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70 祖神殞落地

大地深處,沉悶的聲響讓人感覺煩躁,像是有一個頂天立地的蓋世巨人在走動,又像是十萬神魔被人關在了地牢中,齊聲嘶吼,透過封閉的絕室傳出悶吼聲。
  “轟隆”
  無盡的鼠妖像是一股洪流一般,從遠方沖涌而來,一雙雙兇光四射的眼睛,全都在盯著這里。
  蕭晨心中一凜,他知道地底深處的恐怖怪物恐怕要出現了。
  數十萬,上百萬妖鼠,尖厲的叫著,爭相恐后向他撲來,悍不畏死。
  鼠妖這種東西,形態丑陋,讓人頭皮發麻。
  在這千丈下的昏暗地宮中,如果不是有祖神戰衣,蕭晨非吃大虧不可。
  “砰”
  數十只黑色的妖鼠撞擊到了他的身上,可以清晰的聽到那尖牙咬在祖冥鐵戰衣上的鏗鏘之音。
  “轟”
  數十萬頭血鼠,堆積在一起,翻涌了過來,將他淹沒。
  蕭晨并不在意,震動本源天音,碾殺了成片成片的鼠妖,但是他的心神卻時刻在關注著祖神白骨,以及那未曾露面的蠻獸。
  戰劍光芒四射,神鐵碰撞的聲音不斷發出,祖神的骨體實在強大,可硬撼戰劍,動如疾風閃電,神力之威如莽莽大山搖顫。
  八桿骨矛縱橫沖擊,具有無以倫比的貫穿力,將戰劍成功擋在了外面,無法近身。
  蕭晨暗暗皺了皺眉頭,瞬間召喚回十三把戰劍,護在了身邊,他不得不防范暗中的兇獸,只余十四把戰劍繼續圍攻祖神白骨。
  “吼”
  就在這時,大地深處再次傳出咆哮聲,比方才強烈了很多,清晰了很多。
  聲音雖然浩大,震耳欲聾,但是卻讓蕭晨的心安了不少,那個恐怖的怪物在半祖境界,并不是大威冥王那樣的變態,也許比修羅半祖與骷髏君王強大,但是不會高出太多。
  他以十三把戰劍開道,猛然向前沖去,十三道長虹在飛舞,將周圍的百萬妖鼠殺的血肉橫飛,盡管很多黑色野鼠都能夠復活,但是如此可怕的殺傷力,也短暫的將他們震懾住了。
  蕭晨殺出一條血路,沖進了大地深處,祖神白骨追殺而來,但是卻被十四把戰劍困住了,止住了步伐。
  這個洞府也不知道有多么開闊,蕭晨沖出去很遠,而后又開始沿著巨洞向地下深入,隱約間他聽到了洪水奔騰的聲響,同時陣陣慘烈的陰煞氣息沖來。
  強如此刻的他,也感覺陣陣寒意,地下的兇惡超乎他的想象,名副其實的大兇大惡之地。
  數萬妖鼠被戰劍斬的妖血飛濺,蕭晨終于來到了洞府最深處。
  借助周圍那些發光的晶石,他看到了一副可怕的場景。
  一條黃色的大河,滔滔奔涌,尸臭與死亡氣息,鋪天蓋地,這里簡直比死亡世界還要可怕,煞氣騰騰,恐怖氣息彌漫。
  蕭晨到了這里后,被這股汪洋般的死氣驚的連連倒退出去十幾步,那是一股無形的氣勢,逼迫的他不由自主后退。
  “這里是什么惡地,怎么會有如此尸河?”
  蕭晨暗暗震驚不已,那黃色的大河上陰風怒號,尸氣籠罩,簡直就是傳說中的黃泉。
  可以肯定,那是一條尸河,完全是尸水匯聚而成的!
