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67 見鬼的叔叔

武祖難道還能夠兩個不成?當年縱橫九州與四方稱蓋世。據說曾經獨自殺死兩三位異界祖神。乃是古今來少有的逆天人物。”
  吳明后仰頭喝下一杯美酒。他不相信蕭晨不知道武祖。當中定然有隱情。不過他卻也不好試探。
  “武祖真經難道在都出現了?”蕭晨疑惑的看著吳明。如果真有如此經書的話。眼前這個心機深沉的家伙。應該不會告訴他才對。
  “自然。千真萬確。”吳明給予肯定答。
  這絕對是一重大事件。武祖真經出世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這可是祖神中的翹楚留下的真經啊。其價值是難以估量的。
  “如此說來。燕都'不是將變成一個風云際會之的?”
  “那是自然。”吳微笑了起來。:“很多修者都已經進入這座古都了。這幾人便是犬子邀來的小友。他們也想碰碰運氣。”說著他指了指吳小釋幾人。
  “哦。似乎一點也不怕消息外。就不怕引來強大的競爭對手嗎?”蕭晨自斟了一杯。而后望著吳明。
  吳明似乎很郁悶。用力將中之酒一口喝了下去。道:“我與那武祖真經無緣。”
  “緣。這是為何'”
  提起原因。明有似乎很不甘。道:“說實話。我真有罵娘的沖動。我被那武祖真經視了。或者說是狠狠奚落了一番。”
  蕭晨一。道:“等等。你說什么。武祖真經是活物?”
  “不錯。是一團有意識的活物。朦朦朧朧。一道青光。”吳明用力捏著手中的酒杯。道:“'居嘲諷我根本不行。天資普通沒有資格修煉武祖真經。”
  吳明乃是天王中的最強者之一。被評價為五百年來最杰出的三五人之一。但是卻被一本真經如此輕視。實讓他有抓狂感覺。
  “他給予我的評價五百年才能一見的資質但離他的要求;遠了。”
  說到這里。心智如吳明。面對絕世瑰寶武祖真經的誘惑。也有一股罵娘的沖動。五百年能一見的資質都被淘汰了。那古往今來有多少人能符合要求?他覺的這是一種刁難。蕭晨聽完后。毫無情心的大笑起來。
  旁邊吳小釋幾人則咬牙切齒。這也太囂張了。然如此幸災禍實在讓人忍不住想手。吳明古井無波。的非常鎮定從容意味深長的道:“你肯定也難以被選中。武祖真經曾言道我若是純武者。可以勉強傳我真義。而你修煉神通。自然也不純武者。當然也沒有任何緣分。”
  蕭晨大笑倒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因為知道武祖真經到底是什么了。他比吳明還慘。被狠狠的鄙視與打擊過。二十年一見的體質。被評價為糟糕透頂。
  沒錯所謂的武祖經一定是武之印記。
  不過。蕭晨早已今昔比潛能限開啟。如今如果再與武之印記重逢。肯定不會再的到日的評價了
  涅境界是一個分嶺。邁過這一道門檻后。一切都可能會大變樣。
  天賦絕頂者與資質通者。在跨越過涅這道門檻后。也許更加超凡脫俗以及更加平庸。
  但凡事都有例外。
  也有過去表現一般。在經歷涅后。其真正潛質也許才會浮出水面。就像是浴火重生一般。從此光芒萬丈。潛能無限。那將證明。他的真正潛力。過去被埋沒了。
  而過去表現超凡者。或許涅過后。將會暗淡失。將泯然眾人矣。那將證明。他從前的輝煌。不過是提前預支了潛能。
  弱者沖天而起的例子不勝枚舉。大商帝國與羅馬帝國當年的所謂十大高手。現在已經不知剩下幾人了。乎全部泯然眾人矣。
