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460 蘭諾一代天驕

在如水的月華下,雪峰通體晶瑩,閃爍著如夢似幻的光彩。
  蘭諾白衣勝雪,冰肌玉骨,靜靜的立身在雪峰之上,滿頭青絲飛揚,渾身籠罩著一層朦朧的圣潔光輝,讓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很多強大的散修都在遠處的雪峰觀望,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時會有諸多劫難降臨,那種罕見的景象千古少有,因此格外吸引諸神。
  蕭晨靜靜立身在一座冰峰上,古井無波,凝視著前方那個豐姿絕世的神女。在來這里之前,他心中多少還有一絲波瀾,畢竟蘭諾對于他這一代人來說太出名了,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
  但是當趕到這里后,他心中的那絲波瀾徹底消失了,在這一刻他心中出奇的寧靜。
  不可否認,前方那個風華絕代的女子曾經在他心中留下過一縷漣漪,但那也只是對完美事物的欣賞而已,時至今日他心中一片空靈,再無一絲波瀾。
  昔日的神女,此刻在他眼中也只是一個將要成為半祖的杰出女子而已,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遙望蘭諾,他想起了很多往事,似乎第一次看透過去種種。
  一瞬間他神游太虛之外,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直至很久后他才徹底回過神來。
  在這一刻他感覺渾身輕松,一下子放下了很多人與事。剎那間,整個心神沖入了茫茫星宇間,心中一團神光絢爛無比,神識越發璀璨凝練了。
  短短的片刻間,他的神識竟壯大了不少,完成了一次小小的升華。
  天涯驚異的看著他,道:“蕭晨哥哥方才你的身體在發光,而后仿佛突然從這個天地間消失了一般,站在你身旁都無法感應到你的氣息了。”
  金三億嘿嘿笑了起來,道:“兄弟別搶人風頭好不好,到底是你要成為半祖,還是對面那個美的不像話的女人成就半祖啊。”
  蕭晨笑了笑,沒有言聲。
  就在這一刻,其米蒂卡斯峰巔上,突然爆發出璀璨神芒,接著無比強大的能量波動直沖霄漢。
  刺目的光芒讓夜空一片絢爛,神輝照亮了整片山脈,亮如白晝一般。
  接著一道道神虹沖天而起,像是一道道大瀑布倒流向了天空中,場面格外的壯觀,如一條條發光的長江大河在奔騰,隆隆之響不絕于耳。
  天雷鳴響,閃電劈舞,一剎那間風云變幻,天地失色。
  其米蒂卡斯峰巔,以天驕神女蘭諾為中心,整整九九八十一道神虹沖向了浩瀚星空,像是九九八十一條通天祖龍沖入了天宇。
  熾烈的光芒讓人睜不開雙眼,震耳欲聾的驚雷不斷轟響。
  蘭諾開始沖擊半祖之永恒神位了!
  沖擊半祖之時根本無法隱瞞,因為需要天地之力淬煉己身,動靜實在太大了。只要身在這個世界,但凡強大的修者都可以感應到。
  在這一刻,遙遠的東方,甚至海外,那些正在閉關的異族半祖全都睜開了雙眼,露出驚容。
  已經很多年沒有新半祖誕生了,今夜是如此的突兀,他們感覺到了西方的強大能量波動,睜開天眼的剎那,更是看到了那璀璨耀眼的神光。
  海外島嶼,異族半祖紛紛破開空間,趕到了西土,想要看看到底是誰踏入了他們這一領域。
  其米蒂卡斯峰巔,蘭諾渾身神力澎湃,光華刺目,她通體透發出的神輝像是一把把巨大的天劍一般,沒入了天宇,光華綻放。
  無盡天雷劈落而下,不斷在蘭諾身上爆發開來,但是全都被她通體的神輝擋住了,隨后更是不斷將驚世雷電的力量聚納到己身中。
  “轟隆隆……”
  繼九九八十一道神虹沖天而起后,蘭諾的婀娜仙軀又先后沖起二百多束刺目的光芒,足足三百多道神光,猶如璀璨的大瀑布在天空中奔騰咆哮,貫通了天上rénjiān。
  璀璨神瀑粗如山岳,橫掃整片天宇,最終沖向了星空。
  漫天星辰都仿佛搖動了起來,光芒奪目。
  隨后,天宇間數不清的星辰掃射下一道道神輝,竟然連接到了其米蒂卡斯峰巔上,與蘭諾的仙軀相通在一起。
  黑夜亮如白晝,無盡星光灑落而下,凝聚在蘭諾的神軀上。
  這便是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的關鍵所在,借助天地萬物宇宙星辰之力,淬煉神魂與**!
