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51 祖君的預言

紅的祖君血液,折斷的戰劍,末日預言簿冊……這一一起,讓光明大殿中陰氣森森,充滿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簿冊呈紅褐色,材質不明,柔軟而又陰冷,有絲絲涼氣出,給人以妖異的感覺。
  天外天與人外人注意到英熊與蕭晨的神色,皆感覺驚異,走了過來,一起觀看那本簿冊。
  “這是……”人外人當場便一驚,下意識的戒備了起來,神念掃視四方。
  七個人只有一人能夠活下去,可是另外三個人在哪里?
  “妄言!”天外天掃四方,沉聲道:“太荒謬了,三萬年前的人怎么可能推測出三萬年后的事情,縱然是祖君也不可能!”
  蕭晨翻過第七頁,神情頓一凝,就連人外人與英熊也變了顏色。
  天外天感覺異,道:“你們為何那樣看著我?”
  “你……自己來看。”人外人將拉到了近前。
  在頁上竟然繪有天外天斥責妄言與荒謬的畫面。
  “這怎么可能?!”天外天神情一。而后露出了吃驚地神色。平日間天外天對什么都不在乎。一副不良少年地樣子。但是此刻他露出了鄭重之色。沉思片刻鐘。道:“我不相信有人能夠預測三萬年后地事情。祖神也不肯能有這樣地神通!”
  說這里。天外天正言道:“你們不要被它影響了心神。我想這本簿冊一定有古怪。是它在作樂。所謂地預言簿冊肯定是邪物。先是對我們心理暗示后露出邪異現象。自然不怕我們不著道。”
  英熊神經大條。他也不信邪。道:“有道理就說嘛此地話。祖君地神通也未免太可怕了。他在三萬年前通曉未來之事一說。太荒謬了。那絕對是不可能地。超出了常理。”
  “若不信預言可在他們再做反應前。開啟下一頁。”這是第九頁最后地一行字。
  蕭晨與人外人沒有說話速翻到了第十頁。
  上面清晰地描繪著天外天與英熊走開。去觀看斷劍地畫面。
  蕭晨與人外人沒有說話,只是相互看了一眼。
  接下來生的事情,可以說均在預言簿冊畫面內。天外天與英熊真的走向了斷劍,且撿了起來。
  蕭晨與人外人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如果說之前是簿冊作樂據當前生的事情記錄下了畫面,那么眼下這一切就太過不可思議了。
  第十頁上晰的描繪著天外天與英熊各自提著一把斷劍走來,劈向那本簿冊!
  當看到這幅畫面時晨與人外人皆大叫不好,當他們做出反應時劍兩把斷劍已經刺了過來。
  蕭晨與人外人打出光幕,籠罩在簿冊之上,不想它因此而毀去。
  “不要攔阻,毀了這邪物,免得它影響我們的心神!”這是天外天的話語。
  “對,一本邪書也敢戲弄我等君王級強,粉碎它,我看里面的邪靈會不會出來求饒。”英熊也認定簿冊內有陰靈作祟。
  “不可!”人外人將光幕撐到最強,道:“里面預言了你們將要做的事情,是真的。”
  聞聽此言,天外天與英熊皆一愣,手中的斷劍放緩了下來。而蕭晨與人外人合力撐起的光幕,則險而又險的擋住了兩把絕世戰劍。
  但是意外還是生了,斷劍上沾染著晶瑩剔透的血珠,那是屬于祖君的鮮血。在這片刻間貫注了天外天與英熊的殺意后,更加的妖艷了,斷劍雖然停了下來,但是幾顆血珠卻由于慣性而飛濺了過來,居然穿透了空間,快到極致,可想而知蘊含了多么強大的力量。
  人外人一驚,急忙攤開手掌去阻擋。
  “哧……”
  幾滴血珠輕易洞穿了人外人那肉呼呼的小手,冒起一股青煙與一股肉臭。
  “啊……”人外人大叫,一抖手丟開了簿冊,墜落在地。他快如光影一般閃向了一側,萬萬沒有想到幾顆祖君的血珠蘊含著如此恐怖的能量!
