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461 不是半祖壓過半祖

五百神騎士像是上古的天神臨世一般,戰意沖天,震的周圍的雪山都在猛烈搖顫,他們坐下的洪荒蠻獸嘶吼震天,煞氣狂涌,在虛空中緩緩逼近而來。
  “蕭晨……受死!”
  震耳欲聾的聲音整齊劃一,像是驚雷在轟鳴,讓星宇都在搖顫。
  這是可與半祖對決的古老神陣,五百人精氣神合一,直沖霄漢,可以看到那凝聚成人型的巨大戰魂,矗立天地間,光芒刺目!
  蕭晨身穿冥鐵戰衣,手持一口戰劍,在虛空中一步步向前走去,像是從死亡世界走出的君王一般,周身透發著一個強大的“勢”,可謂氣貫長虹,山河失色。
  明明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但卻仿佛在托著一個世界前行,與天地合一,千萬山岳,億萬星辰仿佛皆在動蕩。
  “殺!”
  五百太陽神騎士大吼,壓過了天雷,所有騎在蠻獸上的騎士,一起舉起了雙手大劍與金色戰矛。
  那片虛空光芒照耀山河,絢爛神輝讓人無法正視,強大的能量波動像是瀚海在起伏。
  五百把上古神兵,光耀天地,像是五百顆縮小的太陽在綻放著刺目光華,沖天的劍氣與戰矛神芒擊碎了天穹,光輝凝聚在一起,向著蕭晨劈來!
  那巨大的光芒像是聳入云霄的撐天神柱一般,轟隆隆壓落了下來,比天刀還要可怕,犀利無比。
  巨大的光刃長達數十里,寬足有五六里,割裂天地,破滅虛空!如此巨刃根本讓人避無可避,無處躲藏。
  蕭晨仰天長嘯,手中持著一把戰劍沖天而上,迎向了那道讓日月星辰都要黯然失色的巨大光刃。
  戰劍如虹,雖然長不過一米五,噴吐出的劍芒也不過手腕粗細,但是卻氣勢驚天,虹芒璀璨,沖破云霄。
  蕭晨大吼,滿頭黑發全都吹拂向后方,身上的冥鐵戰衣爆發出陣陣烏光,他像是一輪黑太陽一般,手中的戰劍激射的劍芒長達數十里,盡管遠遠沒有上方的光刃粗大,但是卻犀利無比。
  “哧”
  神虹破天,山河失色。
  蕭晨手持戰劍,一下子斬斷了天空中那道巨大的光刃,將之割裂為兩段!
  “轟隆隆”
  能量崩潰的聲音像是百萬巨山在轟塌一般,讓人心神震撼,耳中更是嗡嗡作響,耳鼓都要破碎了。
  聲勢浩大,巨大的光刃被斬碎在了天空之上。
  可想而知,方才蕭晨那一劍的威力多么可怕!
  他方才雖然手持一劍,但是卻二十七把戰劍的凌厲殺意全部集中到了一起,是以,一劍橫空,劈斷五百神騎士精氣神合一的巨大光刃。
  這么多年來一直很平靜,蕭晨心中的戰意在今天覺醒了,遇到強大的敵人,讓他戰血沸騰了起來。
  被斬碎在天空中的巨大光刃,千萬道能量狂流倒卷,在高天之上肆虐,化成一股光芒刺目的狂暴。
  五百神騎士大吼,聲震長空,洶涌澎湃的狂暴化成五百道神光,在剎那間沖回了他們的神陣中。
  一股浩瀚威壓在一瞬間鋪天蓋地,浩蕩開來,五百神騎士精氣神合一,在他們前方凝聚成型的戰魂更加清晰與真實了,像是一座太古巨山一般矗立在那里,透發著讓人心潮澎湃的可怕波動。
  而方才被召喚回來的五百道神光,則快速那戰魂手中凝聚而去,形成一口雙手大劍,光芒刺目,傳出陣陣讓人感覺心悸的恐怖劍氣波動。
  這簡直就是一尊活著的實力堪比半祖的神祗!
