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49 毛骨悚然

隨著英熊的大叫,蕭晨急忙回頭觀看,一道黑影如幽靈般無聲無息間貼到了他的背后,沖著他露出了陰森的笑意,看不清五官真容,但是那股怨毒的神態去能夠清晰的感應到。
  “哧哧……”
  戰劍破空,瞬間斬了過去,十幾道神虹璀璨奪目,照亮了漆黑的古老殿宇,但是讓人吃驚的是戰劍刺空了,無聲無息間,黑影自幾人眼前消失。
  “噗”
  像是鬼吹氣的聲音在幾人耳畔響起,大殿內剎那間一片黑暗,再無一絲光亮,縱然是戰劍與石像放出的神輝,也徹底的被黑暗吸收了。
  死一般的寂靜,漆黑的古殿中伸手不見五指,刺骨的寒意在彌漫,冷颼颼的陰氣像是厲鬼在吹氣。
  突然,人外人感覺頸項上一涼,一只冰冷的爪子摸到了他的脖子上,一股腐爛的氣味彌漫開來,讓他周身剎那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啊……”人外人大叫了一聲,周身血氣沸騰,陽盛氣息沖出,阻擋陰氣侵襲,同一時間他縮頭、蹲身、轉體,一氣呵成,右手向后斬去。
  “噗”
  人外人雖然貌若孩童,但是實力強大,在半祖中也是硬茬子,右手如刀切碎空間,在散發著腐臭氣息的黑影上劃了一下。
  一股陰冷的森然氣息頓時爆發了開來,那道黑影被掃飛了出去,轉眼憑空消失。地上了多了一塊龍眼大小的腐肉,腥臭無比,讓人欲嘔。
  “好快的速度,縱然穿越空間也比不上。”人外人驚道,他方才動用了空間術,但依然無法鎖定鬼影。
  地上的臭味撲鼻,那種腐爛的氣味,仿佛存在上百上千年了一般,讓人難以忍受。
  “該死,我的手!”人外人如玉的手指頃刻間烏黑,正在順著指尖向指根部蔓延,這是腐尸之毒,竟然可傷到半祖,足以說明那具腐爛的尸體大不一般。
  蕭晨、天外天、英熊快速圍了上來,守護在他的身邊,人外人周身陽盛氣息彌漫,像是一個大火爐一般,慢慢將指端的黑色逼了出來,黑色的液體滴落在地上發出哧哧的響聲,氣味刺鼻。
  “那是什么邪物?”蕭晨問道。
  英熊開口道:“我先入為主,以為是我那位本家兄弟,但現在看來應該不是他。”
  天外天道:“很有可能是第一重大殿中的那具千年腐尸。”
  幾個人都達到了半祖境界,有強大的實力做后盾,雖然心有寒意,但是也談不上懼怕,沿著原路向回走,決定探個明白。
  漆黑的第一重殿宇中,腐爛的氣味異常濃重,但是地上那具腐尸憑空消失,不見蹤影了。
  “果真是他!”天外天圍在那具腐尸躺臥的地方,除了發現一些尸水印記外,沒有任何線索。
  這讓幾人頭皮有些發麻,第一次發現腐尸時,他們曾經以強大的神念探視過,根本沒有在那具惡臭的尸身上感應到能量波動,不想他完全具有行動能力,此刻給人以非常不好的感覺。
  “我不信他還能傷害到我們不成,繼續前進。”英熊滿不在乎的道。
  幾人不可能因此而被嚇住,選擇繼續前進,在第二重殿宇中清晰的聞到了沁人心脾的香氣,像是天材地寶成熟后的異香。
  “原以為果香之源在第二重殿宇,不想似乎離這還有段距離。”
  第二重殿宇更加陰冷,像是冰窖一般刺骨,同時也更加的黑暗了,仿佛猙獰魔獸的巨口,漆黑而又死寂。
  “啊……”英熊大叫,他感覺有人在對他脖子吹冷氣,但是向后劈斬時卻什么也沒有觸到,這個家伙因此而做出了一系列讓人非常無語的動作,向黑暗中沖去,連連吹氣。
  “噗”、“噗”……“你吹我陰氣,我吹你陽氣,看誰吹死誰。”
  但是就在這一刻,英熊感覺到了極大的危險,一股冰冷的氣息無聲無息的抵在了他的咽喉間,鮮血順著他的咽喉淌了下來。
