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50 不滅

骨片溫潤晶瑩,握在手中非常舒服,上面刻著的圖案清晰可見,但如果說是地圖就顯得過于繁復玄奧了。
  “好東西啊。”英熊欣喜的抓在手中把玩,道:“當年我為了這樣一枚骨片,我和人打的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是從尸山血海中爭奪來的。不想與你們相遇后,又連續見到了兩枚。”
  陰陽樹周圍充滿了靈氣,枝繁葉茂,每片葉子都有陰陽二氣在流轉,坐在樹下的石桌旁讓人心靈寧靜,如果在此靜靜打坐,實在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
  腐尸、死亡騎士,恐怖亡靈似乎對這座如世外凈土般的花園很忌諱,不想沾惹到圣潔氣息,沒有尾隨到這里。
  蕭晨已經從石像中脫身而出,他與天外天、人外人、英熊將掌握的三枚骨片嘗試拼湊到一起,想要看看上面的刻圖究竟指引向哪里。
  “看來完整的骨圖很大,三枚骨片互不相連,根本對接不起來。”
  天外天與英熊對此骨圖非常感興趣,趴在石桌上認真琢磨。
  “老熊你是死亡世界的原住民,仔細看看上面的圖案走向,該不會是一些死亡山脈吧,這三枚骨片上的圖案,有沒有眼熟的感覺?”
  “死亡世界太大了,我縱然有君王級的實力,也不可能將大陸走遍,尤其是死亡大陸深處就更沒有深入過了。”
  死亡世界最深處對于蕭晨來說,一直神秘無比,有一個君王級魔鬼在此,他心中的八卦之火頓時燃燒了起來,話語比平時多了很多,問個不停。
  “這個世界但凡強者提到最深處時都充滿了敬畏之心,里面到底有什么?”
  “里面是一片可怕的地域,危險程度超乎想象,君王深入其中,都有隨時殞落的可能。”英熊難得的露出了認真之色,道:“我們所見到的灰色霧氣夠危險吧?但它是單一的,而在死域最深處有很多類似的神秘力量。尤其是那些太古魔城遺跡附近,更是危險,那里簡直就是死亡的代名詞。有時候一道霞光閃過,君王被撞上的話,都會立刻灰飛煙滅。”
  “能不能說具體一些?”蕭晨越發覺得死亡大陸最深處神秘莫測了。
  通過英熊的簡單述說,蕭晨深感吃驚,死亡大陸深處不僅有尸氣滔天的古城遺跡,也有充滿圣潔氣息的神園……是一片挑戰想象力的神秘世界。
  而這些神秘之地,極有可能還不是終極最深處。
  最讓人吃驚的是,那片神秘之地似乎有著一股無法抗拒的魔力,每隔數百年就會透發出絲絲波動,讓君王不由自主向里走去,想要探個究竟。
  天外天將幾枚骨片拼來湊去,反復觀看與琢磨,道:“這如果是地圖的話,那么將是一個非常險惡復雜的地方,蜿蜒曲折,要走的道路太多了,需要避過很多地域。”
  英熊點了點頭,道:“十有仈jiǔ在死亡大陸最深處。”
  幾個人一邊聊骨圖與死域深處,一邊享用陰陽果,滿園都是沁人心脾的芳香。
  三株陰陽樹枝繁葉茂,碩果累累,上面掛著的陰陽果多年未被采摘,根本數不過來,就是幾頭大胃牛在這里都能夠撐死。
  蕭晨坐在旁邊的石墩上,內心愉悅,體內三百六十五顆正穴神化完畢后,他便能夠簡單的控制戰劍了。但神化并沒有就此打住,一些奇穴以及稍次要的穴道同正穴一般開始了神變,他相信對戰劍的控制將會越來越渾圓如意。
  “我建議咱們在此靜修一段時間,積蓄到足夠的力量再去深宮中探秘。”
  人外人與蕭晨都非常贊同天外天這個建議,尤其是英熊這一萬年來生命力險些被耗盡而亡,更需要一番真正的修整。
  這片神園中充滿了靈氣,且有三株陰陽樹,圣果壓滿枝頭,足可以讓他們達到自身的巔峰狀態。
  時間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流逝而過。
  一晃眼便過去了整整三十年,在這期間人外人、天外天、英熊三人吃光了一株陰陽樹上的所有果子。