  “怎么會有如此惡河?!”蕭晨確實被驚住了,很難想象這條大河的源頭會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眼前所見,比之死亡世界有過之而無不及。
  “吼……”
  震懾人靈魂的咆哮聲傳來,正是從尸河的上游傳來的,距離這里并不遠。
  在這黃色惡河附近,那些鼠妖也不敢過分靠近。
  蕭晨身穿祖神戰衣,又有戰劍在手,因此并不怎么懼怕,縱然不敵,他也有自保的能力。
  沿著岸邊,他大步向著尸河向上游走去,看看到底是何惡獸。
  “轟”
  突然間,大浪千重,尸河中涌起的黃色尸水像是一堵無邊無際的黃墻一般,向著蕭晨壓落而來。
  刺鼻的尸臭與讓人窒息的恐怖煞氣,讓人靈魂都感覺發冷。
  蕭晨頭頂的七彩圣樹,光芒大作,七道不同顏色的神光似長虹貫日,將他護的嚴嚴實實,擋住了大片的尸水。
  周圍尸雨滂沱,大片的惡臭黃水在降落而下,將數十只不死心跟到這里的黑色妖鼠腐蝕的連殘骸都沒有剩下,可想而知尸水的可怕。
  “怎么可能?這尸水將蠶食過祖神血肉的黑色妖鼠都能在瞬間殺的形神俱滅,這……”蕭晨心中駭然,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想法,這尸河的盡頭必然是一個難以想象之地。
  “吼……”
  吼聲震天,大地深處在猛烈搖動,尸河咆哮,涌起無邊大浪,黃茫茫,讓人心悸與發寒。
  而也在這時,蕭晨在尸河中發現了一個龐然大物,在尸河中沉沉浮浮,一股暴虐的氣息正從那里發出。
  “什么鬼東西,滾出來!”蕭晨站在河岸上大喝。
  “卑微而又弱小的低賤生物,敢闖我洞府,擾我修行,自尋死路!”沉悶的聲音,像是悶雷在轟鳴一般,尸河都在隨之洶涌。
  一個龐然大物自黃色的尸水中露出了半截真身,足有數十米高,猙獰恐怖。
  這是一個人身鼠頭怪物,具有人的身體,鼠類的頭顱,像是一堵小山一般,矗立在尸河中。
  “嘩啦啦”
  鐵鏈抖動的聲響傳出,隨著它浮出水面,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條條巨大的血色鐵鏈綁縛在它的軀體上,禁錮著它的肉身。
  難道是被人鎖在了這個地方?蕭晨暗暗吃驚,究竟是何人,將一個達到半祖境界的怪物鎖在了尸河中呢。
  “你……似乎是個強者,很久沒有品嘗強者的熱血了,今天你自己送上門來,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
  尸河中的龐然大物,俯視著蕭晨,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中,鼠類的頭顱顯得格外猙獰可怕。
  “大言不慚,我還以為是什么蠻獸呢,不想到底還是一只老鼠。你的眼光果真是傳說中一般。”
  “什么,你在說什么?!”龐然大物站在尸河中,沖下咆哮,聲音令上方的大地都在搖顫。可以想象,這個家伙的**中蘊含了多么恐怖的力量。
  “我在說你鼠目寸光。”蕭晨答的云淡風輕,但是越是如此,越讓這個怪物憤怒。
  “噗”
  它張口噴出一大片黃色光芒,惡臭撲鼻,強大如蕭晨也有昏昏沉沉的感覺,但是很快他又清醒了過來。
  周身光芒萬道,口中喝出本源天音,將那道黃光震碎在空中,一大片尸水灑落而下。
  那是尸河中的精華,是被怪物煉化的至邪惡水,降落在地面,將那巖石都腐蝕的化掉了。
  “你以為塊頭大,就算偉大了嗎?”蕭晨冷笑道:“你被人鎖在這里,還不老老實實,今日想逼我殺死你嗎?”
  “被人鎖在這里?”聞聽此言,怪物哈哈大笑,鼠目中露出兇殘之光,陰森無比,道:“讓你失望了,不是別人將我鎖在這里,而是我自己為了以尸河煉體,自行束縛在此。”
  “砰”
  說到這里,尸河中崩起一道數十米高的浪濤,一根巨大的血色鐵鏈斷裂開來,足有水缸粗細,向著蕭晨這里掃來。
  如此巨大的鐵鏈,橫掃而來,發出嗚嗚的鬼嘯之音,虛空粉碎,黑洞都被打出來了,讓人驚駭。
  鐵鏈如一頭在尸河中翻騰的血色巨蛟一般,所過之處,沒有什么可以抵擋。
  光芒一閃,蕭晨沖出去百丈遠,躲過了這一擊。
  就在這時,驚天動地的聲響不斷發出,十幾根巨大的血色鐵鏈全部崩斷,像是一條條橫空而過的毒龍一般,同時向著蕭晨穿刺而來。
  蕭晨周圍的十三把戰劍,全部沖天而起,化成璀璨長虹,在空中劈斬。
  鏗鏘之音震耳欲聾,十幾條水缸粗細的鐵鏈寸寸斷裂,被斬落在地。
  “好劍,那是我的!”
