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455 一個時代結束了

死亡世界,鉛云翻涌,一百五十多年過去了,大陸并沒有任何改變。中部地域,昔日的幾座君王城依然聳立著,威壓迫人。
  “這瓶中可是祖君的血液啊,將殺意貫注進去后,足可以重創半祖。”
  在路上,人外人輕搖著一個墨玉小瓶,光華燦燦,盡管是烏黑色不透明的瓶體,且被施加了重重禁制,但是此中圣血依然透過玉壁綻放出絢爛光華,里面的紅色血液完全可透壁映射出光彩,像是血瑪瑙一般剔透。
  “賺大發了。”天外天也感嘆著,道:“祭煉重寶時加入這樣的一滴祖血,足可以讓品階提升一大截。”
  “遇到瓶頸時喝下一滴,對于突破桎梏有大助力。”英熊也贊嘆著。
  一滴圣血便有如此神效,而大威冥王吞食了少半具祖君肉身,可想而知其得到的好處有多大。
  眼下,幾位半祖與君王皆元氣大傷,正好可以此血為引,來恢復精氣神。當然,主要還是靠他們自己苦修回來。
  “這戰劍真的不能修復了嗎?”蕭晨有些不死心,若將三把斷裂的戰劍丟棄實在可惜。
  “如果祭以祖君血液強行接續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你要知道戰劍內部刻有神秘劍陣,強行接上的話,恐怕內部的陣圖無法修復。”三名樹人君王親身經歷過當年那個可怕的夜晚,有未知至強者闖入天宮中與祖君激戰三天三夜,并最終殺死了祖君,但戰劍卻因此而毀,被丟棄在了天宮中。
  當時,那位神秘強者的話語清晰的傳遍了天宮,至今三位樹人君王還記得清清楚楚。
  “戰劍折斷,內部劍圖已破碎,縱然得到四十九把戰劍也將成為雞肋,無用不如棄之。”
  蕭晨聞聽后非常的不甘,四十九把戰劍如今收集到了多一半,如果因這三把戰劍斷裂,而無法組成完美劍陣,那實在太可惜了。
  “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天外天生于人間界,比之死亡世界的君王要見多識廣,道:“也不一定沒有一點希望,若論煉器手段,自當屬修真界諸強。而在那一界中,名氣最大的自然是煉器宗了,到時候你可以去那里尋訪一番。”
  路過少女君王統治的地域時,天外天等人沒有跟進,蕭晨獨自深入君王城中。
  當七彩骷髏皇廉頗見到他時,大吃一驚,這么多年過去了,他以為蕭晨在死亡世界中遭遇了意外,沒有想到百余年后竟然再次重逢。
  “不敢相信,你們的際遇實在讓人吃驚。”當廉頗了解到他們一行人的遭遇后,連連感慨。
  “你們的君王回來了嗎?”蕭晨迫切想知道那個疑似清清的少女的消息。
  廉頗搖了搖頭,道:“一直沒有回歸。”
  蕭晨的心當時就是一沉,這個結果讓他很擔憂。
  “不過我們的君王無恙。”廉頗接下來的話語讓蕭晨稍微松了一口氣。
  當初,疑似清清的少女與伊天中等數名君王聯手走進死亡大陸最深處,結果一去不復返。直到十年前,一名強大的君王重傷垂死逃了回來,帶回了讓人喜憂參半的消息。
  死亡大陸最深處危險重重,共同走進去的幾名君王差點全滅。他們被困在一所太古遺跡中整整一百多年,如果不是少女君王手下的三個骷髏戰皇與“深獄淵”融合了,可以讓他們安全的躲在里面,恐怕所有人都形神俱滅了。
  少女君王有一場大機緣,而伊天中也有所斬獲,他們選擇繼續前進。至于除此二人外,還唯一僅幸存的那名君王,則選擇了退出,逃了回來。
  當聽聞這一切后,蕭晨松了一口氣。
  死亡大陸最深處兇險而又詭異,蕭晨已經親身經歷過,深知其中的危險。
  “看來以后只能拉上珂珂,才有機會走進最深處,沒有失樂園庇護的話,恐怕將九死一生。”走出君王城,他心中暗自想到。