  這是每一個半祖都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過程。
  也不知道有多少顆星辰的的神光連通向其米蒂卡斯峰巔,蘭諾徹底的被璀璨的光芒淹沒了,更有一道道的天雷在轟鳴。
  天地萬物,宇宙星辰,世界之力凝鑄半祖肉身與神魂,如此才是半祖可以俯視眾生的根本原因。
  漫天都是貫通了星空與其米蒂卡斯峰巔的神輝大瀑布,壯觀的場面讓所有觀看到這一景象的修者莫不震驚,他們真正明白了與半祖的差距到底有多遠。
  突然,一道血芒撕裂了天空,一道長有二十幾里,寬足有兩里的血色劍氣從遙遠的一座雪峰上劈來,目標正是其米蒂卡斯峰巔上的神女蘭諾。
  有人出手干預她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
  這是相當嚴重的事情,在如此關鍵時刻如果被人阻撓與破壞的話,非常危險,很有可能會讓神女蘭諾前功盡棄。
  不過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縱然她選擇在較為冷清的西方地域,但是成就半祖時的異相依然會讓所有超級強者感應到。
  二十幾里長的血芒,撕裂天地,眨眼劈到近前,砰的一聲撞碎一片晶瑩神輝,沒入其米蒂卡斯峰巔。
  蘭諾的身軀一陣搖顫,但生生擋了下來。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蕭晨行動了起來,他不想坐看蘭諾被人如此卑鄙的暗算掉,二十七把戰劍橫貫天際,向著遠方那座雪山劈去。
  “轟隆隆”
  幾乎在一剎那間,那片山脈便被劈碎了,漫天煙塵與雪花在飛舞。
  二十七把戰劍縱橫激蕩,很快沖回。
  很顯然,暗中出手的人不想暴露身份,一擊遠退,早已改變了位置。
  “哧哧”
  破空之響再次傳來,四面八方竟然連續有九道血芒沖來,每一道都長達二三十里,威能不可揣測。
  數十座稍高的雪峰都在那強大的余波動蕩下直接崩碎了,可想而知九道巨大的血芒蘊含了多么恐怖的力量。
  蕭晨揮動戰劍連連出擊,擋住了其中五道血芒,但依然有四道沖向了其米蒂卡斯峰巔。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發出,整片西土都搖動了起來,四道血芒與無盡星辰之力大碰撞,爆發出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大地,猶如十日耀空一般。
  絕對不止一位半祖出手,最起碼也有兩三人,不然蕭晨完全可以戰劍擋住。
  “何人如此惡毒?!”
  一個渾身破破爛爛,滿頭白發如雜草般的老人沖上了高天,對著四方喊道:“我徒兒今日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乃是光明正大的,你們若暗中加害,必然要為此付出十倍代價。”
  竟是久未相見是山外山,在這一刻他沒有任何瘋瘋癲癲的樣子,憤怒的沖著四方喊道:“你們看這是什么?!”
  他的左右手抓著一對巨大的干戚,烏光沖天,周圍更是魔氣翻涌,猶如百萬神魔在咆哮一般,他大喝道:“這是刑天戰神的干戚,他與蚩尤魔神雖然有事不能來此,但是已經放出話語,誰敢加害蘭諾,日后一定生死追殺!”
  所謂干戚就是盾與大斧,山外山所拿出的一對魔兵,正是兇威震世的刑天的兇兵。
  人的名樹的影,刑天與蚩尤何許人也?那可是真正的上古大魔神,有親手格殺過半祖的真實戰績,所向披靡,是半祖中最可怕的幾人。
  “你們或許還不知道我徒弟蘭諾的出身,她還有兩位師祖,一個是人外人,一個是天外天,你們惹敢加害,日后就等著四位半祖聯手生死大追殺吧!”
  山外山憤怒大喝,在這一刻他真是急眼了,萬不得已才抬出別人的名號,來震懾暗中的半祖。
  方才那四道二三十里長的巨大血芒沒入其米蒂卡斯峰巔,似乎并沒有傷害到蘭諾,在這一刻那里神輝更加璀璨了。
  可以清晰的看到幾道血芒中的煞氣被打撒了開來,而當中蘊含的精華則被蘭諾吸收了。
  這種表現不得不讓人驚嘆,這個女子非常不一般!
  蕭晨沖天而起,此刻他已經穿上了一層烏光閃爍的鐵衣,如死神的戰衣一般,在神輝閃耀的雪山間顯得有些妖異。
  不過,黑鐵衣也將他襯托的神武強大無比,給人一股異常可怕的壓迫感。
  “算上我這個不是半祖的人,一百五十多年未履塵世,我很樂意找一個半祖來磨礪手中戰劍。”
  聲音很輕緩,但是卻帶人一股無以倫比的壓力!
