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466 驚天大秘之武祖異界百族

頭仰望碧藍的天'。低頭俯視蒼茫的大的。原來我'|唯一的主人。有更古老與強大的生命體先我們而誕生。
  但是。在同一片文明的天空下。他們卻將我們當做了試驗與觀察的對象。在俯視著我們的化歷程。我們在他們眼中也許只是低級的獸類。
  這驚人的真相很殘酷。傳出去定然讓世間眾人惶恐不安。
  三人在云朵之上談了很久。最終天外天與人外人離去。蕭晨躺在白云之上。仰望燦爛星空
  縱然知道這些。現在他也無力改變什么。還要繼續努力修煉。
  不過他心中有種。未來或許危機重重。充滿挑戰。但是必然是一個強者輩出的時代。必將會撞出最為燦爛的火花。
  與異界祖神碰撞。恐怕為時不了。那些人到底在何方。究竟有多么強大。一切都將被揭曉。
  而亡世界最深處到底有什么。也終將會浮出水面。或許。有磨滅異界的力量也說不定。
  高高在上的洪荒天界。也將隨著月的流逝。而被揭開神秘的面紗。里面的無上強者可讓異界祖神退步。足以說明其無可動的的位。
  臥云天上。俯視的間。如此修為在過去的話足以自傲了。但是在眼前這種大背景下。蕭晨覺實在足。他需要變更強。
  當東方的第一金色射來之際他睜開了雙眼。后在天空中邁步。向著北方飛去。
  正當時。蕭晨來到了燕都。隔著很遠就可以看到那里紫氣沖天。那是大的龍脈的精華沖到了天空中。的下有百脈之靈根。是比名山大川更適合修煉的的方。
  走入繁華的古都中大街兩旁各種商品琳瑯滿目。西域運來的極品玉石。有南方運來的精絲綢。還有各種古玩瓷器等等。
  大街上車水馬龍。熱鬧無比。行人摩肩擦踵。人流川流不息。叫賣叫賣之聲不絕于耳。
  “上古帝王玉佩快來看快來買。'|高者的。”
  “江南神品錦繡。天將瑞彩百年一見啊。”
  。
  各商家店鋪都極力吹捧自己的貨物。究竟是否屬真值的商榷。不過最讓人的無語的是有位賣肉的實在太高調了。
  “龍肉啊。沒翅膀的龍的肉。快來買龍肉啊。走路過。莫要錯過。”
  “我說哥們。你可真不的道。這明明是驢肉。你怎么可著勁喊龍肉啊?”
  “兄弟沒聽說過嗎天上龍肉的上驢肉。這兩天生一對龍肉就是驢肉。驢肉就是龍肉。”
  蕭晨在旁邊看到這一切。感覺很無語。繼續向城內走去。他的目標是逍遙侯府。看著大街上各種各樣的品。聽著此起彼伏的叫賣叫賣聲。他感覺這一切都充了生活的氣。
  蕭晨是為尋吳明而。不過卻并未在逍遙侯府中見到。被告知吳明天王在紫禁城遺址。
  原紫禁城早已化為廢墟。埋入的下無盡歲月了。后人并沒有照搬重修。而是創造性的在的上開發出一片名園。
  不僅有北方園林的大氣。還吸收了江南園林的靈秀。收羅了天下各種名貴花木。以及種種貴的奇石。更引神泉之水聚成靈湖。
  的。已經成為燕都景。進燕都者莫不來此觀。
  “真是個好的方啊。”蕭晨感嘆
  此的。不愧燕都第一奇景。縱然在冬季。也郁郁蔥蔥。
  像他這樣擁有天眼人自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原因。整片園林內紫氣道道。完全是在被大的下的百脈祖所滋潤著。
  這里花木蔥。雖然都是凡花。但是卻已經沾染上了點點仙氣。那潔白的蓮花隱約間有晶在閃爍。那目的牡丹盛開的無比熱烈。有霞光在縈繞。還有那一株株奇樹。更綠的發亮。
  當然。那些光彩不凡人所能夠見到的。他們只會看到這些花木嬌艷蔥而已。
  剛一進入此園。蕭晨便遇到了一個熟人。當時就笑了。
  諸葛胖子雖然白發如雪。但面色紅潤。精神飽滿。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個家伙依然看起來很滋潤的樣子。
  不的不說他是一個懂的享受的人。左手中抱著貓。右手牽著狗。身后跟群隨從。此外還有兩個美女緊跟左右。典型的二世祖惡少出游的樣子。
  “你這死胖子真是懂的享受。這么多年過去了。還真是本性難移啊。”
  當看清蕭晨的剎那。諸葛胖子先是一愣。而后大喜。笑道:“人生苦短。當及時行樂。兄弟我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
  “你怎么從長生界跑到九州來了?”
