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468 活的武祖真經

位以上祖神,殞落在同一地點,意識潰散,神魂不一起,燃燒而形成的神光,永不可熄滅,號稱永恒之光。
  煉器宗無上寶典最后一頁,記載了推測中的永恒之光,帶給蕭晨無以倫比的震撼。
  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了,讓人感覺如此的不真實,簡直不可思議。
  永恒之光形成之苛刻難以想象。
  天地間總共能有幾位祖神?縱然算上殞落的,也可以數的過來。形成永恒之光,竟然需要十位以上祖神,葬在同一地方,太過駭人聽聞了。
  那可不是半祖,夠尋到幾十位。更不是普通修,一抓一大把。那是傳說中的祖神,一個文明時代從開始到結束,從來不會誕生出十人之數。
  而永恒之光的形成卻是此的苛刻,這必然需要兩個以上文明時代的祖神死后葬在同一處才有可能形成。
  不過,這也有不可思議。
  祖神不可能正常死亡,他們的壽是無窮無盡的,只能戰死。
  要知道每個祖神殞落,們的尸體與神魂都難以保留下來,殞落剎那間也意味著徹底的形神俱滅。
  不然。他們地敵手是不會心地。
  “好。煉器宗果然不愧是最古老地門派之一。連永恒之光都知曉。”蕭晨在洞府中走了兩圈。而后坐在一把石椅上。道:“你繼續翻查典籍。一定要將永恒之光可能出現地地方尋出。”
  煉器宗地長老當場就變了顏色。道:“你……想軟禁我。讓我為你服務?”
  “在我沒有進來之前。你不也在翻查典籍嗎?”蕭晨顯得隨和。道:“我并不為難你。只是想修復戰劍。搭個順風車而已。如果能夠尋到永恒之光。你應該明白對于你們煉器宗會有多么大地好處。”
  洞府中是如山般地典籍都是關于九州與四方世界地記載。包括很多玉石書籍以及石刻碑文等。很多都是上幾個文明時代地古物。
  煉器宗長老無奈地接受了這個現實。開始埋頭翻查起來。想要推測出到底是何地有可能埋葬了十位以上地祖神。
  與此同時另外幾座洞府中也忙碌不堪,煉器宗的幾位長老還有吳明全都在認真查閱典籍。
  相反,蕭晨倒是很悠閑,將二十七把戰劍收了回來,明確告訴那名長老想來這里誰也擋不住,而后隱藏在煉器宗的神山上靜等結果。
  如此過去了五六日,幾人還在埋頭查詢。
  蕭晨進入煉器宗的藥草園這里摘了一些靈果,神化了一些微不可見的穴道,開始盤腿打坐,靜靜修煉。
  直至第九天幾大長老才聚到一起,而蕭晨也在這個時候醒轉了過來,隱在暗處靜聽他們的結果。
  “十位以上的祖神葬在同一地點,遍尋九州與四方世界,也很難明確到底是在哪里。不過,有幾處地域卻是重點非常有可能是我們的要尋找的地方。”
  “不錯,我遍尋各種典籍沒有現一個明確的地方,只有幾個可能存在永恒之光的地域。”
  幾名長老在交流吳明也在一旁。(手機閱讀16kxs.com)
  “我覺得龍族圣山是一個非常值得懷的地方,那里充滿了神秘縱然是龍族自己,恐怕都難以明了。我想在無盡歲月前,那里說不定就是十幾位祖神的安息之地。不然,也不會有種種奇異現象生。”
  聽聞一個長老如此推測,吳明立刻點頭道:“我同意,我也在懷那個地方。
  ”
  “有道理,龍島自古至今隱藏了太多的秘密,那里肯定有古怪。”
  另一名長老也點頭同意,同時說出了自己的一種推測,道:“此外,我覺得長生界的魔鬼平原也是一處重地,那里始終籠罩著層層神秘面紗。老子前世在魔鬼平原化成肉泥,八百年難以重聚魂魄。同一時期,佛陀被釘死在魔鬼平原,血盡而亡,也是千年后才得以轉世。可想而知,那個地方有多邪。”
  “魔鬼平原確實值得懷。”
  在場眾人紛紛點頭。
  此刻,宮殿聚集了六名長老,他們都有自己的看法。
  這時,一位看起來較為沉靜的中年長老開口道:“方才你們說的都是其他世界,怎么將我們修真界的一處重地忘記了?”
