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58 極品

煙雨樓中眾人議論紛紛,快速將滿頭白發的那名老人圍住了,不斷詢問。
  “剛才那個人是誰?”
  “老人家看樣子您知道內情啊,快說說方才那個人到底有何身份。”
  ……所有人都在看著這名白發蒼蒼的老者,想要從他的口中得知蕭晨的秘密。
  方才,蕭晨輕易就將至人境界的小修羅拍飛了,有目共睹,如此手段實在駭人,具有如此修為的人來頭一定大的嚇人。
  且,聯想到之前吳明被驚退的場面,眾人不由自主聯想到了這個人的身上。如果是同一個人的話那就更加可怕了。
  將五百年來的最強者之一吳明驚退,那必然是名動天下的絕頂強者!
  “快說啊,老爺子別吊胃口了,趕緊說出來吧。”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老人,但是他卻捋了捋胡須,搖了搖頭道:“我眼花了,看錯人了,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但是眾人怎么可能會相信他這種說辭呢,全都知道他一定在隱瞞推脫。
  “他難道是傳說中的大魔王?!”
  有人做出了如此推論,此話一出,頓時讓讓所有人都倒吸冷氣。關于大魔王的傳說太多了,不過傳到現在早已失真。
  “我可聽說過,大魔王與虎家似乎有怨隙,如今他已經上樓了,待會看看結果就知道了。”
  眾人全都忍不住向雅間的樓梯望去,靜等結果。
  此刻,蕭晨已經登臨了頂層第十樓,這里如同天宮一般,雕梁畫棟,金碧輝煌,極盡奢華。
  白玉鋪地,明珠作頂,紫鉆陰木桌椅晶瑩潤澤,祖母綠的翡翠食盤綠光爍爍……各個玉盤中的食物更是嚇人,龍肝、鳳髓、魔猿腦、神熊掌、五彩金參長壽湯,果品也更是那些極其罕見的神果,如圣王果、七彩龍鱗棗等。
  此酒宴剛剛擺上,千年仙釀還沒有斟上,蕭晨來的正是是時候,他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頓時讓虎西風一驚。
  而此時殺破狼也緊隨其后登上了十樓,小修羅也面帶煞氣追了上來,最后才是虎家的那個至人境界的彪形大漢。
  “大膽,你敢在我虎家的酒宴中攪鬧,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彪形大漢追上來后直接伸出巨靈般的手爪,向著蕭晨的后脖頸抓去。
  “退下。”虎西風急忙大喝,他已經看出蕭晨的不凡,深恐自己的兄弟遭遇不測,連忙制止。
  但是為時已晚,蕭晨頭也沒回,砰的一把抓住了他的那只手掌。
  “手下留情。”虎西風一聲低喝,右手探出,一道虎爪型的白芒向著蕭晨斬去。
  “砰”
  蕭晨的另一只手輕輕一擋,便將那道虎爪神芒攔了下來。同一時間,猛的一甩將彪形大漢扔了出去。
  “骨碌碌”
  虎家的天王高手頓時渾身酥麻,順著樓梯口滾落了下去。
  七樓眾人正在靜心聆聽,不曾想七樓雅間的門被砰的一聲撞開了,虎家的至人天王狼狽滾撞而出,摔倒在樓板之上,渾身動彈不得。
  煙雨樓頓時沸騰!
  這可是一個至人天王啊,但卻被人如扔小雞仔一般,毫不費力的丟了下來,這種實力實在太恐怖了。
  “太強大了,最初驚走吳明天王的人一定是他!”
  “沒錯,這個人的實力簡直不可揣測!”
  ……所有人都忍不住露出了震驚之色,而這時那個須發皆白的老人卻在輕聲自語著:“真的是他。”
  “老人家你在說什么,真的是誰?”呼啦一聲,一群人又圍了上去。
  頂層十樓上,虎西風坐在紫鉆陰木椅上,望著對面的蕭晨,沉聲道:“朋友你是誰,為何如此?”
