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79 大膽猜想

最邪之地,牽動了眾多半祖的心緒,面對永恒之光沒有人不動心。
  半祖,已經是與天人合一極限境界,想成為九州與四方世界的無上蓋世高手,必須達到祖神境界方可。
  不然,萬世難滅,千古不朽,到頭來恐怕終將成為一場空。一旦異界祖神再來攻來,沒有達到那個層次,縱然想逃都不可能。
  萬古以來成為祖神的人,可以數的過來,實在太難了!
  祖神,每一個人都有驚天動地的事跡,都是被傳頌千古的真英杰。目前,九州與四方世界,很有可能只剩下黃帝一位祖神了。
  無盡歲月以來,幾個世界誕生了不少半祖,但是他們根本無法跨過那道天塹。
  蕭晨在白起居住的古堡守候了兩個月,但是黃金神戟與烏鐵印jiān猾無比,竟然連影子都沒有顯現過。
  最后,他與白起商量暫時離開這里,在千里外關注此地,一旦感應到異常波動,會在第一時間出現。
  最近幾個月魂界很不平靜,九州與其他三方世界的修者不時出沒魂界各地,在尋找最邪之地。
  茫蟄城作為魂界中部地域的一座大城,自然也稱為了一處熱鬧之地,經常有強大的修者從這里路過。
  尤其是在近日,武祖真經突然飛至,言稱要挑選弟子,一下子讓這里成為了風云之地。
  不僅魂界本土的修者蜂擁而至,還其他世界的強者全都聞風而至,當中甚至包括曾經在九州燕都參與過選拔的人,也再次前來。
  蕭晨從白起的古堡回來茫蟄城后,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消息,但是他根本不為所動。讓那個家伙點評選拔,純粹是自己找不痛快。
  他早已將武之印記列為危險的大忽悠,說話極其不靠譜與不負責,將一干強者全都忽悠到了魂界,險些讓十幾名半祖全滅。
  雖然蕭晨懶得搭理武之印記,但那個家伙在別人眼中卻神圣無比,在茫蟄城的中心廣場為其搭建了高大的神臺。
  那里人山人海,數日來都被圍的水泄不通。
  蕭晨所居住的客棧離那里不遠,推開窗戶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廣場上的一切,他發現了很多熟悉的身影。
  “咦,那不是托蒂與諸葛胖子嗎,怎么也在神臺上?”蕭晨有些驚訝,居然發現了金發托蒂與白發如雪的諸葛胖子,兩人在神臺上的那團青光旁跟著忙前忙后。
  最讓蕭晨感覺目瞪口呆的是,他還發現了金三億屁顛屁顛的跑來跑去,在周圍忙著維持秩序。
  要知道金三億當初在燕都時,被武之印記狠狠的批過“糟糕透頂”、“慘不忍睹”、“一塌糊涂”,心中恨透了武祖真經,破口大罵了不止一次。
  這個家伙怎么會幫著維持秩序呢?真是怪哉。
  “吱呀”
  不遠處,另一扇窗戶被推開了,出現了吳明的身影,他向著廣場上的神臺望去。
  “吳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蕭晨笑著打招呼。
  吳明心中大叫晦氣,但是表面上不得不充滿了燦爛的笑意,道:“真是意外啊,沒有想到在這里又與蕭兄見面。我聽說不久前諸多半祖被困尸海,恭喜蕭兄平安歸來。”
  吳明被被稱作五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是數百年來最為杰出的強者之一,連號稱同階無敵的天人族至人都被他打敗了,可想而知他的實力。
  但是,蕭晨似乎天生克制他,這讓他很不愿與蕭晨相遇,一旦打起來實在讓他犯憷。
  “我做東去請蕭兄喝一杯。”吳明恨不得蕭晨立刻從他眼前消失,但是還是不得不熱絡的招呼。
  “那就叨擾了。”
  吳明暗嘆倒霉,他本來是客氣話,沒有想到蕭晨居然這么痛快的答應了。
  “那好,我們去此城最有名的茫蟄酒樓。”
  “不用費事,就在下面的老字號小酒館就可以了,隨便點上幾個小菜,兩壺老酒足矣。”
  兩人就在離廣場不遠的一家老字號酒館坐了下來,點了兩壺魂界特有的“回魂酒”,又點了些特色小菜。
  蕭晨與吳明碰了一杯,問道:“我怎么看到武之印記的身邊多了幾個人影,他們在做什么?”
