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52 成真

三十幾名強大的君王單膝歸在地上,恭迎黑暗中的王者降臨,這種場面不論是蕭晨還是見識廣博的天外天等,都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可想而知來者有多么不一般。
  腳步聲由遠而近,像是在人的心中不斷敲打,到了最后仿佛有巨錘在擂砸英熊幾人的心臟,讓幾人嘴角溢血。
  那種強大的壓迫感是無法承受的,與天地合一,與世界脈動同步,主掌了這方世界的力量,化身為天地意志。
  非常恐怖的景象,這片天宮材質特殊,縱然是君王也打不碎、撼不動,但是此刻隨著腳步聲,所有宮殿都在跳動,每次都離地數尺高。
  沉重的氣息讓人喘不過氣來。
  終于走近了,黑暗中一條修長的身影,漸漸露出真容,臉色雪白,近乎病態,周身被厚厚的黑色冥衣所籠罩。
  這是一個年輕而又美麗的強者,天庭飽滿,睫毛密而長,鼻梁挺直,紅唇潤澤,貝齒雪白如玉,唯一不協調的是那雙眼睛,完全是死灰色的,沒有任何光彩。
  不是女人卻比女人還要美麗,柔軟的黑發如波浪般彎卷著,如雪的肌膚細膩滑嫩,修長的軀體略顯單薄,黑色的冥衣隨風獵獵作響。
  正是這個美麗而有些病態的年輕男子,帶給了人以強大的壓迫感,讓三十幾名君王都臣服在此。
  好在他已經停了下來,腳步聲已經止住,不然蕭晨擔心自己的心臟都會碎裂,被咳嗽出來。
  “六個,我需要六個君王**!”美麗的男子聲音雖然很年輕,但是那種是發自骨子里的森寒,讓人感覺如身處冰天雪地中一般。
  這是一種“勢”,超越半祖的“勢”,一言一行都與大天地呼應,言即是法,行即是則。
  死灰色的眸子空洞的掃視著前方七人,美麗而又妖異的男子沉靜如岳,讓人不由自主心生敬畏。
  天外天穩定下了情緒,開口問道:“你是誰?”
  臉色雪白的年輕人輕啟紅唇,道:“瑞西奧。”
  聞聽到這個名字,英熊當時便臉色蒼白,大叫了起來,道:“大威冥王瑞西奧?!這不可能,早在五萬年前他就已經灰飛煙滅了。你是……哪個瑞西奧?!”
  “大威冥王瑞西奧。”
  聲音依然很輕,但是卻如天雷般劈在了英熊的耳畔,他感覺腦中轟轟作響。
  “這怎么可能,大威冥王不是已經殞落了嗎?怎么可能還會重現世間……”英熊似乎極度震驚,喃喃自語著。
  “冥王瑞西奧有著怎樣的來歷?”人外人輕聲問英熊。
  很明顯,英熊被震住了,此刻有些失神,依然在不斷喃喃著:“這……怎么可能……”
  不用想也知道,這個瑞西奧在五萬年前來頭大的嚇人,不然英熊不可能是這種神態,好不容他才漸漸鎮定下來。
  “大威冥王瑞西奧曾經是死亡大陸最恐怖的存在!”英熊第一句話就給出了如此評價,他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道:“當年我魔鬼一脈的圣祖,修為已經達到了君王境界九重天頂峰,是無盡歲月以來最有可能破入祖君境界的無上魔祖,可以說已經能夠橫掃整片死亡大陸,但是……卻依然被大威冥王瑞西奧給……打死了。”
  大威冥王瑞西奧空洞的眸子沒有任何光彩,冷漠的看了一眼英熊,道:“你是那個魔鬼的后代。”
  “他是……祖君?”人外人問道。
  “不是祖君,但也僅差一線了,甚至可以說,一只腳已經邁進去了。”英雄說完這些話后,凝視著冥王瑞西奧,道:“你到底想怎樣?”
  “我需要你們當中六個君王為我獻祭。”無情而又冷漠,雖然平淡道來,但卻讓人感覺渾身發寒。
  “你說讓我們獻祭我們就獻祭?”人外人雖然形貌似孩童一般,但是脾氣上來后,卻也剛烈無比,道:“一只腳邁進祖君境界又如何,想讓我們獻祭,你來試試看?”
  刷人外人化成一道虹芒沖了過去,他已經看清形勢,大威冥王早已作出了決定,肯定無法更改了,與其如此不如拼個魚死網破。
  人外人化成的虹芒璀璨奪目,快到了極致,真的撞在了瑞西奧的身上。
  “轟”
  整座光明大殿劇烈搖動,仿佛隨時會崩塌一般。
  但是,結果讓人震驚。
  大威冥王巍然不動,沉穩重凝如山岳,仿佛根本沒有受到沖擊。
  而人外人達到了半祖境界,修為通天,法力高深,但卻在一撞之下,雙臂垂落下來,完全骨折,且口吐鮮血,倒翻了回來。
  這個結果讓人感覺膽寒,強如半祖的可怕攻擊力,根本沒有奈何大威冥王分毫。
  蕭晨急忙過去扶住了他,道:“你沒事吧?”