  吳明則帶著淡淡的笑意,坐在一旁,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殺破狼難得的規矩了起來,靜坐一旁,一言不發。
  而小修羅則帶著怒意與煞氣,五指齊張向著蕭晨掃來,血光崩裂虛空,這是修羅指,達到高深境界可湮滅空間,煉化虛空為混沌,威力驚人無比。
  蕭晨微笑著伸出兩指,留下兩道虛幻的指影,哧的一聲在間不容發間,于碎裂的虛空中將小修羅的手腕夾住,道:“年輕人你太沖動了。”
  如此輕易抵修羅指,不光讓小修羅心中驚駭,就是旁邊的虎西風心中也劇烈跳動了幾下。
  “你是誰?”
  在這一刻小修羅渾身神力暴涌,全身都被血色神光籠罩了,刺目的光芒沖出了窗外,讓整座煙雨樓都一片血紅。
  長安城很多人都看到了這里的異相,全都露出驚色,而第七層的修者們更是感覺到了這股強烈的血色能量波動,全都露出驚容。
  “轟隆”
  頂層十樓,兩把血色的修羅劍像是兩道血色的閃電一般自虛空中沖出,爆發出汪洋般的恐怖波動向著蕭晨斬去。
  此乃是皇級高手第一人冷寒冰親自為小修羅祭煉的圣劍,在他遇到最危急的險情時會自動破開空間斬出,威力絕倫。
  “鏘”
  “叮”
  兩聲脆響傳出,蕭晨以如玉般的手指輕輕彈出,將兩把蘊含有皇級高手威能的修羅圣劍擊出去數百丈遠,震飛出煙雨樓,在天空中錚錚作響,熾烈虹芒直沖霄漢。
  小修羅徹底變了顏色,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兩把圣劍的可怕,只要掌握它們,便等若半個冷寒冰親臨此地,但是眼下卻別人生生擊飛了。
  “你到底是誰?”小修羅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蕭晨輕輕一招手,遠空的兩把通體血紅的修羅圣劍頓時被他攝到了手中,輕彈劍鋒,道:“你太張狂了,縱然是冷寒冰親來,我也無懼于他。”
  “當”、“當”
  兩聲刺耳的劍鳴發出,血光徹底暗淡了下去,兩把圣劍被輕易封印了。
  “年輕人你太沖動了,這個世界上很多人不是你想殺就能殺的。”
  說到這里蕭晨稍微一用力,小修羅頓時渾身顫抖,軟倒在白玉地上,單腿跪在了那里。
  “當年連修羅天王與修羅圣女在我面前都不敢如此囂張。”蕭晨將兩把修羅圣劍架在了他的脖頸上,劍柄則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俯視著他,道:“你自認為比得上當初那兩人嗎?那兩人都是我親手解決的。你如果不想步他們后塵,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所有的狂傲。”
  小修羅臉色立時變得慘白,凝望著蕭晨,道:“你……是你!”
  而此刻蕭晨似乎徹底忽略了他,收走了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但是小修羅卻遍體生寒,單膝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對方雖然沒有手握圣劍,僅僅隨意的放在了腿上,但是想要擊殺他不過是瞬間的事情而已。
  此刻,煙雨樓七層一片喧囂。
  這些修者雖然不敢進入頂樓第十層,但是有不少人飛到了天空中,在遠處透過窗口看到了里面的情況。
  小修羅竟然臉色蒼白的單膝跪在那名神秘修者的身前,這個景象讓他們感覺不可思議,那可是桀驁不馴的小修羅啊,皇級高手中第一人冷寒冰親自調教出來的至人天王!
  但是,這一場景無疑是真實的,讓所有人都感覺非常震撼。
  這個神秘人的實力未免太強大了,將一個天王高手壓制的跪在身前,如果傳出去的話必然會引發一場軒然大波。
  “沒錯,是他,就是他。”那個須發皆白的老人也已經飛到了天空中,他不斷的重復著這句話語。
  氣的周圍的人直翻白眼,憤聲道:“這老家伙實在可惡!”
