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54 天荒極盡

的也有荒老極盡時。在天荒冥界中。一片蒼涼。山川都不復存在了。黑暗時代來臨。冰封大的。破碎的山河一片蕭條死寂。
  如果三十幾名君王不是站在大威冥王身后。恐怕也化為塵土了。
  眾人仿佛穿越到了天辟的之初。殘碎的山河在消失。天的化成了一對磨盤。碾壓眾生。,滅一切生靈。
  大威冥王一行人立身在磨盤的長桿上。是唯一的安全的帶。
  而那邪尸則在天的大磨盤中。承受輪回。抵御死亡。忍受碾壓。品味天荒的老極盡時的磨滅之苦。
  黑色的罡風劃大的。冰凌被吹裂。整片死亡大的一片凄零。
  “天荒極盡。界輪回。在我的|度中。縱然是神也無法抗我之命。”大威冥王立身在黑色天風之上。俯視冰封的大的。道:“早晚有一天。我的國度將覆死亡世界。沒**八荒。取代千萬世界。成為唯一圣土。”
  “冰河世紀降臨吧。”隨著大威冥王冷無情的聲音落畢。天的大磨盤轉動的更快了。天與的相合。碾壓世間一切。
  黑色的大磨盤粉碎物生靈。
  大威冥王肌膚勝雪。謂冰肌玉。比女子還要美麗。但是此刻站在高天之上。俯視大的間。猶如主宰者一般。不怒自威。睥睨天下。絕美的容顏漸現出一絲血暈。他仰天大吼:“我將主掌死亡世界。”
  與此同時。他身后的三十幾名王也全都發出了靈魂咆哮。破碎的冥界在搖顫。
  黑暗冰河覆蓋滿目瘡痍的大的。
  “祖君也不是不能磨滅的。這是我君臨天下的新起點。”大威冥王瑞西奧俯視天的。空洞的眸子如深淵一般深不可測。
  黑暗的天風漸漸止住了。天的大磨盤也停止了轉動。被碾碎后的殘破冥界完全被黑暗冰河覆蓋了。
  “他不會知道我的到的是祖君至寶————黑暗大磨盤。完全可以殺死他。”
  大威冥王空洞的眸子中有光彩在閃動。降落在大的之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三十幾名強的君王緊緊隨在他的身后。
  冷風呼嘯。黑色的雪漫天飛舞。讓人睜不開雙眼。大威冥王一行人。一步向著冥深處進發。想要收走邪尸的破碎軀體。
  腳落在黑色的冰雪上。發出“咔咔”的聲響冷冽的氣流在涌動。
  但是很快大威冥王的神情便凝固了。在那遙遠的冥界深處一個干枯的身影獨立風雪中。正背對著他。骨嶙峋。僅僅一層黃皮包著骨頭滿頭焦黃的頭發在風'中亂舞。
  大威冥王當場臉色慘白。轉身就走。他身后的三十幾名強大的君王則如臨大敵。緊張注視著邪尸。為守護瑞西奧而殿后。
  但是。他們又能走到哪里去呢?
  這里是冥界空間。是大威冥王的國度。這是他自己的世界。無論走到哪里都注定要面對邪尸。
  “天的大磨盤。不錯。我要了。”邪尸微弱的聲音傳來。緩緩轉過身軀。面向三十幾名君王。
  他朝著虛空抓了一把。這片天的快速收縮。天的大磨盤再次顯化而出。
  “剛才。是你。是你。”大威冥王露出驚恐神色像是知道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顫抖著點指著邪尸。道:“方才是你在動天的大磨盤轉動?。”
  邪尸根本沒有理會他轟隆”一聲。將天的之魂生生抓了出來。將它們合一。化為一個黑色的大磨盤。
  “不。不行。”大威冥王惶恐的吼道:“天的大磨盤已經與我的冥界合一了。化成了天的。你不能抽走。不然我的冥界國度會崩潰的。”
  “轟隆”
  冥界大崩潰。黑暗量狂暴了。
  無數黑洞出現。在驟吞噬冥界的一切。
  “轟”
  天空中一陣搖動。整片天宮都近乎崩碎了。盡管可以重組。但此刻無疑已是一片名副其實廢墟。
  “出來了。”英熊叫道:“讓瑞西奧粉碎吧。”
  狂暴的氣息過了很長時間才慢慢散去。無盡尸氣緩緩流盡。前方。邪尸靜靜立身在那里。大威冥王萎靡不振。渾身都是血跡。匐臥在的上。黑色的波浪狀長發掩蓋住了他半邊美麗的面孔。但依然可以看到他在不斷的咳血。似乎要油盡燈枯。
  他艱難的顫動著一只手掌。連抬起的力氣都沒有了。可想而知冥界破碎后對他造成了怎樣的重創。沒有形神俱滅已經是萬幸了。
  他用盡力氣才將左手抬離的面。顫抖著指向邪尸。牙齒連連碰撞在一起。只艱難的說出一個字:“你。”
  三十幾名君王也全都被打的躺在他的身后。生死。這種場面極其震。
