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71 尸河懾半祖

嗚嗚……”凄厲的聲音,在尸河上游傳來。
  “轟”
  黃色的尸水奔騰咆哮,在這一刻像是***了一般,成百上千道大浪沖起,地下洞府黃蒙蒙一片,到處都是死亡氣息,尸臭讓人欲嘔。
  “大人……這是怎么了,難道要出世了不成?”怪物心中敬畏,膽顫心驚的看著上游。
  蕭晨的臉色非常不好看,尸河的盡頭,絕對是個蓋世巨,如果真順著尸河而下,那么他的處境非常不妙。他立刻便有了退意,不然的話,他可能會吃大虧,甚至死在這里。
  “想走,不可能了!”物的雙目中寒光爍爍,沖出尸河,攔住了蕭晨的去路,道:“今日,我將把你作為新鮮的血肉敬獻給大人,這便是你的宿命。”
  “一只老鼠也敢大放厥詞,:我閃開!”蕭晨駕馭十三把戰劍,排列成錐形,向著怪物穿刺而去。
  “千幻萬象!”怪一聲長嘯,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跡,跟尋常的身外化身與幻影不同,似乎每一個怪物都是真身,縱然以天眼神通掃視,也難以分辨。
  十方盡是怪物,全都生四桿骨矛、一條蝎子尾巴,攻擊手段極其毒辣,圍攻蕭晨。
  “通!”
  蕭晨以十三把戰劍橫掃四。十三道虹芒全都在第一時間暴漲。長達數里。在這片廣闊無垠地地宮中掃殺。
  “噗”、“”……
  血光迸濺。不斷有虛影被斬成血霧。化成神光四射地血水。凝聚不散。
  諸多怪物影跡一道都是一顆血滴所化。擁有極強地戰力。讓人防不勝防。
  怪物主體潛伏到蕭晨近前。終于等待機會始發難。
  “砰”
  怪物身體兩側的四桿骨矛這一刻爆發出刺目的白光,合在一起,凝聚成一把恐怖的死亡長矛,眨眼間就刺到了蕭晨的咽喉前。
  七彩光芒流轉,圣樹垂下的圣潔光華猶如絲絳關鍵時刻定住了可怕的白骨矛。
  “叮”
  長大的骨矛下移,重重的擊在蕭晨的胸口雖然沒有穿透祖神戰衣,但是卻透發出了一種古怪的力量,隔著戰衣撼動了蕭晨的**。
  “哧”
  與此同時,那蝎子尾巴也化成一道白芒,閃電般刺到了同一位置。
  蕭晨如遭雷擊,面色有些發紅嘴噴出一口鮮血。怪物竭盡全力的兩下重擊,全部刺在胸口古怪而又霸道的力量震傷了他。
  “大破滅戰矛,達到極致境界然是隔著幾個星球,甚至隔著一片星空照樣能夠殺敵。”怪物森冷的聲音傳來,道:“當年的異界祖神,在遙遠的天外,隔著無限星空,都可以傷到人類的祖神。”
  他在說話的過程中,行動沒有收到絲毫影響,成千上萬道矛影刺向蕭晨。
  “哧哧哧”
  這個時候,戰劍已經將周圍的怪物全部掃殺,向著這尊真身而來。
  “轟”
  但就在這時,周圍數千顆懸浮在空中的血滴驀然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一桿血色戰矛。
  “古老的大破滅戰矛,請聽從我的召喚,顯化而出吧。”怪物大喝。
  那桿懸浮在虛空中的血矛,光芒越發明亮起來,真如實體大破滅戰矛一般,出現在怪物的手中。
  蕭晨一驚,他知道這個世間應該真的有這樣一桿戰矛,現在被召喚來了部分兵魂。
  “破!”
  蕭晨可不想看到那桿戰矛被召喚來大部分精魂,十三把戰劍列成劍陣,降臨而下。
  “轟”
  驚天一擊,這片地宮劇烈搖動,尸河更是迸發起百余米高的大浪,黃蒙蒙,惡臭臭,陰風怒號,鬼哭神嚎,讓人發毛。
  若不是地宮曾經被**力加持過,早已被毀滅無數次了,恐怕上方的大地都會沉陷下來。
  “隆隆”
  戰劍將那桿沒有完全召喚出來的大破滅戰矛,當場斬的四分五裂,在怪物的身上留下十幾道可怖的傷口,血水四濺。
  刷
  光芒一閃,怪物退出去數百米遠,身上的傷口快速愈合,鮮血倒流而回,他凝視著小身邊的戰劍,道:“竟然連大破滅戰矛都斬碎了,這些戰劍果真可怕!多半能夠與真正的大破滅祖神戰矛碰撞。”
  想要逃出地宮,必須要闖過怪物這一關。蕭晨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向前沖去。
  “留下血肉。”怪物猛沖而上。
  兩人再次激戰,“轟”的一聲巨響,尸河之水被怪物引來,在地宮中到處肆虐,它借助尸河之力圍困蕭晨。
  “嗚嗚……”
  讓半祖都感覺頭皮發麻的嗚咽聲在尸河上游再一次響起,讓人感覺毛骨悚然,那種可怕的氣息仿佛傳到了人的骨子里,想躲避都不可能。
  “大人……這是怎么了……”怪物露出驚懼與不解之色。
  蕭晨也感覺很奇怪,那到底是怎樣的可怕存在,光透發出的氣息就讓人心寒,如果正面對上,還怎么去打?!