  遠處所有強大的散修莫不變色,傳言五百太陽神騎士合一,可硬撼半祖,此刻親眼所見,讓他們心中震撼不已。
  “吼……”
  那尊腳踏大地、頭頂天空金色神祗在大吼,他手中持著的黃金巨劍長達二十里,透發著沖天的光芒,周身更是像有熊熊黃金神火在燃燒。
  他站在原地一劍向著蕭晨劈來,那巨大的黃金神劍直接破滅了天空,簡直就像是一座黃金神山撞了過來一般!
  威壓八荒,金色的巨劍太長大了,將天空都遮蔽了,那可怕的劍氣更是鋪天蓋地,將蕭晨淹沒在下方。
  蕭晨感覺血液在沸騰,很久沒有進行過這樣的大戰了,手持戰劍逆空而上,沖向那耀眼的劍光,他手中的戰劍激射出沖霄的神虹。
  無法躲避,就以最強戰力搏殺。
  讓所有人都震撼不已,一個與金色神祗相比,猶如螞蟻般微小的人類,手中的戰劍光芒沖沖霄,那道神虹竟與金色巨劍實打實的碰撞在了一起。
  “鏘”
  震天巨響讓人耳鼓發麻,腦瓜仁都感覺劇痛無比。
  黃金巨劍與那“微小的戰劍”射出的神虹斬在一起,發出了刺耳的金屬顫音,仿佛是兩個同樣大小的巨大神祗在硬撼。
  “轟”
  整片天地到處都是刺目的光芒,蕭晨被震飛出去二十幾里才在天空中穩住身形。而那尊頂天立地的金色神祗,也騰騰向后退出去數十里,整片雪山都在搖動,不少雪峰更是直接轟然崩塌了。
  五百太陽神騎士皆一陣搖顫,他們騎著洪荒蠻獸跟著退后了相同遠的距離,身上的光芒似乎暗淡了一些。
  蕭晨化成一道虹芒了沖了過來,想要徹底解決戰斗,這五百太陽神騎士是關鍵,斬殺了他們,那尊巨大的黃金神祗自然會破滅。
  不過既然是上古神陣,結成之后可撼動半祖,自然有過人之處。
  在他有所行動的剎那,那頂天立地的黃金神祗,已經與五百太陽神騎士合一了,五百人騎著蠻獸進入到了“光質化”的神祗的巨大軀體內。
  “吼……”
  黃金神祗一聲巨吼,在他的胯下出現了一頭金色的洪荒古獸,龍頭、馬身、麒麟腳、鱷魚尾,周身更是密布著金色的鱗片,光華燦燦,面部兇狂,載著巨神沖入天空中。
  “果然啊,等若創造出了一個半祖!”
  “怪不得傳說此陣足可對抗通天境界的半祖!”
  所有人都在驚嘆。
  “嗷吼……”
  突然間,另一邊虎嘯震天,虎家五百強者也組成上古戰陣出現了,緩緩逼近而來,五百斗神全都騎著巨大的白虎,煞氣沖天。
  各個都殺氣凜然,匯聚到一起,直沖云霄,這種氣勢可謂懾人心魄,讓人膽寒。每個人身上都有淡淡的血氣在繚繞,可以想象他們都是經歷過無數鮮血洗禮的強大修者。
  “兩座神陣?!”
  所有強大的散修都意識到了為何這兩大家族有恃無恐。
  太陽神教與虎家結盟,將絕密神陣傳給了虎家,兩家這是鐵了心要對付蕭晨。
  虎嘯震動九重天,五百虎家精英斗神強者,全都光芒沖天,他們的精氣神合到了一起,一尊巨大的神祗顯化在天空中。
  這是一個通體銀白色的巨神,上半身為人身,下半身竟然是白虎身,兩者結合,不僅有人的手臂,還有白虎的可怕軀體,這是一尊人虎神祗!