  與其他六人匯合,他們再次上路,如風馳電掣一般,再有一日就可以達到神村了。
  “這件祖君鐵衣實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異寶。”一名樹人君王連連贊嘆,其他人也都表示同意。
  鐵衣烏光閃閃,乃是黑色神鐵澆鑄而成的,穿在身上并沒有僵硬感,反而很柔韌,絕對是防御至寶。烏光爍爍,特有的金色光澤,讓它開起來格外的不凡,縱然是樹人君王幾人都有些愛不釋手。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那株小圣樹吸收的一縷祖君精氣,如果被一名九重天的君王得到的話,踏入祖神境界便不再是奢望。”
  這次自天宮中帶出的祖君血液、鐵衣、戰劍都不是凡品,但是若論其中之最,幾人一致認為非那一縷祖君精氣莫屬。
  六名半祖眼中的火熱是不加掩飾的,但是他們最終都克制住了,達到君王九重天談何容易?且,若因此而心生貪念的話,等若畫地為牢,為自己的心靈帶上了一重枷鎖,恐怕這輩子都沒有成為祖神的希望了。
  其他境界可以強行突破,但是想要成為祖神,光憑戰力是不行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影響最大的便是心境。
  終于,神村在望,遙遙的看到了一絲影跡。
  “春天里那個百花香……”
  隔著很遠就看到了一個風騷無比的家伙,在神村前的大樹下,躺靠在藤椅上,悠哉游哉的搖著二郎腿,無比自戀的哼著小調。
  “三億哥你別唱了,我家孩子又讓你唱哭了。”神族大漢奇兒從村中走了出來,道:“求你趕緊回九州吧。”
  “悲劇,這就是曲高和寡的無奈嗎?”金三億斜了他一眼,道:“奇兒,你真是有了老婆,忘了兄長,太庸俗了,你已經淪落為一個俗人。”
  神族大漢當時就急眼了,道:“三億哥做人要厚道,這些年來你偷驢我拔橛、你偷窺我挨揍的事情還少嗎?害得我老婆現在還跟我開戰呢,我幫你背了多少黑鍋啊?!”
  “發生過這些事情嗎?”金三億躺在舒服的躺在藤椅上,眨了眨桃花眼,道:“我怎么沒印象了?”
  “@¥¥……”奇兒頓時就急了,道:“做人要講良心,三億哥你不要忘本!我在前面給你背黑鍋,你到是瀟灑,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如果你不認賬,咱們好好說道說道。”
  蕭晨他們一行人來到村口時,正好看到這一幕。
  “三億啊,你還真是有長進呀,現在都有專職背黑鍋的了?”
  金三億與奇兒看到七人出現時,當時就嗷的一聲叫了出來。
  “鬼啊……”
  除卻蕭晨外剩下六人都被大威冥王折磨的不成人形了,渾身都是血跡,尤其是英熊這個魔鬼更是顯得兇惡無比。
  金三億蹭的一聲跳了起來,竄出去好幾步,回轉過身軀驚疑不定的看著幾人,道:“蕭……蕭晨?”
  “廢話,你認不出我?”
  “啊……你沒死?”金三億露出一副吃驚的神色。
  蕭晨二話沒說,上去先給了他一巴掌。接著,天外天、人外人、英熊六人也走了過來,毫不客氣的同時賞了他幾個大巴掌。
  疼的金三億直齜牙咧嘴,確信是蕭晨他們回來了。
  消息頓時傳遍了神村,呼啦一聲跑來一大群人,全都吃驚的看著七人,而后圍住他們關切的問了起來,頓時熱鬧無比。
  蕭晨他們一走就是一百多年,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在死亡大陸深處遭遇意外了,沒有想到今日竟然歸來。
  “蕭晨哥哥……”一個漂亮少年擠進人群中。
  “你是?”