  在蕭晨的周圍二十七把戰劍浮現而出,神虹驚天,其身上的黑鐵衣也光澤點點,激發出一股沖天的戰意。
  看著這個滿頭黑發亂舞、鐵衣懾人、戰劍橫空的青年,雪山中所有修者都真實感覺到了一股寒意與一股懼意。
  敢向半祖開刀,將半祖當作磨刀石,這是何等的狂妄?!
  不是半祖,卻勝似半祖!
  老一輩人都已經認出了蕭晨,盡管一百五十多年未曾出世,但是當年禁忌之海的驚世大戰,不會被人們遺忘。
  當年這個青年便可撼動半祖,這么多年過去了,沒有人知道他究竟又達到了何等可怕的境界。
  也只有他敢說出如此話語,九州與四方世界,唯一一個不是半祖,卻敢向半祖揮動屠刀的人!
  “他果然還活著!”
  “這個人真的沒有殞落啊!”
  ……很多強大的散修輕聲自語著。
  而雪山中也來了不少年輕的修者,他們更是忍不住議論紛紛。
  “他果然是大魔王,難怪在煙雨樓壓制的讓小修羅與虎家的天王跪在了地上。”
  “蕭晨,他就是那個蕭晨啊!”
  “是他,蕭晨就是大魔王,大魔王就是他!”
  ……在有人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的關鍵時刻阻攔與破壞,這是相當陰損的手段,可以說很讓人不齒。暗中出手的半祖似乎感覺到了壓力,一時間沒有再繼續出手。
  另外兩處雪峰上有些人無法鎮靜了。
  虎家二代強者與虎家三代精英,有數人都在這里,他們一陣輕聲耳語,剎那間便消失了。
  而另一座山峰上,太陽神教的幾位神騎士也在密談,很快他們也消失在了雪峰間。
  不多時虎家高手與太陽教的神騎士在百里外匯合到了一起,幾人露出心領神會的神色。
  “也許今夜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不錯,反正他是要向我們出手的,不若利用與他敵對的半祖在這里的時機,向他發難,說不定會將那幾個老不死拖進來。”
  “你們太陽神教的古陣真的有那么厲害嗎,五百神騎士合一可撼動半祖?”
  “放心吧,甚至可以壓制半祖,你們虎家的五百強者已經演練多年了,我們雙方合在一起,兩座神陣足可壓制他。”
  “恐怕很難壓制,雖然他不是半祖,但是你們都應該清楚,他已經讓半祖都感覺很頭痛了。我們只要能夠創傷他就可以了,到時候與他敵對的半祖恐怕會忍不住出手滅殺他的!”
  “哈哈哈……”
  太陽神教幾位神騎士與虎家的強者相視大笑了起來。
  此刻,神女蘭諾已經歷重重危險,正在一步步邁入真正的半祖領域。
  漫天星斗都在綻放光華,一道道璀璨的光束射向其米蒂卡斯峰巔,到了最后仿佛整片銀河都倒垂了下來,天地萬物,宇宙星辰,世界實力不斷淬煉蘭諾的**與靈魂。
  此刻,已經能漸漸夠感覺到她透發出的磅礴威壓。
  “不知道我的武體若是到了那一步,將會引來何等的世界之力淬煉體魄。”蕭晨暗暗推測著。
  “轟”
  遙遠的天際,突然傳來無比磅礴威壓,可怕的波動洶涌澎湃,整片大雪山都在搖動。
  一股強大無比的戰意席卷了整片天地,威壓九重天!
  遠空,五百名太陽教神騎士各個神色肅穆,一個個宛如上古戰神復蘇一般,周身的古老甲胄閃爍著金屬特有的冰冷光澤,上面充滿了刀痕劍孔,烙印上了歲月不可不滅的痕跡,記錄著他們曾經的輝煌。
  當中的骨干是自上古存活下來的古老神騎士。
  他們的坐騎都不是凡品,或是渾身覆蓋滿了龍鱗甲,或是繚繞著燦燦的防御神光,全都是洪荒古獸,在虛空中緩緩逼近而來。
  “蕭晨受死!”
  “蕭晨受死!”
  ……震天的喝吼聲整齊劃一的傳來,五百太陽神騎士猶如上古天神臨世一般!
  浩大的聲音震動的整片西土都仿佛搖動了起來。
  但是,蕭晨看到這一切后,并沒有絲毫驚色。相反,一股驚天戰意沖騰而起,他像是一口讓山河失色的怒劍一般,懾人心魄。
  黑發亂舞、鐵衣懾人、戰劍橫空,他早已做好了大戰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