  虎家五百強者也全都沒入了這尊頂天立地的銀白色的巨神體內,與對面那尊黃金巨神將蕭晨堵在中間。
  誰也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大戰。本是為觀看蘭諾晉升半祖而來,不曾想兩座神陣化生出兩尊可怕的神祗,要與在世上消失了一百五十多年的蕭晨決戰。
  蕭晨表現的很平靜,并沒有因為兩尊神聯手而露出絲毫波動,在這一刻他召喚出了二十七把戰劍,向著兩尊巨神劈斬而去。
  “哧哧哧”
  劍芒驚天,如彗星劃空,又似長虹貫日,二十七把戰劍被催動到了極致境界,殺氣凜然,劍意橫貫虛空。
  人虎巨神與黃金神祗全都長嘯,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力量,那簡直就像是兩輪太陽爆碎了一般。
  金色的光芒與銀色的神輝,普照天地間,過所之處虛空中出現無盡黑洞。
  兩個頂天立地的巨神,并未因軀體龐大而顯得笨拙,反而靈巧無比,沖向了天宇,周身披上了刺目的光彩,如永恒不滅的戰甲一般。
  他們將戰劍隔絕在無盡黑洞間,且在高天之上止住身形,向蕭晨發起了攻擊。
  那尊黃金神祗手中的大劍已經化為了金色的戰矛,此刻他騎著那頭龍頭馬身麒麟腳鱷魚尾的蠻獸,發起了的最強神騎士戰技————沖鋒!無視空間,無視時間,打破時空壁壘,幾乎在一瞬間就到了眼前。
  強大的蠻獸堪比山岳,載著黃金巨神,兇狂無比,那桿長達二十幾里的金色戰矛,從天穹上刺穿了下來,直接到了蕭晨的胸前。
  這已經不是刺,而像是狂暴劈砸!
  金色的戰矛太大了,蕭晨的形體相對來說如螞蟻一般微小。
  “轟”
  直接打碎了天空,像是粗如山岳的金色閃電一般,撞擊在了九把橫空而來的戰劍上。
  與此同時,那尊銀白色的人虎巨神,也持著一口巨大的銀劍劈了過來,發起了凌厲而又可怕的沖鋒。
  同樣打破了時空壁壘,聲勢浩大無比。
  “砰”
  另外九把戰劍擋在了蕭晨的近前,無匹的能量駭浪透發出刺目的光芒,席卷了整片天空。
  蕭晨通體都在綻放出絢爛的光華,一道道神秘圖紋浮現而出,助他突破時空局限,在第一時間防住了兩尊巨神的沖鋒。
  不然,他恐怕就危險了。
  “斬!”
  十八把戰劍圍繞在蕭晨的周圍,同時另外九把逆空而上,璀璨奪目,撕裂天地,向著兩尊巨大的神祗斬去。
  “吼……”
  吼嘯震天,兩尊巨神沒有料到蕭晨抵擋住了沖鋒,且在剎那發起了如此凌厲的反擊。
  盡管他們極速后退,但是依然各自中了兩劍,光芒一陣暗淡,飛快沖向了蒼穹。
  這時,蕭晨將石像召喚了出來,到了如今石像已經接近徹底粉碎了,滿身都是龜裂的縫隙。
  光芒一閃,身穿冥鐵戰衣的蕭晨與石像合一,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石人,手持變大的戰劍沖向了天空。
  “砰”
  “鏘”
  天穹中三人大戰,激烈無比,震動星宇。
  石人獨戰兩尊巨大的神祗,并不落下風。一劍揮出,天風吹碎虛空,星辰仿佛都在搖曳,劍芒無以倫比。
  而黃金巨神與銀色的人虎,更是不斷發起沖鋒,他們打破時空壁壘,黃金戰矛與銀色巨劍可怕無比,綻放著炫目的神輝,所過之處一切都要破滅。
  三個巨人在蒼穹之上打的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在他們的周圍,不少神魂惡鬼在飛舞,那是打碎次元空間中沖出的早已殞落多年的強者的殘魂。
  “哧哧哧”
  戰劍橫空,蕭晨一聲大吼,橫掃天宇!
  天地皆動,整片星海似乎都要翻轉過來了一般,猛烈的搖動。
  戰劍劈開了黃金神祗的胸膛,讓他直接倒飛了出去,他坐下的蠻獸被蕭晨接下來的一劍立劈為兩半!金色的光華洶涌,像是無盡的金色血液在噴灑一般。
  與此同時,人虎手中的銀色巨劍被蕭晨劈斷了,一劍掃出,險些將人虎腰斬,讓其身負重傳倒退而去。
  兩尊巨神的光芒都暗淡了不少,可以看到里面的五百神騎士與虎家的五百斗神,全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轟”
  神輝激蕩長空!