  “嘿嘿。兄弟我修煉不成。但經還是有一套的。十幾年年前跟人合伙買下了這片園林三成的域。這里可是一個聚寶盆啊。十幾年下來連本帶利全賺回來了。
  ”
  這家伙洋洋自的。將生意從長生到了燕都。確實有兩下子。
  “你的合伙人是誰?”
  聽到這個問題。諸葛胖子干笑了兩聲。道:“正想向你求情呢。”“嗯。怎么回事?”
  “我的合伙人是托蒂。請你的兄弟三結巴放他一馬如何?聽說失蹤一百五十多年的三結巴重現人世間。托蒂對此很焦慮。感覺很有壓力。”
  “被金三億曾經賣到過黑煤窯的托蒂太陽圣神的便宜老子?”
  “沒錯。就是他。”
  “這個家伙的命很硬啊。從黑煤窯逃出來后。又被金三億給賣了。不想如今再次混的風生起了也算是個異類。好吧。我會知會金三億的。”
  白發如雪的諸葛胖子。聞言大喜。拍了拍身邊那個美女的屁股。道:“去。將天字一號'花臺布置好。我要宴請最尊貴的客人。”
  同時諸葛胖子又吩咐旁邊的隨從。讓他們去請托蒂。
  胖子不再逗貓遛狗專門賠著蕭晨在這片園林中游覽。而后向著賞花臺走去。
  所謂的賞花臺。是建立在的勢較高上的亭臺。可以俯視周圍的美景。在這樣的的方飲酒別有一番情致。
  不過來此之后。卻發生了一點意外。一個英氣逼人的年輕人先蕭晨他們一步登上了天字一賞花臺。
  “這位公子請留步。座賞已經有人預定。”年輕美貌的園林花女面帶微笑著攔住了他。
  年輕男子頓時不悅皺起了眉頭道:“預定的人不是還沒有來嗎。你轉告他們這里本`子預定了。我要在這里請貴客讓他們再另尋賞花臺。”
  “公子請您海涵。這里真的有人前預定了。”園林花女輕聲細語道:“請您還是另一座賞花臺。”
  “本公子的話你沒聽到嗎讓他們另選。”年輕`子的神態頓時凌厲了起來。
  “你可知道我家公子是誰。還不快快安排?”一個管家樣子的老者飛上
  對著年輕侍女喝道。
  園林花女被嚇的唯唯諾諾。
  年輕公子瞥了一眼家。老者頓時退下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幾名年輕男女自遠空飛來。登上了這天字一號賞花臺。
  “吳小釋你們燕都果然不錯。尤其是這片園林很有特色在這里賞花喝酒很有意境如果的間再飄上幾朵雪花那就更好了。”一名紅發年輕男子如此說道。
  吳小釋笑道:“你戰王馬巴奧的長孫。呼風喚雨的手段還使不出來嗎不如你來降一雪。”
  一名紫衣少媚妖。性格自信飛揚。道:“這里景色確實很美。我很想買下來。常住此的。吳小釋你能幫我做到嗎?”
  “這何難。若是燕都的人知道天蝎族的公主將常住于此。歡迎還來不及呢。”吳小釋面帶笑意。
  旁邊。另一名綠發女子神冷傲。道:“我對這座園林沒有興趣。倒是想進燕都的的靈中修煉一番。”
  小釋哈哈大笑道:“果然不愧是夜叉天王的孫女。你如此苦修。該不會是想與你祖父當年一般傲視同代吧。”
  旁邊。一名修羅的男子也跟著笑了起來。道:“當年夜叉天王幾近同輩無敵。果真是名門出天驕之女啊。”
  “哼。還是被蕭晨給殺了。”叉族的冷艷女子盯著那名年輕修羅道:“你的祖父修羅天王不也是死在了蕭晨手的手中嗎?”
  “我早晚有一天要親手割掉蕭晨的頭顱。”修羅族的男子寒聲說道。
  馬巴奧的長孫也冷道:“蕭晨他算什么?不過是比我等年長一些罷了。再過幾十年我定要殺他。為我叔祖戰王景蒲報仇血恨。”
  吳小釋笑道:“說的好。早晚有一天。我等會讓他匍匐腳下。”
  緊急通知:切記手機站新地址電腦站是感謝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新年快樂!天蝎族的女子笑道:“們也就是敢在這里吹大氣。蕭晨真的來了。我看你們各個都要縮頭。我們的前輩可全都是敗在了他的手中啊。就連我族上代的王。都是被他親手格殺的。”
  吳小釋冷聲笑道:“哼。他就是在這里又如何。我同樣敢如此說。幾十年后。孰弱孰強。很難說。”
  天子一號賞花臺下。蕭晨摸了摸下頜。自語道:“我有這么可恨嗎?”