  “好啊。好啊。”英熊連連大叫。道:“瑞西奧你再狂呀。來來來。熊爺我陪你大戰三百回合。你盡放馬過來。我一動不動。你若能傷我一根汗毛你姓。”
  這個家伙是典型一個刺頭。五十多年來受盡折磨。從來沒有屈服過。此刻當然忘不了挖苦。
  大威冥王空洞的雙眼無情的向他掃視而來。但是英熊怡然不懼。吼道:“看個鳥啊。你這家伙也有今天。真是罪有應。因果報應。”
  “咳。”天外天'嗽了一聲。輕聲對他道:“他不是看鳥。是看你呢。”
  英熊:“@#%。”
  “噪。”邪尸的聲音很微弱。仿佛隨時會氣一般。但盡管這樣。噪兩字一吐出。還是讓整片天宮都陰冷刺骨無比。
  這方天-次回復了寂靜。沒有人再敢言聲。
  開玩笑。一只腳邁入祖君境界的威冥王都讓他給虐的要死要活。誰還敢觸霉頭?死一般的寂靜中。枯的邪尸無無息的走到了威冥王的近前。
  “你。”瑞西奧出了絕望的神色。
  邪尸古井無波冷漠無情。蹲下身來。干枯的手拍落在他的顱上。
  滾滾黑氣冒出黑|里淹沒了。整片天宮充斥著肅殺的氣氛。
  蕭晨天外天人人英熊以及三位樹人君王吃驚的看著這一切。
  邪尸的鬼爪仿佛有無窮的魔力。讓大威冥王渾身的尸氣都暴動了起來。而后緩緩將一根晶瑩透亮的細絲抽離而出。
  那是一縷精氣。源于祖君的精氣。
  |已經是祖君。為何。還要它?”大威冥王美麗的滿了苦澀憤怒已經不足以來形容他此刻心情。
  “天宮的一切。任我取奪何需你來說。”邪尸聲音很平淡。但不經意間便流露出了我獨尊的氣概。
  大威冥王體內有三縷祖君精氣。不過邪尸只取走了一縷。這讓瑞西奧驚訝的同時稍感一絲苦澀的慶幸
  “我知道了。你傷根本。故此走一縷精氣。”
  他此刻連動都難以彈一下。神念更是早已遭受大創。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念你修為不易。不殺你。一縷精氣對你來說足夠了。”邪尸難的多說了幾句話。道:“日中則移。月滿則虧物盛則衰。”
  人外人等的牙根都癢癢。邪尸怎么不干脆殺掉瑞西奧。留著這個人將來必然是大患啊。而他們目前的處境更是堪憂。
  邪尸如幽靈一般。著黑暗中走去。看就要消失。
  “祖君你不能走你承了我們的,不能不報”一名樹人君王大叫。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等也豁出了。全都喝喊。如果任邪尸離去他們的下場可以預料。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三片甲骨圖是,們奉上的。難你眼睜|著我們死去?”
  “你這糟老頭子明事理。不分黑白。你連冥王這個王八蛋都放了一馬但卻將我們推向了火坑。”
  人到危急時什么都不怕了。眼看邪尸將要消失。幾人不客氣的吼了起來。
  邪尸在黑暗中止住步伐。向后一揮手。七人的制剎那間被解開了。
  “多謝祖君。”
  “前輩留步。懇請帶我們一起出去。”
  “送佛送上天。前輩你如果不將們帶出去。一樣等于將我們推向了死路。”
  。
  不過。邪尸眨眼間就消失了。
  七人變色。
  “無妨。他給我們留了一條生路。他所走過的方。灰色霧靄無法靠近。”
  人外人很細心的發現了這個現象。天宮中留有一條無霧靄的“通道”。
  “媽的。不能這樣走。”英熊大步走到了大威冥王近前。一拳向他的頭顱轟去。想要打爆。
  “砰”大威冥王翻滾了出。但是頭顱根本沒有破碎。只是又吐了幾口污血而已。
  七人駭然。瑞西奧已經近乎油盡燈枯。竟然還不死。承受的住君王的轟殺。實在恐怖。
  天外天人外人那都是響當當的邪氣人物。更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兩人翻著跟頭向前蹬去。
  兩只腳正中大威冥的雙腿間。這兩位要多狠有多狠。看的英熊都直接咧嘴。更是使勁加緊了雙腿。
  大威冥王發出一聲悶哼。空洞的眸子怨毒的盯著他們。
  “看個鳥啊。”英熊似乎醒悟到又罵到自己身上了。懊惱的沖了過去。也跟著下狠腳。
  三名樹人君王雖然是好脾氣。但十多年來被折磨的生死不如。心中也存有怨憤。忍不住加入了進來。
  六人暴打一只腳已經跨入祖君境的大威冥王。
  怎么解氣打。
