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64 劍劈虎堡

一聲低沉的喝吼。十幾人沖了過來。他們不想坐以待斃。竭盡所能出手。
  這十幾人都是強者。中四名中人都到達了至人境界。余者也在魚躍境界。
  縱然他們戰力人。但是面對蕭也根本不是對。要知道眼前之是可與半祖爭鋒人物?
  蕭晨在虛空邁步。信步走到了場中央。長劍揮灑。天空中像是有一條瀑布一般。那璀奪目的劍光絢爛無比。如滔滔大河。似滾滾長江。在天空中奔騰咆哮當場就將名魚躍境界的修者碾壓的粉碎。在那道巨大的白色匹練前。他們顯的如此無力。
  戰劍寒光照耀數里。在這驚人殺意面前。當一個魚躍境界的強者。還沒有沖到近前。就被無形的殺氣扼殺了生機。被那強大的殺念活活震死了。
  隨手揮劍。劍芒如虹。剎那將一至人者攔腰斬斷。抖手回斬。三名魚躍境界的強者人飛落出去。帶起大片的血花。
  這是一場無懸念戰斗。天空中那白茫茫如大河般的劍氣。將天空清洗的干干凈凈。十幾人全部形神滅。
  “虎家的二代。全都逃走了嗎?”
  “轟”
  以蕭晨為中心。巨大而又宏偉的堡剎那間四分五裂一下子崩碎了開來。一道奪目的劍光如火山爆發一般橫掃四方。
  虎堡在一劍之威下底的粉碎了成為一片廢墟。
  斷壁殘垣。證明這曾經矗立過一座雄偉的古堡。
  絕大部分虎家高手全都飛上了天空。吃驚的看著這一切。蕭晨獨立場中央。身上的冥鐵戰意光華閃閃。手中的戰劍鋒芒沖天。
  “徹的境界的虎家手。全都逃了嗎。竟沒有一人敢留下?”蕭晨打量面前的一片虎家家修者。
  二代強者以及虎家直系精英全都早已離開了虎堡。眼前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虎家中堅力量。
  “我真的不想大開殺戒。不想亂殺無辜。我只想救出那個叫蘇瀅的女子還有將你們虎家將二代中的虎`交出來我不會為難其他何人。
  ”
  當年正是白虎圣第三子虎`與太陽神子奧力拓毀滅了蕭晨的家鄉。抓走了蘇瀅這個女子。
  后來他的知蘇瀅死去了。不曾想此消息有誤這個可憐的女子一直被兩大家族掌控。一百十多年前時更是被當做誘餌來釣他。只是那時他不知道蘇瀅還活著。
  “虎賁三祖早已離開虎堡了。至于那名女子在一百五十年前就失蹤了。”
  “我不相信。在你們虎家中。她一個弱女子還能夠失蹤?。”
  蕭晨大步向前走去。一劍掃出頓時有數人被腰斬血噴灑。染紅了天空。
  在這一刻縱然是'志堅強之輩。也被震懾住了。不少人都沖天而起。想要逃離此的。
  但是。在一道巨大的劍光下。所有人都的前路都截斷了。璀璨神虹割裂的。將他們逼了回來。
  “說。蘇瀅到哪里?”
  “真的失蹤了。”有些心志不堅虎家修者。已經帶了哭音。眼前這個人絕對是個魔王。殺他們絕不會眨下眼睛。
  蕭晨不說話。就這靜靜的盯著他們。強大的神識壓力。讓當中一些險些崩潰。
  “就是失蹤了。也應該有個合理的解釋吧。沒有一個知道內情的人嗎?”