  英熊快速倒退,手捂汩汩流血的咽喉,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蕭晨他們也在第一時間沖了過來,以神念探視,眼見的景象讓他們大吃一驚。
  一個死亡騎士騎在一頭冥馬之上,周圍尸氣翻涌,手中持著一桿冰冷的死亡之矛,堵在大殿中,渾身沒有一點能量波動。
  英熊早已不是初見時的虛弱樣子,他吸收過七彩圣樹的神力后,已經漸漸復原了,當下立刻止住了傷口處的血水。化成一道紫光沖了過去,全身的細鱗全都張開了,變成了一個人形殺戮機器。
  “鏗鏘”、“當”、“轟”……他與死亡騎士激烈大戰,與那桿冰冷的冥矛碰撞了足有千百次,但是讓人吃驚的是,死亡騎士居然可以力敵他,且發動了一次強大的沖鋒。
  冥馬尸氣滔天,載著死亡騎士沖撞而來,像是一睹厚墻砸壓了過來。
  “轟”
  最后一擊,英熊將死亡騎士打飛,冥矛折斷,但是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死亡騎士躍馬而去,憑空消失。不是穿越空間,像是泡沫破裂不見了一般。
  斷裂在地上的死亡之矛也如氣體揮發了一般,眨眼間徹底消失。
  這一結果讓蕭晨等人百思不得其解,天外天與人外人仔細搜索,根本沒有發現次元空間,更沒有看到空間通道,但是那死亡騎士就是如此在幾位半祖眼皮下不見了。
  “有古怪,那具腐尸還有這個死亡騎士應該是同一路數,消失時如出一轍。”
  “能與半祖爭鋒,很不同尋常。”
  ……幾人更加警惕了。
  第二重殿宇空空蕩蕩,沒有任何有價值的器物,他們向著下一重前進。
  剛剛邁入第三重大殿,幾人便遭受了可怖的襲殺,死亡的氣息籠罩了他們。
  “這是亡靈詛咒!”英熊大喝,他已經知道蕭晨他們不是死亡世界原住民,提醒道:“固守神魂,千萬不要讓外邪入侵,不然縱然是君王也要被廢掉。”
  漆黑的殿宇中,一個恐怖的亡靈若隱若現,死亡氣息沖天,猙獰的對他們施法。
  幾人都不敢大意,全都固守神魂,寶相莊嚴,神圣無垢,阻擋外邪入侵。
  詛咒與預言術這類神通最為恐怖,無孔不入,超出常理,一旦加身,萬難根除。
  突然間,危險出現,幾人同時感受到了背后的陰森。
  死亡騎士持著完好無損的冥矛,坐在死氣彌漫的冥馬之上,沖鋒而來,力逾萬萬鈞,如果被其刺中,足以將一名強大的君王攪碎,但他偏偏無聲無息。
  另一邊,一具腐尸陰森的笑著,沒有絲毫能量波動,如幽靈一般撲殺了過來。
  正面有亡靈詛咒,身后有死亡騎士刺殺,旁側有腐尸偷襲,形勢非常嚴峻。如果是一般的君王也就算了,但是亡靈詛咒太可怕了,任何人都不敢輕易分心。
  “哧哧……”
  蕭晨大膽操縱二十七把戰劍,斬向死亡騎士、腐尸、亡靈。同一時間,他感覺到了亡靈詛咒撲身而來,陰冷的氣息仿佛冰刀刺進了軀體。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急忙救援,神念如刀,三股璀璨神源沖出,沒入石像內。
  陰冷的氣息被驅散了,與此同時七彩圣樹光華道道,流轉出溫暖的光輝。
  “當當”
  遠處,戰劍如虹,縱橫激蕩,正在劈斬死亡騎士與腐尸,當然最主要的攻擊目標是那個強大的亡靈。
  必須要先除掉他,這才是威脅最大的可怕存在,如果讓其跟在暗中,不斷偷襲的話,任誰也防不住。
  “噗”
  激戰半刻鐘,亡靈被洞穿了,但是與死亡騎士、腐尸一般,憑空消失,怎么看都像是退走了,而非覆滅。
  他們的遁法非常奇特,根本看不出所以然來。
  當第三重殿宇內恢復平靜時,幾人身上的神輝全部斂去了,再次陷入黑暗中。
  “我們到底來到了什么地方,為何無法消滅他們?”