  “我打你個滿臉開花。”
  “噼里啪啦”
  英熊可著勁沖瑞西奧抽大嘴巴子。打的哐哐作響。那張絕美的臉頰縱然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但是此刻也腫脹了起來。
  “我打你個五顏六大花布。”
  天外天那是人間半祖中有名的混混式人物。邪氣沖天。慘遭迫害被辱了五十多年。心中的怨氣都快沖破天宇了。可著勁的在大威冥王的臉上打老拳打的五顏色。血水唾液橫飛。
  不過。六人盡管折騰的厲害。但是被折磨的五十多年里。精血魂能被燃燒了大半。已經跌落下了半祖境界根本無法打大威冥王的軀體。
  “我叉。小子你真財迷趕緊放戰劍給我了他”英熊回頭看到蕭晨正在收拾的上那灘祖君的血液。而斷劍更是早已被抓到了手中。至于那件祖君戰衣也被折疊的四四方方。顯然要打包帶走。
  蕭晨是唯一沒有受到折磨的人因此戰力還在。聞聽此言走了過來。揮動戰劍就剁了下。
  “噗”
  鋒利無比的戰劍。僅僅在大威冥王的身上開了一道口已。并沒能將其為兩半。
  可想而知。一只腳入祖君境界后有多么的怕。
  “這么結實。狠狠的剁。不然難出我心頭之氣。”天外天更是接過一把戰劍。直接實際行了起來狂大威冥王。
  在這一刻。幾人都化成了暴徒。實在是這五十多年來受到了非人般的折磨。怨氣太沖了。
  “砍不動沒關系。我有辦法了。在他身上種樹。”天外天與英熊一回頭發現是三名樹人君王中一個當時就樂了。真是蔫人里出豹子啊。
  樹人君王快速在大威冥王被砍破的傷口間插上一根根枝條讓這些根莖順著傷口處扎根進大威冥王的體。抽取他的力。
  “好。你們三個老樹人先收拾他。我去找另外幾個混蛋練練手。”
  英熊大步流星走到了那三十幾名不知道死活的君王近前。當下就將那個強壯的魔鬼拽了起。
  “他***。本家弟。看我不打不死”他輪開了拳頭。一頓狂轟。同時口中不斷出聲:“還跟我是近親呢。就屬下手狠。五十多年前打的我渾身都轉。看我不撕碎你。”
  另一邊。蕭晨將七彩圣樹取了出來。將其栽到了大威冥王的身上。
  七彩神光沖天。不多時幾人驚訝的發現。一道晶瑩光亮的細絲從瑞西奧的體內流轉了出來。圣樹的根莖吸收了進去。
  “噗”
  看到這種情況。大威冥王瑞西奧當場連吐三口鮮血。差點直接氣死過去。
  “好啊。那是祖氣。繼續。再吸出幾根。”
  人外人與天外天看到這種情況后。立刻高興的大叫了起來。
  “不好。我們快走。”就在這時。一名樹人君王大叫了起來。道:“通道要消失了。再不走我們就出不去了。永遠的被困在這里。”
  眾人回頭觀看。灰的霧靄即將淹沒那朦朧的通道。
  灰色的霧靄是已逝祖君無窮無盡的陰魂之力破碎后所化。縱然是君王被困在其中。也將永遠困死當中。
  |到這種情況后。幾人全都沖出了天宮。亡命般沿著越糊的通道飛去。
  “快。要來不及了。”
  “該死。這里不能越空間。更不能破碎空間。”
  “一定要沖出去。”
  七人全都急眼了。如果沖不出去。|場可以預料。
  眼看通道越來模。幾乎難以明真正的通道了。到了最后甚至已經完全看不出了。
  幾人幾乎望了。
  “快看。前面有蒙亮光。要到出口了。們依然在通道中。”在絕望中看到點點光亮。這無疑幾人心中再次燃燒了光明與希望。
  “是出口。真的是口。”
  眼看就要到出口了。人全都出|正的喜色。
  “你們無法擺脫的安排。”就在這時。大威冥王的聲音在灰色霧'深處響起。道:“縱然能夠逃過一時。但早晚有一天還會回到這里。為我獻祭。一切都在沿著命運的軌跡前進。”
  聲音森寒而又骨。讓人脊背都升起了一股涼氣。
  “那你就等到的老天荒吧。”
  就在這一刻。幾人沖出了灰色霧靄。
  光芒閃爍。他們重新出現在死亡世界。
  盡管這個世界并不多么光明。甚至可以說到處都是死亡煞氣。但是此刻幾人都仿佛看到了霞光萬道瑞彩千條一般。此刻的死亡世界在他們眼中是神圣祥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生動。
  天外天仰天長嘯。頭頂之上沖起一股邪氣。攪亂了天上的鉛云。
  “終于沖出來了。”
  “嗷嗚。我蓋世熊回來了。”
  英熊也痛快的大吼。
  七人全都激動無比劫后余生更讓人珍惜所擁有的一切。
