你現在也足一人打同階數人。”天外著白眼。將剩余的三分之一君王火種收了起來。
  神化的穴道儲藏的君王潛能。讓晨的“底子”非常深厚。他相信只要晉階。無論哪一個都可以做到同階最強之一。時間似水。緩緩流淌而過。
  一晃眼。蕭晨他們在這片灰色霧'中困了整整五十年了。但是依然沒有找到出路。整日在灰霧中摸索前行。
  讓天外天與人人都不的不驚嘆。七彩小圣樹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神力。光芒根本沒有暗的跡象。
  “這是祖神級的-木。”這是他們給予的最高評價。
  整整五十年。蕭晨他們三人只能以修煉來度過這種枯燥而又單調的生活。
  第五十六年。天外人外人突然警醒。而后蕭晨也感知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波動。
  當下。三人立刻警覺了起來。駕馭石像謹慎的向著前方緩緩接近。
  前方一片模糊。縱然是半祖的神念也難以在可怕的霧靄中探出去過遠。灰霧中似乎一個龐然大物在移動。
  蕭晨他們戒備著。慢慢逼近了過去。
  竟然是一座島嶼。懸浮在灰霧中的島嶼。
  這個發現出乎蕭晨三人的預料。在毀滅性的霧靄中。怎么會有島嶼漂浮呢?
  繼續接近。終于徹底看清。與其說是島嶼。不如說是一塊漂浮的巨石。能有半平方公里的子。
  在這除了霧氣外。空空如也的死寂的帶。確實算的上一個龐然大物了。
  黑色的石體沒有什光澤。僅有微弱的能量波動。但卻可以抵擋灰霧的侵蝕。足以說明它的不凡。
  “極佳的材料。恐怕是祖神煉器的材料。我從來沒有見過。”天外天激動的直搓手。探出神念觀察黑色巨石。
  “等一等。”人外人忽然警覺的發現了異常。道:“面有人。”
  上面果然有一個人形生物。不過看樣子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的步。不動的趴在黑色的巨石上。
  “那是一個魔鬼。”蕭晨很驚訝。
  這確實是一個魔鬼生物。高能有兩米。除卻頭部外。周身遍布著紫色的細鱗。一頭藍發早已失去了光。頭上生有螺旋狀的銀角。若不論周身的鱗甲外。這個魔鬼的面部還算英俊。尤其是竟然生有一對毛的熊耳。緩解了他身為魔鬼的兇惡氣質。
  “媽的。我剛才還在以死亡世界高存在的女性親屬起誓。如果。他能夠讓我在這鳥不拉屎的的方。見到第二個人。我就是立刻去死。也值了。最高存在。他母親的。真讓我見到了。難道想讓我死嗎?。”
  這個魔鬼虛弱的爬了起來。以衰的聲音憤憤的咒罵著。似乎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這絕對是一個君王級的存在。能夠幸存活下來。除卻君王高手外。其他生物根本沒有半點機會。
  “完了。我真的要死了。說話…將我最后的力量浪費了。”魔鬼再次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
  蕭晨降落在黑色的巨石上。感覺這個魔鬼很有意思。沒有立刻出手。
  “我知道。你這石疙瘩想要取我性命。來吧。給我個痛快。這塊甲骨圖歸你了。”魔鬼喘著的喘氣。將一枚溫潤的骨片扔了過來。
  對于這個沒有主動擊的魔鬼。蕭晨三人并沒有殺他的想法。接住骨片的剎那。蕭晨在遠處蹲下身來開始同其交談。
  不過這個君王級的魔鬼確實虛弱的害。幾乎已經無氣力開口了。蕭晨打出一道七色神光才能夠繼話。
  通過一番交談。蕭他們意外的知。這個魔鬼整整在這塊黑石上困了一萬年了。
  如此漫長的時間。在嚇人。
  魔鬼幾乎耗盡了所有的精元。縱然有巨大的黑石以及神秘骨片相護。恐怕用不了多久也要死亡了。
  魔鬼有一個非常有思的名字。叫“英熊”。沒錯是“英熊”。而非“英雄”。
  “死亡世界的最高存在。我問候你祖宗十八代。我剛剛起誓完畢。就真的見到了一石頭人。你母親的。”
  蕭晨與天外天人爾。的這個家伙很有意思。且這個灰色世界太枯燥了。決定救下他。
  “轟隆”
  “什么聲音?。”幾人皆驚。
  一股磅礴的氣息浩蕩而來。遠處有一片巨大的黑影在緩緩接近。比黑色的巨石還要龐大很倍。
  “。”
  終于看清了。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片宏偉的天宮。連綿不絕。
  “死亡世界最高存在他母親的。不會。真的親自來接我了吧?”英熊衰弱的咒罵嘀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