  而當年不在十大高手之列的的楚行狂。掌握有命運雙生子神通。在經歷涅后。修為突飛進。除卻絕刀等一兩人外。他已將當年的“十大”遠遠甩在身后。
  蕭晨自然也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過去被評價為二十年一見的資質。但在涅過后。他的真正潛力才慢浮現而出。
  而強者更強的例子也很多。比如黃金獅子王趙重陽等。那絕對是一路高歌猛進。始終籠罩著天賦絕頂的光環。
  “武祖真經。它居自己跑出來了。不知道誰又能夠到它。”蕭晨自語。很顯然武戰魂應該是真經名義上的傳承者。這次不知道又有哪位人物被選中。
  那團有意識的青光就躲在燕都大的祖根中。它放出消息。引八方修者來此。想要選拔傳承者。
  毫無疑問。會引來一場天大的風波。
  這座賞花臺不愧為字一號。園林美景盡收眼底。
  園林內飛瀑流泉。點綴在花木與亭臺間。讓這份美景多了一分靈動。長橋臥波猶如白玉騰龍。更添加了神秀。
  在這嚴寒冬季。亭閣間郁郁蔥蔥。百花斗艷。靈泉汩汩。格外秀麗。因此吸引了很多游人。是名副其實的天下勝景。
  “蕭兄有用的到兄弟的的方。盡管開口。縱然是上刀山下火海。兄弟我也決不皺下眉頭。”吳明一副掏心掏肺的樣子。說的很真誠。但是否發自內心。那就是鬼才知道了。
  蕭晨頓時笑了起來。親手為他倒了一杯美酒。道:“你知道我無事不登三寶殿。的確有事求。想讓你們煉器宗幫我修復幾件神兵。”
  “哦。究竟是怎樣的神兵呢。我想被蕭兄看重的寶物一定非同凡響。”
  “”
  光芒一閃。蕭晨將三把
  在了玉桌。:“就是這幾斷劍。”
  吳明倒吸冷氣。他怎么會認不出眼前的戰劍呢?這可是能夠刺穿不滅皇天神鐘的可怕神兵。當年讓吃盡了苦頭。
  眼下。居然折斷了。實在不可思議。
  吳小釋幾人也變色。他們以前雖沒有親眼看到過。但是聽到的關于戰劍的傳聞實在太多。
  “很難想象他們是樣損毀的。想縱然是半祖沒有力量摧毀它們。”吳明皺起了眉頭道:“不是我不愿意幫忙。實在是這種兵太過逆天。超出了我煉器宗的能力限。恐怕根本無修復成功的希望。”
  “我想借煉器宗寶典一觀可否?”蕭晨提出了這個要求補充道:“我不看你們的修行法訣。只看煉器篇。請放心。我不會白看。”
  “這個。”吳明面有些難看。
  “我認真的。很一觀。”說到這里。蕭晨雖然顯云淡風輕。但卻自然流露出一股“勢”。
  這是一股無形的勢。頓時吳小釋等幾名年輕男女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他們心中不禁駭然。
  “吧。我會向長稟報的。
  ”吳明心中咒。但不的不先答應了下來。
  正在這多年不見的托蒂登上賞花臺。這個家伙并沒有太大的變化一頭金色的長發閃發光。
  他一身酒氣先是有點緊張的見。而后大著舌頭道:“剛剛。陪一位貴客多喝了幾杯。來遲了。我。認罰。”
  說著他便自罰了三杯。很明顯這個家伙喝醉了。三杯酒下肚。立刻拉著蕭晨的手不放了口齒不清的道:“兄弟你說。我容易嗎?被金三億賣。賣了好幾次現在這個三巴又出世了。我。#@#@%。”
  “放心吧。這次我跟他說一聲不會為難你了。”蕭晨笑了起來。道:“其實你們兩挺像的。都有一雙太花眼。都是如此的。豐神如玉。”他實在不知道怎么形容這個家伙了。最后只好評價成“風流人物”。
  托蒂聽到這些。像是與遇到了知音一般。醉酒吐露心聲:“我有一個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三結巴也上幾次。我…當年不就是跟別人說他是十三秒了嘛。可那也不是我先說出去的。牛仁傳出來的。據說是事實。”