  巨大怪獸雙目中露出貪婪之色,攪動起無邊駭浪,從尸河中走出。
  它的真身讓人望而生畏,與之前看到的祖神白骨有很多相似之處。人形身體兩側,有四根如蜘蛛腿般的慘白色骨矛,同時那條鼠尾彎曲著,倒鉤向天空,末端是鋒利的骨刺,猶如蝎子尾巴一般。
  “看來你不僅吃了異界祖神的尸體,還學到了一些技法,得到的好處不少啊。”蕭晨靜靜的凝視著這個龐然大物。
  “我得到的好處超乎你的想象。你可知道這條尸河的源頭在哪里?唔,沒有必要跟死人說。現在你就是知道也晚了。你的利劍是我的,你的血肉也是我的!”怪物低頭俯視著蕭晨,露出陰冷的笑意,而后軀體快速縮小,化成正常人類那般高矮。
  “說你是老鼠你還不愛聽,難道要罵你是蛤蟆你才高興?”蕭晨毫不留情打擊道:“坐井觀天,你以為你是祖神,想吃我就吃?!”
  蕭晨雖然口上這樣說,但是卻高度戒備了起來,這個怪物絕對是個不弱的半祖,且似乎掌握有異界祖神技法,恐怕會很危險。
  “找死!”
  怪物聞言冷喝出兩個字,在原地一下子消失了,而后蕭晨感覺身體后方傳來強烈的危險信號。
  他頭也不回,向后倒踢而去,同時十三把戰劍一下子俯沖了下來,斬向后方。
  嗖一股危險之極的波動,與蕭晨擦身而過,剎那遠去。
  怪物又出現在剛才立身之所。
  這讓讓蕭晨心中一驚,這個怪物果真可怕,速度如此迅疾,恐怕不弱于他的八相極速。
  “你果真是個強者,這樣的血肉我最喜歡!”說完這句話,怪物再次消失了。
  “當”
  十幾把戰劍逆空而上,斬向虛空,發出陣陣金屬顫音。
  破空之響不斷傳來,那只怪物顯形而出,他竟然在用身體兩側的骨矛與身后的尾鉤硬撼戰劍,盡管骨矛與尾鉤不斷出現裂痕,近乎被斬斷,但是每當這時便有血光閃現,令之快速恢復如初。
  “不死身!”
  蕭晨皺眉了眉頭,這個家伙吃了祖神的血肉,擁有了不死身,連帶著骨矛與蝎子尾巴也有了這樣怪異的能力,是很大的麻煩。
  “哧哧哧”
  破空之響傳來,怪物雖然被劍陣包圍了,但是在這一刻竟是一副魚死網破的架勢,俯沖而下。三把戰劍劈中它的軀體,它依然不顧,殺至蕭晨近前,身體兩側的四根骨矛洞穿而來。
  四道白芒,像是四條毒蛇一般刁鉆狠辣,但是卻比毒蛇可怕千萬倍,這是絕對可以洞穿半祖軀體的死亡骨矛!
