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48 兩片甲骨圖

是灰霧。朦朦朧朧。整個世界都失去了色彩。讓壓抑而又沉悶。
  灰色霧涌動。一片磅礴巨宮連不絕。緩緩接近而來。在霧氣中影影綽綽。神秘。
  已經有數十年了。蕭晨他們始終面對枯燥單調的灰色牢籠。突然看到這樣一片天宮。吃驚比。
  英熊口中更是不斷跳出各種詞匯。死亡世界最高存在的親人家屬全都問候了一遍。讓人笑不。
  這也怪不的他。整整被困上萬載。如果換成旁人恐怕早已瘋而崩潰了。不不說這個家伙的神經非常條。能夠堅持到現在也算是一個奇跡。
  滄桑久遠的氣迎面撲來。像一片太古的遺跡剛剛出土一般。給人以無盡歲月的感覺。那仿佛不是宮殿。而是一段歷史長河的截影。
  懸浮在灰霧的天宮如浮萍一般漂移。非常緩慢。但是卻給人以宏大磅礴的氣息。
  于到了眼前。完全是由紅褐色的石料堆砌而成。刻滿了歲月的風霜。
  “走!”
  蕭晨提起身體虛弱英。躍上這片宮殿。
  正中央的大前方是一排巨大的石柱。高足有三十米。五六個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過來。面雕刻著古老的圖案。全都是神魔鬼怪。栩栩如生。仿佛有靈魂一般。似欲破壁而出。
  “我怎么覺的這些石上的人在跟我瞪眼。”英在被蕭晨打入三道七色神光后已經有了氣力。圍著這些石柱直轉悠。
  蕭晨也認真的了看這些石柱。上面的魔鬼亡靈等不僅形似。神韻也極其逼真。似有血肉一般。
  天外天忽然道:“些神魔鬼如此神似。該不會是以秘法將他們封在了石柱中吧。”他經的多見的如此話語頓時讓人升起一寒意。
  要知道數十根石柱。從那些魔與骷髏的形態上來看。品階最弱的都達到了徹界。而大多數都是王級的存在。
  如果天外天的猜測是真的。那真是太嚇人了。
  “破開一根看看不就知道了。兄臺借神力一用。”英熊還真是絲毫不見外抓住石像的臂。借過去一股純凈的力量。而后他一指點向一根石柱上的亡靈。
  君王級的力量何其強大。但是并有粉碎石柱。僅僅破讓刻像表面龜裂了而已。可以想象種紅褐色石的堅固。放到界去定然是煉器的的極品材料。
  “砰”
  英熊揮出手掌拍在了亡靈刻圖上。“喀嚓喀嚓”聲不斷傳出。刻圖自石柱上不斷脫落片間那塊的方便光禿了。
  “咦。這里還真有人形凹槽。該不會……”身虛弱的英雄此刻一下子變的矯健無比。出去足有百米距離。小心謹慎的凝視著那根石柱道:“我不會真放出來了一個強大的亡靈吧。這種古董級的存在禁忌之法最多。即使我們與他同階。也難以對付。”
  蕭晨一直在盯著那根石柱。并沒有現任何異常。道:“什么也沒有。不過石柱上真的有人形凹陷。似確實被封困過一個亡靈。”
  英熊又湊了過來。:“再借神力一用。”
  他拉著石像走到另一根石柱近前。上面雕刻的是一個比他要威猛很多的魔鬼說起來應該是同族。
  “這老兄弟長的還是夠高。不沒我英俊。”英熊一副自戀的樣子。喀嚓一聲拍碎了刻圖。石塊快速脫落而下。
  但緊接著他嗖的一聲再次遠退了出去。這次足足竄出去三百米。遠離了這片宮殿。
  與此同時蕭晨也有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在刻圖破碎處看到了幾暗淡無光的頭。他緊隨英熊退走。
  “他x的魔嚇魔。嚇魔啊!”英熊在遠處低聲咒罵著。道:“你就是我近親也不帶這樣玩的。沒裝什么深沉。跑柱子里面藏著去。”等了足足有半盞茶時間。那破碎的刻有絲毫化。并沒有君王級強沖出。
  “老兄你不會真的被封死在里面了吧?”英熊抱著膀子。慢慢向前走去。當然這一次從蕭那里借來了足夠的神力。他自語道:“家門不幸啊。出現了你這樣一個倒霉蛋。居然讓人封死在了石柱中。堂堂君王級魔啊。說出去讓我都跟著丟人。”
  陣陣陰冷的氣息在殿附近彌漫。那石柱殘破處露出的幾綹長隨風飄動了起來。就更加顯的鬼氣森森了。
  英熊小心翼翼將將一層石皮剝落下來。那個被封的魔鬼的頭顱便露了出來。灰白色的長掩面。看不清真容。
  英熊正要清理其他部位的石皮。但就在這時突
  啦”一聲。封在石柱中的魔鬼竄了出來。撲進了英熊。
  “x!”
