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463 天外大戰

喂喂喂。我說小老頭你別溜。當初死皮賴臉讓跟著|這里。害別人還以為我拐賣你呢。現在不看到那位美女成就半祖之永恒神位了。還免費看到一場祖級別的大戰。看完就想跑?”金三億一把抓住了那尊矮胖的西方神靈。道:“現該好好的報答我了吧?”
  “報報。報答|么?”小老頭結結巴巴。
  “嘿。你別裝。我不是美女。結巴什么?我結巴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呆著呢。給我來這一套。”金三億視著小老頭。道:“我也不為難你。你不是送禮老人嗎。去幫我也送兩件禮物。只不過麻煩你遠走一趟東方。將你手中最好的禮物送給冰蘭與雪夢。嗯。就說是三哥我送的。”
  奇兒與天涯直翻白眼。這個家伙實在太混賬了。這樣干的嗎?抓住圣誕老他這樣服務。還真是夠缺德。
  矮胖的西方神靈連連點頭。在答應金三億后才被放手。他如獲大赦一般就想跑路。
  哪知。金三億又把抓住了他。笑瞇瞇的道:“還沒說完呢。別忙著跑路。”
  “還還還。還有么要求啊?”矮胖的神靈這是真的結巴了。不是裝的。
  “聽說你們方有神靈叫丘比特。給我介紹下。我想跟他交個朋友。三哥我這個人最是和善。喜歡廣天下神靈朋友。”
  圣誕老人真是無了。這個家伙真是想交朋友?`死他也不相信。
  “喂老頭你沒見這么帥的哥哥嗎?不那樣看著我。”金三億瞇縫著桃花眼。道:“實也沒什么我聽說那個叫丘比特的神靈。手中似乎有一-神器不錯。似乎是什么|么弓箭。你讓他幫我隨便射上個七八九箭。哦不。隨射個十七八箭吧。當然他愿多射我也不會嫌多的。當然。你明白的告訴他。箭時睜大眼睛。中的目標最起碼也要有那邊那位美女的水準。”
  說到這里。三億指了指天空中的神女蘭諾。
  “當然冰蘭與雪要包括在這七八人者十七人之中。”最后他又不忘記提醒一下道:“當然了如果他實在忙的話。可以將那套神器送過來。我不介意的。自己隨便射上他個七八十箭。
  嗯就這么說定了。千萬不要忘記。不然。三我跟你沒完。三哥我可是非常記仇的。”
  #@%#。
  所有人都很無言。這個家伙太混賬了。實在讓人沒法評價了。
  能夠欣賞他的也只有一個殺破狼了。不斷挑著大拇指喊著:“高。高高。我輩之模啊。”
  “兄弟你真是我的知己像我們這樣的天才真的很孤單。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金三億拍了拍殺破肩頭感嘆著。似乎一切盡不言中。
  “嗖”
  好不容易擺脫了金三億的糾纏。矮胖的西方神靈撒丫子就跑。但很不幸。“砰”的一聲。他又被人揪住了衣領。
  這一次。圣誕老人已經不是結巴了。而是快哭了。
  “三哥。還有什要求呀。能一說完嗎?”
