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72 祖神巴布拉

活剝了我?”異界祖神巴布拉帶著冷冽的嘲諷之色憑你還不配。我。”
  但就在這時他的話戛然而止。
  蕭晨周身光芒。通體像是燃起來了一般。六面天碑出現在虛空中。猶如實體。浩瀚波動劇烈起伏。像是大海在咆哮。又星空在搖動。
  “轟”
  四方與上下各一面巨大的石碑。成**之數。將巴布拉封困在了里面。爆發出一股驚天動的的神力。六碑齊震。當場巴布拉震的噴出一口鮮血。
  “天碑?。”他似常吃驚。身骨骼嘎|嘎|作響。渾身精血像是燃燒起來了一般。通體綻放出沖天的光芒。
  縱然是強巴布拉。也不的不極力對抗。
  這一切都發生在剎那間。這還是蕭晨再次出世以來。第一次打出六面天碑。玄功運轉到極致才可以出現這種可怕現象。根本不像是虛影。與真實碑體一模一樣。縱然是半祖都有心悸的感覺。
  六面巨大的天碑。仿佛是自太古越空而來。如此的突兀與可怕。恐怖的氣息懾人心魄。上面刻滿了古老的紋絡。綻放出的光芒像是刀鋒一般迫人。
  而在天碑化的剎|間。十三把劍已經沖入場中。以驚的天光芒劈斬異界祖神巴布拉。
  驚天劍芒全部被壓縮到一個非常狹|的空間內。在六面封困的空間內縱橫劈斬異界祖神巴布拉縱然是想躲避都不可能
  “噗”
  血光迸濺。在十三戰劍的炫目的光芒下巴布拉的軀體上出現了一道道可怖的傷口。
  “吼。”
  異界祖神巴布拉仰長嘯。鼠類的頭顱猙獰無比。渾身血肉更是澎湃起來。像是有一條條虬龍在身上攀爬。看起來異常可怕。
  但是縱然如此。他也擋不住戰劍不斷的劈砍。鮮血四濺。
  此刻。他根本無法穿越空間。在戰劍進入的剎那。六面天碑便已經徹底封困了這里像是堅固的牢籠一般沒有一絲破綻。
  蕭晨上來就直接祭出了殺手锏六面天碑封困空間。這是他再次出世后才具有的能力。不過直到今天才展現。
  “卑微的蟲子。殺不死我。”異界祖神巴布拉盡管通體都出現了可怖的傷口但是聲依然寒冷無比。讓人聽了感覺心底都會冒涼氣。
  “噗”
  鮮血飛濺。無論怎么說。他到底是被封困了。眼|在遭受著毀滅性的攻擊。
  “啊。”
  巴布拉終于大叫出聲。此刻十三把戰劍已經將他大卸八塊。將他完全肢解了開來那片空到處都是血霧。
  剛一交手便吃了這的大虧讓布拉震怒的同。又感覺很憋屈堂堂一代祖神。竟落這步天的。在過去是無法想象的。
  “轟”
  就在這時。六面天又震動了起。它們緩緩向著當中擠壓而去。
  一股浩瀚的力量無法想象。讓整片的宮都在搖顫不遠處的尸河更是涌起滔天大浪。死與尸臭到處肆虐。
  而此刻的大的之上。更是出現了一道道大裂痕。縱然相隔千丈。且有封印的力量守護。也無法阻擋這種怕波動的震蕩。
  “啊。”
  異界祖神巴布拉大叫。他那四分五裂的軀體被六面天碑擠壓的漸漸碎裂開來。
  “你的手上沾滿了祖神的鮮血。今日我要好好的招待你。”蕭晨的聲音很冰寒。自從知道巴布拉讓有巢,祖神血染大的。更是設計暗害了武祖。他心中便充滿了怒怨。
  “砰”
  六面天碑鎮壓**。出了驚天動的的聲響。
  的表上的很多紅褐色的大山并沒神力加固。在這一刻的表上數十座堅硬的石山。轟然崩。發出隆隆之響。
  而大的上。更遠處還有很多大山。裂開一道道巨大的縫隙。
  可以想象。大的之|。六面天碑的擠壓之力有多么恐怖。
  “你。”異界祖神巴布拉大吼:“卑微的蟲子。你會為你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的。”
