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74 三百六十五尊大神

蕭晨沒有跟隨那些人繼續前進,而是在一座蔥郁的原始森林待了下來,他要修整一番。wwW,
  與異界祖神巴布拉大戰一場,蕭晨遭受了極其嚴重的創傷,脫困后又修整了數日才徹底復原。
  這一戰為他敲響了警鐘,祖神縱然隕落了,隨便一點殘碎的靈識都有無法想像之逆天手段。他想要登頂,還差的遠!
  翻開著手中的玉書,蕭晨皺起了眉頭,他一個也不認識,那異界文字歪歪扭扭,難以辨明其意。
  一般的圣經神書所記載的內容,多半都是以精神烙印的方式留在玉石等載體中,而這本玉書卻全部都是文字記錄的,讓蕭晨琢磨了半天也不明所以。
  直至翻到最后兩頁,他才有所收獲,分別刻畫了兩副圖。
  第一副刻圖,僅是一桿戰矛,筆直沖天!矛鋒仿佛要透壁而出,那股氣勢凌厲無比,讓人感覺骨子都發寒。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大破滅戰矛!
  強勢而又霸道,帶著無盡毀滅性的氣息!僅僅這樣一幅刻圖,就帶給人以強大的壓近感,猶如一把絕世利劍抵在了咽喉間。
  “僅僅是一把戰矛,無法辨認前面的文字,根本得不得心法,這怎么辦?
  蕭晨仔細觀察,就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震懾人靈魂的力量,從那桿戰矛中直沖而出,險些沖潰他的靈識。
  鋒芒,凌厲,摧枯拉朽,如滅世神罰,洞穿了世界,蘊含著極其神秘而又恐怖的氣息。
  蕭晨心中一驚,頓時后退了幾步,一指點出,射出一道神光沖向玉書,“鏘的一聲脆響,玉書無恙,神光并沒有將之擊毀。
  這真是一本神書,很難毀掉。雖然我不認識里面的文字,但是最后兩頁上的刻圖,我卻可以得到精髓。蕭晨自語。到了現在,他已經知道,刻圖雖然簡單,但卻直接表達式現出了大破滅戰矛的真意,只要能夠靜靜參悟。一定可以悟出其中的玄奧
  他已經得到了天碑玄法,對于招式、心法等并不在意了,重要的是體會到神書所要傳達出的意境就足夠了。
  他所需要的正是大破滅戰矛的精髓真義。且,這不難下手,戰矛如其名,凌厲霸道的攻擊真義便是-----大破滅三字。
  蕭晨以神識沖擊玉書,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大破滅戰矛的真義仿佛化成了有形之體,洞穿虛空,向他刺來。
  蕭晨長嘯,右臂平舉,右掌間光芒大作,一桿殺意沖天,帶著無盡毀滅性氣息的戰矛漸漸浮現而出。
  雖然沒有巴布拉手中的戰矛氣勢強盛,但是卻也凌厲無比,攝人心魄。假以時日,定然可以進一步壯大起來。
  所謂一法通,萬法通!
  蕭晨精心揣摩了十日,漸漸摸索出了大破滅三字的真義。
  盡管威力遠遠不能與巴布拉手中的戰矛抗衡,但是他相信有朝一日可以超越。
  “巴布拉我用你的戰技給你一個驚喜,說不定我會召喚出真正大破滅戰矛本體,到那時你就悲劇了……”
  蕭晨將玉書翻到了最后一頁,沒有什么可懷疑的,正式那面不朽天盾的刻圖。
  一面古樸的大盾,給人穩定、堅固、牢不可破的感覺,雖然僅僅是一面玉刻圖,但是卻帶給人以大的搬的厚重。
  不朽的天盾,如其名一般,萬古不朽,永恒難滅,磅礴如海,厚重如大地,深遠如星空。
  這是一面恒古長存,永世不朽的古盾!
  蕭晨對這面盾牌的渴望更勝過那趕大破滅戰矛,因為在攻擊方面他已經有了戰劍,縱然得不到大破滅戰矛也無所謂。
  但是,如果能夠尋到真正的不朽天盾本體,那無疑將讓他的防御力舉世無匹。
  巴布拉曾親口說過,縱使是武祖與伏羲這兩名祖神中的最強者,都無法打碎不朽天盾,可想而知其“不朽”之名何等了得。
  “不朽天盾!”