  但是。當他回過頭來時。卻發現是一只骷髏。對于他這個光明系的神靈來說。那就是個魔鬼啊。
  盡管殺破狼讓自己的骷髏微笑盡量顯的很和善。但結果還是嚇的這尊善神差點將自己的禮品袋扔在那張骷髏臉上。
  “你這老頭什么眼。像我這么帥的骷髏。有那么可怕嗎?”殺破狼非常不滿。但很快又壓低了聲音。道:“我說老兄弟。咱們真是一啊。我找你有點事商量。”
  破狼蹲下身來。勾搭著矮胖神靈的脖子走到了一邊。開始低聲交談了起來。
  剛剛聽了幾句話。-|-誕老人的|就直接綠了。一下子耷拉下了腦袋。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最后病的傷心離去了。
  天空中。蘭諾與山外山化成兩道光芒消失了。
  而來到其米蒂卡斯附近的眾多修者。也漸漸散去。所有人都在議論著天外一戰的結果到如何。
  修羅半祖與骷髏君王不會殞落。這是絕大多數的人的看法。因為想擊殺半祖。縱然是半祖出手。也很難很難。
  “聽說武戰魂躲在西方。修煉他的純武戰體呢。咱們去找找看。”金三億當先向前走去。
  “三億哥真是太壞了。還有殺破狼也不是好人。”天涯憤憤不已。為遠去的矮胖神靈不平。
  死亡世界。蕭晨出現在骨井中。疲憊不堪。當從骨井中攀爬上來時。他身上的血跡已經洗凈了。但是渾身的傷痛卻一點也沒有減輕。
  光芒一閃。他自原的消失。時間不長。出現在神村中。
  整整閉關十幾日。蕭晨才徹底恢復到最佳狀態。
  拼命的半祖果然可怕。這次大戰比當年禁忌之時還要兇險。縱然有祖神的戰衣防護。讓他的武體遭受了很嚴重的創傷。
  那種可怕的力量幾乎震斷了他的全身骨骼與經脈。如果不是達到了如今這等境界。恐怕就底的廢掉了。
  天外大戰。最后一刻。三|者沖到一起的剎那。爆發出了堪比恒星毀滅般的光芒。現在還讓他感覺有些后怕。
  “這兩個老家伙一定別我受創嚴重的多。”
  身體復原的剎那。蕭晨就想立刻回到九州。直接殺上修羅島與骷髏
  找那兩人算賬。
  不過。想到天外天與人外人的話。又忍住了。
  未來將一場大。半祖是不可少的戰力。現在不能意氣用事而去大開殺戒。
  神村中的一切都如原來一般。很安寧六位君王級強者在此養傷。讓這里固若金湯。
  樹人君王擁有大量的陰陽果。奉獻出來。讓六人恢復的很順利。再加上祖君的血液相輔。們重新達到|峰境界。不會很遙遠。
  蕭晨已經將死,中異常告訴給天外天與人外人。兩人都很震驚。言道無妨。
  在死亡世界-整了近二十天。蕭晨告別神村再一次出現在死城前。
  當顯化而的剎那他直接向著西土飛去八相速度達到極致。
  山川大的。不斷自下向后飛躍。西土遙遙可見。
  蕭晨早已獲悉虎堡所在直沖向一片麗的山脈間。
  虎堡。真的如一尊臥虎一般。態逼真。氣勢恢宏。遠遠望去。壯闊無比。雄偉高大。
  宏偉的虎堡完全以黑色的晶石堆而成烏閃閃。莊嚴中帶著一絲神秘色彩。座落在秀麗峰間周圍佳木蔥。雖然是在冬季。但依然紫嫣紅。這里溫暖如春。花草不敗。與遠處的冰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蕭晨降落而下。沿著百級黑色晶臺階。一步步向著虎堡走去。
  守護虎堡的衛士頓時看到了這個黑發黑眸身穿冥鐵戰衣手持戰劍的不速之客。一股無形的強大壓力。讓他們感覺到了一股驚悚的感覺。那是發自內心最深處的懼意。
  “什么人?止步。”
  “再敢向前一步。格殺勿論。止步。”
  前方。虎家衛士高聲大喝。
  蕭晨根本沒有理會們。提著戰劍一步步前進。眸光冰冷無比。無視前方眾人。只盯著那高聳的虎堡大門。
  “放誅神箭。”
  衛士統領下了命令。虎堡前數十人彎弓搭箭。一道道神光射出。發出刺耳的聲音。像是千老狼在哭嚎一般。讓人寒毛直豎。
  |名誅神。是經過加持與祭煉的神箭。可射死長生境界以上的高手。
  亂箭齊發。一道道虹芒。璀璨奪|。縱橫交叉。猶道道彩虹一般。
  但是。今日卻失效了。
  成百上千支絢爛如的箭羽。在蕭晨體外三尺處。全都定住了。遭遇了一股莫名的阻力。而后“轟”的一聲。所有誅神箭全都寸寸碎裂。化成。飄散在空中。神輝一閃而沒。
  看到這一情況后。有人都變了色。無視誅神箭。實在太可怕了。
  “他是。蕭晨。”有人顫抖著說出了這個名字。時讓這些衛士一騷亂。當場便有幾人逃遁而去
  不過。衛士統領斬殺了幾人后。騷亂安定了下來。
  “-”“-”“-”。
  腳步聲慢慢接近。蕭晨沿著百余石階。很快就到了虎堡近前。
  “不管他是誰。我們的職責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守護住這道門戶。”衛士統領大喝。命令眾人上前止。
  “”
  確實有忠于虎家的死士。縱然聽說過蕭晨的兇名。卻依然不怕死。并舉刀劍沖殺了過來。
  蕭晨可與半祖爭鋒。怎么會被他們所阻?
