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459 無人可擋

穿越過崇山峻嶺,飛躍過廣袤大平原,蕭晨一路西行,在晚間到達了西土。
  同行者還有殺破狼,這個家伙最近混的風生水起,找借口說在東土呆膩了,想去西方看一看。
  此時此刻,西方大地一片銀裝素裹,鵝毛大雪漫天飄舞,冷冽的寒風呼呼作響。
  大地上的古堡與城池閃爍著柔和的光芒,在這冰天雪地中顯得格外溫暖。
  走進一座小鎮,古老的街道上青石早已被雪花淹沒,不過萬家燈火通明,飄逸著各種讓人食指大動的沒美食味道,似乎洋溢著一股節日的歡慶氣氛。
  蕭晨想在這座小鎮休整一晚,明日再闖虎家重地。各個旅店與酒吧都早早打烊了,轉遍整座小鎮僅僅在一個昏暗的角落里發現一個小酒吧還在正常營業。
  幾名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正在門口搓手哈氣,小酒吧中還算溫暖,壁爐里火焰很旺盛,只有幾名客人,都早已酩酊大醉,但卻還在不斷灌酒。
  酒吧的主人是一個年邁蒼蒼的老人,看起來老態龍鐘,沒有一絲活力,正在昏昏欲睡的在翻看著一本厚重陳舊的古書。
  “哦,神在上,請寬恕我在圣誕節沒有回家的罪過吧。”一個金發碧眼的中年大漢,當看到殺破狼這個骷髏時,直接翻白眼暈倒在了吧臺旁。
  “神,請原諒我吧,我一定馬上回家去陪老婆,盡管她一天要罵我二十幾次。”一個體格健壯、體毛很長的金發男子,幾乎是逃命般向著出口奔去。
  “神是仁慈的,我的孩子,我原諒你了。”殺破狼頗為神棍的沖著那名金發男子揮了揮手。
  “哦,神啊,不要懲罰我,我并沒有跟魔鬼說話與交易。”
  “我X!我是神,不是魔鬼。”殺破狼一本正經的解釋。
  但是金發男子怎么會聽的進去,早已狼狽飛竄了出去,其速度讓殺破狼都直眼。
  酒吧中除了三個昏倒在吧臺下的客人外,就只有那名衰老的酒吧主人還保持清醒了,至于幾名侍女早已提前回家了。
  這名老人不知道是真的膽大,還是已經老眼昏花,并沒有因見到殺破狼而害怕,他慢吞吞的倒上兩杯琥珀色的酒水送到了吧臺前。
  蕭晨毫不在意,端起與其說是酒杯不如說是酒缸的玻璃器皿一飲而盡,感覺與東土的酒水相比別有一番味道。
  每當這時,殺破狼心中就會充滿怨念,他自語著:“什么時候我能夠血肉重生啊?別人吃肉我傻了吧唧的看著,別人喝酒我跟個柱子似的在一邊杵著,太痛苦了!”
  “我這里也出售生命源液,只要出的起錢,連魔鬼也可以在這里消費。”老眼昏花的老板暮氣沉沉,話語像是自棺材里發出來的一般。
  蕭晨沒有說什么,殺破狼打量了他幾眼,道:“就知道你不簡單,好,給我來杯生命源液。當然,如果要是有君王之血就更好了。”
  這個神秘的老人搖搖晃晃送來一杯碧綠色的生命源液,透明的酒杯中散發著驚人的生命能量波動,他在吧臺上推送了過來,道:“如果你肯付出相應的代價,就是想要君王血液也不是沒有可能。”
  “噗”
  聞聽此話,殺破狼將倒入口中的生命源液驚的噴了出去,不過為了不浪費這種生命之能,他緊接著長吸了一口氣,將灑落在空中的點點精華全部又吞了回來。
  “你……你說什么?”金三億大吃一驚,吸收了那一口碧綠色的生命之能后,他周身光芒閃爍。
  另一邊,蕭晨也露出了詫異的神色,不過并怎么震驚,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只要你肯付出代價,我可以考慮出售你一滴君王血液。”老人古井無波,像是萬年朽木一般。
  殺破狼倒不是非要君王血液不可,那對他來說雖然非常有用,但是也不是什么必須得到的東西,他只是吃驚好奇而已。
  “哦,我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呢?”
