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80 武之印記出手

天地漆黑一片,遠處無盡的戰魂在吼嘯,猶如天雷在震動,廣袤的無人區像是發生了海嘯與地震。
  世界之門神秘莫測,里面伸手不見五指。蕭晨與白起沖進來后,感應到了讓他們極其不舒服的氣息,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武之印記不斷呼喚武祖這個名字,在這樣一個詭異無比的神秘世界門戶內,就更加顯得陰森了。
  “武祖……在這里?”
  “他……還活著?”
  這是蕭晨與白起迫切想知道的。
  武之印記不答,已經當先向前沖去。
  蕭晨與白起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緊追不舍,自然可以看出這里非常不一般,所謂的葬兵谷多半埋葬的是祖神之兵!
  “砰”
  武之印記像是撞在了魔山上一般,那團青光劇震,被攔住了去路,前方是世界屏障,已經到了盡頭。
  雖然沒有前路了,但是下方漆黑而又深邃的空間像是無底洞一般,展現出冰山一角。
  那是一片巨大的山谷,在這黑暗的世界門戶內,顯得妖異無比。縱然有天眼神通,也根本無法看清,只能朦朧的看到一片黑洞洞的地域。
  毫無疑問,下方就是葬兵谷。
  武之印記在前,蕭晨與白起在后,緩緩降落而下,想要深入山谷中。
  “哧哧哧”
  就在這時,破空之響傳來,一道道驚天劍芒恐怖無比,貫通了天上地下,無盡的殺氣讓身為半祖的白起都變了顏色。
  蕭晨與白起如遭雷擊,雖然躲避過了那一道道沖天的劍芒,但是依然被那無形殺氣震動的氣血翻涌,有吐血的沖動。
  那是一股無形的勢,直接撼動了人的靈魂。
  葬兵谷果然不是凡地,光是透發出的殺氣就如此迫人,讓半祖都感覺到了不適!
  “幸好沒有被那些劍氣擊中,否則真是夠受。”蕭晨心有余悸。
  武之印記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直至等到所有劍芒都暗淡下去,他才在前方帶路,降落在山谷的崖壁上,沒有再輕易下去。
  這是一個類似巨型火山的地域,所謂的葬兵谷就是火山口內的地域,深不見底。
  “莫要飛行,傳言縱然是戰力蓋世無雙,但想要飛落谷底,也要被殺氣洞穿。”
  武之印記說完這句話,當先沿著巨大的火山口向下走去。
  火山口內,有一圈圈盤山道,通向谷底。
  他們沿著陡峭的谷壁上開鑿出的通道,一步一步向下而行,精神高度集中,防備著暗中的危險。
  “砰”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顯現而出,一掌拍在了武之印記的身上,震動的四周的峭壁隆隆作響。
  葬兵谷充滿了恐怖的力量,周圍的巖石很難被打碎,幾乎不可撼動。而這道黑影能夠造成這種聲勢,足以說明其異常可怕。
  武之印記光芒大作,震動出一股無比凌厲的劍氣,頓時讓將那到黑影沖擊的飛了出去,而后在崖壁上轟的一聲潰散了開來。
  竟然是一團陰氣,長久的歲月,讓他凝聚成了有形之體。
  “你們要小心,這里極度危險。”武之印記提醒。方才也就是他,如果換作蕭晨與白起,恐怕會很忙亂,甚至可能會被傷到。
  而這才剛剛進入山谷邊緣而已,離最底部還很遠呢,前方肯定會更危險。
  “嗒”、“嗒”、“嗒”……黑暗中只有他們自己的腳步聲在回蕩,除此之外巨大的山谷一片死寂,什么也感應不到。
  沿著盤山道,在巨型火山內部走了十幾圈,向下前進了十幾里有余,但是依然遠未看到谷底。
  “轟隆”
  就在這時,前方的道路上突然跳出一個龐然大物,搖頭擺尾,向著武之印記沖來。
  與此同時,兩道黑影出現在蕭晨與白起的身后,對他們發動了襲殺。
  蕭晨急忙震動戰劍御敵,寒光四射,二十七把戰劍縱橫激射,擋住了一道黑影。而白起更是發出一聲低沉的喝吼,周圍浮現出一具具戰魂,將攻向他的黑影困住。
  完全由此地的陰氣凝聚成的黑影,雖然不是半祖,但是打出的力量并不半祖若多少。
  每一掌拍出,都震的四周山石震動,要知道半祖都很難撼動這片神秘的山谷,可想而知黑影的實力。
  “吼……”前方的巨獸在咆哮。
  武之印射出一道青光,頓時將那前方攔路的巨獸打飛了,那是一只長著三顆頭顱的巨獸,似乎知道無法奈何武之印記,無聲無息的撲殺向蕭晨。
  “鏗鏘”
  巨大的利爪足有磨盤那般大小,抓在蕭晨的身上,在冥鐵戰衣上留下一串可怕的火花。
  絕對有半祖級別的實力!