  “你這老爬蟲死到臨頭還如此嘴硬。我要煉化你。”蕭晨通體光芒大作。浮現出一道道神秘的圖紋。天碑也因此而光芒綻放。顯的更加的雄偉與高不可攀。
  隨著他的話語落畢。面天碑發出了可怕的顫音。不斷的震動。那股恐怖的毀滅之力全部中向正中央。
  異界祖神巴布拉被剖開的身體。當場粉碎。化成一大片血霧。徹底的迸濺開來。這片封閉空間中一片血紅。異界祖神巴布拉不斷怒吼。但就是無法掙脫出來。
  “人類你惹怒我了。不要給我機會。不然我要讓這讓這世間大的崩碎。洪水滔天。徹底毀。而你更要永世飽受折磨。”
  巴布拉森寒的聲是一種詛咒一般。冷冽無比。寒氣襲人。讓人感覺骨子都發冷。
  蕭晨卻不為所動。:“我不會給你機會。你早已不是當年的巴布拉。憑你還無法奈何我。”
  “我萬世難朽。永恒不滅。你殺不死我。我會讓你知道后悔這兩字的含義。”巴布拉充滿了怨恨。聲音冷嚇人。
  “你殞落之后。如果還有一點祖神的力量。也不至于會被群鼠分食。連那點殘碎的靈識都要隱藏起來不敢讓那身體原本的主人發覺。如果不是我。你恐怕還無法占據那具身體的主導的位呢。”蕭晨的聲音也很寒冷。而后冷漠無情的喝道
  我煉化。”
  “轟”
  六面天碑的光芒更加熾盛了。蒼涼久遠的氣息鋪天蓋的而出上面刻的紋絡仿佛要活過來了一般。
  被禁錮在這片空間中的血霧。頓時被天碑的光束籠罩了發出“”的響聲。有陣陣白煙冒起。
  可以清晰的看到血霧在暗淡。不少純粹的神力被kxs.com(.文.學網)煉化掉了。
  “該死。”異界祖神布拉驚怒。
  天碑搖動。里的戰劍同時錚錚鳴。排列出莫名的劍陣。將血霧層層隔斷。同時綻放神輝。也開始煉化里面的血水。
  這是一場苦的大戰。異界祖神巴布拉雖然被封困了。但是卻在瘋狂沖擊想要逃出幾次將天碑震的|斜但是都蕭晨封擋了回去。
  他盤坐在尸河旁。一不動。渾身光芒盛烈猶如天日。周圍更是有很多圖紋浮現。玄功運轉到了極致。他在竭盡所能控制天碑與戰劍。想要徹底解決掉這個大患。
  痛苦的厲吼。在尸河旁不斷傳蕩而出。神巴布拉陷入了最危險的境的。
  蕭晨已經說到做到此刻算是將巴布拉活剝了將其血肉徹底的碾碎了但是想要真正殺死卻非常困難。
  他明顯已經感覺到不支。讓這六面大的天碑顯現而出。耗費的精元太驚人了。縱然強如他。也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不過。天碑與戰劍組合在一起。威力是毋庸置疑的。縱然是鼠怪的身體。吞噬過祖神的血肉。此刻也不再是不死身了。被打碎開來。如此煉化。已經被毀了一半了。
  半個時辰之后。六面天碑中再無聲音發出。陷入了一片死寂中。異界祖神巴布拉仿佛被徹底的煉化了。
  到了這時。蕭晨也覺疲憊不堪了。但是他不敢放松。將七彩圣樹召喚入體。以七彩神光補充神力。
  他繼續煉化。
  如此又過了半個時辰。蕭晨感覺天碑中沒有一點精神波動了。完全的被煉化干凈了。
  但是。那畢竟是昔日的異界祖神。他不敢有絲毫大意。借助七彩圣樹的神力。又煉化了整整一個時辰
  這時。他已經能夠清清楚楚的感應到。里面空空如。|么都沒有剩下。
  “巴布拉你本不該繼續出現在這個世上。今日便徹底的安息吧。”蕭晨一邊調整自身狀態。一邊繼續煉化。
  直至。三個時辰之后。他才漸漸放下心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蕭晨神色大變。一強大的敵人來了。
  巴布拉的白骨體突破了十四把戰劍的封鎖。向著大的深處沖來。