  “將你的靈魂給我。”
  聞聽此話,殺破狼當場差點掀桌子,但又忍了下來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氣啊,想收走我的靈魂,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
  “這位尊貴的骷髏先生,我想你誤會了什么。”白發蒼蒼的老人滿臉褶皺,神色始終不變,道:“難道你們沒有聽說過,與魔鬼做交易唯一需要付出的就是靈魂嗎?哦,我明白了,你們來自東方,對西土了解很少。”
  “已逝的撒旦是你什么人?”就在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蕭晨突然問道。
  “那是我的前輩,也許將來我會繼承他的一切。”
  “這么說你是一個超級大魔鬼?”殺破狼面色不善的看著他。
  “嚴格來說我是一個人,不是魔鬼。也許有機會繼承魔王撒旦的部分力量。”老人面色不變,耐心的解釋道:“即便我們做交易,也并不是真正收割你的靈魂,而只是讓你的靈魂為我服務一段時間而已。”
  “沒有想到啊……”蕭晨似乎有些感慨,凝視著老人,道:“當年潛力無比強大的天才幻術靈士竟然繼承了撒旦的部分力量。”
  在這一刻,原本暮氣沉沉,半截軀體已埋入黃土中的老人,渾濁的雙目竟然射出兩道神光,無比犀利的盯著蕭晨,道:“你是誰?”
  蕭晨的臉上霧氣翻涌,剎那露出了真容。
  “蕭晨?!”老人露出了驚色。
  而后他在剎那間形貌大變樣,骨骼嘎嘣嘎嘣作響,幾乎在一瞬間老態盡去,成為了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恢復了旺盛的生命力,滿頭金色的長發像是陽光一般耀眼,白皙的面孔英俊無比。
  “大變活人啊!”殺破狼驚訝無比。
  “想不到你還記得我。”金色美男子凱洛凝視著蕭晨,渾身神力澎湃,似汪洋一般浩瀚,在這一刻這座古老的小鎮上空籠罩著漫天的神輝,強大的神力洶涌洶涌浩蕩,如大海般在起伏,光輝在夜空中顯得格外璀璨明亮。
  凱洛,強大的幻術天才靈士,當年蕭晨初入長生界被困龍島之上,曾經經歷過一番慘烈的搏殺,凱洛便是當時給他造成嚴重威脅的人之一。
  二百余年過去了,在歲月的無情力量下,凱洛也早已變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只有在戰斗狀態下他才會將自己的生機調整到最為旺盛的狀態。
  凱洛凝視著蕭晨,道:“你想殺死我嗎?”
  看著這位昔日的敵手,蕭晨搖了搖頭,道:“我們沒有什么利益沖突,既然在龍島上后期時曾經合作尋找過龍王,當年的恩怨也算揭過了。昔日的故人殺一個少一個,我們同時代的人很難見到了。不過,如果今后我們走向對立面,我是不會留情的。”
  聽到這些話,年輕的凱洛全身精氣內斂,在一瞬間又蒼老了下去,很快又成為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
  “你是幻術靈士,為何要選擇繼承撒旦的力量呢?”蕭晨不解的問道。
  老人苦澀的自嘲道:“幻術即便達到最強又如何,沒有犀利的攻擊力量,永遠也成不了絕頂強者。”
  蕭晨一陣默然,看得出這個老人的境遇似乎很不如意。
  昔日強大的幻術天才靈士凱洛,當初那是何等的神采飛揚,天縱之姿讓他意氣風發,不曾想在歲月的磨礪下,曾經的一切的都顯得暗淡無光了,到如今他是如此的暮氣沉沉,成為了一個有些頹廢的老人。
  “時間啊,會將一切慢慢磨滅、遺忘……”蕭晨非常感慨。
  “我得到消息,虎家正在秘密調遣高手,二代與三代的精英人物全部趕回了虎堡。”凱洛古井無波,面色平靜的看著蕭晨,道:“而太陽神教的五百神騎士也出動了,據說當中的骨干人物全都是上古年間活到現在的老古董,恐怕不是能夠與半祖對決那般簡單,縱然是壓制半祖多半都綽綽有余了。”