  見狀,蕭晨也急忙躲避。
  幾顆血珠墜落而下,滴濺在末日預言簿冊上。
  不知道這簿冊是什么材質制成的,比人外人的手掌還要堅固,血珠散開,嫣紅侵染開來,并沒有將之洞穿。
  “你沒事吧?”天外天心中吃驚,急忙看向人外人。
  “無妨,可以恢復過來。”人外人搖了搖頭,內心一陣后怕,祖君的血液太恐怖了,強如半祖也承受不了。
  “不好!”英熊大叫道:“毀了,它毀了。”
  紅褐色的簿冊,被祖君血液侵染過的后半部分,冒點青煙,竟然在被快速的腐蝕。
  蕭晨與英熊急忙沖了過去,想要以神力阻止。
  強大的半祖神力,竟然也沒有能阻止。
  “沒用的,血水中蘊含著祖君的力量以及我們的殺意。快翻書看。”天外天快步沖了過來,道:“抓緊時間看看有什么預言。”
  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血水已經將后半部分腐蝕掉了。
  最終,下半部分只留下殘缺的一角以及另外模糊的少半頁。
  “這……”蕭晨幾人一陣呆。
  事情變化的太快了,怎么會這樣?
  上半部分完好無損,但是已經全都看過了。
  下半部分余下的一角上只有四個字:生的希望。
  “他們的!玩我們啊?”英熊忍不住喝喊了出來。
  “還有半頁,快看看上面有什么。”人外人提醒道。
  下半部分還有模糊的半頁,像是在嘲弄著幾人,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四個字:天意如此。
  縱然幾人心境遠超常人,到了此刻也有一股想罵娘的沖動。
  “翻過來,看看背面。”還是經人外人提醒另外三人才想起背面還有字跡。
  那殘缺的一角背面僅有兩個字:七人。
  看了之后,頓時讓這四人感覺毛骨悚然,到了現在他們對這預言已經相信大半了,這兩個字對于他們來說有些冷颼颼人感覺有些毛。
  怎么可能還會有三人呢?
  此刻模糊的半頁在幾人手中重如泰山,他們翻了過來,想看看上面是否還有最后的預言。
  出乎意料,上面字跡不算少。
  幾人凝神觀看,結果面面相覷皆露出思索的神色。
  上面不是預言,倒像是自語般的日記。
  大意是:他知曉了未來三萬年的事情是卻沒有現自己的未來,未來三萬年內他身影空空。由此,他知曉自己將殞落了。
  但是
  不解的是,他能夠預測未來三萬年的事情,但是卻無他存在那一刻的“現在時”。
  讓人感覺極其荒謬。就像是他丟失了一段時間是一片空白,他無法把握只能通過未來而進行推測,他將不復存在。而非真正推斷出他如何殞落、滅亡……
  幾人沉思半晌難以明了其中究竟。
  最后,他們又將上半部分預言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
  他們最為關心的是的只有一個人能夠活下去嗎?
  難道說其他人要死?
  但是,七人為何只有四人?
  英熊大咧咧笑了起來,道:“我還是感覺難以相信,這個預言太邪性了。縱然是祖君的預言,可信度也不是很高,興許他確實看到了一絲未來吧。但是,畢竟他看錯了,我們這里不是只有四個人嗎,說明他留下的簿冊不靠譜,不用擔心。”
  人外人已經將受傷的掌治好,神色有些凝重的看向蕭晨,道:“我記得在神村時,看到過你的穴道空間內關押著三名修羅。”
  天天頓時也變了顏色,他曾經聽蕭晨說起過,一名是修羅族的圣女,另外兩名是修羅族的長老,如此算來豈不是正好七人!
  英熊當時就變了顏色,結結巴的道:“真的……真的有七人?!我說兄弟……你嚇人啊,還關著三人?”
  如,已經被封困在這片灰色霧靄中一百年有余了,人外人要是不提起修羅族圣女三人,蕭晨真的有些忘記了。
  不過,他立刻解釋道:“那三人被我扔在了神村,進行勞改呢,并沒有被帶來。”
  聞聽此言,英熊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道:“看來是祖君預測錯了。”
  但是,就在這時蕭晨突然臉色大變,極其難看。
  “怎么了?”人外人問道。
  “出來!”蕭晨大喝。
  英熊頓時感覺毛骨悚然,他的強大神念掃視四方,卻沒有現任何異常。
  天外天也皺起了眉頭,道:“生了什么?”