  蕭晨此刻已經震散了最先攻擊的他的黑影,掉轉過身來,持戰劍劈斬這尊巨獸。白起也解決了對手,出手相助于他。
  “不用理它了。”這時武之印記傳來聲音,道:“這些都是殞落的神兵之魂,重新凝聚而成的,很不穩定,對撞幾下,過不了多久就會自行分解。”
  蕭晨與白起謹慎的退后,果然那只三頭巨獸“砰”的一聲崩潰在了石壁前。
  “真正的危險在前方,你們自己多加小心。”
  沿著環繞在山谷內壁的崎嶇石道,再次向下前行了七八里里,依然離谷底很遠。
  就在這時,一道劍光冷氣逼人,突然爆發而開,向著三人劈斬而來,如一道神虹般璀璨奪目。
  這里充滿了神秘的力量,半祖威能無法表現出來,不再是毀天滅地之勢,能夠展現出這樣的劍芒足以說明其可怕,肯定有一拼半祖的實力。
  甚至,半祖級高手若不注意,都肯能會被洞穿**。
  蕭晨與白起深刻感覺到了那一劍的危險,絕對的可怕與恐怖。
  武之印記沖了過去,青光大盛,擋住了那道犀利的劍芒。
  “哧哧哧”
  劍芒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在一瞬間化成了千百道!道道絢爛奪目,可怕的近乎妖邪。
  蕭晨與白起瞳孔急驟搜索,這種力量絕對可以斬碎半祖!
  他們竭盡全力出手,抵擋成百上千道劍芒。
  武之印記也有些驚訝,沒有想到在他的壓制下,依然爆發出了這么多恐怖的劍芒,如果是在外界,如此力量,足以毀滅無盡山河了,恐怕一塊大陸將因此而沉陷!
  “給我滅!”
  武之印記化成一片青光,遮攏天地,一下子覆蓋了上去。
  如此,成百上千道劍芒才轟的一聲徹底潰散開來。
  持劍的那道黑影,煙消云散,徹底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當啷”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響起,是那黑影手握的利劍掉落在地面。
  蕭晨與白起立刻走了過去,觀看那是何等神器。
  不過當他們走到近前時卻大吃一驚,那根本不是一把完好的神劍,劍體早已折斷不見,只余下破爛不堪的劍柄。
  不知道是何種樹木雕刻而成的,雖然近乎腐朽了,但依然沉甸甸,剛才的可怕劍芒正是它透發而出的。
  “如果沒有毀滅,這真的是一把難以想象的神兵利器,恐怕最起碼也是位列半祖仈jiǔ重天級別的神劍!”白起做出了這樣的推斷。
  “這里是葬兵谷,自然有很多神物。”武之印記道:“方才不過是神劍殘留的兵魂掃出的劍氣而已,若是完好如初,遠比剛才可怕。”
  “我們也許能尋到一兩件神兵。”
  武之印記聽聞蕭晨如此說,立刻毫不留情的打擊道:“如果真的看到完好無損的神兵,我勸你們立刻逃遁,不然肯定兇多吉少。”
  “這是為何?”白起問道。
  “能夠完好無損保留下來的神兵,定然是祖神兵,你們以為憑你們能夠掌控的了祖神兵嗎?這里可不是別處,這里是葬兵谷,有很多不滅的兵魂靈識,很多都有自我意識,祖神兵與它們相合,等若有了自己的靈魂。”
  蕭晨與白起皆倒吸冷氣,有自己靈魂的祖神兵,那豈不是堪比祖神?那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夠降服的,恐怕就是武之印記遇到也只能跑路。
  “不會吧,這里有祖神級的存在?!”