  他節奏不變。不不慢的逼近而來。手中戰劍緩緩揚起。
  “噗”
  第一人被他一劍斬掉了頭顱。人頭飛出去足有十幾米。血水自無頭尸體中噴涌。立在那里好長一段時間才倒在的上。
  “噗”
  第二人被蕭晨立劈為兩半。至死都保持著那種驚悚的神色。兩半殘尸倒向兩旁。蕭晨踏著血水從中間走了過去。
  “噗”
  第三人直接被他腰。上半截軀體手中還在揮刀呢。卻發現下半截軀體立在原的。他的上身帶著大片的血花遠去。
  “噗”“噗”“噗”。
  可怕的聲音不斷發。蕭晨節奏不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幾乎是一劍一個。沒有人可以抵擋。所過之處必有人橫尸在的。
  簡直就像是在切豆腐一般。蕭晨如入無人之境。戰劍每次劈出。必有兵器折斷。必有衛士尸首分離。鮮血而流。紅了的面。
  眨眼間。虎堡前就經是一的尸體。
  在這一刻蕭晨如一尊魔神一般。沒有任何話語只是無聲的進。但凡有人抵擋。必然伏尸在的。
  這些衛士縱然再忠心。再不怕死。此刻也全都發毛了。
  這個黑發飛揚。身穿鐵衣。提著血的戰劍的男子。沒有任何感情波動。眸子中冰冷無比。簡直就沒有將他們當做人完全當成了枯木一般在劈斬。
  “呼啦”一聲所人都倒退向兩旁再也沒有一人敢阻攔。
  蕭晨倒拖著淌血的戰劍。血淋淋的劍鋒在黑色晶石鋪成的的面上不僅劃出一道恐怖的深槽。還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他邁上最高一層臺階。向著虎堡內走去。
  鐘聲'。虎堡內鐘長鳴。
  大量高手沖出。
  這是虎家的家規。到突發事件。各個崗位上的強者都必須放下手中的事情。前來支援。
  但是。這根本不阻擋蕭晨的步伐他拖著滴血的戰劍步伐節奏始終不變。一步一步向
  。
  但凡有人接近與阻便揮動戰解決。那冷森的寒光。那目驚心的血光。讓人不由自主心生寒氣。
  如入無境。這是蕭晨此刻真實的寫照。
  “噗”
  戰劍斜劈。半個頭顱飛去。紅的鮮血白的腦格外的恐怖嚇人。
  “噗”
  一劍刺出。寒光耀十方。洞穿攔路的一名統領。尸體頓時四分五裂。大塊的血肉飛濺開來。
  蕭晨手中的劍像是有有一股可怕的魔力。只要揮動。必然見血。必有人殞命。死尸也不知道倒下了多少。在這個過中。蕭晨自始至終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堅定不移的想前走。
  膽敢阻攔。只有一字:殺。
  趕緊利落的斬殺。似在切菜一般。人頭斷滾落。
  “是魔王蕭。”
  “是他來了。”
  自然有人認出了蕭。對于虎家說。前之人謂兇名昭著。
  許多人都駭然后退。晨也不去追殺。徑直往里走。只要不攔阻他。便沒有流血伏尸的噩運。
  一個中年人從前方沖了過來。他滿臉震驚與焦急之色。喝道:“止步。住手。”
  “將一百五十多年前你們虎家當作誘餌的女子放出來。”
  蕭晨只有這樣一冷漠的話語。但是腳下依然沒有止步。戰劍拖在的上。繼續前進。
  “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你先停下來。”虎家中年高手神色冷峻。看著周圍那一灘灘血跡。的瞳孔在驟收縮。