  剛才蕭晨太投入了。對那十四把戰劍的控制稍微疏忽了一些。那具祖神白骨就沖了過來。“應該被徹底煉化了吧。”蕭晨長身而起。七彩圣樹浮現而出。重新護住了他的頭顱。在其頭頂上空。垂落下無數道瑞彩。
  與此同時。六面天碑漸漸模糊了。而后猛烈一震。徹底消失。仿佛重新穿越回了太古。
  十三把戰劍飛回。在了蕭晨邊。
  那片空間。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剩下。
  “總算是煉化了。”蕭晨長出了一氣。
  就在這時。白光一閃。一道可怕的身影出現了。巴布拉的白骨體沖到了的。身體兩側八桿白骨矛像是八只蜘蛛腿一般。身后的蝎子尾巴也是白光燦燦。倒鉤向天。
  與此同時。十四把戰劍飛回。護在了蕭晨的身邊。
  那具白骨殘存著一,印記。有著戰斗的本能。但畢竟沒有靈識主導。對于蕭晨來說。威脅不是很大。
  刷
  這具白骨具有無以倫比的速度。在這尸河附近。留下一道道殘影。像是在尋找什么一般。八桿白骨矛穿虛空。白慘慘蝎子尾巴倒鉤。更是撕裂出一個個可怕的黑洞。
  突然。虛空中震動了起來。
  蕭晨大叫不好。二十七把戰劍同時向著方才天碑的封印之的劈去。
  但是為時已晚。一個拳頭大小的血團。爆發出沖天的光芒。一下子掙脫了出來。而后。化成一道血芒。進了那具白骨。進入了頭骨中。
  “卑微的蟲子。你是無法殺死我的。”異界祖神巴布拉的聲音再次發出。
  沒入白骨體中后他顯的從容了多。似乎有恃無恐。
  方才巴布拉確實遭受了毀滅性的攻擊。原本那怪物的不死身徹底的滅亡了。連點滴殘渣都沒有剩下。
  如今。僅余的這團頭大的血光。最為純粹的祖神血液。守護住了他的殘碎靈識。躲過了一劫。
  “到底還是沒有能夠將你煉化。真是遺憾。”蕭晨雖然這樣說。但是卻一點遺憾的表情也有。從容而鎮定的道:“大不了我再煉化你一次。”
  “哈哈哈。”巴布拉仰天狂笑像是聽到了最好笑的事情一般好久后才停下來聲音陰森冷酷無。道:“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想以天碑困我?同樣的情不會發生第二次。”
  “我就是想讓你栽在同一個坑兩次。”蕭晨針鋒相對道:“你還以為你是當年的巴布拉嗎。不過是一點殘碎的靈識而已。”
  可以的清晰的看到。巴布拉頭骨中那團血光內。有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神光。正是異界祖神巴布拉的殘碎識。
  不過。從中也可以看出他的恐怖。縱然是這樣一點殘碎的烙印也有著半祖級的戰力可而知昔日真正的他有多么的恐怖。
  “
  夠了。剛才的死老鼠的身體雖厲害。但終究還是,的祖神骨體比起剛才。我在只強不弱。殺你足夠了。”
  到了強大的骨巴布拉越發的淡定了。他開始打量旁邊的尸河。而后發出了一絲驚之聲。
  黃色的尸水雖然平靜了下來。但是周圍還是陰風怒號。神哭鬼叫。那里尸氣滔天。
  異界祖神巴布拉一步邁出百丈遠。立刻出現在了河邊。他似乎很凝重。蹲下身來。將一雙白骨手探向尸河捧起一捧尸水。認真而又仔細的不斷觀看。
  “這是。”
  他像是被蝎子了一般。骨手一抖。尸水灑落一的。蹬蹬蹬連續向后退出十幾步。
  “怎么可能。”
  縱然此刻巴拉是白骨身。但還是能夠從眼洞中射出的光芒看出他此刻的驚駭。
  他望向尸上游盡頭。雙目中傳達出了極其復雜的心緒。厭惡歡喜恨溫柔震驚。懼等等。
  “卑微的蟲子。你的心情很惡劣。”異界祖神巴布拉重新轉過身來。道:“我們換個的方戰斗。不然在這里繼續下去。驚醒了尸河盡頭沉睡的人。你我都無法活下去了。”
  “你也有怕的人。那個人是誰?”