  蕭晨臉色有些灰暗,道:“我被人算計了。”
  “怎么回事?”人外人露出異色。
  “他們在我的身體中。”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頓時不由自主后退,驚異的看著蕭晨,道:“誰在你的身體中?”
  “三個君王在我的身體中。”
  聽到此話,無論是人外人、天外天,還是英熊都感覺頭皮有些麻。三個強大的君王居然跑到了蕭晨的身體中,而他們卻一無所知,這實在太可怕了。
  “是誰,滾出來,不然老子殺進去了!”英熊大叫。
  人外人與天外天急忙攔住了他,開什么玩笑,能殺的進去嗎?
  “你們到底打算怎樣?”蕭晨平靜的問道。
  一聲咳嗽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開口道:“好吧,我先出去。”
  蕭晨將某一穴道空間打開,一道身影快如閃電般飛了出來。
  天外天與人外人還有英熊頓時將他圍在了當中,不過可沒有敢莽撞動手,畢竟蕭晨體內還隱伏著兩大君王呢。
  這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須花白,身上穿著的道袍也是黑白相間,似一個個陰陽魚組合在一起。
  “你是誰?!”英熊斷喝。
  天外天與人外人也很驚訝,在這個臉色紅潤、須花白的老人身上,感覺不到任何陰森氣息,相反有股圣潔靈氣在彌漫,無論怎么看都不像是陰晦與邪惡的君王。
  “幾位不要誤會,我并沒有惡意。”老人連忙拱手,對著幾人施禮。
  “沒有惡意你會跑到別人的身體中去?”英熊質問道:“如果想表達誠意,趕緊讓另外兩人出來。”
  老人面帶慈祥氣息,連連拱手,微笑道:“幾位不要動怒,我真的不是惡靈。如果我們三人一起出來,你們恐怕會立刻出手攻擊了,我們怕沒有解釋的機會。”
  人外人擺了擺手,道:“我相信你,現在你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與幾位并無怨,說起來還算有緣呢。”老人微笑了起來,道:“幾位,陰陽果的味道如何?那是我等獻給幾位的果品。”
  “你……”英熊點指老人,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是你們!”天外天也大感意外。
  蕭晨更是愕然,萬萬沒有想到三個君王竟有如此來歷。
  “不錯,正是我等三人,現在幾位應該相信我們沒有惡意了吧?”
  人外人等點了點頭。
  “那好,我將他們兩人也喚出。”
  蕭晨打開另外兩個穴道空間,光芒閃爍,現場又多了兩個慈眉善目的老人,容貌與第一人相近,皆很慈和,且也穿著黑白陰陽魚相間的道袍。
  “三位,多有冒犯了,還請海涵。”蕭晨向著三位老人施禮。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三株陰陽樹早已通靈,修到了君王境界。
  想想也不算奇事,畢竟三株陰陽樹已經生長五十多萬年了,得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無妨,說起來也怪我們自己沒有早點現身。”看得出這三個人很心性純善,急忙還禮。
  “就是啊,你們為何不早點現身?”英熊抱怨道。
  三位老人苦笑,一人開口道:“我們有苦衷啊……”
  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無情的聲音自宮殿外遙遠的黑暗中傳來,讓人半祖靈魂都要顫栗。
  “終于達到六人之數……”
  光明大殿中溫度驟降,幾人感覺像是突然墜入了冰窖一般。
  陰氣自大殿外彌漫開來,森然的氣息直傳到人的骨子里,讓人感覺神識都在跟著顫抖。
  足足有三十幾道黑影,堵在光明神殿出口處,那里尸氣滔天!
  三十幾個君王級強!
  刺骨的殺意正是他們出的!
  “嗒”、“嗒”、“嗒”……
  清晰的腳步聲自黑暗中傳來,是如此的刺耳,極富有韻律,竟然造成一股讓人難以承受的浩瀚威壓,整片連綿不絕的天宮都在搖動,縱然是天外天、人外人等也都感覺到陣陣壓抑與難受。
  仿佛有一個君臨天下的蓋世祖君在緩緩走來,三十幾名強大的君王級強全部退到了兩旁,單膝跪在了地上,恭迎黑暗中的無上存在。
  “他是誰?祖君不應該充滿陰冷與死亡的氣息。”
  英熊與等人等人皆駭然,且充滿了惑。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