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457 新生人杰

煙雨樓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那可是堂堂無敵天王吳明啊,號稱五百年來的最強者之一!怎么會被人兩句話就驚退了呢?
  且,似乎是倉皇而退,如活見鬼一般。那將是何等的人物,讓一代無敵天王都如此忌諱。
  煙雨樓一片嘩然。
  “見鬼了,那真是吳明天王嗎?”
  “太離奇了,有人兩句話就將無敵天王驚走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沒有搞錯,幻覺,一定是幻覺!”
  ……眾人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吳明縱橫天下二百余年,所向披靡,與傳說中的不滅皇天神鐘合一,具有不朽肉身,不滅神魂,人鐘相合,永恒不滅,大戰五行天王,力撼天人族尊者,恐怕就是半祖都很難殺死他。
  而今天他卻不戰而逃……太不可思議了!
  “奇怪,剛才那個聲音有點耳熟。”煙雨樓上那名須發皆白的老人,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道:“難道是當年的某位人物,讓吳明天王如此忌諱的人在這天下間實在找不出幾個。”
  他疑惑的掃視四方,而樓上所有人也都在疑神疑鬼的尋找可疑之人。
  但是,早在眾人喧嘩議論時,煙雨樓中便無聲無息的少了一人,任誰都沒有注意到,仿佛樓中從來沒有過那個人一般。
  這是一種高明的幻法,縱然離去多時,所營造的幻境依然還在,縱是空出桌位也讓人覺察不出不對。
  煙雨樓三十里外,蕭晨立身在天空中,攔住了吳明的去路,道:“吳明多年未見,你的名氣越來越大了,不過膽子卻越變越小了,故人相見,何需躲避,我又沒有惡意。”
  吳明神色不定,他是一個負有心機的人,能夠有今天的成就,與他的過人手段是分不開的。虛名對于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只有看得見的實在利益最為重要。
  當年,他曾經在蕭晨的戰劍下吃過大虧,隨后的禁忌之海大戰更是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蕭晨掌控的戰劍竟然足足二十幾把,數量著實嚇了他一大跳,那一道道沖天的神虹足可撼動半祖,縱然他有不滅皇天神鐘也根本防不住。
  自那一日起,吳明便知道對方的戰劍穩穩克制他的神鐘,兩人對決的話他肯定不是敵手。
  故此,匆匆一百五十余年過去后,當再次與蕭晨相遇,他立刻選擇遠遁。他可不想找死,他知道對方對他沒什么好印象,畢竟當年在天葬谷時,他可是狠狠的算計了蕭晨一把,險些就將之除掉。
  此刻被蕭晨攔住后,吳明直接以神鐘護體,懸浮在頭頂上方,絢爛的神芒照耀四方,讓他看起來神威凜凜。而其手中更是出現了一把紫金天雷錘,一道道恐怖的雷電在周圍不斷劈舞,紫光沖霄。
  吳明已經做好了最強防御,一旦開戰,不至于被戰劍突然襲殺。
  “好久不見,你愈加的深不可測了。”吳明露出爽朗的笑意,能不戰就不戰,在這一刻他心思電轉,想著如何避免干戈,道:“當年你我曾經計劃聯手除掉五行天王,可惜沒能付諸行動,不知道現在你是否還有興趣?”
  在這一刻,吳明可謂費盡了心思,這個合理擺脫干戈的借口如果不行的話,他便準備禍水東移,直接將本地的大勢力虎家拉過來。
  “吳明你這個人心思太重了,我就真的那么嗜殺嗎?”蕭晨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剛才你恐怕已經算計了幾十種方案吧,其實我們是可以做朋友的,不用生死相向,你如果請我去喝一杯,我會很樂意的。”
  “嗯?”