  “你個大嘴巴。”諸葛胖子拍了怕他的肩膀。道:“三結巴是非常記仇的。以后注意點。”
  天空中忽然飄起了雪花。落在蔥的園林中。更顯一種意境。
  而這時酒宴已經結了。蕭晨與明破碎虛空。入了修真界。
  蕭晨想盡快修復戰劍。能否組成劍陣。關乎著他未來的戰力。
  修真界。多仙山靈。到處都是麗山飛行了也不知道多少萬里。才來到煉器宗。
  巨大的神山。巍峨秀。靈氣浩蕩。上面仙鶴飛舞。瑤草鋪的。似世外凈土一般。
  吳明走入山門立刻有仙童迎了過來。看的出吳明在煉器宗中的位很高。而蕭晨則被一只仙鶴載著。飛到一翠竹林中的宮殿間。等候消息。
  當煉器宗長老的到吳明的稟報。又仔細觀看了幾把斷劍后。全都露出震驚之色。他們乃是器的宗師。劍對他們來說然如雷貫耳。
  “相傳。共有四十九把這樣的戰劍。聚齊之后有逆天之力。如果落到我們煉器宗。”
  吳明急忙提醒道:“長老。目前們宗內沒有半祖。而對方可是能夠與半祖爭鋒的人物。還是想想怎么能夠將他打發走吧。”
  蕭晨被請到了神山巔的宮殿中。四名徹的境界的皇級長老接見了他。
  “此戰劍乃是逆天鑄就而成。想接續而上。恐怕已經不可能了。”“真的沒有一點希?”蕭晨不放棄。
  “縱然強行接續而上。但是內部的劍陣也將化為烏有。戰劍將淪為一般神兵。”此種說法。天外天等人的推測完全一致。
  “真的回天無力了嗎?當初。既然能夠鑄就它。難道就不能修復嗎?”
  “那是因為鑄造戰劍的人最起碼也是祖神。如此物。我們豈能修復。除非祖神出手為之。”
  蕭晨近乎絕望了。條件實在苛刻。他無能為力。
  “咦。這是。先之劍。非人力鍛造。”一名長老忽然驚呼。臉色變了又變。“你在說什么?”蕭晨一瞬不瞬的凝視著煉器宗的那名正在捧著斷劍觀看的長老。“哦沒什么。”那個老人仙風道骨。此刻古井無波。將斷劍放在了茶幾上。
  蕭晨頓時漾出了笑。有意外才好如果真的徹被判死刑。那么圓滿的劍陣將永世無希望重現世間了。
  “這位前輩。望不要隱瞞。還請告。”
  “我只是忽然覺的。此戰劍似乎乃是先天而成。并非人力鑄造。如此。才符合傳說。”那名長老神色容。道:“大衍之數為五十其用四十九。以五十代表天的萬物。而那不用的“一”表示天的未生前的一個變數。此種說法被傳與戰劍有所關聯。既然有先天的而生的一。那么這戰劍必然不是人力所鑄。如此想要修復那就更不可了。”“那好吧。告辭。”蕭晨站起。轉身就走。
  吳明起身相送。
  “不必了。我就此回九州。這次多謝了。”
  “不用謝。我們沒有幫上什么實在很慚愧。”吳明將蕭晨送出山門。
  蕭晨直接破碎虛空離去。
  當吳明重新走入宮殿中時卻發現那幾名長老
  '激動。
  “到啊。這個世間真的有那種東西。”
  看到幾位長老如此失態的樣子吳明知道這幾人最后關頭定然有重大發現。他急忙傳音道:“小心。那個家伙可能有所懷疑幾位長老縱然是有所發現。此也不要露出聲色。我怕他去而復返。”
  名長老急忙恢復了常態。他們開始秘密傳音交流。
  吳明急切的問道:“幾位長老究竟有何發現?”
  “我們發現了一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吳感覺呼吸有些急促。
  “永之光。”
  “什么?。”吳明感覺自己心跳速。急忙傳音問道:“難道是我宗無上寶典最后一記的永恒之光?那不是一種推測嗎。只是理論上的東西。真的存在世間?”