  “謝謝你的消息,我心里有數。”蕭晨平靜的飲下一杯酒水。
  就在這時,遙遠的天際突然傳來一聲龍嘯,聲動四野,緊接著酒吧中紫光一閃,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可想而知來人的速度有多么恐怖,就是蕭晨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這是一個紫衣少女,清秀絕倫,黛眉彎彎,宛如新月,眸波流轉,似秋水蕩漾,瓊鼻挺翹,紅唇點點,貝齒晶瑩,身材挺秀,婀娜秀麗。
  一頭紫發閃爍著點點光華,發絲飛揚,像是水波在流動,說不出的飄逸出塵。最為奇特的是,她的頭上竟然生有一對紫光閃閃的玉角,晶瑩透亮,不僅將她襯托的更加美麗出塵,更顯得有些可愛。
  殺破狼看到此女后要是有口水的話,早已在胸前流下一道小溪了,這個家伙眼睛徹底直了。
  蕭晨卻是一驚,毫無疑問,這是一名龍女。且,其頭上的紫色玉角竟然是祖龍之角,神輝燦燦,這一定是一個龍王!
  龍王不過十幾頭而已,但具有紫色龍角的只有一頭,那便是在龍島上最先出生的紫龍王。蕭晨心思電轉,一下子就想到了蘭諾,紫龍王追隨了天驕神女蘭諾,如今突然出現,豈不是說蘭諾就在附近?
  “頸項纖秀,明眸善睞,我見猶憐啊……”殺破狼一本正經的念叨著,一副自命風流的樣子。
  出塵動人的龍女僅僅掃了他一眼,紫光射出,頓時讓殺破狼退后了三步。結果踩到了一名之前嚇昏過去的男子手背上,嗷的一聲痛醒了過來,嚇得那個男子連竄帶蹦跑出了酒吧。
  “東西準備好了嗎?”紫衣龍女的聲音似天籟一般,很輕柔動人。
  “準備好了。”凱洛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盡顯老態,道:“不過交易有所變動,需要附加十滴半祖血液。”
  紫衣龍女眸子中射出兩道如夢似幻的彩霞,道:“為何等到要交易了才變動?”
  “紫姑娘你不要怨我,這是教內元老的主意,我不過是中間人而已。再者說,蘭諾神女將在今晚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幾滴血液對于她來說也算不得什么。”
  聽聞凱洛如此說,殺破狼的嘴巴頓時張成了“O”型,有人將在今夜成就君王之永恒神位?這則消息讓他近乎傻掉了。
  蕭晨心中更是震撼無比,二百余年過去了,始終沒有蘭諾的消息,不曾想再次知其芳蹤時,她竟然要破入半祖境界了,這是何其的震撼!
  真不愧是一代天驕神女,二百余年就達到了如此境界,恐怕將是史上最年輕半祖吧。果然不愧是千古人杰!
  “我姐姐要在今晚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的同時祭煉出自己的圣劍,還差一種可有可無的材料,之前早已與你們約定好。但是,事到臨頭你們卻又加價,難道沒有想到過惹怒一位半祖的后果嗎?你們這是在漫天要價,是在訛詐!”紫衣龍女神色冷了下來。
  凱洛搖了搖頭,道:“這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不過據我所知,這十滴血液是因為突發事故才臨時加上的,還請海涵。”
  “好吧,將你們收集到的東西給我,我代姐姐答應了。”紫衣龍女神色平靜,看不出喜怒哀樂。
  凱洛將吧臺下的一個金屬箱子打開,頓時神光沖天,里面竟是傳說中的七彩神鐵,絢爛的光華將整座酒吧都淹沒了。
  這種神鐵極其罕見,一座金山也難以換來。
  而從方才的談話中可知,這種煉器材料竟然對于蘭諾的圣劍不過是一種輔助材料而已,并不是真正的主材料,可以想象她所要祭煉的圣劍何等驚人!