  做朋友?去死吧!吳明在心中冷笑,他才不會相信對方的“鬼話”。不過他表面上卻做出明顯一愣的樣子,疑惑的看著蕭晨,道:“我早已不再將你視作敵人,不若我們去煙雨樓喝上一杯。”
  “我倒是想與你去那里喝一杯,不過早已有人約你在那里,我不好耽擱你的時間。”
  “這是哪里話,我直接推掉就行了。走,我們去痛快的喝幾杯。”不管對方什么目的,吳明都不怕,只要不現在立刻生死激戰就行。
  蕭晨笑著搖了搖頭,道:“你去赴約,如今我有的是時間,不急于一時。”
  “這……”
  “你去吧,完事后不要一聲不響的離去,我到時候等你。”
  聽聞蕭晨如此說,吳明心中知道,對方之所以找他肯定有不一般的事情。
  “他¥#@¥#……有事要用到我,不然估計早就與我生死相向了。”吳明心中冷笑,但表面上卻帶著笑意,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煙雨樓上眾多修者還在議論紛紛,他們無論如何也不知到,究竟是誰驚走了無敵天王。
  但是就在這時,有人忽然發出驚呼,道:“那是吳明天王,他又回來了。”
  “真的是他!”
  “發生了什么,怎么會這樣?”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道絢爛神虹從一個雅間中射出,鋪展向煙雨樓外,瑞彩千萬道,形成了一道七彩拱橋。
  虎家那個彪形大漢面帶笑意迎了出來,道:“吳明天王這邊請,我大哥等候你多時了。”
  仙樂響起,歌舞紛呈,排場很大。
  彪形大漢將吳明迎接到虹橋之上,忍不住問道:“吳明天王方才發生了什么?”
  “一言難盡。”
  就在這時,一個儒雅的中年人自雅間中親自迎了出來,道:“吳兄,我恭候多時。”
  “不敢,讓虎兄久等了。”吳明笑著拱手還禮。
  一行人走進了雅間中,虹橋退卻。
  此雅間直通頂層第十樓,這里神輝繚繞,布置的如天宮一般,完全以羊脂玉鋪地,桌椅等更是萬金難求的紫鉆陰木雕刻而成,晶瑩透亮,紫霞閃爍。
  頂層第十樓平日間根本不對外開放,只有特殊的客人才能夠進入此地,墻壁上的名人字畫光看名款就足夠嚇人。
  酒宴早已擺好,就等吳明入席了,稱得上仙家之肴,滿桌酒菜光燦燦,如果有修者在這里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那些食材傳出去實在嚇人。
  煙雨樓第七層,眾人全都在議論吳明為何會去而復返。
  很多人都能夠為見到吳明這樣一個盛傳很久的大高手而欣喜,當然也有部分人不以為然,他們為吳明最初時的表現很不解,覺得那不是一個無敵天王應有的風范。
  眾人議論了很久,也沒有猜出最初究竟是何人驚退了吳明,最后將話題轉移到了虎家宴請吳明的事情上來。
  “你們剛才有沒有注意,迎接吳明的那個儒雅男子似乎是虎家第三代中的虎王虎西風。”
  “不錯,似乎是他,虎家第三代的領軍天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虎王。”
  “唔,我明白了,據說虎王虎西風有個女兒國色天香,莫不成將嫁予吳明天王的兒子吳小釋。”
  “應該是如此,早就聽說這兩家要聯姻。”
  “據說,虎家的祖宗已經殞落多年了,但他們的勢力還很龐大。”
  “吳明天王身后的勢力也不弱呀,那可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煉器宗,可是自上古年間傳承下來的大教派。”
  ……煙雨樓第七層,蕭晨不動聲色的坐在那里喝酒,靜靜的聽著眾人的談話。從他離去到回來都沒有驚動任何人,就是有人從他這里掃視而過,也只會將他當作一個普通人。這就是實力達到他一定境界后的不凡之處,縱然坐在一個熟人面前,也能夠讓對方將他忽略為空氣。
  比如說,不遠處的殺破狼就完全沒有注意到他。
  “你們可知道虎西風這個人,據說非常的了得,一身實力早已達到不可揣測的地步,有人懷疑他可能快步入徹地境界了。”
  “虎家這么多年來一直不顯山露水,實力深不可測,這個虎西風確實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據說比之虎家二代不少人都要強橫。”
  “他目前只有一個戰績,知道的人并不多。據傳,曾經戰敗過一個同階的天人族強者。”
  “什么?!”