  當他們再回頭觀看時。身后空空如也。灰色的霧靄根本不見蹤影。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這。它應該隱入了奇異的小世界中。”
  灰色霧靄每隔數百年才出現一次。想確實應如此。不然天天在死亡大陸肆虐。恐怕個世界都不能安寧了。
  英熊大手一揮熊直立了起來。道:“沒什么可說的咱們是生死與共的交情。都跟我去魔鬼國度。去我的的盤做客。慢慢恢復修為。”
  名君王級強者都跌落下了半祖境界急需要修復魂體。恢復神識力量。
  幾人沒有客氣。跟著他一路飛行。
  “這里是死亡大裂-。以前我在這里曾經干掉過一個死亡天使。”在路上英熊不斷介紹看到的“名山大川”。
  “那是冥河。是從亡世界最深處流出的。沒有人找到過它的源頭。”
  眾人順著英熊指點方向望去。只見一條黑色的大河。正在奔騰咆哮。也不知道長有多少里涌動天的大浪。黑翻滾。陰風怒號。慘烈不可名狀。
  “還真是夠邪性的”人外人感嘆著。
  以幾人的極速依然足飛行了半日才到達魔鬼國度。
  但是。眼前的一切讓英雄感覺格外的失落。曾經盛極一時的魔鬼君王之的此刻一片蕭條根本看不到任何魔鬼。偶爾會看到幾具骷在死亡大平原上出沒寂靜的有些可怕。
  殘破的城市。破碎的遺跡。在訴說這里的荒涼。曾經宏偉的君王巨城早已毀滅了。只有殘損的的基留了下來。
  “沒有了。我的國度滅亡了。我的族人都去了哪里?。”他仰天大叫。
  而后。化成一顆流星沖向平原深處。他抓住了正在游蕩的幾只骷髏。喝問道:“魔鬼國度呢。怎么不見了?”
  幾個白骨生物嚇的戰戰兢兢。道:“早在一萬年前。這個魔鬼國度就覆滅了。”
  一萬年的歲月。足以讓強盛的大帝國灰飛煙滅上百次。在歲月的力量下。沒有什么能夠永不朽。
  在英熊失蹤的一萬年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早已物是人非。往昔一切都不復存在了。
  “我的妻兒啊。英熊仰天悲吼。直|-死了過去。
  幾人急忙將他扶住。完全能夠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被困在灰色霧靄中一萬載。企盼奇跡發生。想要回歸自己的國度。與親人團聚。但是結果是的。
  “走吧。去神村。”天外天做出這樣一個決定。《16\k小說網電腦訪問http:www.1\6\k.c\n》
  現在他們這種狀態。本不可能繼續向死亡大陸最深去探尋了。必須要找一個安全的的。讓修為恢復。跌落下半祖界。如果不能夠趕緊復原的話。將是危險的事情。
  三名老樹人也沒有好的去處。曾經共患過難。因此對他們很相信。決定同行。
  回歸的路上。他們都很謹慎小心。|到君王城皆遠遠避開。此刻他們的狀態實在不宜開戰。
  回想這一次的經歷。|是不堪回。
  整整被困在灰色霧中一百五十年。百余年匆匆而過。一個凡人的一生也沒有如此長的時間。凡人的一世都已結束了。
  天外天人外人樹人君王等還好。經歷的太。這么一段時間對于他么來說不過匆一瞬。當然過程充滿了煎熬。但是。對于蕭晨來說。百余年占據了他生命中大半部分。讓他恍若|世般。心中萬種情緒難以出口。
  很難想象在這百余年中。九州大的與四方世界都發生了什么。對于蕭晨來說這實在是一段漫長的時間。
  一百五十多年。恐怕很多人都早已將他遺忘了。
  在那紛亂復雜的九州世界。一定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或許有些熟人已經離世了也說不。
  最起碼。同代的凡都已經永遠的消逝了。
  蕭晨雖然沒有親眼|到。但是光想便有一股蒼。生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在歷史的長河中。整整一個時代的人恐怕都濺不起一朵小浪花。
  “我所熟悉的時代經過去了。與我同時代的人已經不在了。”蕭晨喃喃自語著。
  故識不知道還剩下多少。一個時代終結了。
  “在神村稍作休整。我們要立刻回到九州。”人外人似乎比蕭晨還要心情沉重。他在隱隱的擔憂著什么。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