  當然,最為震撼的是頂層十樓的虎西風,他定定的看著蕭晨,臉色變了又變。對方給他的沖擊非常大,抬手間將一名至人天王壓制在腳下,這種手段讓他心中駭然。
  “我想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吧?”蕭晨看著儒雅的虎西風,道:“來來來,我們便吃邊說。龍肝鳳髓啊真是好東西,縱然是仙神恐怕也很難吃到。”
  說到這里他自顧的捅了一筷子,放入口中品嘗,露出一副無比享受的神色。而后,更是自斟自飲,一杯如瓊漿玉液般的仙酒,飄出醉人的芬芳,緩緩倒入口中。
  “好酒!”
  負有書香氣息的虎西風看了看吳明,但對方卻對他露出苦笑的神色,在其表露決定前,就先擋住了他的任何提議,明顯不想得罪眼前這個人。
  “你是失蹤了一百五十多年的蕭晨?”虎西風看向蕭晨,他的家族雖然與蕭晨有大怨,但是他卻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大敵。
  “難得你將時間記得如此清楚。”蕭晨再次飲下一杯美酒。
  猜到是一回,但被證實是另一回事。虎西風當場徹底變了顏色,這個名字對于虎家來說,像是一個詛咒一般,但凡虎家杰出強者莫不想親手毀滅這個人。
  但是,這個人卻仿佛有著無窮無盡的生命力,每當以為他已經徹底殞落時,他便會再一次重現在這個世上。
  虎西風不會忘記一百五十五年前,禁忌之海的那場驚世大戰,經過那一戰之后再也沒有人可以小覷眼前這個人,危險程度已經不下于半祖。
  “轟轟轟”
  樓梯在搖顫,虎家的彪形大漢恢復了自由,像是一只發怒的老虎一般沖了上來。他乃是堂堂至人天王,但卻被人像摔小孩子一般將他扔下樓去,實在窩火。
  他一個虎撲,再次向蕭晨出手,此刻他完全狂暴了,熱血上涌,根本沒有考慮到彼此間的差距。
  虛空中出現十幾個黑洞,那是他的神通————星空虎嘯,可湮滅空間,可模擬星空。一片微型的宇宙,星辰閃耀,仿佛在無盡遠處,又像是就在近前,當中十幾個黑洞透發著毀滅性的力量。
  一股狂暴的氣息瞬間沖出煙雨樓,整座長安城都感覺到了這股鋪天蓋地的壓抑氣氛。
  “不要!”虎西風驚叫。
  蕭晨則冷聲道:“不知死活。”
  他穩坐在紫鉆陰木椅上,僅僅一指掃出,就將那片星空震的粉碎,所有的星辰與黑洞全部毀滅。
  “砰”
  蕭晨一巴掌將這彪形大漢拍翻在地,磅礴威壓全部沖著他一人透發而出。
  剎那間,這名至人天王體若篩糠,根本承受不住那種暴烈的神識沖擊。他驚恐的凝視著蕭晨的雙眸,在那雙無情的眸子中,他看到百萬魔鬼在哭嚎,他看到無盡兇靈覆滅在慘叫,他甚至看到了宇宙空間在破滅……感受到了這種無情,以及無法想象的磅礴偉力,他仿佛看到了這個人抬手間,無情的撕裂了宇宙星辰萬物,虎家的這名天王感覺這一切都不是虛幻的,他的靈魂都在顫栗。
  一雙無情的眸子飽含了太多太多,那種無法想象的神識威壓讓他崩潰了,“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全身都在顫抖。
  煙雨樓,飛上天空在遠處觀探的修者,莫不震驚,他們清晰的從那敞開的窗口看到了里面的情況。
  虎家的至人天王竟然跪在了神秘修者的身前,渾身都在劇烈顫抖,顯而易見是受到了驚嚇,如此景象實在讓人駭然。
  震驚的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好長時間過后,眾人才面面相覷。
  “這主到底是誰啊?該不會真是傳說中那個魔王吧!”