  刷就在這時,天外天動了,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直接出現在大威冥王近前,雙掌如刀斬了下去。
  瑞西奧依然一動不動,死灰色的眸子波瀾不驚,如深淵一般可怕。
  “砰砰”兩聲,天外天結結實實的劈在了冥王的身上,可打碎山岳、召喚天外隕星的雙手,沒有傷到瑞西奧分毫,他也被震的雙臂折斷,倒飛了出去。
  不過這一次還有十幾滴鮮紅妖艷的血珠落在了冥王的身上,“哧哧哧”的聲音不斷發出,大威冥王瑞西奧的黑色冥衣化成了飛灰。
  那竟然是光明大殿中,地上那灘祖君的血液,被天外天悄悄攝來一些,打在了冥王的身上。
  結果依然是可怕而又讓人震驚的,祖君的血液沒有傷到大威冥王分毫。在黑色的冥衣之下,是一層閃爍著點點烏光的金屬鐵衣,祖君的血珠只在上面留下一些劃痕。
  “祖君的血液嗎,它縱然蘊含殺意,也傷不了我。”大威冥王瑞西奧伸出一只如玉的手指,輕輕在黑鐵衣上抹下幾顆血珠,任其在掌指間滾動,難傷其分毫。
  “你果然無限接近祖君境界了,另一只腳也快邁進去了。”英熊定定的看著瑞西奧。
  “五萬年前,如果不是這片天宮的主人,將我封死在這里,我早已成為祖君了!”說到這里,大威冥王瑞西奧失去了冷漠而與平靜,仰天咆哮了起來,道:“整整浪費了我五萬年的時間啊!”
  這種死亡咆哮,充滿了陰森恐怖的氣息,死亡屬性的力量在天地中轟然洶涌奔騰,連天空中的灰色霧靄都被震的潰散了。
  “英熊指著周圍的三十幾個君王,道:“他們都死了,成為了渾渾噩噩的傀儡。你……為何復活了?”
  “因為我是大威冥王瑞西奧。”
  如此理由,足以顯示了瑞西奧的自信與自負,更說明了他的強大與可怕。事實擺在眼前,被祖君封死后,他又死而復活了!
  五萬年前,有無上祖君從死亡大陸最深處走出,所過之處,天下莫敢不從,但凡有抗逆者,全部被擊殺。不少君王被虜進天宮中,**被封死在石柱間,而戰魂則被抽出,制成了死亡傀儡,那是根本無法逆轉的,瑞西奧無疑打破了這個常理。
  “你到底是如何復活的?”英熊很想知道個究竟。
  “我是誰?我是瑞西奧,豈能與他們一般。”大威冥王指向周圍的三十幾個君王,道:“我戰意不滅,恨意不息,就是祖君也難以磨滅我的怨念。”
  說到這里,冥王死灰色的的眸子更加的空洞了,他瘋狂大笑了起來,道:“當有無上強者手持戰劍殺進天宮,與那祖君大戰三天三夜,最終以戰劍粉碎其魂魄后,我……哈哈哈……”
  大威冥王瑞西奧竭斯底里的大笑,蒼白的臉色顯得格外可怕,近乎猙獰,他大笑著喝道:“正是因為傀儡魂深處,隱藏著對他的恨意,讓我一絲靈識不滅,我將他殘存的少半具肉身吞食了,最終打破傀儡身,徹底覺醒了。”
  吞食了少半具祖君的尸體,這……實在太可怕了,一般的君王根本無法承受的住!
  再看到光明大殿中的那灘妖艷的血跡,以及三把斷劍時,蕭晨幾人都感覺陰氣森森。
  雖然大威冥王已經恢復了冷漠,但是蕭晨幾人都感覺此地陰冷無比,這是一個瘋狂的人,絕不像表面看起來那般平靜。
  “既然你已經覺醒了,吞食了祖君的血肉,為何還要為難我們?”英熊喝問道。
  “正是因為吞食了祖君的血肉,我才需要你們獻祭,祖君血肉精氣不能完全與我合一,我不能夠真正邁入祖君之列。”說到這里,他看向三名陰陽樹化成的老人,道:“別以為你們隱在樹體中不出,我就不知道你們的存在,我不過是當豬在養你們。這次醒來,恰逢六君之數達到,可以開刀了!”