  蕭晨大喝,左臂光芒閃爍,一面古樸的盾牌浮現而出,仿佛厚重大地護在他的身前。
  最后,蕭晨又將另一件戰利品取了出來,一根雪白如玉的小腿骨。是從巴布拉身上卸下來的。
  以戰劍都無法斬斷,可想而知這根小腿骨何其堅硬,他想將之打磨成一柄骨匕,但是發現根本無法磨損一點。
  不愧為祖神之骨。
  這多少讓蕭晨有點小無奈,不過他也知道,相比較而言巴布拉肯定會更郁悶,連祖神腿骨都給丟了,恐怕巴布拉這些天都在生悶氣,尋上門來是早晚的事情。
  蕭晨靜修將近二十天,才離開這片山脈。
  他越過崇山俊齡,向北方飛行了六百余里,終于到達了那片疑為“最邪之地”的所在
  眾多修者早已到達多時,但是卻依然沒有任何人發現永恒之光,甚至不能確定這里就是最邪之地。
  近二十日來,先后已經有一百多人深入大地之下,但卻就一去不復還,無聲無息,仿佛徹底蒸發了一般。
  這是一片死寂之地,山嶺中光禿禿,寸草不生,沒有任何植被
  土壤也與其他各地顏色不一樣,完全是尸黃色,陰慘慘嚇人,山嶺中,縱然在白日也陰颼颼的,寒氣逼人,天上的驕陽仿佛不能將熱量傳送到這里,日光都顯得有寫白慘慘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最邪之地,這個地方很妖異,大地之下必埋藏無盡無滅的毀滅力量,不然,地表不會如此
  蕭晨在這邊方圓百余里的地域仔細觀察良久,覺得這里恐怕就是那尸河源頭的所在地
  這個地方會有永恒之光?他一時間也不好判斷。
  畢竟,永恒之光是需要十位以上祖神葬在一起才能夠形成的。
  目前,這片大地之下,他知道最少葬了兩位祖神級強者,一個是巴布拉,另一個是讓巴布都懼怕的“大人”。
  也許,這地下真的埋葬了數位祖神也說不定。
  時至現在,在場高手一個未死。半祖更是沒有一人露面,強者都在觀望,送死的都是自以為是的出頭鳥。
  蕭晨早已化成了另外一幅面孔。隱藏了身份,他倒是不怕老修羅與骷髏君王等人,只是要防備巴布拉的襲殺。
  混在人群中,他靜靜的觀望,他不相信那些半祖始終不動,永恒之光可以助他們成為半祖,任何半祖都在心動。
  如此又過了幾日,蕭晨才意外從一名天王口中得知,那些半祖將魂界的強者請來,在一起研究了很久,秘密商議后準備。
  進入大地下探尋,永恒之光,
  而這些日子以來,半祖除卻密議外,不害積極準各種材料,準備布下神陣,封印這里。
  一是為安全考慮,如果地下有驚變,可以快速退走,以神陣為后盾,二是阻擋后來者進入,無法分享地下的戰果。
  蕭晨一點也不著急,縱然永恒之光也很難得到,尸河盡頭的“大人”有多么恐怖,是很難想象的。
  本來,蕭晨還想提醒一下那些半祖,但是就在這天深夜中,那些半祖已經采取了行動。
  他們無聲無息的出現了,沒有給其他人任何機會,直接將大陣擺了出來,將所有人都隔絕在了外面。
  蕭晨看著蔽日神陣,道“想好心提醒你們都不成,如果是不幸遇到危險,那純粹是你們自找的。”
  上百桿白骨大幡,立在崇山峻嶺間,皆高足百余米,也不知道是如何煉制成的,巨大的白骨異常可怕,上面的幡隨風獵獵作響,震蕩出無盡黑霧氣。
  很快就這片妖異之地封困了,遠遠望去鬼哭神嚎,百余桿白骨大幡周圍凝聚了很多神魔,在仰天嘶吼
  這那里是神陣,分明就是一座惡鬼大陣,不用想也知道是出自骷髏王之手,由諸多半祖加持而成。
  這里愁云慘淡,陰風怒號,魔氣沖霄。遮天蔽日,黑壓壓,陰慘慘。
  本就是兇地,再加上這番部署,這里就更加的妖邪了,人鬼神見之都要避退。
  這一夜外圍所有人都被震驚了。紛紛大罵骷髏君王等人無德,截然了其他人的機緣。
  蕭晨從有些知情人的罵聲中得知。聯手的半祖正是他的那幾個對頭。修羅半祖,骷髏君王,夜叉半祖,天時圣神等人。
  而到天亮時,百骨大幡所籠罩的地域,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了,可見半祖在內部有經過了一番嚴密的布置,如此興師動眾,主要是為了攔截其他半祖級的競爭對手。
  你們想吃獨食,到頭來一定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蕭晨冷笑。靜靜在旁看著這一切。
  當君王大陣徹底成型后,這片地域猶深淵浮現。
  “我們從其他地方深入地下,不信無法闖過這片大陣。”有人叫嚷。立刻有不少響應者,但是眾人失望的發現,君王大陣上抵云霄,下入幽冥,根本無法通過。
  蕭晨隱在人群中發現幾名看起來并不出眾的人始終圍繞著大陣轉悠。他漸漸上心,覺得這幾人恐怕都是半祖。
  最終,其中三人竟然成功的走進了黑霧滔天的大陣中,闖入了進去,而另有幾人則被擋在了外面,還在轉悠于思索。
  蕭晨一點也不著急,縱然這些人闖了進去了,也不一定能夠有收獲。
  不過,他這種想法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就改變了。因為,他發現了強大的巴布拉,這名異界祖神雖然以幻術隱藏了真身,但是當他轉悠到蕭晨不遠處時,他還是感覺到了祖神血液特有的氣息。
  那時巴布拉無法真正掩藏的祖神血氣。
  異界祖神巴布拉僅僅圍繞著大陣走了一圈,就立刻開始破陣,成功闖入了進去。
  蕭晨大感意外,巴布拉分明非常懼怕尸河盡頭的“大人”但是今日為何如此迫不及待的闖進去呢?