  不過能夠想象,可以理解,畢竟是一代天驕神女,似乎是史上最年輕半祖,自然要將自己的圣劍祭煉到最強等階,如此才能與她相配,一般的半祖靈寶她是看不上的。
  眼看紫衣龍女將要離去,蕭晨開口道:“小紫龍還記得我嗎?”
  紫衣龍女轉過身來,認真的凝視著他,片刻間像是想起了什么,道:“是你。”
  “我想去見你的姐姐。”
  “可以。”紫衣龍女點了點頭,道:“不過去了后,不要出聲,莫要打擾,只能在遠處靜靜觀看。”
  “好,沒問題。”
  殺破狼立刻屁顛屁顛的搶先跟了過去,凱洛也走出酒吧,跟著沖天而起。
  一代天驕神女蘭諾將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這在西土各大勢力中已經算不得什么絕密消息,有些人已經提前幾天就得到了秘聞。
  其米蒂卡斯峰附近,已經聚集了不少修者,但是沒有人敢靠近,都在暗中觀看,想要見證一代神女成功破入半祖境界的千古奇跡。
  月華如水,周圍的雪山灑滿了了皎潔的神輝。
  當蕭晨他們趕到時,已經發現不少先來者,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沒有一人議論出聲。
  紫衣少女離去了,蕭晨與殺破狼靜靜的站在一座雪峰上,他已經發現了虎家高手的身影,也看到了太陽教的神騎士。
  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金三億、天涯、奇兒從遠處飛來,登臨上了這座雪峰,而金三億還背著一個鼓鼓囊囊的口袋。
  “這里……”
  殺破狼急忙打招呼。
  “緣分啊……千里有緣來相會。”金三億等立刻跑了過來,他與殺破狼可謂臭味相投,稱得上知己,立刻來了個熱情的熊抱,將殺破狼的骷髏骨壓的咯吱咯吱作響。
  殺破狼呲牙咧嘴,急忙推開了他,問道:“我說你那口袋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
  天涯撇了撇嘴,道:“三億哥很混賬,將一個很善良的神捉住后,裝在了口袋里。”
  “抓住一個神?是什么神祗?”殺破狼好奇的問道。
  蕭晨也露出了好奇心,問道:“你這家伙又惹什么禍了,將一個神這樣抓來?”
  “這次我真的沒惹禍。”金三億連忙撇清,道:“為了滿足天涯的好奇而已,我們跟在一個叫做圣誕老人的屁股后面,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樣子。結果,我一不小心,就把就把他給裝進他自己的口袋中了。唉,讓人失望啊,遠沒有我英俊瀟灑,矮矮胖胖,沒什么出奇的地方。”
  蕭晨快無語了,這個家伙太混賬了,道:“趕緊將人放了,你如此辱一個善神,實在不像話。”
  “拜托,不是我不想放他,這個家伙賴在我們身邊不想走,非要跟我們一起來看天驕神女蘭諾晉階半祖的盛事。他說自己無法靠近這里。我一氣之下,就把他裝起來了。”
  “……”蕭晨恨不得敲他兩下,道:“放人,趕緊放人!”
  隨后,奇兒不斷向著那個憨態可掬的老人賠禮。
  而蕭晨則拉著金三億走到了另一邊,問道:“你來西土有段時間了,可否知道,虎家與太陽神教是否與某些半祖有聯系。”
  “這個倒沒有聽說過,不過今夜看起來他們動作很大啊。”金三億指著周圍的雪峰,道:“你看,那是虎家的幾名二代高手。那邊,則是太陽神教的神騎士。”
  周圍早已影影綽綽,西土各大勢力也不知道來了多少人觀看這宗盛事。
  “無妨。”蕭晨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人越聚越多,不少強大的散修也都聞訊趕到了此地,想要見證一位杰出半祖的誕生。
  這時,一道神虹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最高的其米蒂卡斯峰巔上,出現一個白衣少女。
  在如水的月華下,雪峰通體晶瑩,閃爍著如夢似幻的光彩。
  絕巔之上,蘭諾一身白衣勝雪,在月華的籠罩下,她的仙軀仿佛透發著淡淡圣潔的光輝,衣裙隨風拂動,如那不食人間煙火的廣寒仙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