  “怎么可能忘記,我們只是在逐一列出而已,你說的是天葬谷吧?”
  “對,就是那里。”中年長老點頭,道:“我覺得天葬谷是重中之重。被天碑鎮壓了無盡歲月,盡管不知道那里有什么隱秘,但可以猜想必然不是凡地。且,從其名字可以推測,那里應該埋葬著什么,非常有可能就是祖神的埋骨之地。”
  “很有道理。”在場眾人全都點頭,表示同意。
  “以前不相信有永恒之光,但是現在被證實的確存在,我們再做推論的話,很容易篩選出一些重地。”
  “幾位長老你們列舉的幾個地方,都有同一個特點。”吳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道:“全都被天碑鎮壓,這真的是一種巧合嗎,還是說我們只要去天碑鎮壓之地尋找就可以呢?”
  六名長老全都露出思索之色。
  吳明接著道:“若是如此的話,那座死城必要探查。且,我們似乎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昔日蕭晨駕馭的黃泥臺。”
  “對啊!”有一名長老驚呼,道:“那黃泥臺來歷非同尋常,據說是祖神的血肉鑄就而成,難道說永恒之光就藏在里面嗎?不然,當年以蕭晨那種修為,怎么可能為半祖送終呢。”
  “不錯,非常有可能,我們差一點忽略最為關鍵的一個細節。”
  其他長老紛紛附和。
  吳明接著道:“最為可的是,當年蕭晨在神都洛陽外,大戰天下高手之際,神都洛陽中曾經射出神光,定住了黃泥臺,讓蕭晨險些遭遇意外。而在那之前,就曾經有過傳說陽神都地下有可抗衡黃泥臺的力量。但最終的結果是,那道絢爛的神光被黃泥臺吸收了。”
  所有長老都一陣沉默。
  “難道說永恒之光隱藏神都洛陽地下,已經被黃泥臺吸收了?”
  在場諸人都皺起了眉頭。
  不過很快又有一名長老開口道:“應該不至于此,若是永恒之光,恐怕那黃泥臺也收不走。畢竟說中的永恒之光,是十位以上祖神的神魂燃燒在一起形成的。而據說那黃泥臺不過是女媧、伏羲等數位祖神的血肉鑄就而成,應該容納不了永恒之光才對。”
  “這個問題很復雜。我在查閱典籍時,無意間現一則驚人的記載。亙古以來,九州之上曾出現
  死城不過都已經毀滅了。如果算上現在完好的那經是第九座了。據說,神都洛陽等地的地下深處依稀間可以感應到點滴殘余能量波動,似與昔日被毀的死城有著莫名的聯系。那被黃泥臺吸收的神光,會不會是從毀滅的死城遺跡中沖出的呢?”