  “我是天涯。”
  一百多年過去了,昔日的小童早已長大成人,再也不是那個第一次見面時怯怯的喊他為骷髏先生的稚童了。
  神族大漢奇兒更是已經娶妻生子,不是他口中的夜叉天后,也不是百族中的任何至人天王,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族女子。人生真的很奇妙,這個修為低弱的普通女子,將神族大漢奇兒管的服服帖帖,且看來他很滿意這種生活。
  奇兒的孩子是個很有意思的小家伙,非常具有靈氣,還不到一歲就口齒不清的向著蕭晨喊叔叔,但是看到金三億時卻立刻哭了,而且哭的很傷心,到最后竟然開始吐了,不斷的吐奶。
  “你都做什么人神共憤的事情了?”蕭晨瞪了一眼金三億。
  奇兒苦著臉認真的道:“三億哥拜托你以后別在俺們家孩子面前出現了,他不待見你,更不愿意你聽你的歌聲。”
  金三億:“¥%¥……”
  隨即,蕭晨又發現了另外兩個熟人冰蘭與雪夢。
  這么多年過去了,兩個少女更加的明艷動人了,但卻依然如從前那般活潑靈動,她們笑嘻嘻的走過來打招呼,對于近在咫尺的金三億則無視。
  “這是怎么了?”蕭晨小聲問金三億。
  “唉,許多故事都有傷心的理由。”
  看到他故作深沉的樣子,蕭晨真想踹他兩腳。
  “一千個傷心的理由,最后我的愛情在故事里慢慢陳舊……”雖然在這樣說,但是金三億一雙桃花眼卻在放光。
  去死!蕭晨很想說出這兩個字,就是全世界的人在傷情,這個家伙也絕不會。
  一大群人擁簇著他們向村中走去,神族老人李牧與趙英聞訊已經迎了出來。
  天外天與人外人立刻走了過去,他們迫切想知道九州發生了什么,相談片刻他們的神色漸漸放松了下來,蕭晨知道應該沒有什么大變故發生。
  豐盛的宴席擺開,神村眾人為幾人接風洗塵,熱熱鬧鬧,慶祝幾人劫后余生。
  “殺破狼呢?”天外天對這個曾經的徒弟很在意,在灰色霧靄中擊殺的君王,其火種被蕭晨煉化了大部分,余下的小部分被他要了過來,想成全自己的徒弟。
  “去九州瀟灑去了。”旁邊神族成員答道。
  這讓天外天等皆愕然,這個家伙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不知道會在九州鬧出什么事端呢。
  不知道為何,看到金三億桃花眼亂放光,蕭晨就想笑,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個家伙的稟性真是一點沒變。
  “有沒有搞錯啊。”金三億很不滿,道:“兄弟我很無奈,你居然還在笑。”
  “你有什么無奈?”
  “遇到的強大情敵,讓我茶不思飯不想,生活是如此的無味呀。”
  聽到金三億此話,蕭晨不禁向冰蘭與雪夢看了一眼,而后笑著問金三億,道:“被你惦記上的仇敵,能有好日子過嗎?”
  “這次不行啊,這次的對手太厲害了。”金三億搖了搖頭,但是卻依然在酒桌上的吃的津津有味。
  神族大漢奇兒直接開口,道:“這次三億哥只能歇菜,冰蘭與雪夢妹妹喜歡上的人就是一百個三億加在一起也打不過。”
  “誰啊?”聞聽此話,蕭晨真的露出了好奇心。
  金三億夾了一口菜,郁悶的道:“刑天與蚩尤。”
  “噗”
  蕭晨直接將一口酒水噴了出去,還好只噴在了金三億的身上,沒有濺到其他地方。
  對于金三億的不幸,蕭晨深感同行,對于冰蘭與雪夢的眼光,蕭晨佩服到不能評價什么了,真是兩個強悍的少女。
  人外人與天外天等人在神村長住了下來,開始靜修恢復魂體精氣。
  而蕭晨則在此地小住了一段時間,便與金三億、奇兒、天涯等人進入了九州。
  當在死城前出現后,蕭晨心中很激動。離開這片大地已經近一百六十年了,久遠的時間已經足夠讓人將他遺忘了。
  “咦……”
  出現在死城前后,蕭晨感覺這次與以往大不相同,他感覺周身像是有騰騰烈焰在燃燒。
  “砰砰”
  金三億、奇兒、天涯、冰蘭、雪夢等人全部被他身上爆發的強大氣息震的飛了出去。
  “這是……”
  他們驚訝的發現,蕭晨的額頭上竟然浮現出一道魔紋,像是天眼一般,豎立在那里。且,通體光芒綻放,光華像是滔天大火在燃燒一般,將這片天空都照耀的一片絢爛。
  “這種感覺……這種感覺……”蕭晨喃喃著,而后突然沖天而起,飛上了巍峨高大的死城,立身在百余米高的城墻之上,忍不住仰天一聲長嘯。
  他額頭那到豎立的魔紋,猶如天眼一般,騰騰跳動了起來,一道道光華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