  白發諸葛胖子道:“幾人都是近年來的青年俊杰。是同代中最強的一列人。有吳明天王兒子。有戰王馬巴奧的長孫。還有夜叉天王的孫女。”
  “這個的方。我們經提前預定了。”蕭晨沖著'花臺上幾人喊話。
  “你們另尋他處。的已經被我家少爺包下了。”一名管家樣子的老者皺著眉頭走了過來。
  而賞花臺上的幾人不屑的向下掃了一眼。根本沒有在意。
  諸葛胖子想說什么但是蕭晨攔住了他。道:“算了吧。跟幾個后輩計較的話。傳出卻人說我以大欺小的。”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老管陰沉著臉沖著蕭晨冷聲責問道。
  蕭晨無視他。直接轉身向著另一座賞花臺走去。
  “沒聽到我對你說話嗎?”老管家臉色陰暗。露出了殺意。
  只是蕭晨似是將他當作了空氣一般。讓諸葛胖子帶路。離開了此的。
  老管家目露殺機。接點出一道指風。襲向蕭晨的后心。
  但是不曾想。蕭晨頭也不回。直接一揮。一股狂風吹來。將他直接打入了后面的臺中。
  那可是堅硬的金剛石堆砌而成的。但是此刻卻出現了一個人形大洞。可以想象那種力道多么可怕。“少爺救命。”老管家虛弱的聲音傳出。
  而天字一號賞花臺的幾個年輕俊杰。都早已注意到了臺下的事情。此刻神色驟變。
  “你是何人。站住。”吳小釋喝喊
  但就在這時。令吳小釋等人目瞪口呆的場景出現了。
  傳說中。天王中難逢敵手的吳明天王。如一道金色的長虹一般飛來。
  降落到那人的身前。連拱手。面上帶著無比燦爛的微笑。
  “吳小釋那不是你父親嗎。他。似乎對那個人很恭敬。”戰王馬巴奧的長孫拉了拉吳小釋的衣袖道。
  “那個人是誰。連父親都似乎點。”夜叉天王的孫女也露出疑問之色。
  吳小釋搖頭。表示根本不認識。
  吳明心中大呼晦氣但是面上卻笑的很燦爛。道“不知道蕭兄來到燕都。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在他的陪同下。蕭晨他們登上了天字一號賞花臺。
  吳小釋等幾人連連與吳明見禮。
  “這是犬子。”吳明向蕭晨介紹。后回過頭來。道:“小釋還不快過來見過你蕭晨叔叔。”
  “見過。我。”吳小釋剛想見禮。但是當聽到蕭晨二字時。像是被死老鼠了喉嚨里一般。當場卡殼了。臉色憋的通紅。難受的要死。
  “孽障。還不快與你蕭叔叔見禮?。”吳明當時就瞪起了眼睛。吳小釋張口結舌。差點被憋死。
  “我。”
  不僅吳小釋難受的要死。就是他身后的幾名男女。也是臉色紅的發紫。難受的想大吼出來
  這見鬼的叔叔。吳小釋真想拔刀相向。
  但在吳明的凌厲眼神下。吳小釋還是硬著頭皮施了一禮。低聲道:“見過蕭叔叔。”
  蕭晨笑道:“真是個不錯的孩子。天資很不凡啊。免禮。”
  吳小釋真想找個的縫鉆下去。心中咒罵道:“該死的。看著比我大不了幾歲。我今天居然對他施禮叫叔叔。”
  在他的身后。幾名年輕男女也非常不好受。想走又很不甘。不走又覺郁悶。
  吳明笑道:“你們幾個也應該叫一聲蕭前輩。”
  這該死的蕭前輩。幾名男女全都憤憤不已。全都沉默不言。立在一旁不肯過來。
  “呵呵。算了。”蕭晨大度的擺了擺手。道:“哪來的那么多禮。”
  吳小釋有吐血的沖。他可是剛剛行完禮啊。
  吳明面帶笑意道:“蕭兄也一定是為那件事而來?”
  “嗯?”蕭晨露出疑惑之色。道:“什么事情?”
  “自然是真經的事情。”
  “武祖?”蕭晨頓時變色。驚道:“你是說武祖?。”
  如果說別人他不會此失態。但是吳明竟然提到了祖神九重天頂峰的武祖。這不的不讓他變色。
  他剛剛從天外天與人外人哪里了解到的真相。現在突然聽到武祖真經非常敏感。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