  一切都已經很明顯,差不多已經水落石出了,危急局勢擺在眼前。
  “這么說你看過末日預言了?”蕭晨問道。
  “自然。”
  “那你一定知道里面寫了什么,能告知我們嗎?讓我們死個明白。”
  “里面描繪了你們的結局,那就是死亡,為我獻祭!”
  “還有呢?”
  “其他你們無需知道。”
  “你個傻子,祖君耍你呢。”英熊突然冷笑了起來,非常不敬的嗤笑道:“你以為真有人可以預見三萬年后的事情?肯定是障眼法,迷惑了你的心靈,你真是愚蠢無比,方才我們都看破了,你卻被愚弄了這么多年。”
  “哈哈……”天外天也大笑了起來,道:“真是可笑,傻小子一個,還自得呢,我看你這輩子永遠也無法突破到祖君境界。”
  瑞西奧根本不動怒,眸子像是兩口漆黑的死亡洞穴一般,他平靜無波,道:“你們不必激我情緒,縱然是祖君復活也難以撼動我的心境。可以告訴你們,末日預言記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當年那位祖君集全了甲骨圖,走進了大陸最深處一個神秘所在,洞曉了未來之事。但也因此而招來了殺身之禍,甲骨圖被他臨終前打散到大陸各地。末日預言……到底記載了什么,我不會告訴你們,在接下來的百年中你們不僅將品味死亡的折磨,也將飽受無法獲知驚天大秘的痛苦。”
  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可說的了,眾人不可能坐以待斃。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各操起一把滴血的斷劍,三名慈眉善目的老樹人周圍更是流傳出陰陽二氣,黑白陰陽魚環繞在旁。蕭晨重新進入石像中,祭出了二十七把戰劍,七彩圣樹也是光芒大作。
  但是,強大的瑞西奧一只腳已經邁入祖君境界,根本不是眼前幾人能夠抗衡的。
  他僅僅在虛空中輕輕按了一掌,七人便被震飛了出去,渾身骨骼斷裂多處。他脫下鐵衣,蓋在了祖君的鮮血上,沖天的血光被擋住了。同一時間他吐了一口陰氣,原本充滿血光的大殿頓時漆黑如墨,徹底的陰暗了下來。
  三十幾名強大的君王,全都走進殿宇內,無聲無息的將七人包圍了。
  “打,絕不束手待斃!”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的,七人怎么可能打的過三十幾名君王呢?且,還有大威冥王在旁壓陣呢!
  不過支撐了半刻鐘,七人便再難抵擋了,殞落隨時會發生。
  “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愿!”別看英雄神經大條,但是到了關鍵時刻卻很剛烈,想要自爆魂體,來個形神俱滅,不讓瑞西奧稱心如意。
  “砰”
  一道陰柔的死亡光束將英雄擊飛,且將其定住了。
  “我不會讓你們自廢神魂。”大威冥王瑞西奧美麗蒼白的臉頰古井無波。
  想要自寶而形神俱滅都不能,在三十幾個君王將七人壓制后,瑞西奧不斷出手,將他們束縛。
  三十幾名君王無聲的退出,漆黑的大殿中徹底安靜了下來,近乎死寂。
  “開始為我獻祭吧……”
  冥王瑞西奧像是一尊魔像一般立在那里,死亡氣息席卷天地。
  慘劇發生了,先是三名樹人君王,接著是英熊與人外人還有天外天,血肉在燃燒,靈魂在燃燒,匯聚成點點光華,向著瑞西奧籠罩而去。
  “獻祭,為我打開靈魂的屏障,給我沖破阻擋!”
  低沉的咆哮在明滅不定的大殿中回響,傳遍了整片天宮,又沖向了天地間。
  這是一種最為慘無人道的折磨,不是一次獻祭完畢,而是要整整持續百年!
  每天在固定的時間都要燃燒部分血魂,化成光芒向著瑞西奧凝聚,助他打破靈魂壁壘,而剩余的時間瑞西奧則使出手段,令幾人強大的君王魂自主修復。
  被禁錮了自由,仿佛是被圈養的牲畜,這一種無法想象的折磨,如身處煉獄中一般痛苦。
  蕭晨的魂魄沒有達到君王境界,沒有親身經歷那種痛苦,但卻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無法阻止,也同樣感覺憤怒與折磨無比。
  三十年匆匆而過,六大君王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沒有一點人形了,但是想死都不能。
  當第五十年來臨時,強如六人,意志也快崩潰了。
  生的希望在哪里?
  末日預言中的四字沒有意義嗎?
  第五十五年,當大威冥王的蒼白臉色漸漸有了一絲血氣時,他身形一震。
  就在他的身后,漆黑的大殿入口處,立著一個干枯的的身影,也不知道來了多長時間了,正在靜靜的盯著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