  眾人立時驚呼起來,天人族那絕對是最為神秘可怕的種族,雖然人口數量極其稀少,據傳這個種族總共不過三五十人而已。但是,每一個人都具有天才般的資質,幾乎同階為王!
  所以說,同階高手如果能夠戰敗他們的話,那絕對是驚才絕艷的人杰,可在同階中稱雄。
  “虎西風竟然戰敗過同階的天人族強者?真是太意外了,果然不愧虎王稱號!”
  “真是讓人意外,虎家的實力果然不好揣度,不愧是自上古傳承下來的王族。”
  虎家第三代領軍人物虎西風,其戰績秘聞給人以強大的沖擊感。天人族就是一個標尺,只要能夠戰敗他們當中的一員,那絕對證明了此人的強大與可怕。
  “虎家沉寂這么多年,恐怕要崛起了!”那個須發皆白的老人嘆道:“他們隱忍多年了,現在先是與煉器宗聯姻,以后肯定還會有很多動作。”
  “伙計過來!”就在這時殺破狼大叫道。
  “骷髏大爺您有什么吩咐?”伙計屁顛屁顛的跑了上來,他可不管你點菜吃還是不吃,只要肯花錢在這里就是神。
  “去給我來壇虎鞭酒。”
  “啊……”伙計頓時瞠目結舌。
  “沒聽見嗎?你們可這可是號稱天下第二名樓啊,連這種酒都沒有?”
  “有是有,可是……”伙計的臉色有些發白,邊說話邊向樓上瞟,今天頂層十樓可是有虎家貴客啊。
  “有就好,給我來三壇。還有,我沒說完呢。”看到伙計想溜,殺破狼又叫住了他,道:“再給我烤幾串虎腰子,再來一大盤醬虎肉。嗯,再要個大菜————龍虎斗,說好了,我可不要蛇貓斗,實在沒有龍,給我來個蛇虎斗也行,反正別拿貓糊弄我。”
  “@#¥¥#%¥……”伙計無語了,這主也太不好伺候了,萬一讓頂樓的虎家知道,那肯定是要發生流血事件的。
  樓上所有修者都望向這個極品骷髏,全都露出驚色,長安可是離虎家的地盤最近啊,這是人家的大本營,這個家伙居然還敢如此放肆,有恃無恐,真是讓人吃驚。
  “看什么看,沒見過這么帥的骷髏哥嗎?”殺破狼抖了抖大氅,又甩了甩頭,可惜光禿禿的頭上沒有半根發絲飄揚。
  “這骷髏哥們真是有才啊,難道想跟虎家對著干,不過看他的樣子怎么可能是虎西風的對手呢。”
  “這位真是極品啊,剛在骷髏島折騰了一番,又跑到這里搗亂來了。”
  “我看他是活膩歪了,大言不慚要在骷髏島找紅粉骷髏天嬌,現在又跑到虎家地盤來撒野,我相信他很快就會被人給拆了。”
  ……“你們這群人太庸俗了,骷髏哥我懶得你理你們。”殺破狼一副孤芳自賞,無比自戀的樣子。
  “@#¥#@%……”眾人快對他無語了。
  正在這時樓梯口有腳步聲響起,一個年輕的修羅走了上來,他所過之處仿佛自成一片天地,說不出的虛幻縹緲,目光所過之處讓人不敢正視。
  絕對是一個強大無比的修羅,一舉一動似乎都與天地相合,說不出的自然與和諧,暗含天理,隱約間有無上威壓在彌漫。
  “這個人太可怕了!”
  “是的,這個人恐怕已經達到了至人境界,竟然有天人合一的氣象,實在不可思議!”
  煙雨樓上眾多修者紛紛感到吃驚,皆在小聲議論。
  “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小修羅吧?”
  聽到這個推測,很多人倒吸涼氣。
  如果是小修羅的話真是太可怕了,傳說中他是一個可以橫著走的人物,許多老輩人物見到他都要避退,一言不合便會血流成河。
  “小修羅達到了天王境界?這……不可思議!”