  蕭晨與白起皆感覺處境極其危險,萬一沖出這樣一把祖神兵,恐怕他們就是身為半祖,也要飲恨在這里。
  “數個世界能有幾位祖神?你們放心,那個級數的存在歷來都只在傳說中出現,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見到的。”武之印記為他們吃了一顆定心丸,道:“在這葬兵谷內,理論上來說不會有自我意識的祖神兵。不然,這個世界上豈不會多出一兩尊祖神?那是不可能的!”
  聽到他這樣說,蕭晨與白起雖然知道處境不那么危險了,但卻也多少有些失落,不能出現一把自我有靈魂的祖神兵,多少讓人感覺有些遺憾。
  他們已經沿著山谷內壁下行二十幾里了,但是葬兵谷仿佛沒有盡頭一般,不知道離漆黑深邃的谷底還有多遠呢!
  隨著他們不斷下行,凌厲的殺意自谷底深處傳了上來,讓蕭晨與白起都感覺有些發寒,那股冷森森的氣息,像是有一把利劍抵在了他們的脊椎骨上。
  黑暗中,仿佛有無盡殺氣,正在被壓制,似乎隨時會立刻沖天而起,將他們絞成碎片。
  “麻煩來了!”
  就在這時,武之印記忽然凝重無比,如此提醒蕭晨與白起,且讓他們退后。
  若隱若無間,蕭晨感覺到了一股殺意,雖然很淡,但是直接傳到了他的骨子里,冰冷無比,陰森恐怖。
  “嗒”、“嗒”、“嗒”……時間不長,一條高大的身影沿著巖石道路,從遠處一步步向著上方走來,腳步落在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像是穿著一對琉璃鞋一般。
  在其手中擎著一把戰戈,長達一丈,像是可以捅破天一般,閃爍著冷森森的光芒。
  他從容不迫,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中,雖然在下方,但卻仿佛在俯視著蕭晨他們。看不清面容,但是其雙目中的神光卻比劍氣還要犀利可怕,長達數丈,將他前方的空間絞碎成了混沌。
  蕭晨與白起皆非常震驚,這個人如果不是殘魂,有持久戰力的話恐怕相當的可怕,最起碼也是半祖九重天的人物!
  “轟”
  他單手擎著戰戈,一下子捅向前方,頓時將武之印記身前的虛空化成了混沌!爆發出一種滅世氣息。
  刺目的光芒讓蕭晨與白起的眼睛都生疼無比,溢出了血淚,恐怖力量霸道之極。
  武之印記并不是真正的祖神,它雖然強大,但實力同樣在半祖九重天,并不比對面的持戈者強。
  青光刺目,不斷閃耀,凝聚成人形,武之印記揮動拳頭打碎了混沌,硬撼那桿戰戈。
  蕭晨與白起快速后退,半祖九重天的強者,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夠對抗的,上去只能送死。
  那個高大的身影,威勢滔天,手中戰戈劃破長空,將一切盡化成混沌。
  “半祖九重天完全可以輕易虐殺剛剛邁入半祖境界的強者。”白起神色凝重無比。
  “砰”
  武之印記竟然被戰戈掃飛了,一片光芒險些將其青光凝聚的軀體撕碎。
  這片地帶猛烈搖動,無盡巨石滾落而下。
  武之印記似乎非常吃驚,失聲道:“真的是……混沌戰戈?”
  “嗒”、“嗒”、“嗒”……那高大的身影沒有任何話語,緩緩的、但卻堅定不移的向前走來,帶給蕭晨與白起這樣的半祖以窒息感。
  “你們后退,越遠越好!”武之印記沖著蕭晨與白起喝道。
  蕭晨與白起意識到了事態的嚴峻,果斷飛快后退。
  與此同時,慘烈的大戰爆發了!