  “我看沒有錯,你們看七樓那個神神叨叨的老家伙,不是來回念道真的是他嗎,我想就是那個魔王。”
  ……頂層十樓虎西風的臉色非常不好看,沉聲道:“蕭晨你太過分了!”
  “怎樣做你才覺得不過分呢?”蕭晨放下筷子,望著他道:“一百五十多前,你們是否放出風聲,掌控有一個女子,想引我出來而加以擊殺?!”
  當時,蕭晨聽聞這個消息時沒有當作一回事,因為與他有關的女子的去向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今自死亡世界回歸,既然遇到了虎家的強者,自然要問個清楚。
  虎西風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異色,雖然快速隱退了,但是依然被蕭晨清晰的捕捉到了。
  “說,到底是怎么回事?”蕭晨覺得自己似乎疏忽了,當中恐怕真的有隱情。
  “不過是一個虛假的誘餌而已,哪里有什么女子。如今,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的家族早已不想再與你為敵了。”虎西風神色不變,非常的鎮定。
  “撒謊!”蕭晨冷喝,像是驚天霹靂一般,整座煙雨樓都一下子搖動了起來。
  “哧”
  一道熾烈的白光沖起,虎西風打開一個卷軸,竟然不戰而退,憑空消失在了煙雨樓。
  “你走不了!”
  下一刻,蕭晨一下子就出現在了煙雨樓上空,眸子中冰冷無比,一只大手無情的向著虛空中抓去。
  “轟隆”
  他直接將虛空抓碎了,生猛的將虎西風抓了出來,如此手段讓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竟然可以截斷虛空,將穿越空間的人生生拘禁出來,這可怕的近乎妖邪!
  更刺目一道白光閃爍,虎西風展開了更強的一個空間卷軸,消失在原地。
  “我不讓你走,誰也無法讓你離去!”
  蕭晨立身在虛空中,仿佛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透發著浩瀚莫測的磅礴威壓,整座長安城都在搖動。
  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現在兩里地之外,當場抓碎虛空,將虎家第三代領軍人物虎西風被震了出來。
  “砰”
  金色的大手一把將虎西風抓住,牢牢的握在了手中。
  這一場面被眾多修者親眼目睹了,眾人都驚駭無比,那可是虎家第三代的領軍人物啊!曾經戰勝過同階的天人族強者,在同階天王中可以稱雄,但就這樣被人一把抓在大手中,口中在溢血。這種強大的反差,實在讓人震驚。
  “說!”
  蕭晨只有這一個字,磅礴威壓席卷天地,長安城上方的天空都在猛烈的搖動。
  “那是長老們放出的風聲,我真的不了解。”
  “好,我現在就去你們虎家,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那就等著毀滅吧。”光芒一閃,天空中失去了蕭晨的蹤影。
  只有吳明的耳畔有聲音在回響,道:“過幾日我去找你。”
  吳明心中詛咒,但是卻不好表現出來,他直接遠遁而去。
  長安城一片喧囂,很多修者飛上了天空,一起向著西部地域飛去。因為傳說虎家的大本營就在長安之西數百里的山脈中。
  但是,當眾多修者趕到時,他們只看到了一片廢墟。
  一片讓人感覺驚恐的廢墟!
  方圓數十里,已經找不到一株草木,這里所有的一切全部被毀滅了。
  一座座巍峨巨山,完全是被劍氣斬斷的,虎家的宏偉古堡更是徹底粉碎,一個巨大的手印清晰的印在廢墟上,似乎是被在天空中一掌拍碎的。
  斷山不下數十座,全都是被一劍劈斷!
  “那里!”有人驚呼!