  英熊矯捷無比。在的留下一道殘影。飛退出去百丈遠。但是。他驚悚的覺身上掛著一具尸體。灰色的長在他的臉上讓他感覺渾身冒寒氣。
  “砰”
  英熊猛力一甩。將具尸體扔到了宮殿前的石階上。
  “老兄我是男的。看錯人了!他低聲的咒罵著。走上前來。這一變故在短短的片刻間。好這個家伙神經夠大條。要是一般人保準嚇個夠嗆。
  哈笑著走了過去。
  這確實是一個魔鬼。不過身的肉早已腐朽了。只剩下沒有光澤的頭與骨骼還在。可能是由于受力擠壓的原因。當英熊揭開石皮時。這具骸骨彈撞到了他的懷中。
  到了此刻已不用懷疑根石的刻圖內都封有強大的存在。覺這一事實后不禁讓人心生寒意。這是何等的氣魄與量啊?
  竟然將君王封在宮殿外的石柱中。實在駭人聽聞。
  英熊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臉色變的非常不好看。道:“難道傳說是真的?”
  “什么傳說?”
  “往昔。我根本不信傳說因此所知有限。只是隱約間聽人說過。在那要無盡遙遠的過去。死亡世界除卻最深處的的域外。曾經被人統一過。無上祖君所過之處。天下莫敢不從。膽敢逆的君王全部消失了。”
  蕭晨天外天人人皆倒吸冷氣。
  “死亡世界到底出現過幾個超越君王的存在?”
  “應該出現過兩三位吧不過統一陸的那位特別強大。”英將自己那位同胞擺正。身施了一禮。而后站直身體。道:“那都是無盡歲月前的事情了。我不怎么相信。反正我出生以后沒見過那個級數的存在。天老大。我老二。的老三。我對那所謂的無上存在不感冒。”
  天外天咳嗽了一聲道:“似乎。許貌似可能大概……我們入那個祖君的的盤。”
  望著眼前宏偉的宮殿群。英熊感覺頭皮有些木。緊緊閉合的巨大石門內。仿佛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
  “咳。是啊我們來拜見無上的祖君來了。”他裝模作樣的對著正殿的大門拜了拜。
  “走吧。來都來了。去看看。”蕭晨邁上一級級臺階。向著緊閉的大門走去。
  “嘎吱吱……”
  當推開兩扇被塵封了不知多少年的巨大石門后。一股腐朽的氣息迎面撲來。當中甚至有腐潰爛的氣味。給人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覺。
  突然。英熊忽然大叫了起來:“我叉!近親老兄。你咋站起來了?!”
  如此突兀的一嗓子。頓時讓蕭晨天外天人外人皆一驚急忙后退。紅褐色的石門轟隆一聲又了。
  “我說英熊兄弟。魔嚇人。也會嚇死人啊。”
  “沒有嚇人。他確實站起來了。”英熊像是一道風一般。沖到了那根石柱的近前叫道:跑哪里去了?”
  “拜托英熊兄弟你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蕭晨指著不遠處的臺階。道:“你那位本家兄弟不是躺在那里嗎?”
  那具魔鬼尸骸靜靜的躺在石階上霧氣涌動時。灰色的長也在隨風動。
  英熊頓時感覺脊背冒出一股涼氣。指天誓道:“我剛才確確實實看到他從石柱破碎處出現了。還陰森森的笑呢。而后起來。”
  聽聞他如此話語。晨天外天人外人三人也感覺頭皮有些麻。事情實在邪性!
  他們再次來到巨大的石柱前。仔觀看。石皮被落后。里面除了人形凹槽外。根本沒有其他東西。以神念掃視。也沒有任何現。當然。由于陰霧籠罩。念難以探出很遠。
  “近親老兄別玩了。出來吧。”英熊在宏偉大殿外轉了一大圈也沒有現什么。
  蕭晨他們并沒有尋到那具魔鬼的影跡。不過卻捕捉到了一絲異常的陰冷氣息。雖然僅僅一而沒。但是他們這個級數的強絕不會感應錯。這讓幾人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現在還要進?”