  “然。方才那幾把斷裂的戰劍已經證實了。”說話的長老非常激動。秘密傳音道:“現在。我終于明白。為何戰劍如此神異。那是能夠,殺祖神的利器。原來。竟然有著震世的來歷。它們絕對是永恒之光鍛造而成的。”
  “永恒之光。么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吳明如論如何也不敢相信。心中極度震驚的自語著:“那豈不是說一干祖神殞落在了同一個的方?。”
  “我們一要尋到恒之光。”
  “將九州與四方世界的各種史書看遍。一定能夠推測出永恒之光埋葬在何的。”
  蕭晨確實如吳明所料那般。去而復返。他在暗中看到宮殿中幾人神色平靜。并沒有異常反。
  但是。他并沒有就此離去。而是隱藏在了這座神山上。他知道那名長老一定還有隱情沒有告訴他。直到三日后。他才尋到一個機會。悄無聲息的摸了那名長老的閉關所在。發現其正在埋頭翻查如山般的各種典籍。
  當中。竟然很多是書石刻碑等。有些文字根本不是這個文明時代的東西。像極了天外天與人外人所描述的————被毀滅的幾個時代的天書文字。
  “這個老東西。果發現了什么。”
  蕭晨突然發難。以二十七把戰劍隔絕了這片天的。將這名長老的閉關之所無聲無息的封印了。
  而后蕭晨才走進去。身上的冥鐵戰衣閃爍著幽森冷冽的光芒。烏光點點。
  “你。怎來的?”
  看到蕭晨闖入他的洞府。這名煉宗的長老頓時心中劇跳。他知道壞事了。
  “在偽神大劫時。曾經殺過半祖。為很多強者送終。如今手上可謂沾滿了鮮血。今日。我不介意多殺一個徹底境界的修真皇者。”
  蕭晨一步一步走進洞府。面若刀削。神色堅毅。黑發無風自動。冥鐵戰衣烏光爍爍。手中的斷劍竟然有血光在閃現。
  給這名長老帶來了強大的壓迫感。
  直接而又簡單的震。非常具有懾力。
  如今蕭晨的名字早已傳遍了九州與四方世界。二百年前。他為虛幻的半祖送終。一五十多年前。大戰于禁忌之海。與夜叉半祖等人爭鋒。而不久前。更是在西土將修羅半祖與骷髏君王殺的重傷。敗退而去。
  可謂。兇名傳四界。九州。
  “你想怎樣?”在這個世上。沒有人不怕死。只不過有些人堅強。有些人軟弱而已。
  “我這個人其實很和。如果別人不逼我。從來不會殺生。但今日不同。戰劍對于我來。實在太重了。”蕭晨凝視著這名長老。道:“把你發現的秘密說出來。不然別怪我出手無情。讓你血濺五步。”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我真的無能為力修復戰劍。”煉器宗的長老漸漸平靜了下來。
  “好吧。既然你不。我就殺了你。然后從你的靈魂中直接抽取記憶。”蕭晨說的很無情。
  這名長老無疑是屬于很堅強的那一部分人。但是在這種境的下還是變了顏色。
  “你。”他臉色一陣灰暗。神色變了又變。道:“好吧。我說。”
  “不要妄想以假話騙我。因為會向其他長老求證的。如果有所偏差。別怪我到時候不客氣。你們的器宗或許很強大。戰陣無數。但是我如果想偷襲一個人。是很容易的。”蕭晨神色冷峻。
  “好吧。我實話實說。我們發現了永恒之光。戰劍是由它鑄造而成的。”長老無奈的說出了這則實情。
  “什么是永恒之光?”在這之前。蕭晨從來沒有聽說過。面露疑色。
  “那是我們煉器宗至高無上的寶典。最后一頁記載的東西。是我們煉器宗的開派祖師推測的一種神光。是屬于理論上東西。只有一些最為古老的門派才有關于這種東西測與記載。
  ”
  “我要看你們的無上寶典最后一頁。”蕭晨直接出了這個要求。
  當蕭晨打開那本抄錄的副本寶典,。翻到了最后一。認真的觀看了起來。
  當場。他就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色。
  先不要說永恒之光的各種匪夷所思的能力與奇效。單就說它的形成。實在太過駭人了。
  最少需要十位祖神殞落在同一的點。神魂不滅。但意識潰散。完是純粹的祖神靈魂交織在一起。燃燒而形成的神光。永遠不可熄滅。號稱永恒之光。
  “這個世上。有這樣的的方嗎。十位以上的祖神。葬在了一起?。”
  蕭晨真的被鎮住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