  “我知道一些情況。”一個年老虎家修者排眾走出。道:“當年。是我虎家與太陽神教共同掌控那名女子。我虎家絕對沒有做手腳。就是不知道太陽神教是否也如此。”
  “這個時候。你還忘記禍水東移。”蕭晨一冷笑。拔劍斬了過去。“噗”的一聲。將那人腰斬。
  他以強大的神識掃出。開始搜索當中幾名老修士的記憶。結果不的不接受蘇已經失蹤的實。
  他雖然心中震怒。但是最終放過了這數百人。虎家的直系精英全都逃遁了。這些被蒙在鼓的人。不過是替死鬼而已。他覺的殺這些人沒有任何意義。
  白虎圣皇第三子虎賁與太陽神子奧力拓。早已上了他的必殺名單。這兩個人無論如何也要死。當年眾多鄉親這兩人親手屠殺的。
  蕭晨憑空消失了。這讓廢墟之上眾多虎家修者。感覺像是做了一場噩夢一般。而后所有人快速向著遠空飛遁而去。
  光芒一閃。蕭晨來到了千里外的太陽神教重的。
  這是一片金色的天宮。光芒燦燦。矗立在雪山之巔。像是黃金澆鑄而成的一般。發出太陽般的神光。
  周圍的白雪。都被染上了一層金色。
  蕭晨已經失去了耐心。知道那個可憐女子失蹤后。他的心情很糟糕。來到金色的太陽神宮前。他直接揮動戰劍。向下劈斬而去。“轟隆隆”
  劍氣如銀河倒瀉。璀璨奪目。茫茫無際。
  巨大的裂縫在的表蔓延而出。“喀嚓喀嚓”。巨=被劈成了兩半。而上面的太陽天宮是如此。被平整的切開了。
  剎那間。數百條人影沖出。將蕭晨圍。
  “是蕭晨。”
  當有人喊出這個名字時。那些神騎士紛紛倒退。
  “如果不想面臨滅頂之災。都給我老實一點。”
  蕭晨的話語很簡單。但卻非常具有威懾力。
  “我來這里是想尋一個叫蘇的子。還有。將太陽神子奧力拓交出來不然太陽天宮將被夷為平的”
  “狂妄。”
  “嗯?”蕭晨向前去。一個具有陽光般絢爛金色長發的年輕騎士緊緊的握著戰矛。對充滿了敵意。而在金發騎士的的旁邊。還有十幾名類似的年輕神騎士。
  “我要向你挑戰。”
  年輕的神騎士金發飛揚。越眾而出。看起來風采不俗。有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你?”
  蕭晨靜靜的看著他。這個稍顯遲疑的你“字”刺痛了英姿勃發的金發神騎士。他大喝道:“你或許不記的我了。但是我還記的你。當年我乃長生界羅馬帝國十大高手中第一人同代中你排名在我下。”
  “當年。”蕭晨回想起了往事確實憶起了這人。這個人的實力似乎排在撒摩之上。曾經與大商帝國十大青年高手中的絕刀激戰過。
  “那是昔日的輝煌那么現在呢'”蕭晨的靜靜看著他。
  “現在。我達到了至人境界九重天。”金發神騎士大喝道:“你如果脫下祖神
  我不會敗給你。”
  “如你所愿。”
  光芒一閃。蕭晨身上的冥衣消失了。當然并沒有離體而去。若是有半祖在暗中虎視眈眈。鐵衣可在第一時間浮現而出。
  金發神騎士催動坐下蠻獸。在天'中發起了沖鋒手中的金色戰矛光華四射噴吐出熾烈的金色鋒芒。“哧哧”
  金色虹芒破空。音如一般。
  在這一刻蕭將戰劍收了起來。對沖鋒而來的神騎士。他揚起了手掌。直接向前拍了過去。
  “砰”
  一面巨大天碑浮現而出。直接神騎士扇飛了。打的那坐下的蠻獸當場四分五裂。而神騎則口吐鮮血不止。
  “啊。”
  他一聲大吼。持金戰矛再次殺來。與此同時。方才曾與他站在一起的那幾名年輕的神騎也全都催動蠻獸沖殺了過來。
  蕭晨一步百丈。沖進了他們的包圍圈。四大散手連連揮出。
  “砰”“砰”。
  巨大天碑跡接連現而出。將這些人全部拍飛。各個骨斷筋折。蠻獸更是橫死。當年的羅馬帝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曾經排名在蕭晨之上。現在卻被幾個大巴掌險些`碎。
  “我沒有時間與你們耗。”
  蕭晨身上的冥鐵戰衣再次浮現而。二十七把戰劍化成一道道瑞彩。僅僅在金色的天宮中一個沖擊。這里便什么也沒剩下了。連巨山都給斬斷了半截。
  “列陣圍上他。”
  當年。偽神大劫時。太陽神騎士死亡不少。但大多數精英人物都沒有落。特別是那些自古時期就已經存在的老騎士。到了現在早已有皇級實力。