  “縱然是君王級的存在,也不至于不死不滅吧。”
  ……幾人心中都很不安,無法消滅的同階敵手,那是最為可怕的,己方如果稍一疏忽,就可能遭遇致命襲殺。
  在第三座大殿中,他們整整呆了兩天,想盡辦法應付亡靈詛咒,不過隨著一件事情的發生,眾人心中的陰影終于破開了。
  不僅蕭晨的七彩圣樹可以破除亡靈詛咒,兩枚甲骨圖也有如此作用,當英熊與人外人意外遭襲時,本以為難逃一劫,不想兩枚溫潤的骨片流轉出絲絲柔和的力量,將亡靈詛咒破除了個干干凈凈。
  如此,幾人再次前進,縱然殺不死敵手,但是自保也沒有問題了。
  在第四重殿宇中,他們遇到了一個血魔,完全由刺鼻腐血凝聚而成,漆黑如墨,如粘稠的墨水一般,無孔不入,讓人防不勝防。
  同時,恐怖的亡靈、強大的死亡騎士、陰森的腐尸也時時出現,襲殺幾人。
  “竟然有這么多強大到能與君王比肩的生物守護這座天宮,里面一定有非比尋常的東西,定然異常重要。”天外天做出了如此判斷。
  “我太喜歡這個推斷了。”英熊眉開眼笑。
  “里面似乎有重寶。”人外人同意這個判斷。
  四重殿宇相對于整片天宮來說,還僅僅是外圍地帶,遠未達到中央地域。
  不過當走出第四重殿宇時,光明突然出現在幾人的眼前,環境大變樣,沁人心脾的花香迎面撲來,這里如同仙境一般。
  這是一個充滿光明的世界,佳木蔥蘢,奇石羅列,小橋流水,飛瀑流泉,亭臺樓閣,相映在一起,景色怡人,說不出的靈動。
  沒有灰色霧靄,沒有死亡氣息,縱然不抓著甲骨圖以及不躲在石像中,在這樣的環境中也不會受損,這里靈氣氤氳,霞光點點。
  這實在讓人驚詫,在死一般的古老殿宇間竟有這樣一片凈土,讓人感覺不可思議,宛如夢幻一般。
  “這是一片小型花園。”
  “真不知道凝聚了何等的神力,在外界灰色霧氣繚繞的情況下,這里竟自成一個小世界,不受絲毫影響,真是一個奇跡。”
  花園的前方依然是連連不絕的宮殿,這里并不是中心地域。但是,當仔細觀看后卻讓人吃驚不已。
  “那是陰木參果,不對,難道是傳說中的陰陽果?!”英熊的口水險些噴出來。
  “吃貨。”白白胖胖的人外人不屑的撇了撇嘴。不過當他自己注意到花園中的神樹時,頓時也吃了一驚,露出一絲心動的神色。
  而天外天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道:“緣分啊,在這狗不理、貓不顧的地方,竟然發現了這宗神物,實在不可思議,我等有口福了。”
  三株參天古樹郁郁蔥蔥,每條枝干都晶瑩如玉,葉片更是光華閃閃,流光溢彩。上面每根枝條都碩果累累,掛滿了果實,馨香撲鼻,周圍的花香遠無法和它相比。
  三株古樹蒼勁如虬龍,也不知道生長多少年月了,乍一看真與紫鉆陰木樹有些相似,且果實的形狀也一模一樣。
  區別只在于顏色,三株古樹并不是單一的紫色,除了點點紫光外,最主要的是烏光與白光,晶瑩閃爍。
  這乃是傳說中的陰陽樹。
  達到五十萬年的紫鉆陰木樹才能夠蛻變成陰陽樹,樹體除了點點紫光外,更多的是黑白光芒,果實上更是像印上了陰陽魚一般,黑白相間,陰陽二氣流轉,功效比陰木參果更加強大了,實乃名副其實的圣果。
  由陰而生陽,光從其蛻變過程就可以想象這宗圣物的不凡。
  “當年曾經從神農祖神那里偷摘過幾枚陰陽果,轉眼間無盡歲月過去了,想不到除了神農祖神外,還有人可以培育出這等圣物,難得啊。又有口福了,嘿嘿……懷念啊……”天外天不小心將不光彩的老底都泄露了出來。
  聞聽此話,英熊早已口水飛濺,當先沖了過去,打落下一枚陰陽果,迫不及待的塞進了口中。
  “奇怪,沒什么味道啊?”他露出狐疑的神色。
  “廢話!”人外人白了他一眼,道:“你一口整個吞下去了。”
  “有嗎?”英熊撓了撓頭。
  其他三人對他無語了。
  天外天也摘下一枚光華燦燦的參果,上面陰陽二氣不斷流轉,朦朦朧朧,一口咬下后,頓時滿園馥郁芬芳,那種誘人的香氣濃的化不開。
  “咦,這里……”蕭晨很驚訝。
  在第三株蒼勁的陰陽樹下,有一張石桌和兩個石墩,透發著古樸的氣息,石桌上竟然擺放著一片甲骨圖。
  “又一片甲骨圖!”其他三人也非常吃驚。
  在那遙遠的過去,似乎有人坐在石桌旁,把玩、欣賞過這片甲骨圖,放在這里后沒有來得及收起。
  “花園中就有如此寶物,前方的重地內一定還會有驚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