  但就在這時,讓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咆哮的尸河漸漸平靜了下來,最后變得古井無波,再也沒有一絲波瀾,像是一潭死水一般。
  “嗯?”蕭晨不解。
  “大人又陷入沉睡中了,我成為了這片地下世界的主宰。”如逢大赦一般,怪物長出了一口氣,而后望著蕭晨,道:“既然大人又沉睡了,那么你的血肉就歸我享用了!”
  蕭晨本來想逃走的,但他并不是懼怕眼前的怪物,只因那尸河上游的未知存在而已。
  現在,聞聽此話,他不再逃遁,直接殺回。
  “你這只死老鼠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我就斬了你,再離開也不遲。”
  “我擁有不死身,你如何與我斗?而我總會尋到機會破你的戰衣的。”怪物猙獰無比。
  “那就拭目以待看看誰斬的了誰!”蕭晨下定決心要除掉他,現在尸河上游那個未知強者陷入沉睡中,實在是天賜良機,說什么也不能放過。
  激烈的大戰再次爆發,兩人化成兩道光芒糾纏在一起在尸河中沉沉浮浮,掀起滔天大浪臭的尸水到處飛濺。
  如此大戰足足持續了半個時辰,怪物依然沒有捕捉到機會,最后在尸河與地層中不斷出沒,水與土都無法阻擋它,它入水如魚,入土如穿山甲。
  “果然是耗子逃匿匿,打洞本領下第一。”蕭晨故意激怒它。
  但是怪物卻不為所動,在尸河與地層中時隱時現。
  只是個時辰過去了,它還是沒有等到任何機會。
  “本想慢慢折磨死你好的享受你的驚恐表情,如此品味你的血肉才是一種享受,但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當怪物如此話語一落時,它再次出現,四面八方都是它的
  瘋狂攻擊蕭晨,四桿骨矛加上那根蝎子尾巴,與冥碰撞,雖然無法洞穿,但是聲勢駭人。
  所有方位都是怪物的猙獰影跡,就在蕭晨以為它要拼命了之際,怪物突然千萬化身合一,出現在蕭晨的正面,雙目中突然射出兩道寸許長綠芒。
  灼痛!
  劇烈的灼痛感!
  蕭晨感覺雙眼像是碎裂了一般,一股強大的神識,瘋狂向他沖擊。
  **攻擊無效,物發動了純粹的精神攻擊,糾纏住蕭晨的神識,想要沖進他的**中。
  鼠目寸光!蕭晨大罵。但這光……實在太厲害了。
  那兩道寸許的光芒,是強大的神念,糾纏住蕭晨外放出的神識,強要將之分解。
  “該死的老鼠!”
  蕭晨與那怪物陷入了持戰中,感覺頭痛欲裂,他外放的神識遭受著狂猛的攻擊。
  “給破!”
  蕭晨大吼,懸浮在頭頂的七圣樹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向前揮動而去。
  七神虹照亮了整片洞府,將那兩道綠油油的光芒頓時被逼退了一些,但是怪物顯然不想放棄,依然糾纏住蕭晨部分神識不放。
  “耗子,去死吧!”