  在場諸人全都在認真的分析議論著。
  “我覺得我們似乎進入了誤區。我堅信,這個世間有一處真正的祖神安息之地且與死城無關,也和黃泥臺沒有關聯。”
  九座死城被眾人暫時揭過,開始討論其他最值得懷的地方。
  “魂界,歷來神秘而又詭異,我覺得那是最有可能葬有祖神的地域。我想魂界的環境,恐怕都與眾多祖神殞落在同一世界有關。”
  “魂界值得關注是那傳說中的最邪之地。”
  他們一邊議論,一邊在身的幾界地圖上圈圈點點。
  最終幾人又到了咒界對這一界,幾人全都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們感覺無從下手,很難劃出一塊重地。
  不是因為咒界不值得懷是值得關注了,但卻難以找到重點所在。
  咒界,保持著最為原始風貌,大地之上遠古森林連綿成片,荒山巨嶺,橫亙咒界大部分地方,人煙稀少,是幾界中作為神秘的世界。
  有著很多不屬于這個時的文明遺跡,幾乎每片地域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終,幾人沒有辦法,將整片咒界都畫上了大圓圈。
  “好吧,咒界我們先不管它,先從以下幾個地方入手。”一名長老指著幾幅地圖,道:“龍島圣山、長生界魔鬼平原、修真界天葬谷、九州死城、魂界最邪之地,先從這五個地方入手。”
  “有永恒之光之地,必有我宗寶典最后一頁所記載的種種不凡特征。現在立刻安排門人弟子去秘密探查,這不是幾天、幾個月就能有結果的事情。說不定會耗費十年、百年、甚至千年。但我們一定要盡力尋找。”
  蕭晨無聲無息的離去了,他心中雖然多了一個希望,但是感覺太渺茫了。
  縱然煉器宗劃出了幾大重地,但他還是感覺不太靠譜,在當天他就回到了燕都,他準備去見武之印記,說不定會從這道印記那里找到一絲線索也說不定。
  與此同時,煉器宗內,吳明拍向自己的額頭,道:“糊涂,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說定可以從武祖真經那里得到重要消息。”
  幾名長老問明經過后,有兩人立刻陪他趕向燕都。
  武祖真經那絕對是老古董,說不定他真的會知道永恒之光的驚天大秘。
  此刻的燕都風起云涌,來自九州與四方的世界修,全都云集于此,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武祖真經。
  “他他他……他二大爺的,我我我@@>>……”
  當蕭晨回到燕都時,在紫禁園林中正好碰到金三億,現這個家伙被氣的再次結巴了。
  “三億這是怎么了,為何又結巴了?”
  “氣氣氣……氣死我了!這這這該死的武祖真經,竟竟竟敢如此奚落我,我我我一代天驕,居居居然被評價成糟糕透頂的庸才,他他他鄙視我,我我我反鄙視他!”
  蕭晨哈哈大笑,沒有絲毫同情心。
  旁邊,殺破狼也憤憤不已恨聲道:“他居然對我說,你一個骷髏來湊什么熱鬧,勸我回歸黃土,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涯也是滿臉不高興之色,道:“太可惡了是個妖孽,居然……”說到這里,小天涯氣的滿臉通紅,說不下去了。
  蕭晨笑著問道:“它究竟對你說什么了?”
  奇兒哈哈的大笑道:“那妖孽真經對天涯和顏悅色,非常客氣的告訴他回去繼續吃奶吧。”
  “氣死我了!”好脾氣的天涯也要抓狂暴走了。
  “我也去見見它。”
  燕都大地之下,紫禁城遺跡中,紫氣沖天彩千條。
  在這片地下廢墟中,到處都是人影,全都是慕名而來,想要求得真經。
  蕭晨在當中現不少昔日的故人戰王馬巴奧、五行天王等等。甚至,他感應到了夜叉半祖以及天使圣神的氣息。
  半祖都不知道來了幾位!
  可以想象武祖真經有多么大的誘惑力,縱然是半祖也心動了。
  “武祖真經,我可以傳承武之真義嗎?”
  “千年的資質……”
  “啊,我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人杰嗎,這樣說來我可以修煉真經?”
  “一千年能見到一千萬個你這樣的人。”武祖真經無情的打擊道。
  “那我呢?”
  “糟蹋透頂實在是該天打雷劈的體質。”武祖真經實在讓人恨的牙根都癢癢。
  “我我我……我可曾被評價為十年一見的人杰啊。”
  “下一個。”
  又有幾人走上前去,對著那團青色的光芒恭謹的施禮。
  “我怎樣?”
  “平庸的慘不忍睹!”