  “唔,這個人真的是小修羅,我曾經遠遠的看到過他一次。據說,他想娶不死門的明珠燕傾城為妻,被拒絕后當場翻臉,將兩名魚躍境界的強者生生撕裂成兩半。”
  “噓,噤聲。正主在這呢,你還敢議論?!”
  ……煙雨樓上的議論聲明顯低了下來,許多人都感覺很不自在。
  但就在這時,偏偏有人滿不在乎,看著小修羅評價道:“真丑啊!”
  眾人為之絕倒,這是哪位啊?吃了雄心豹子膽嗎?敢當著小修羅的面如此評價,真是活膩歪了。
  所有人全都回頭觀看,尋找說話的人。
  “看什么看,骷髏哥我就是這么帥,你們嫉妒也沒用!”
  一看又是那個極品骷髏,所有人都翻白眼,心中咒道,你死定了!
  “你在說我嗎?”小修羅冷冷掃向殺破狼,眸子中射出兩道血光,懾人心魄。
  修羅族女子天生艷麗,而男子則面相兇惡猙獰,這是天生的相貌,盡管他在修羅族中算得上美男子,但是如果以其他種族的審美觀來看,確實很丑陋。
  “丑兄弟你別在意,我剛才一不小心說了實話而已,來來來,過來喝兩杯。”殺破狼熱情的招呼。
  眾人為之無語了,這主怎么能夠活到現在啊?還真是個奇跡,太極品了!
  “這極品骷髏哪冒出來的,是不是真的有了不得的身份啊?”
  “是啊,要不然他怎么敢跑骷髏島招搖撞騙去,現在又跑這來鬧事。”
  “還真別說,真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該不會真是個了不得的高手吧?”
  ……眾人被殺破狼的言行舉動唬的一愣一愣的,忍不住小聲議論了起來。
  讓眾人無語的是,這個家伙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似乎聽到了他們的議論,一副自戀的樣子,道:“你們才知道啊?我乃一代天驕是也。”
  “你死定了!”小修羅只有這樣一句話語,如山似岳一般向前走來,煙雨樓未動,但是煙雨樓外的天空卻猛烈的搖顫了起來。這是一種強大的威壓,可撼動日月山河,與天地相合,真正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真的是至人天王!”
  “小修羅果真已修成了天王之身,真是太可怕了!”
  “怪不得他敢向不死門的明珠燕傾城求婚,要知道很多強者覬覦燕傾城的美色,也不敢胡亂去不死門求婚啊,小修羅這種實力確實有資格。”
  親眼目睹了小修羅的實力,所有人都很震驚,要知道他才出世不過數年啊。
  無形的世界之力,將煙雨樓與外界隔斷了,天人合一,他動用無上修羅神力將這里籠罩了,整座煙雨樓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等若將殺破狼囚困在了這里。
  小修羅鎮定無比,坐在了殺破狼的對面,道:“我要慢慢殺死你!”
  所有人都非常吃驚。
  “不愧是皇級第一高手冷寒冰親自調教出來的強者,果真戰力強橫啊。”
  “皇級第一高手親傳的弟子真是不同凡響,恐怕同代中第一人非他莫屬。”
  ……所有人都在小聲的議論。
  其實眾人不知,小修羅雖然近來才出道,但卻有四十幾歲了,嚴格來說算不上年輕一代的人物。
  不然,二十幾歲就達到至人境界,恐怕古往今來也沒有幾人,稱得上千古英杰了。
  但是,小修羅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只比當年的冷寒冰稍弱一籌而已。冷寒冰的天賦在當年那個時代來說已經算得上最出色的了,勉強可列為古來少有的人杰。
  “如今修羅族中青代中,恐怕要以小修羅為尊了。”
  “是啊,傳說當年的修羅天王與修羅圣女也很強大,不過據說都被同一個人分別打殺與囚困了。”
  “修羅族還有其他天王強者?”
  “當然,當年的修羅天王與夜叉天王稱雄天下,所向披靡,但是全都被同一個人給打死了,而后來出世的修羅圣女更是在出離修羅島的第一天,就被那同一個人給收走了。”
  “好恐怖的人,該不會是很多傳說中都提到過的那個大魔王吧?”