  兩尊巨神神情肅穆,無比的莊嚴神圣,同時開口大喝。
  “神說,要有光!”五百神騎士精氣神合一,組成的黃金巨神喝出這句話后,整個世界都被染上了金色的光彩,無盡的神光將天宇中那個巨大的石人淹沒了。
  “虎踞六界!”巨大的銀色人虎也咆哮出來,他寶相莊嚴,威壓天地。在其周圍,六個世界重合在一起,向著四面八方擴展開去。
  這是上古神陣演化出的堪比半祖的神祗的大神通!
  碎裂的聲響清晰的在天穹中傳出,當金色神光與六個世界徹底消失時,天空中那個巨大的石人突然四分五裂開來,而后崩碎在了天地間。
  露出了里面的鐵衣蕭晨,他的軀體被震飛出去數十里。
  所有觀戰的強者莫不震驚,當年蕭晨仰仗這尊石像在禁忌之海大戰半祖,可以說這是他的力量源泉,但是今日竟然如此被毀掉了。
  所有人都覺得他失去了最強大與犀利的武器。
  矗立在天穹上的巨大的黃金神祗長嘯,化成一道金色的光束沖了過來,手中的戰矛像是一道金色山脈壓落下來,矛鋒寒光四射,冷森迫人。
  與此同時,巨大的銀色人虎仰天咆哮,似乎非常興奮與激動,撲殺了過來,懾人心魄。
  而也就是在這時,西土大地之上,一道血光自雪山間沖天而起,襲殺向蕭晨。
  很多人都知道蕭晨失去石像意味著什么,有半祖忍不住出手了,在這一刻落井下石,想要擊斃蕭晨!
  第一個殺到的便是修羅半祖,他渾身都被血光籠罩,血色云霧鋪天蓋地,在蒼穹之上洶涌。
  第二個趕到的是骷髏君王,漫天都是鬼影,一片骨骸浮現在他的周圍。
  讓蕭晨大感意外的是,夜叉半祖竟然沒有來。
  兩尊半祖加上兩座神陣幻化出的神祗,將蕭晨圍困在了天空中。
  “你們要落井下石嗎?”蕭晨靜靜的看著兩位半祖。
  “殺你而已。”修羅半祖滿頭血發飛舞。
  骷髏君王則站在高處,俯視著他,道:“一百五十多年前的那場戰斗還沒有結束,延續到今日已經足夠長了,該有個了結了!”
  “你們可真會找時間啊。”蕭晨嘲弄的看著他們。
  “趁你病要你命!”虎家五百斗神組成的巨大人虎咆哮著,無比的快意。
  “明年此時就是你的祭日!”五百太陽神騎士也全都喝吼出聲。
  現在局勢完全被他們掌控了,新加入兩名法力通天的半祖,石像被打碎的蕭晨必死無疑,讓這兩尊秉承了兩個家族精氣神的巨大神祗激動的一陣搖動。
  長時間大戰,讓兩尊神祗的光芒黯淡了許多,有些難以維持了。
  “我不知道你們的驕傲與自信來自哪里。”說到這里,蕭晨提著一口戰劍,在虛空中一步一步向著強大的修羅半祖走去。
  此刻,他身上的冥鐵戰衣閃爍著冷幽幽的金屬光澤,烏光將他襯托的神武無比,根本沒有強敵圍困應有的末日悲涼的神色,反而從容而又鎮定。
  “你能殺我嗎?!”蕭晨右手持戰劍,點指向前方不遠處的修羅半祖。
  “豎子狂妄,強弩之末也敢挑釁,不知死活!”修羅半祖手中出現一口血色圣劍,爆發出一股狂暴的氣息,向著蕭晨橫掃而來,要將之腰斬!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蕭晨根本沒有躲避,反而將八相極速發揮到了極致,持著戰劍就殺了過去,立劈修羅半祖。
  如此亡命搏殺,讓大地之上許多觀戰者的強大散修都看的心驚肉跳。
  修羅半祖心思電轉,在他看來,沒有石像的蕭晨就像是無牙的老虎,此刻如此慘烈拼殺純粹是找死。因為如果兩人因此而皆遭創,陷入危境的肯定是蕭晨,因為旁邊還有三位強大的半祖呢。
  故此,修羅半祖一往無前,硬拼殺了過來。
  兩人沖到一起的剎那,兩把戰劍并舉,刺目的光芒照亮了天空。
  “噗”
  “當”
  血光迸濺,火星四射。
  修羅的半祖險些被立劈為兩半,雖然避過了頭顱,但是胸膛與腹部完全被剖開了,鮮血沖天而起,胸腹間血水汩汩而流。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他手中的圣劍竟然沒有破開蕭晨的軀體,在那烏光閃閃的鐵衣上連一道劃痕都沒有留下。
  大地之上,觀戰的強者沸騰了,蕭晨一個照面,就險些將修羅半祖劈為兩半,這是何等的戰力?!