  一團混沌光芒與一團青光糾纏在了一起,在山谷內壁上的巖石道路上快速移動。
  半祖都難以打碎的谷壁,在兩團糾纏的光芒滾過時,不斷震碎、坍塌、崩落而下,隆隆之聲不絕于耳。
  隱約間,可以看到青光中一道人影不斷揮拳,撕裂天地,爆發出無以倫比的戰意。而混沌光芒中一把戰戈縱橫揮斬,摧枯拉朽,破滅時空,根本無法抵擋!
  蕭晨與白起皆駭然,在這處神秘的山谷中,半祖威能無法表現出,兩團光芒還有如此威勢,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
  此時此刻,葬兵谷的世界門戶外,又來了數十位絕頂強者,皆是從數萬里外趕來的,他們的對面是那漆黑無比的空間。
  前方,神秘莫測的世界之門內沒有一點光亮,一片烏黑,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顆最為巨大、堪比數十座大山的頭顱正在慢慢變淡,逐漸消失在漆黑的天地中。
  數十位強者看到那世界之門正在緩緩關閉,他們很猶豫,不知道是否該沖進去。
  最終,有人猛的一咬牙,飛入了葬兵谷中。有人打頭,自然有人跟隨,一些絕頂人物沖了進來。
  “砰”
  武之印記與手持戰戈的高大身影大戰多時后,終于分開,山谷都一陣搖動。
  那丈許長的戰戈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為混沌,不過在這時突然化成一道光束,沖進了無盡黑暗的深處,消失不見了。
  蕭晨與白起沖了過去,看到武之印記的光芒并沒有變弱,才放下心來。
  “事情超出了我的預料,混沌戰戈居然還在這個世上,盡管已經破損了,但畢竟是祖神兵,與有自我靈識的其他兵魂合在一起,相當于一個半祖九重天的強者。”武之印記似乎心有顧慮,道:“這非常可怕,事情不同尋常。要知道未到達葬兵谷底部呢。我擔心真的可能出現了一把有自我靈魂的完好無損的祖神兵!”
  聞聽此話,蕭晨與白起也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殺意,葬兵谷底部似乎真的埋葬著一把蓋世祖神兵,無形的殺氣讓他們感覺到了陣陣刺骨的寒意。
  “剛才混沌戰戈上的意識被你打碎了嗎?”蕭晨問道。
  “沒有,是它自己退走了。”武之印記如此回答,而后又道:“你們不要再前進了,在這里等候吧。無盡歲月過去后,葬兵谷恐怕有驚變發生了。到時候,我怕無法照應你們。”
  堂堂的半祖竟也需要人照應,不得不說葬兵谷實在太兇險了,連武之印記都沒有把握。
  看著武之印記漸漸遠去,蕭晨與白起在原地站了很久。
  “我想去看看。”白起這樣說道,而后大步向前走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蕭晨默立良久,最終也選擇了繼續前進。因為,隱約間他覺得下方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吸引著他。
  “咦……”當下行十幾里后了,蕭晨吃了一驚,前方竟然出現岔道口,整整九條道路,分別蜿蜒向下方谷底。
  不得不說,這片葬兵谷實在太大了,廣闊無邊,九條岔路分開后不久,就各自看不到了。
  蕭晨看了看,直接選擇了第九條道路,沿著蜿蜒的山道,向下走去。
  從開始到現在,蕭晨已經深入山谷三十幾里深了。
  在獨自踏上第九條曲折的道路后,并沒有出現任何危險。
  不過,這條道路實在太安靜了,有些超出了常理,沒有殺氣波動,沒有兵魂顯現,死寂的近乎可怕。
  就連蕭晨自己的腳步聲也消失了,這里寂靜的讓人有崩潰的感覺,縱然神識強大如蕭晨,也有孤寂與憋悶的感覺。
  無聲無息,寂靜無聲,蕭晨仿似踏上了一條永無盡頭的不歸路。
  “第九條道路,也就是最后一條道路,可以稱之為末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籟之音突然在死一般安靜的第九條道路上響起:“每個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選擇的,既然你已經選擇了末路,那就意味著將死亡。”
  與此同時,遙遠的前方,點點光亮透發而來。一道美麗的清影,周圍繚繞著朦朧的光輝,優雅而又靈動的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