  ……
  遠處少人都目瞪口呆,這武祖真經也太……不地道了。
  到了此地三億與殺破狼不可避免的開始運氣。
  “氣氣氣死我了!”光這樣看著,金三億都覺得惱火結巴道:“他他他也是這樣評價我的,說我是該該該天打雷劈的體質。”
  地下紫禁城遺跡中,斷壁殘垣,但是到處都充滿了靈氣。
  就在這時,蕭晨看到天使圣神向前走去。
  “我如何?”
  “你……”武祖真經似有些驚異,點了點頭,就在眾人以為他認可時,他卻道:“不及格,實在差勁。”
  天使圣神聞聽此評價,身軀明顯搖了一下,那絕對是被氣的。
  成就半祖的人,哪個不是千古人杰,居然被如此評價。
  就在這時,夜叉半祖也走上前去,道:“我又如何?”
  “未夠班,很平庸。”
  此語一出,夜叉半祖頓時臉色有些綠。這武祖真經實在可恨透頂,居然如此評價他。如果他這樣的千古人杰,也算是平庸的話,這個世上還有人杰嗎?
  “你說我們兩個平庸,那我們試試看,你到底是否有資格這樣說。”
  夜叉半祖與天使圣神同時向前逼去,前方所有紫氣全部被避開了,大地靈根都在顫動。
  “你們?”武之印記云淡風輕,語氣實在氣死人不償命,道:“再修煉幾萬年吧。”
  夜叉半祖與天使圣神二話沒說,同時向前逼去,萬象世界籠罩而下,想將那團朦朧的青光粉碎。
  但是
  界之力根本沒有奈何青光分毫,它在剎那間光芒萬祖與天使圣神蹬蹬向后退出去十幾步遠,不知道兩人是否吃了大虧,全都變色,就此暴露出真身。
  接著,光華一閃,兩人消失不見。
  “那是……兩位半祖?”
  “是夜叉半祖與天使圣神!”
  ……
  人們議論紛紛,更加確信了武祖真經的不凡,連半祖都被吸引來了,可想而知這部典籍有多么重要。
  此刻,早先還有懷的人,也全都涌上前去,讓武祖真經選拔。
  斗神王、戰王馬巴奧、火靈、海神王、乙木王、大地王、雷神王等皆相繼出現。
  而修真界的靜等也露出身影。
  趙重陽、雪舞、夢襲孽、滄海、牛仁等來到了此地。
  但是,武之印記的嘴巴太毒了,面對這些呼風喚雨、縱橫天下的人杰,給予的評價簡直慘不忍睹。
  “以你的資質來說,不如去:殺。”
  “道不公,怎么會生出如你這樣平庸的人。”
  “能夠有你這樣的廢柴,也算是個奇跡。”
  “慘不忍睹的資質,我懶得評價你了。”
  ……
  馬巴奧、斗神王、火靈王、雷神王、葉靜、趙重陽、雪舞、夢襲孽、滄海等全都恨不得找個地方鉆下去武祖真經實在太毒了。
  這些絕對是九州與四方世界近千年來的人杰,但是卻遭到了這樣的評價,讓這些人杰全都面紅耳赤。
  最后,輪到牛仁上前時,武祖真經來了一句更毒的:“你來錯地方了,該去找妖祖。”
  “我x,老子是人好不好?”牛仁晃了晃巨大的牛角。
  “那應該去找人妖。”
  憨厚的牛仁也被氣的暴走了。
  蕭晨算是看出來了,這武祖真經是天生的毒舌,讓他評價純粹是自找不痛快。
  但就這時武之印記偏偏現了他,道:“你……”
  看到這條毒舌又要評價,蕭晨一步上前:“你未夠班,實在差勁,糟糕透頂,慘不忍睹。你這樣的真經能流傳于世,真是個奇跡,天道不公,實在該天打雷劈,我懶得評價你了。”
  眾人目瞪口呆,這位專門為出氣來的咋地?那可是武祖真經啊道他真的一點也不心動?