  對于他們來說,縱然是陰陽圣果也難以提升絲毫修為了,達到君王境界外物靈粹已經無用了。之所以吃了這么多,除卻此果難得一見,滋味美妙難言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在儲藏靈氣,將每一枚參果的精氣都煉化在了體內,避免英熊生命力險些耗盡的慘劇發生。畢竟,周圍被灰色霧靄籠罩,得不到有效的靈氣補充,血氣精元早晚有耗盡的一天。
  在這三十年里,蕭晨一個人也整整吃光了一株陰陽樹上的所有圣果,穴道神化不計其數。
  他感覺相當吃驚,人體的結構神秘難測,很多穴道以前都根本沒有聽說過,直到被神化的剎那,變成了一粒璀璨光點時,他才知曉。
  幾乎方寸間就有數十、上百顆隱秘穴道,以一節拇指為例,足足有一百靈八顆微小的穴道,密密麻麻,宛如繁星。且,看其態勢還有更細微的穴道可以繼續神化下去,仿似無窮無盡。
  蕭晨暗暗咋舌,他覺得像是在解讀身體密碼,照這樣下去,體內的所有細微之處都將被通曉,所有穴道如果都被神化的話,簡直可與浩瀚星空中的無盡星辰媲美與對應。
  陰陽樹下,蕭晨靜靜盤坐在虛空中,通體都被神輝籠罩,如一尊無上神祗一般,繁復玄奧的圖紋在其體表若隱若現,幾面天碑更是分守在四方,將他那里仿佛隔成了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蕭晨的三百六十五個正穴,光華燦燦,猶如星辰,在血肉中分外璀璨奪目。此刻他的神識已經沉浸到了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每個正穴內都一個身影在打坐,寶相莊嚴,神圣無垢。
  當年,這些正穴剛剛神化完畢時,他就已經發現了穴道空間內有虛影盤坐,到了現在越發的清晰了。
  那些盤坐的身影似乎是他,又似乎不是他,面孔上仿佛有薄霧飄來飄去,看起來皆神秘莫測,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他自己。
  “這個小子還真是有些古怪。”英熊在不遠看著直嘀咕,道:“真是……太能吃了!”
  神輝全部收斂,蕭晨周身的圖紋消失不見,他從虛空中落下,坐在樹下的石墩上,道:“你們都調整好了?”
  “整整三十年還調整不好嗎,就等你了。”
  “好,那我們繼續前進吧。不過三株陰陽樹可不能讓它明珠蒙塵啊。”蕭晨早就在打這三株奇樹的主意了,如果移栽到小獸珂珂的失樂園去,絕對可以讓它們無恙生長,那里是培植神樹的凈土,且將來可隨時采摘。
  “你這小子還真是要掃光啊。”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從第三株陰陽樹上摘了不少圣果收藏了起來,而后蕭晨便以玄法將三株古樹連根帶土收進了穴道空間內。
  非常的徹底,打包帶走!
  “看來腐尸、死亡騎士、恐怖亡靈并不是真正的君王,他們有弱點,不愿接觸神圣氣息,三十年來根本沒有邁進這里一步。”
  幾人穿過這片神園,向著深宮走去。
  蕭晨將石像收進了穴道空間內,當然七彩圣樹繼續融在了體內。
  “你不需要石像護體了嗎?”人外人驚訝的看著他。
  “如果沒有七彩圣樹,石像已經四分五裂,徹底碎裂了。我不能總是依賴它,早晚有失去的一天。”
  說到這里,蕭晨通體光芒大盛,二十七口戰劍飛出,如一條條虹橋橫貫在空中,絢爛奪目。
  “咦,你不依靠石像也可以將戰劍發揮出如此威力了?”天外天深感吃驚,他是知道蕭晨底細的人,明白蕭晨唯有身處石像中才能極大的發揮戰劍的威力。
  人外人也很驚訝,道:“縱然沒有石像,面對半祖時你也足可自保了。”
  這是穴道神化后的成果,蕭晨對戰劍的駕馭更加精熟了,且不需要石像力量的加成,也可以讓戰劍揮出可怕的威力。
  再一次走入漆黑無光的大殿中,方才的祥和瑞彩徹底消失。
  “嗒、嗒……”
  空曠而又黑暗的大殿中,唯有腳步聲清晰回響。
  出乎幾人的預料,腐尸、死亡騎士、恐怖亡靈并沒有再出現,殿宇中很安寧,似乎沒有任何危險。
  “好,我們趕緊前進,早點進入中心區域。”英熊很想看個究竟,因為這里極有可能就是那位祖君的寢宮。
  四人連續穿過二十三重殿宇,終于接近了中央地域。