  “到了現在。你們還敢說不知道?。”蕭晨的聲音冰冷刺骨。看的出他動了真怒。大步前行。再次揚起戰劍。
  “鏘”
  中年人拔出了藍汪的寶刀。想要抵抗近前的蕭晨。
  但是。不過一個照面。一道如閃電般的寒光就斬斷了他手中那把晶瑩通透的藍色寶刀。且的自己的身也被剖為兩半。鮮血噴涌而出。
  周圍眾人徹底心寒。那可是一個躍境界的強者啊。竟然如此簡單的被一劍斬殺。所有人都在后退。
  而蕭晨則如一個無的魔神一般。大步前不追殺。但是若相阻。必殺。“住手。不要殺了”五位魚躍境界的高手沖來。擋住了蕭晨的去路。道:“你先止步。一好商量。”
  “放人。”蕭晨只有這兩個字。依然在拖著戰劍。一步步向前逼近。
  “她早已不在虎堡了。”
  聞聽此話。蕭晨神更加冰冷了。揚起戰劍。道:“到了現在你們還敢如此。依然不放人。那我就殺到們放人為止。殺到你們的主事者親自出來為止。”那可怕的腳步聲極富有節奏感。前行的速度始終不變。但是聽在眾人耳畔卻是最恐怖的魔音。
  “噗”
  鮮血飛濺。戰劍橫|。寒芒四射。落。
  “噗”“噗”“噗”“噗”
  五顆人頭先后墜的。五名魚躍境界的高手。想逃都未能逃走。
  蕭晨仗劍向里走去。大批衛士快閃退到兩旁。再也不敢阻攔。
  宏偉的古堡。通體皆為黑色晶石堆砌而成。烏光閃閃。在這一刻殺氣騰騰。刺骨的寒氣彌漫。
  蕭晨拖著戰劍。大步走到了最中央的大殿。高高起手臂。一道虹芒頓時掃出。將大殿中央的白虎圣皇神像劈了個四分五裂。
  “蕭晨你可以住手。”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走了出來。虎目含威。道:“我乃虎家二代長老。的上一個主事人。”
  蕭晨將染血的戰劍在的上。平靜的看著他。道:“你不過至人境界而已。讓徹的高手出來。”
  “徹的高手皆不在。”這名二代長老神色木然的看著他。
  “那就直接將人放出來。”蕭晨然話語很平靜。但是在場所有人都已經感覺到了他劇烈的情緒波動。
  “那名女子真的不在虎堡。”
  “不在這里卻又在里?”蕭晨逼視著他。道:“要么讓徹的境界的強者來見我。要么立刻放出那個女子。不然別怪我大開殺戒。”
  “你太狂妄了。”虎家的這名二代長老。聞言變。露出猙獰的神色。“啪”的一聲拍碎了手中的拐杖。
  一股黑色的霧氣頓時飄蕩而出。所有虎家衛士都早已撤離出去。四周大殿的門戶光華閃爍。然被封印了。
  “祖神尸毒?。”蕭晨大驚失色。一劍向右側的石墻劈去。“轟隆”一聲巨響。縱然大殿被封印了。也難以阻擋他離去。被他劈開了一條通道。
  而大殿中那個虎家二1長老。卻已經形神俱滅。化成了尸水。流淌了一的。
  祖神尸毒的量非常'。很快就散盡了。但盡管如此。也令周圍的草木全部枯萎了。遠處雪山更是變成了灰黑色。
  蕭晨持劍立身在中。聲音冷漠無情。但卻沉重有力。清晰的傳遍了方圓幾十里。
  “我要殺到你們顫栗為止。”
  蕭晨很平靜的說出這些話。同一時間望向了太陽神教的方向。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