  武之印記似乎也有點呆,沒有想到有人大逆不道本不在乎它。
  “是你……是你這個糟糕透頂的小子?!”
  那團青色朦朧光輝,不斷跳動乎在觀察著蕭晨,又似乎是對所有人解釋:“我之所以如此苛求,那是因為一旦被我選中,就意味著有成為祖神的資格!”
  眾人駭然,武祖真經選的傳人,必須有成為祖神的潛質,那恐怕尋上幾輩子也找不到。
  看到武之印記又要對他評價,蕭晨急忙搶先開口,道:“你教不了我,我來這里,不是讓你選拔的。是有事詢問。”
  接著,他秘密傳音,道:“你偷走了我部分殘魂,將之收為了弟子,欠我一個人情。我現在只問你一個消息,你可知道永恒之光在何方?”
  “永恒之光,我當然知道在哪里。”武祖印記如此答道。
  在場眾人愕然,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何意,但是來到這里的半祖全都變色,如果尋到這傳說中的東西,很有可能會讓一位成為祖神!
  “你……真是個大嘴巴!”蕭晨氣極,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這樣不在意的嘟囓了出來。
  “讓我想想,唔,永恒之光似乎就在龍島圣山、魔鬼平原、天葬谷、魂界最邪之地當中的一處。”
  “……”蕭晨徹底無語了,這個家伙怎么能如此?!
  它真的知道嗎?竟然就這樣毫不在意的說了出來。
  遠處,吳明也是無語了,有一股想罵娘的沖動。
  光芒閃耀,破空之聲不絕于耳,半祖相繼穿越空間離去。
  僅僅一日間,永恒之光的消息傳遍天下,盡人皆知。
  不到三日的功夫,四方世界的修也全部知曉了。
  從半祖的親傳弟子那里,流傳出了永恒之光的種種秘聞。
  “十位祖神殞落在同一個地方?我不是在做夢吧!”
  “超過十位祖神的靈魂神光燃燒所致?!”
  “十位以上祖神的埋骨之處在何方?”
  ……
  武之印記的一句話,讓天下皆動,所有人都在尋找永恒之光,尋找祖神的埋葬之地。
  天下風云動蕩,平靜的龍島近日來經常有強闖入,島內龍嘯震天。
  龍族那名半祖中絕頂強戰神王,大開殺戒,擊斃了不少十幾名不知進退的修,更是將一名半祖重傷。
  而后,他以祖龍的名義起誓,言稱龍族圣山根本不是祖神的埋骨之處,最后更是請來數名半祖共同探索,才讓龍島安靜下來。
  與此同時,去魔鬼平原以及天葬谷的人,也全都沒有任何收獲。
  最終,眾多修沖向了魂界最邪之地,半祖中幾乎又半數人為此而動身。
  永恒之光具有無以倫比的魔力,縱然是半祖都難以抗拒那種誘惑。
  魂界古木狼林,一派原始風貌,但是陰氣非常重,縱然正午時分,也讓人感覺有陣陣寒意。
  白骨,在平原上、在山林間隨處可見。
  也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隨便挖個坑,都能掘出幾具冰冷干硬的尸體。
  蕭晨也進入了魂界,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找到傳說中的最邪之還沒有找到,他便被困在了一片無邊無際、荒涼無比的紅褐色石山間。
  在這里他竟然失去了飛行的能力,且,舉步維艱,這里仿佛充斥著一股浩瀚莫測的神秘之力,影響著這里的一切。
  無法辨清方向,根本找不到出路。
  蕭晨知道,這里絕對有一座不可想象的上古大陣,威力驚天,完全可以困住半祖。
  被困半個月后,當蕭晨步入一片更加高大的石山間時,他看到一塊殘破的石碑,上面刻著幾個字,當場讓他變色。
  “……擊殺異界祖神……于此!”
  本應刻有名字的地方,被人以指力抹去了,但剩余的幾個字卻清晰無比。
  有蓋世強在這里擊殺了一名異界祖神!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