  前方,竟然有陣陣光亮在閃耀,在這漆黑的殿宇間格外醒目。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幾人感覺到了危險。
  不多時腐爛的氣味傳來,讓人欲嘔,腐尸第一個出現了,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渾身都在有尸水滴落,說不出的恐怖嚇人。
  接著死亡騎士手持冥矛,從黑暗中起著冥馬出現,隨時準備向他們沖鋒,那里尸氣沖天,猶如黑色的烈火在燃燒。
  接著恐怖亡靈如出現了,陰冷而又怨毒的盯著幾人。
  “不對勁,有古怪。”人外人提醒道:“小心防備。”
  刷刷刷無聲無息間,第二十四座大殿中出現了數十道黑影,全都身處黑霧中,冷漠無情的盯著他們。
  漆黑的大殿伸手不見五指,唯有二十幾雙眼睛閃爍著妖異的光芒,那種光亮格外的刺目,如嗜血的惡狼在夜晚眼泛綠光盯著獵物一般。
  幾人倒吸冷氣,不知不覺間,竟然被這么多恐怖的人物包圍了,這實在是不妙的事情。
  “我叉!這次我不會看錯了,本家兄弟你真的混在里面啊?”英熊點指前方一個渾身都處在黑暗中的高大身影。
  在這座邪異的大殿中,雖然眼睛無法看清景物,但是神念卻可以捕捉到,果真是一個威猛的魔鬼,比英熊要強壯很多。
  “轟”
  那個魔鬼如山一般撞了過來,斗大的拳頭足以將萬萬鈞巨山打的灰飛煙滅,生猛的砸向英熊。
  “我X!近親老兄你真是不講情面,對本家人也出手?”
  “砰”
  英熊以力抗力,以暴制暴,足以打碎大地的狂暴能量轟了出去,整座殿宇如果不是特殊的石材堆砌而成的,恐怕會在第一時間化成飛灰。
  激烈的大碰撞,整座黑暗的大殿像是地震了一般,狂亂搖動,英熊一下子被震的倒飛了回來,而那名為威猛的魔鬼也被轟飛了。
  “轟隆隆”
  死亡騎士發起了沖鋒,冥馬騰躍,他手中的死亡之矛尸焰滔天,橫掃幾人。
  “吼……”
  恐怖亡靈發出源于靈魂的咆哮,死亡詛咒降臨。
  “噗”
  冥火沖天,一個火焰君王帶動著黑色的死亡冥焰沖了上來。
  “砰”
  天搖地動,一個巨大的骨龍舞動著龐大的尾骨,向著幾人掃來。
  “哧”
  一個血肉干枯的巫妖君王,烏黑的指甲彎曲著,宛如鐵鉤,又似鳥爪一般,向前撕裂而來。
  “轟”
  死亡氣息彌漫,一個君王級的九頭惡鬼,像是殺戮機器一般碾壓了過來,鬼氣沖天,讓這片殿宇搖動的都快崩塌了。
  ……二十幾個君王級別的恐怖黑暗生物,殺氣沖天,一言不發,滅殺向場中四人。
  形勢嚴峻到了極點,這么多可怕的強者聚集在了一起圍殺他們,簡直無法想象。
  “快退!”天外天大喝。
  根本無法與他們戰斗,四個人怎么可能打得過二十幾個君王呢?如果被纏住,必死無疑。
  “他媽的,怎么可能有這么多君王?!”英熊大叫,這一切顯得不可思議,君王是高傲的,平日不說老死不相往來也差不多。
  幾人狼狽應戰,想要沖破阻擋,逃回神園。
  但是,根本沖不出去,才片刻鐘四人便全都負了重傷。
  “不可能有這么多君王……”縱然是重傷了,英熊還在念叨著,他無法相信,因為他在死亡世界中看到的君王也不過這個數目而已。當然,因為地域局限,他不可能全部知曉。但他覺得有二十幾個君王聚在一起,實在太荒謬了!
  “砰”
  天外天被死亡騎士沖擊,又被強大的骨龍尾巴抽中,渾身的骨頭碎裂多處,口中不斷溢血。
  “轟”
  英熊被腐尸與他的“近親兄弟魔鬼”轟殺,也口吐鮮血,栽倒在了塵埃中。
  與此同時,人外人被冥焰君王等打翻了回來,骨頭碎裂多處,已經快站不起來了。
  蕭晨的二十七把戰劍雖然護在體外,但是依然擋不住諸強的攻擊,鮮血早已染紅了身體。
  “噗通”
  他也翻倒在了塵埃中。
  縱然是祖神對上二十幾個君王,恐怕也要皺皺眉頭,更不要說這四人了,眼看就要形神俱滅。
  “大意了!”人外人嘆道:“我以為他們是行尸走肉,但看來太小瞧他們了。”
  其中,蕭晨受創最重,體內的七彩圣樹已經不能與他融合,竟然浮現了出來。
  頓時,大殿中七彩神光沖天,照亮了整座殿宇。
  二十幾位君王剛剛抬起的手掌,急忙捂向眼睛,更是連連倒退。
  “快,催動神樹,讓他綻放神輝!”