  “哦,你是說那個人啊,那是武祖真經挑選出的記名弟子。”吳明難得面現一絲真正的笑意,道:“目前總共選了四人,犬子小釋恰在其中。”
  能夠被武祖真經選上,那前途絕對一片光明。
  托蒂與諸葛胖子也位列其中,這讓蕭晨相當的驚訝。不過,想到三結巴也是四人之一,蕭晨就有一股想笑的感覺,不久前金三億還大罵武祖真經呢,不想現在卻屁顛屁顛的跟著忙前忙后。
  且,還跟托蒂成了師兄弟,這兩個家伙將來一定會有“故事”發生。
  “這武祖真經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選傳人……”蕭晨搖了搖頭。
  聞聽此話,吳明似有所感觸,道:“我也在懷疑,我總覺得它像是在尋找別的東西,而不是真正在尋找傳人。”
  蕭晨只是隨意說說,不想吳明卻有過這樣的懷疑,他心中也頓時一愣,武祖真經似乎真的另有圖謀。
  在小酒館飲酒的過程中,蕭晨在廣場附近發現了不少熟人,如戰王馬巴奧、斗神王、夜叉天后等。
  “喂,那是大地王和海神王。”蕭晨向著吳明笑了笑,道:“你的五行神魂這么多年來都沒有集齊啊。”
  聽聞此話,吳明很郁悶灌了一口酒,沒有說什么。
  不遠處,還有一座小酒館,規模很小,總共分為上下兩層。就在這時,一個金發的小男孩,出現在二樓的窗口,立刻引起了蕭晨的注意。
  小男孩不過仈jiǔ歲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漂亮可愛,漂亮的臉蛋如同精致的瓷器一般,滿頭金色的長發如陽光一般絢爛。且,他的額頭上竟然生一只豎眼,緊緊的閉合著。
  “那是……”蕭晨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小男孩像極了當年的黃金獅子王!
  吳明的眼中頓時射出兩大神光,低聲道:“那是黃金王的幼子。”
  五行天王中的黃金王,實力強大,雖然為一女性,但是當年聯合另外幾王,幾次險些擊殺吳明。
  “這個小男孩的父親是……”
  “黃金獅子王。”吳明有些猛力灌了一口酒,如此說道。
  蕭晨恍然,怪不得吳明這么多年來都無法得手,有黃金獅子王在,他恐怕很難有希望。
  自蕭晨出世以來,見過高手無數,但是真正讓他感覺天賦無匹的人,只有四個,那就是蘭諾、清清、雪白小獸、黃金獅子王。
  蘭諾與清清就不用說了,皆可被稱為千古人杰。
  而珂珂更是天賦絕頂的離譜,讓上天都要嫉妒,導致命運多舛。
  而黃金獅子王也同樣強大無比,是唯一一個在天賦上能夠與小獸比肩的人。
  唯有黃金獅子王的第三只豎眼,曾經逼的雪白小獸暴露過自己的本源神通,如果龍族的小祖龍不出,甚至黃金獅子王可以壓制那些小龍王。
  “吳小釋你爸爸喊你回家喝酒……”就在這時,不遠處那個小酒館二樓窗口的金發小男孩突然笑嘻嘻的沖著廣場上的神臺如此喊道,而后靈巧的退了回去。
  “還真是個調皮的小東西。”吳明郁悶的又自顧的灌了一杯酒,因為對方雖小,但是實力卻可以抗衡的兒子吳小釋,這讓他多少有點小無奈。
  “托蒂你媽媽喊你回家拖地。”
  這個時候,那個小男孩又露面了,沖著神臺方向頑皮的大喊。
  吳小釋與托蒂氣的七竅生煙,向這個方向望來。但是這時一個金發美婦已經將那小屁孩急忙拉了回去,離開了窗口。
  “這個小東西還真是活潑。”吳明這樣說了一句。
  “五行天王聚齊了……”蕭晨指了指不遠處。
  就在這時,大地王、海神王、火靈王幾人,以及戰王馬巴奧、斗神王、夜叉天后等異族天王一起向著黃金王所在的小酒館中走去。
  吳明眼中神光湛湛,他做夢都想集全五行神魂,那樣的話他將突飛猛進,達到一個無比可怕的境界!