  難道永恒之光真的在此不成?(全本小說網小說網,電腦站w|ww.1|6|kx|om)
  至此,蕭晨心中也不能平靜了,他觀看了數位半祖破陣后,也開始行動起來。
  但是,這座君王大陣真的非同小可,不明底細的人根本難以進入。好在并不是他一人想闖入,正好另有三位半祖闖了進來,蕭晨費勁全身氣力才尾隨他們沖了進去。
  巴布拉到底想干什么?這是蕭晨迫切想知道的。
  前方三人眨眼不見蹤影,不過進入腹地后,雖然還有一些陣法,但是已經擋不住蕭晨。很快,他便發現了一處入口,巨大的洞穴是被骷髏君王等人合力開鑿出來的,深不見底。
  蕭晨沒有什么由于,直接條了下去。
  陰風陣陣,寒氣彼人,且隱約間有陣陣尸臭沖騰上來。
  下行了足有數千米遠,才有水流的聲響發出,一條黃的讓人脊背冒涼氣的大河奔騰咆哮而過。
  尸河!
  果然是尸河所在地。
  這處地段水流湍急,黃色的尸水不時沖起大浪,腥臭撲鼻。
  修煉到半祖境界的強者都是非常人物,很顯后來進入的幾人都發現了不妙,非常的謹慎,皆在小心翼翼的沿著尸河前進。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怒吼聲。是骷髏君王發出的。
  蕭晨感覺大事不妙,如果將那沉睡的“大人”驚醒,恐怕在場的沒有幾人能活下來。
  不過最壞的事情沒有發生,骷髏君王沖向下游而來,憤怒的掃視著四方。
  前方的幾個半祖都怪怪的看著老骷髏,蕭晨也差點笑出聲來,骷髏君王的左小腿骨消失不見了,似乎衩人蠻力搶奪了過去。
  “你們可見到一個生有八桿骨矛的怪物?”骷髏君王非常陰沉,很顯然心情糟糕到了極點,正在這時修羅君王與夜叉君王等趕來了。
  “根本沒有人沖出來,如果有敵人暗算了你,肯定還在前方。”
  “走!”聞聽此話,夜叉半祖等人變色,立刻向著尸河上游沖去,生怕別人捷足先登。
  異界祖神巴布拉的左小腿骨被蕭晨搶奪而去,如今他偷襲了骨骼君王,搶走了他的小腿骨。
  一個君王被人如此暗算,拆去了身體的一部分,焉能不怒?(更新最快|p.1|6|k|x||o|m)
  蕭晨多少有點焦急了,巴布拉沒有退出來,顯然是深入尸河盡頭了,懼怕那沉睡的“大人,”還敢如此冒險,肯家具有吸引異界祖神的東西!
  在蕭晨前方的幾名半祖,也全都加快了速度,風馳電掣一般沖向上游。眨睛消失不見。
  蕭晨不敢耽擱,沿著奔騰咆哮的尸河,極速飛奔。
  前方的惡臭讓人無法忍受,一片黃色的大海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間。
  “地下怎么可能會有黃色的尸海?”蕭晨不解,緊接著他像是發現了什么,自語道:“不對,這個地方自成一片天地是被人開辟出來的神秘空間,嗯,那是。。。。。。”
  蕭晨忍不住露出驚色,前方無盡的黃色尸海中,若隱若無間出現一座巨大的島嶼,竟然有陣陣沖天的神光在泛出,所有半祖都已經沖向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