  石像的破碎早已在蕭晨的預料之中,算算時間,這尊石像早該壽終正寢了。不過,他根本不擔心,因為他還有一件強大的黑鐵衣。
  這是祖君的戰衣,比之殘破的石像還要強大!
  此刻,冥鐵戰衣閃爍著點點烏光,將他襯托的偉岸無比,黑發倒豎,他持著一口戰劍沖向了黃金神祗與龐大的人虎。
  這一切都發生在剎那,與修羅半祖擦身而過的瞬間,他直接撲向那兩尊巨神。
  兩尊古陣化生的巨神光芒黯淡到了最低點,正是出手滅殺的好時機。
  驚天劍氣,橫掃天際,二十七把戰劍橫空,粉碎一切阻擋!
  “噗噗”
  兩尊巨神突然遭到攻擊,頓時被劈成了四段。
  “不好,五百神騎士重新合一!”
  “白虎重組!”
  兩大家族大叫,竭盡全力想要重新聚攏精氣神。
  蕭晨的石像雖然破碎,但戰力并未受損分毫,突然發難,打了他們個措手不及,已經沖入了上古神陣之中,無情的揮動手中戰劍。
  “噗噗噗……”
  血光迸濺,蕭晨手中的戰劍連續揮動,轉眼間數十顆人頭已經滾落下高天,無頭的尸體更是不斷墜落。
  蕭晨像是一個生命收割者一般,在虎家斗神與太陽教神騎士間殺進殺出,所向披靡!
  戰劍淌血,而冥鐵戰衣上更是早已染上了觸目驚心的朵朵血花,一顆顆血珠在不斷滾落而下。
  兩大家族盡管遭創了,但是倉促間,依然重新聚集出兩尊龐大的神祗,不過光芒明顯又黯淡了很多。
  與此同時,修羅半祖修復肉身持著圣劍殺了過來,骷髏君王也是涌動著滔天的魔云,站立在骨海之上殺來。
  蕭晨以二十四把戰劍回防兩位強大的半祖,而他自己則面對前方兩尊神祗,戰意攀升到最高峰頂點。
  一聲長嘯,天宇皆顫。
  浩瀚戰力洶涌澎湃而出,隨著兩口戰劍向前沖擊而去,兩尊頂天立地的龐大神祗轟隆一聲崩碎了開來。
  蕭晨以強大的戰意與殺念生生震碎了兩尊強弩之末的巨神!
  在這一刻,蕭晨的眸子變得冰冷無情,一步跨了過去,手中那口戰劍不斷揮出。
  “噗”、“噗”……一股股血浪沖起,一顆顆人頭斜飛出去,轉眼間虎家與太陽教百余人被斬掉了頭顱。
  血光還在迸濺,蕭晨似是戰意滔天的殺神,烏光爍爍的冥鐵戰衣上不斷有血水流淌而下,而戰劍更是早已變成了血紅色。
  當修羅半祖與骷髏君王殺過來時,蕭晨已經斬了二百余人。
  此刻,蕭晨已經靜靜的立身在虛空中,顯得從容而又鎮定。冥鐵戰衣光澤閃爍,不斷有血珠向下滾落,而其手中染血的戰劍則平舉了起來,指向修羅半祖與骷髏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