  幾人沒有想到,這些強大的君王竟然是如此的懼怕光明。
  四人拼盡神源,不僅本身光芒大作,更是讓圣樹霞光萬道,瑞彩千條。
  刷刷刷所有君王全都露出懼色,連連倒退。
  “快走!”
  趁著這個機會,天外天喝道:“沖向前面有光芒綻放的那座殿宇!”
  “轟”
  就在他們沖起的剎那,后方二十幾個君王全都發動了雷霆攻擊。
  四人如遭雷擊,全部噴血,強大如天外天與英熊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未曾受傷了,今日卻連連遭創,對于他們來說不可想象。
  畢竟,二十幾個君王聯合在一起,這是古往今來都極其罕見的事情。
  幸虧,蕭晨將七彩圣樹擋在了身后,不然他可能已經形神俱滅了。
  四人雖然遭受了極其可怕的重創,但是卻一步也不敢停留,近乎亡命般沖向前去。
  連續越過三重殿宇,終于到達了光明所在地。
  二十幾名君王皆仰天發出靈魂咆哮,在外面不斷徘徊,尸氣滔天,鬼影綽綽,不肯離去,震動的這片宮殿都在連連搖顫。
  “怎么可能有這么多君王級存在?!”到了光明宮殿的近前,英熊還在不斷的自語,像是著了魔一般。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人外人皺眉,道:“你們忘了天宮外那些石柱了嗎,數十個君王被封印在了里面,你們不覺得剛才看到那些君王眼熟嗎?”
  “沒錯,是他們!”天外天也變了顏色。
  “啊……”英熊驚呼,露出震驚的神色,道:“真的……是他們,完全一模一樣。”
  “他們不是被封困在石柱中了嗎,我們還曾挖出過那個魔鬼的枯骨,怎么回事?”蕭晨提出了疑問。
  “是他,是那個祖君干的,他抽出了那些人的戰魂,將他們煉制成了殺戮傀儡!”英熊臉色有些蒼白,喃喃道:“太不可思議了,那是二十幾個君王啊!如果放到外面去,可以橫掃一切阻擋。”
  “先不要說了,先看看這座光明神殿中到底有什么,這里已經是中央大殿了。”天外天說罷,當先向前走去。
  幾人心中都很忐忑,連二十幾個君王都見識過了,這里又會有怎樣的可怕景象呢?
  在外觀看,大殿光芒沖天,那灰色的霧靄都被沖散的干干凈凈,大殿放出的光芒,如一道通天血柱一般直達天際。
  是的,竟然是血紅色的光芒!
  幾人極其警惕的邁步前進,不過卻并沒有任何危險發生,順利走入光明大殿中。
  眼前的景象讓他們大吃一驚,紅褐色的地面上有一灘鮮紅的血跡,是如此的醒目,旁邊還有三把斷劍,上面沾染著不少的血滴。
  血水不凝,光芒沖天,兇殺仿佛就發生在不久前。
  但是,幾人很快就否定了這種猜想,無論怎么看,這座殿宇中的氣息都像是數千年、上萬年沒有人進出過了。
  他們是君王級強者,自然能夠通過環境來推測出真相。
  數千年、上萬年都不曾干涸的血跡,如剛剛噴濺出來的一般鮮艷,且更加難以想象的是,一灘血跡,其光芒竟沖上了云霄,破開了灰色霧靄的阻擋。
  這是何等的偉力?簡直不可想象!
  當目光停留在斷劍上時,蕭晨、天外天、人外人的表情近乎凝固,那竟然是與蕭晨所掌握的戰劍一般無二的古劍!
  竟然有力量可以折斷戰劍,這一切太可怕了,半祖絕對無法做到。
  “這里……有一本書。”英熊神經大條,已經走到了另一旁,從地上撿起一本簿冊。只是,他剛剛翻開一會兒,臉色便變得一片蒼白,難看無比。
  蕭晨離他比較近,接到手中觀看。
  簿冊上寫著“末日預言”四個大字,上面清晰的寫道:“我已經預知三萬年后你們的到來,發生種種皆在意料中……”
  從他們進入天宮時起,所有發生過的一切都被一一畫在了簿冊上。
  當看到某一句話時,蕭晨也如英熊那般臉色蒼白,感覺毛骨悚然。
  “你們七個同時進來,只有一人活了下去……”
  怎么會有七人,另外三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