  圣樹綻放神輝,從大威冥王那里吸收來的一縷祖君精氣,突然外放出了迫人的威壓。
  怪物的神念頓時被驚退,心中駭然無比。
  蕭晨終于徹底擺脫危險。
  就在這時,怪物突然驚恐大叫了起來,很是惶恐:“你……還沒死!你的殘碎印記還沒有徹底消亡,啊……”
  兩道綠光雖然飛回了雙目中,但是怪物的身體卻很僵硬,似乎不受控制一般,它仿似在對身體中另一個靈魂說話,它慘叫了起來。
  蕭晨怎么會放過這種機會,提著戰劍就沖了過去,連續揮動。
  血光迸濺,怪物在神虹的揮斬下,滿身都是恐怖的傷口,最后更是被斬斷成數截,鮮血流了一地。
  但就在這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慘叫聲竟變成了大笑聲。
  接著,地上的身體快速重組,所有傷口都很快愈合了。
  怪物活動著自己的身體,像是剛剛新生與覺醒一般,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之色。
  “哈哈……”而后“他”狂笑了起來。
  “你是誰?”蕭晨無比警惕的望著他。
  “祖神巴布拉!”怪物停止了狂笑,冷酷的盯著蕭晨,道:“你是一個不弱的人類,但遇到我只能死。”
  “你是異界祖神?”蕭晨神色凝重,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尸河盡頭的未知蓋世強者沉睡了,但眼下卻又出現了一個祖神。
  “異界?不錯,以你們的方式來思考,確實如此,我乃異界祖神巴布拉!”前方的怪物一副睥睨天下,惟我獨尊的氣態。
  “這只骯臟的老鼠比你這樣的人類還讓我感覺不舒服與不愉快。”祖神巴布拉看了看此刻他所寄居的**,又俯視著蕭晨,完全不像是在看著一個人,倒像是看著獸類一般,充滿了蔑視。
  “我倒是覺得這只老鼠比你可愛,你讓我感覺很惡心。”蕭晨同樣是蔑視的神色,像是看著螻蟻一般。
  “你……”異界祖神巴布拉冰冷的盯著蕭晨,道:“當年,縱然是女媧、燧人氏都不敢如此辱我!”
  “他們是懶得搭理你。”蕭晨嗤笑,道:“但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你就是異界祖神,此刻沒了肉,也得給我趴著!”
  “你這卑微的人類,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真是開古往今來之先例,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和我說話,我要讓你明白祖神的威嚴不容冒犯!”
  異界祖神巴布拉雖然話語很平淡,神色也很鎮靜,但越是如此,越發顯得他可怕。
  祖神,從來不會說笑,言出必果!
  “祖神尊嚴?就憑你也配?你是誰的祖?誰的神?”蕭晨滿不在乎的盯著他,好似前方的不是祖神,而不過是個不起眼的小角色一般,道:“在說那些話前,請加上‘異界’二字做前綴。抱歉,對我們來說,你真的屁都不是。”
  刷
  光芒一閃,怪物憑空消失,緊接著蕭晨感覺如遭雷擊!
  太快了,他根本沒有看清對方的移動軌跡,便被重重的擊飛了出去,四根骨矛全都點在了他胸膛同一位置,震動的渾身氣血翻涌,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光華再次一閃,怪物已經退回了原地。
  “這骯臟的老鼠,身體太糟糕了。”說到這里,他眸子中射出兩道冰冷的光芒,掃向蕭晨,道:“不過縱然如此,想來殺死你也應該足夠了。”
  “少吹大氣!”蕭晨將全部戰劍擋在身前,道:“我殺過半祖,但這輩子我還從來沒有殺過異界祖神呢,想來今天可以得償所愿了。”
  “就憑你?!昔日,你們人類的祖神都沒有幾人敢這樣口出狂言!”怪物神色越發的冷酷了,道:“當年,我親手斬滅了有巢氏的半條命,如今卻被你這樣一個小小的螻蟻看輕,實在不可饒恕。”
  “有巢氏祖神?”蕭晨聽到這則消息,忍不住露出驚色,他很想知道當年那些祖神的事跡。
  看到了他的神色波動,異界祖神巴布拉露出殘酷的冷笑,道:“當我看到有巢氏的鮮血染紅大地時,那種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
  蕭晨快速平靜了下來,冷聲道:“但你到頭來還不是殞落了嗎?!”
  “武祖雖然殺了我,但是想必他也死去了,當年我留下了對付他的計策。”異界祖神巴布拉搖頭,做出一副惋惜的神色,道:“可惜啊,他白白修煉到祖神境界九重天了……”
  “是你這個陰險的賤人?!”頓時,蕭晨眼睛都紅了,恨的牙根都癢癢,氣血上涌,他已經從天外天與人外人那里知曉了當年的往事。
  武祖與伏羲乃是當年人類最強的祖神,而武祖的死太讓人惋惜了。
  “看來武祖確實死了,如此說來,他間接死在了我的手中。”怪物帶著一股快意與一股虐意,哈哈大笑,而后冷酷的盯住了蕭晨。
  “老天有眼!今天讓我遇到了你————巴布拉,讓我有機會親手殺你一次。”蕭晨話語森寒無比,道:“沒有血肉,你只能算是阿貓阿狗,不想趴著也得給我趴著。今天,我要為昔日血染大地的祖神出一口惡氣,我要活剝了你!”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