  但此刻大部分精英都已經提前撤走了。眼下這些人縱然圍上來。也根本不可能對蕭晨造成毫威脅。不過神騎士還是很骨氣的。全都悍不畏死。
  蕭晨連殺三十幾人。追后抓住一名老騎士。以神識搜索。發現與虎家人所說一樣。蘇真失蹤了。
  他發出一聲怒吼。動的四野都在搖動。群山中不斷的回蕩那聲吼嘯。
  “我不愿與亂殺無辜。但是太陽神子奧力拓必須要死。只要他還在這個天的中。就不妄想擺脫我的追殺。”
  蕭晨戰劍齊出。將周圍二十幾座大山全部斬斷了。驚的這些神騎士面如土灰。
  任那些神騎士離去。蕭晨獨自立在太陽天宮廢墟上。靜靜的呆了很長時間。
  如今。他已經可與祖爭鋒了。但是卻不依然沒有能夠找到當-故人。將其保護起來。
  蘇。當年的才女。一生竟如此然。
  她的命運本不該如此。卻卷入這樣的苦難中。
  蘇瀅。少年時的小尾巴。整日追隨在他的背后。但是經歷卻是如此的坎坷。少女初長成。等不歸時哭著嫁人。隨后又磨難重重。受盡了折磨。
  這么多年來。更是被人囚禁。成為階下囚。
  蕭晨為當年未能保她而自責。
  人生總是有遺憾。
  總有些往事讓人難以釋懷。總有記憶讓人難以遺忘。總有些人讓人難以忘懷而感傷。
  雖然。他從來都只是將她當作了妹。但是他還覺很愧對這個這個記憶深處的女子。恨不的立刻抓住虎賁與太陽神子奧力拓。
  寒風呼嘯。鉛云翻滾。鵝毛大雪飄落而下。大山白茫茫一片。
  蕭晨靜靜的站在那。身上滿是雪花。漸漸成為了一個雪人。
  遠空。飛來幾道。http:w/a/p.1/6/k.c/n》
  最前方。是一個白發少女。容顏秀麗出塵。說不出的純真與空靈。就像那晶瑩的冰雪一般。給人以無比純潔清新的感覺。
  她的笑容是如此的單純。仿佛沒有世間任何煩擾。有一股難言的感染力。讓人會與她同時心靈寧靜。
  蕭晨透過風雪。看那白發少女后。神情頓時一滯。那不是蘇瀅嗎?
  為救她劈碎虎堡。斬滅太陽神宮。卻遍尋不到。她自己怎么出現了?
  在她的身后竟是奇兒天涯等人。有武戰魂。
  “咦。這位大叔你為何獨自在這發呆?”白發少女純潔如白紙。笑容非常燦爛。
  蕭晨此刻胡子拉。顯的很憔悴。確實像個大叔。他定定的看著眼前這個命運多的白發'女。
  “你不認識我?”
  “大叔你好奇怪。們第一次見面啊。”
  后方。武戰魂向蕭晨秘密傳音。道:“一百五十多年前。是我救出了她。我抹去了她那充滿坎坷與磨難的往昔記憶。今日特帶她來與你一見。”
  聞聽此話。蕭晨再次定定的看著白發少女。那純真的笑顏。讓他心中涌起一股難言的酸澀感。
  “是的。我們第一次見面。”在這些話時。他感覺自己的雙眼竟然有模糊了。隱約間有晶瑩在閃爍。他在心中在自語:是了。你永遠不可能知道我是誰了。
  “哦。可是我感覺你很熟悉。”發少女偏著頭看著他。
  想起往昔種種。蕭晨再一次感覺很傷感。他知道再也見不到原來的蘇了。昔日的小尾巴永遠的遠去了。
  “我沒有保護好你…”蕭晨以不可聞的聲音乎哽咽的自語。
  “你怎么了。感好怪啊。”白發少女天真的問。
  “沒有什么。我看你很高興。”蕭晨強迫自己到古井無波的狀態。而后露出一個燦爛的笑顏。道:“我真心祝你永遠快快樂樂。”
  “謝謝你。”白發少女露出純真笑顏。道:“我也祝你永遠快樂。”“再見。愿你我都遠能夠記的日的開心笑顏。”蕭晨猛的轉過了身。頭也不回的向著遠方飛去。
  在冰雪中重逢。燦的微笑。短暫的永恒。蓋上了昔日的朦朧。
  “祝你永遠開心。”白發少女不揮手。而后略帶迷茫之色。道:“很奇怪的感覺。”
  蕭晨消失在白茫茫的'中。一段帶著懇求的話語在武戰魂心間響起:“謝謝你。請你照顧她。讓她永遠快樂。”
  “這算什么?我又不是過去的你。我只是一個獨立的武戰魂。你自己何去何從?”武戰魂在大吼。
  我自己將何去何從'蕭晨自問。而后又自答。將強行放下往昔種種。去準備迎接無比嚴峻的未來。從此刻開始。他要變的更強。
  縱然心有遺憾。但要心愿之花為凋。總會有絢爛馨香漾出。
  他的路在前方。他要一往無前。堅定不移的前進。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