  “難得見到這么多故人,走,我們也去看看。”蕭晨向吳明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吳明有些心動,但是口上卻道:“對面很多人都對你我有大敵意,這樣去不好吧。”
  “如果他們想動手,今天我成全你集全五行神魂。”
  吳明心中頓時一凜,蕭晨如今卻是有資格這樣說話,但同時也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他必須盡快將實力提升上去方可。
  “咦……”就在這時,蕭晨一驚。
  因為,這個時候廣場中央一陣大亂,武之印記所化成光團不知道為何,突然沖天而起,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蕭晨若有若無間感應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波動,就在白起所居的古堡方向。
  “武祖真經怎么不見了?”
  “它怎么突然消失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非常吃驚,不解的望向天空,四下尋找。
  托蒂與金三億也全都沖到了天空中,尋找那位便宜師傅。
  “對不住,我有要事要離去。”說著這句話,蕭晨直接沖天而起。化成一道長虹,眨眼消失不見。
  吳明頓時若有所悟,他尾隨蕭晨離開的方向追了下去。
  且,還有一些高手跟了下來。
  在這一刻,蕭晨已經心中有了某種推斷,這該死的武之印記恐怕真的不光是為選拔徒弟而來,多半還有其他目的。
  蕭晨的速度達到了極致,很快就沖出去數百里,到了廣袤無垠的無人區,而后片刻間就來到了千里外的古堡。
  此刻,白起正立身在天空中與一團青光對峙,正是那武祖印記。
  “怎么回事?”蕭晨問道。
  “這團來歷不明的青光,驚走了烏鐵印,不然這次我們聯手一定可以將之封困。”白起似乎很氣憤。
  “有意思……想不到你們也能夠尋到這里,我老人家也只是最近才推測出大概的范圍而已。”武之印記如此自語道。
  “你是指最邪之地?”白起問道。
  “不是。”武之印記否認。
  “那你在尋什么?”
  “我在尋找葬兵谷。”武之印記大大方方說了出來。
  這個時候蕭晨開口了,道:“上次你所說的永恒之光最可能出現的幾個地方是真的嗎?”
  “當然不是真的。我要是知道的話,還會告訴你們,早就成全武之一脈的傳人了。”武之印記說的理直氣壯。
  那些半祖如果在這里,非被氣非吐血不可。
  蕭晨頓時氣的咬牙切齒,這個老混蛋上次將一干人都給騙了,差點讓十幾位半祖全滅,眼下卻悠閑的自己也溜達了過來,真是可惱可恨。
  白起也很惱火,正是眼前這個家伙讓他方才功虧一簣。
  “你們兩個別瞪眼,不就是驚走了一個黑鐵疙瘩嗎,到時候進入了葬兵谷,我便做主將那爛鐵印賞給你們了。”
  白起不與他廢話,直接質問道:“你能尋到所謂的葬兵谷嗎?”
  “當然,我是誰?我是武之印記,天上地下,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這個老忽悠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
  說到這里,武之印記光芒大作,道:“方才我已經已經接觸到了那黑鐵疙瘩的氣息,但凡被我接觸過,他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能將它揪出來。現在,我就九天十地搜魂大法,將它拘禁出來,找到葬兵谷的確切位置。”
  武之印記不是祖神,但是卻有著讓半祖無奈的實力。
  不過,蕭晨很難從心中敬重他,甚至有暴揍它一頓的沖動。
  突然間,武之印記變得神圣莊嚴無比,浩瀚無匹的神念波動猶如漫天星河一般,浩浩蕩蕩,席卷十方。
  “九天十地,唯我獨尊,諸天神魔,聽我號令……”
  在這一剎那間,天地失色,風云變換,無盡云朵從千里外凝聚而來。
  這里的天空漆黑如墨,簡直快要壓落到了地面。
  與此同時,神哭鬼嚎,無盡魂影出現在漆黑如墨的天宇中,天地間充斥著無盡的戰魂。
  這全都是被武之印記強行拘禁而來的!