  在西方,劍光沖天,無以倫比的神光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絢爛奪目,沖破了云霄。
  眾人飛快向那里接近,但是僅僅看到一片殘影。
  二十七把戰劍橫天,將數十座巨山在剎那絞成了齏粉,方圓五十里什么都沒有剩下。
  這種毀天滅地之力實在不得不讓人心中冒寒氣,渾身發冷。
  “看,另一片又有劍光沖起了!”
  “完了,虎家在這片山脈中大本營被人連根拔起了!”
  ……廢墟上空,很多修者目瞪口呆,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所見到的一切,二十七把戰劍徹底粉碎了這片山脈。
  趕到虎家重地的不僅有長安城的人,還有很多隱居在西部地域的名宿。
  有些老人露出吃驚的神色,道:“是他,二十七把戰劍……想不到他又出世了。”
  “這下熱鬧了,他肯定已經發現虎家重地是個虛殼,一定會追到西方去。到那時虎家與太陽教的五百神騎士恐怕將有大麻煩了。”
  “老爺子你們在嘟囔什么呢,那個人是一百多年那個大魔王嗎?”
  “小家伙不懂不要亂說話,不然會惹來殺身之禍的。”
  “到底是不是啊?”
  “自然是他,除了他還能有誰可以揮動二十七把戰劍。太陽教五百神騎士可撼動半祖,如果他追到西方,這下有熱鬧看了。”
  “大魔王是不是叫蕭晨啊?”不少年輕人追問。
  “喂,老爺子們,那個人是不是叫蕭晨啊?”
  ……這一日,九州不在寧靜,魔王再次出世了,牽動了很多人的心緒。
  蕭晨也沒有想到,一百五十多年過去后,他已經成為了傳說中的人物,而且是很多人口中的大魔王。
  這讓他感覺相當的無語。
  海外修羅島,當小修羅垂頭喪氣,沮喪的走到冷寒冰面前時,這位皇級中的第一高手滿臉褶皺的紋絡突突顫動不已,他確實氣壞了。
  聽到關于蕭晨出世的消息,他自然會想到當年那尊邪佛爺,讓他嘗到了平生最大的恥辱,刻骨銘心,難以忘記。
  與此同時,五行天王也全都皺起了眉頭。戰族中的王者更是全都變色。
  幾乎所有百族王都自危了起來……當然,夜叉半祖、修羅半祖、骷髏君王等人得到消息時更是皺起了眉頭,他們心中全都很不舒服,當年禁忌之海一戰,他們所有人都可謂灰頭土臉,很沒有面子。幾人得到消息后,皆默不作聲,很難猜想他們在做什么打算。
  九州與四方世界不再平靜,蕭晨再次出世,牽動了很多人的神經。
  蕭晨沒有想到,虎家竟然已經遠走西方,與太陽教進入了最西之地,留在九州的不過是一副空殼子,他決定進入最西之地。
  在蕭晨決定遠走西方時,早已有人先他進入了最西之地。
  金三億、天涯、奇兒三人在幾日前就游歷到了西方,金三億得到線索,幾位故人隱居到了西方,因此追尋了下來。
  嘿皎潔的月光下,白雪皚皚,一片銀裝素裹。
  天涯口中呼著白氣,道:“聽說明天是西方特別重要的一個節日,這個夜晚有一個神族老人會到處派送禮物,我們去抓來看看他到底什么樣子,都有哪些寶物。”
  “算了,那是一個善良的神,不要打擾他了。”奇兒搖頭。
  “嗯,好吧。”天涯點頭,打消了心中的好奇。
  金三億不屑的看了看兩人,道:“你們這兩根木頭,根本知道今晚意味著什么,今夜可是一個特別美妙的夜晚啊。”
  說到這里,這個家伙一雙桃花眼光芒綻放,突然在一座大城的上空嗷嘮喊了一嗓子,震動的四野雪花都簌簌亂舞了起來。
  “兄弟們不要犯錯誤啊,妹妹們該扇巴掌時狠狠的扇巴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