  “當然,就是一百五十多年前那個縱橫天下的大魔王,除了他還能有誰。”
  聞聽此言,不少人都倒吸冷氣。
  “難道那些傳說都是真的,雖然版本眾多,但是似乎都有那個大魔王出場啊。”
  “據說,小修羅去不死門提親,燕傾城見到他后,只提了一個名字,就讓小修羅知難而退了。不少人猜測,是那個大魔王。”
  “我也聽說了,據說小修羅曾揚言,早晚有一天要斬了那個大魔王。”
  “大魔王到底叫什么?”
  “不知道,似乎各個版本的傳說都被稱作大魔王,很少有人提他的名字。”
  ……正在這時殺破狼又開口了,居然有點不耐煩,道:“我說修羅兄弟你真是無聊,跟個門神似的坐我對面,實在影響我食欲,要動手你快點。”
  眾人為之瞠目結舌,這主實在牛上天了,渾然沒將小修羅看在眼中啊。
  “實話告訴你,你們說的大魔王那是我兄弟,只要我念個天靈靈地靈靈就能將他召喚過來。”殺破狼大言不慚,自顧的說著,道:“當年我出道晚了一些,不然的話,今天就將會有兩個大魔王。”
  眾人對他無語了,吹牛也不能這么吹吧,誰相信啊!
  “你真是找死!”小修羅本想以氣勢讓殺破狼先行崩潰,而后慢慢折磨死他,不曾想這個極品骷髏渾沒受到影響。
  虛空破碎,血色修羅世界籠罩而下,要將殺破狼收進去,刺目的血光讓整座煙雨樓都一片通紅。
  “道法自然,給我破!”殺破狼大喝。
  殺破狼實在夠混蛋,他所謂的“破法”竟然是猛的一劃拉,將他身后的一大片人都給掃了過來,擋在了他自己的身前,讓這些人跟著他對抗小修羅。
  當中,就包括蕭晨。
  蕭晨想了想,決定幫幫這個家伙,不然這個家伙鐵定是要直接返回死亡世界了。殺破狼有多強的戰力不敢說,但是肯定掌握有神族的那種瞬時散盡力量、逃回死亡世界的手段。
  其他人都被震退,蕭晨大步走了過去,平淡的推出一掌,正好迎上小修羅那只磨盤大小的血色神掌。
  “砰”
  讓所有人都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小修羅從直接口吐鮮血從窗口撞飛出去數百丈遠,在虛空中搖搖晃晃穩住身形。
  “啊”
  殺破狼感覺到了蕭晨的氣息,當時差點大叫出來,但最終又將“蕭晨”兩字咽了回去。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小修羅面露凝重之色,飛進煙雨樓,定定的看著蕭晨。
  就在這時,殺破狼大叫道:“伙計,我要的虎鞭酒呢?還有,烤虎腰子好了沒有?!對了,最重要的那道菜————龍虎斗,千萬不要忘了。”
  煙雨樓的掌柜與伙計們簡直有罵娘的沖動,如此大聲叫嚷,這絕對要驚動頂層十樓的虎家高手啊。
  煙雨樓上所有人都都不得不再驚嘆,這他媽的真是個極品骷髏!
  “砰”
  雅間的門被猛的推開了,虎家那個彪形大漢走出,喝道:“是誰?是誰!”
  “龍肝鳳髓的味道啊,真是懷念……”蕭晨自語。
  這時,所有人都聞到了那股讓人饞涎欲滴的香味。
  蕭晨徑直向著雅間走去,彪形大漢立刻阻擋,但是這個至人境界的天王,竟被壓制的一動不能動了,蕭晨順著這個雅間向著頂層十樓走去。
  這一結果讓所有人駭然。
  而煙雨樓七層,那個須發皆白的老人更是顫聲道:“難道是我眼花了,我……竟然看到了他!”
  “老大爺你說的‘他’是誰啊?”
  旁邊,所有修者都急忙詢問。
  “不許走!”小修羅大喝,向著十樓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