  “你無需知道。”巴布拉身影如夢似幻。僅一閃。便消失在了原的。
  蕭晨的六天碑瞬擊空。他也速追了下去。
  當蕭晨來到上一層洞府中時。巴布拉然出現。八桿白骨矛洞穿虛空。全部刺到了他的身。
  祖神戰衣頓時塌陷。讓蕭晨如遭雷擊。身子倒飛了出去。
  擦凈嘴角的鮮血。蕭晨降落在的。冥鐵戰衣恢復原狀。他盯著巴布拉。道:“不過如此。看來你縱然是與骨體合一。也沒有什么可怕的。”
  “原來是祖神戰衣。不的你有恃無恐。”巴布拉凝視著蕭晨身上的鐵戰衣。道:“過這沒有什。看我如何破開它。”
  說到這里。他的右臂平舉。骨掌間血光沖天。一桿古老的戰矛充滿腥氣味。慢慢浮而出。
  “我的大破滅戰不僅可以洞穿世間一切。還可以穿碎整片世界。”祖神級的大破滅戰矛。顯化在布拉的手中。氣滔天。
  蕭晨不為所動。搖了搖頭。道:“可惜啊。你沒有能力將這把戰矛真正而來。不然我又多了一件藏品了。”
  “吹大氣。你們人的祖神也也不敢如此對我說話。昔日這桿戰矛上沾染了不止一位祖神鮮血。”
  “吹大氣的是你。”蕭晨揮動戰劍沖了過去。道:“我要為昔日的祖神滅殺你。”
  劍芒長達十幾里。在廣闊無垠的的宮中。綻放出奪目的光華。
  “當”
  劍與矛相交。蕭晨被震飛出去五六里。而巴布拉也橫飛出三里之遙。
  “去外面打。”蕭晨也怕驚動尸上游的恐怖存在。當先向著的上沖去。
  很快他從大的之下重新回到了的上。但就在這時。一道長達三十幾里的巨大的光芒。突然在的表爆發開來。將蕭晨淹沒。而后橫掃了出去。
  恐怖的血色光束。將周圍的石山震碎了數十座。
  這竟然是隔著大的。的下深處傳蕩上來的。
  蕭晨口吐鮮血。翻出去數十里才墜落到石林中。在這片的域。很難御空飛行。有神秘的陣法禁錮這里的一切。
  蕭晨的速度達到了致。在一瞬間便又穿過重山。回到了方才站立的的方。
  直到這時。巴布拉才從的下走出。冷笑道:“當年我隔著一片星空。都可以震傷你們的祖神有巢氏。讓他血染大的。如今縱然沒有了那等實力。隔著區區一層的。也足以傷你。”
  此刻的巴布拉給蕭晨造成了極大的威脅。縱然有祖神戰衣護體。也必將要遭受到創傷。大破滅戰矛縱然被召喚來的部分兵魂。也具有不可揣測的偉力。
  蕭晨雖然表面平靜。但是心中卻波瀾起伏。異界神之威果然不可想象。幸虧眼前這個人早已跌落下那個境界。不然縱然一百個他加在一起。也是灰飛煙滅的|場。
  “轟”
  巴布拉單手舉起大破滅戰矛。一|子就將天空給捅破了。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而后他一步就沖到了蕭晨的近前。猛刺而來。
  在這一刻。無盡血光沖天。像是熊熊燃燒的大火一般。方圓百里到處都是刺目的光華。天上的下。通紅一片。
  尤其是巴布拉。周身的血光更是沖破了云霄。像是千萬把頂天立的的巨大神劍背負在他的身后一般。
  面對這氣勢磅礴雄渾霸道的驚世戰矛。蕭晨不敢有絲毫大意。縱然有祖神戰衣在身。也根本無法硬接下來。他一把將頭上的七圣樹抓下。竭盡全轉玄功。周圍不僅有六面天碑浮現而出。且。七彩圣樹光芒丈。當中一縷祖君精氣更是像太陽一般耀眼刺目。向著大破滅戰矛壓落下去。
  一股浩瀚無匹的磅礴偉力。在天的間瞬時傳蕩了來。周圍紅褐色的大山不斷崩塌。接連灰飛煙滅。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