  怪物被戰劍劈傷的**,雖然初時血流如注,但是在戰劍劃過的剎那,很快又會飛速愈合,連那燦燦生輝的血水都沒有浪費一滴,重新回到了身體中。
  他陰冷笑著,擁有不死身,他已經先天立于不敗之地,無視蕭晨攻擊,直接沖殺。
  但是就在這一刻,蕭晨的舉動讓他大感怪異,竟也如它一般不躲避,任那四桿骨矛刺來,雙手晶瑩近乎透明,瞬間拍出。
  “當”
  四桿可以洞穿半祖軀體的骨矛,全部擊在了蕭晨的身上,發出一陣巨大的聲響,但是并沒有如怪物預料的那般,出現四個血洞。
  烏光閃爍的戰衣,防御住了四桿骨矛。
  怪物大叫不好,倒退時已經有些遲了,蕭晨那如玉的手掌,拍出四面天碑影跡,發出轟隆隆之響,全部撞擊在了它的胸口。
  怪物的**確實強橫,盡管口中噴血,但是胸骨并沒有徹底粉碎,只斷了兩根胸骨而已,它被打的倒翻了出去。
  “你身上的的戰衣是……”當怪物落在尸河岸邊時,擦凈嘴角的血水,看著蕭晨身上的冥鐵戰衣,露出驚異之色。
  “想吃我的肉,來吧。”蕭晨手持一般戰劍,控制兩外十二把戰劍,遙指猙獰的怪物。
  怪物雙目射出森然的光芒,一句話不說,向前撲殺而去,在這片天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蕭晨以戰劍劈斬。
  不得不說,這個怪物很強悍,四桿骨矛如果不是遇到祖神戰衣,那絕對是無堅不摧的利器,縱然被戰劍斬裂,也可以在一瞬間恢復如初。
  而蝎子尾巴般的骨刺倒鉤更是毒辣無比,快到極致,每每都是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攻至,幾次擦著蕭晨的咽喉掠過。
  這兩人的打法非常特別,狂猛而又兇殘,一個有祖神戰衣護體,另一個擁有不死身,經常無視對方的攻擊,向著對方最要害的部分攻去。
  當怪物以蝎子尾巴刺向蕭晨的頭顱時,被七彩圣樹拂擋出去后,它感覺心中無底了。它擁有不死身,多次受創,全都復原了。但是,對方卻擁有烏龜殼般的戰衣,讓它無從下手,這樣下去很不妙。
  “噗通”
  它跳入了尸河中,但是蕭晨卻根本不懼怕,追殺了過去,雙腳踏著尸水而行,戰衣將那強烈的煞氣阻擋在外。
  尸河中頓時浪濤千重,惡臭洶涌,陰風怒號,尸氣鋪天蓋地。
  兩大強者在尸河中大戰。
  怪物雙目中射出可怖的光芒,它在等待機會,對方雖然擁有可怕的戰衣,但是萬一被它攻破一次,就足以致命。而它卻用不死身,縱然不斷遭創,也只是虛弱一次而已。
  “嘿嘿……尸水會賜予我無盡偉力!”怪物在尸河中攪動起無盡浪濤。
  “我拭目以待,看你能有什么本領。”蕭晨冷笑對答。但是很快他驚愕的發現,這怪物確實越來越強橫了,實力提升了一截。
  “我以神鐵鏈將自己鎖在尸河中,你以為我是做樣子嗎,尸河有無窮無盡之魔力,有它在,我的戰力永遠不會枯竭。”說到這里,怪物舔了舔嘴唇,露出雪白而猙獰的獠牙,道:“我喜歡強者血肉的味道……”
  就在這時,尸河上游,遙遠的盡頭,傳來陣陣嗚嗚聲,聲音之凄厲縱然是蕭晨聞之,也感覺頭皮陣陣發麻。
  而怪物聽到這個聲音后,更是瞬時變色,他似乎很驚懼,道:“大人又要蘇醒了,唔,我如果將你的血肉敬獻上去,想來大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蕭晨則心中駭然,那種嗚嗚聲實在很可怕,仿佛在人的心間中響起一般,讓人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要知道他如今的戰力堪比半祖,讓他都有如此寒意,那尸水的源頭定是個可怕的不祥之地。
  “尸河上游到底有什么?”蕭晨追問。
  “當然是無上的大人。”
  “他是什么妖魔?!”
  “妖魔?大人乃是古往今來第一蓋世強者!整條尸河都是因為大人的存在,而出現的!”
  蕭晨大吃一驚,這條尸河可是能夠腐蝕掉吞噬過祖神血肉的黑色妖鼠啊!可想而知,尸水的可怕,而整條奔騰咆哮的尸河,竟然都是那個“大人”一人造成的!
  “縱然是你們人類的祖神,在大人面前,也什么都不是!”
  從怪物的這句話,不難想象尸河盡頭的可怕存在有多么的恐怖。
  縱然眼前這個怪物的話有水分,但是也值得極度警惕與關注。
  蕭晨心中涌起極其不妙的感覺,這地下洞府實在太過兇惡了,最先碰到了異界祖神的尸骨,而后又看到了眼前這吞噬過祖神血肉的怪物,而未知的尸河盡頭更是有著難以想象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