  蕭晨真想暴打武之印記,這個老忽悠弄出這么大的聲勢,這不是明明白白的在告訴那些半祖,這里有大事發生嗎,等于在召喚整片魂界的強者。
  事情肯定要曝光了。
  “轟”
  就在這時,一顆巨大的頭顱從天而降,足有數百座大山合在一起那般高大,直接降落而下,將武之印記都砸了一個大跟頭。
  蕭晨與白起駭然!
  “找對了,就是這里,傳說誰敢在此召喚天地間的神魔戰魂,便會引來一顆巨大的神秘頭顱將之吞噬!”
  武之印記似乎在確認著什么,竟然有些激動,那一團青光正在顫抖。
  蕭晨與白起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都很驚訝,武之印記居然這樣事態,葬兵谷難道真的非同尋常,有著它迫切想要得到的東西嗎?
  “轟”
  那從天外轟砸下來的巨大的頭顱,突然消失不見了。
  而也就是在這時,武之印記大叫了起來,道:“感應到了,黑鐵疙瘩就在前方五百里處,葬兵谷一定就在那里。”
  五百里,對于蕭晨這個級數的強者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很快他們就到了目的地。
  這里一片荒涼,到處都是荒山野嶺。
  “這就是你所感應到葬兵谷?”蕭晨問道。
  “不對,方才我明明捕捉到了葬兵谷的氣息,怎么又消失不見了。一定是自成一個世界,此刻封閉了。”
  武之印記似乎有些焦急,大吼道:“九天十地,唯我獨尊,諸天神魔,聽我號令……”
  這一次,所造成的聲勢比方才還要浩大。
  周圍,所有荒山野嶺全都搖動了起來,漆黑的烏云籠罩四野,殞落的神魔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他們的戰魂在瘋狂嘶吼,震動了天地。
  “嗚嗚……”
  罡風浩蕩,不少荒山四分五裂,很多山嶺更是直接被吹成了飛灰。
  “轟隆隆”
  九天十地仿佛都要在搖動!
  就在這一刻,魂界大地上不少強者都感應到了這個方向不同尋常的氣息。
  除卻離這里最近的茫蟄城有不少高手沖向這里外,魂界大地上遠隔萬里的其他各處也有數十名絕頂人物,在這一刻望向這里,而后騰空而起,快到極致,向這個方向沖來。
  “轟”
  這片廣袤的無人區,漆黑的天空中,那顆堪比數十座巨山大的頭顱再次顯化而出了,向著下方轟砸而來。
  “砰”
  以仗是武之印記足夠強橫,不然換作一般半祖的話,有可能會被打的形神俱滅,武之印記所化成的青光生生硬抗了下來。
  這讓蕭晨與白起心中震驚無比。
  那巨大的頭顱到底是什么,為何有如此力量,似乎在守護著這片地域。
  “破滅千古,打穿萬象本源,世界之門給我開!”武之印記大喝,打出了武之一脈的可怕戰技。
  “轟隆隆”
  天地震動,一個漆黑的世界之門就此被武之印記強行打開了。
  “葬兵谷……我真的尋到葬兵谷了!”武之印記非常激動,第一個沖了進去。
  漆黑的世界之門,透發出的能量波動浩瀚無比,充滿了一股讓半祖都需要仰望的力量。
  蕭晨與白起面面相覷,他們緊隨其后,跟著沖進了葬兵谷。
  與此同時,蕭晨感應到最起碼有數十位絕頂強者,即將沖到此地。
  “武祖啊……我來了……”
  武之印記似乎激動到了極點,聲音都在顫抖。
  蕭晨與白起聽聞此話后駭然,武祖二字……這讓他們震撼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