  “等等看。”
  “既然封死的魔鬼古怪。那么最開始剝落出的亡靈會不會……”
  此語一出。一股寒意在眾人心間升起。
  “要不我們在弄剝開一根石柱。這次先封困四方。弄個究竟。”英熊提出了這個建議。頓時讓天外天與人外人面面相覷不已。
  “那就試試看。不弄清楚的話。總覺的心理不踏實。”
  蕭晨三人
  意了這個建議。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二十七把戰劍組成劍陣。將一根石柱封在了里面。同時石像綻放一道七色神光。圣潔氣息彌場。
  “這次我們找個徹的境界的小鬼下手。”英熊剝開石皮。里面出現一個人形凹槽。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這個小鬼一定早已形神俱滅了我們再換一個”
  “停!”蕭晨攔住了他。與此同時二十七把戰劍化成神虹。激射向遠處的灰霧中。
  “哧哧……”破空之響絕于耳。
  就在剛才他次感覺到了那股異常的陰冷氣息。不過二十七把戰劍并沒有斬到任何物體。功而返。
  了此刻都露了凝重之色。事情太不尋常了暗中的窺視竟然無影無蹤。難以尋覓。
  “不要再剝落石皮了。”
  天外天與人外人感覺到事態的嚴重。不想冒險嘗試了。
  幾人靜下心。整在天宮外守了三個月。但卻依然沒有絲毫線索。在此過程中。整片浩大的宮群在灰色的霧中緩緩漂移不知道將要飄向何方。
  在灰色的霧靄界中。最廉潔的就是時間。蕭晨他們已經度過了五十多年。而英熊更是被困了整整一萬年。因此他們并不焦急。依仗七彩圣樹提供的神源靜靜修煉。這一等就是整整十幾年。
  轉眼間。蕭晨他們在這片霧靄中已經被封困七十年了。“守著如此圣門而入。實在對不起我們自己。”
  最后。幾人不想再等下去了決定推開石門。走進大殿中去。
  現在已經可以肯定。象中的無上祖君不在這座宏偉的天宮中。不然早已現他們了。
  “嘎吱吱……”
  巨大的石門被推開。出刺耳的聲音腐爛的味再次飄出。讓人感覺很憋悶與難受。至有一股心悸的感覺。
  徹底將兩扇大門推開。讓空氣流通。灰色的霧靄涌動了進去。腐爛的氣息被出來。仿佛里面藏有無盡腐尸。
  足足等了一個時辰。那種**的氣味才慢慢淡失
  大殿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然是以神眼觀探也不過能看出十幾米遠的距離。里面似乎籠罩著一層漆黑的云霧。
  “嗒嗒……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wap..cn(.cn.文.學網”
  走進漆黑而又空曠的大殿中。腳步聲在清晰回蕩。在死寂的殿宇中非常刺耳。
  “嘎吱吱……”
  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響起。被幾人定住的兩扇石門竟然自動閉合了。門口處僅有的一片灰色光亮徹底消失大殿中變的黑暗無比。
  “想我蓋世英熊乃是正經八百大的。不是嚇的咱們繼前進。看他能出什蛾子。”
  蕭晨將戰劍祭了出。組成劍陣。懸在四方。綻放出點點神輝。
  “怪不的有一股腐爛味。這是誰家倒霉孩子爛在那里了?”英熊的魔眼很敏銳。隔著很遠就看到了大殿里面的一具腐尸。
  “有古怪啊。我們在外面守了十幾年。他還沒有徹底爛干凈。小心一些。”天外天提醒道。
  “繞過去。不要動他。”人外人更謹慎。
  走到近前現。那尸骸上有的方已經露出了骨。而有的方則還覆蓋著腐尸。氣味刺鼻。實在難忍受。
  “這家伙生前肯定個禍害。”英熊下了如此結論。
  “為什么?”
  “沒聽說過禍害遺千年嗎?根據這個家伙留下的氣息判斷。最起碼也在這里躺了上千年了。”說到這里。熊突然皺了鼻子。道:“咦。有絲絲香氣。”
  “不錯。沁人心脾的清香。在下一重殿宇內。”天外天也感應到了。幾人穿過這重殿宇。繼續前進。
  正在這時。英熊突然大叫了起來。且蹬蹬了幾步。道:“我叉!本家老兄。你咋跟來了?!”
  在這漆黑死寂的古老殿宇中。如此突兀大叫格外的嚇人。
  “你這狗熊想嚇死*。”人外人氣的幻化出一只大手。給了他一巴掌。
  “不是。剛才有個影緊緊跟在的身后。我一頭就看到了。”英熊氣急敗壞的叫道:“真的。我絕對了看到一道黑影無聲無息的跟在我們身后。”
  在這種環境下。這一切實在嚇人。
  幾人不由自主各自回頭觀望。探出神念。結果除了漆黑一片外。什么也沒有看到。
  “又出現了。黑影在你身后!”英熊沖著蕭晨大叫。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