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481 葬兵谷

葬兵谷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前方點點光輝將那片地域襯托的素淡朦朧,那美麗的身影顯得飄渺與夢幻無比,像是正從九天之外緩緩飛來。
  那名女子不光聲音動聽,猶如天籟之音一般,姿態也異常優雅,飄逸出塵,流露著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
  不過蕭晨這個時候可沒有心情欣賞這種靈動與美麗,他所感受到的是一股無形的壓力,盡管沒有能量浩蕩,也沒有恐怖的神識掃來,但他還是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
  “砰”
  毫無預兆,蕭晨身前的虛空崩碎,一道劍光冷冽無比,冷森的殺氣震動了天空,爆射出一道犀利無匹的光芒,直取蕭晨的咽喉。
  “當”
  蕭晨當場被震飛了,冥鐵戰衣護體,七彩圣樹光輝護頭,依然被深深的撼動了。他橫飛出去足有數里遠,砰的一聲砸在崖壁間,險些直接墜下深不見底的葬兵谷。
  “踏上第九條末路,意味著生命的終結。”
  女子的聲音非常的動聽,但此刻無疑是可怕的,她在宣告著死亡。
  蕭晨騰躍而起,重新站在了山谷內壁的山道上,將玄功運轉到極致,六面天碑影跡浮現而出,擋在了身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咦……”前方的女子似乎有些驚訝,停止了攻擊。
  與此同時,二十七把戰劍浮現而出,光華湛湛,懸浮在蕭晨的周圍,頓時有讓那女子發出一絲驚訝之聲。
  “你有些古怪。看在你收了這么多戰劍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機會……”女子略微一頓,道:“留下所有戰劍就此離開,我任你離去,絕不相阻。”
  “你說的真是輕巧,好像我專門為你送戰劍而來,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蕭晨神色不善,盡管知道對方強大無比,但是不可能放棄戰劍。
  “進入葬兵谷就要有這個覺悟,這里是神兵的沉睡地,所有神兵都將在此解脫,脫離原先的主人而去。”女子語氣依然很平靜,清脆動聽,道:“我并沒有出動本體來殺你,目前只是一縷神念到來,若是不聽勸誡,到時定將形神俱滅。”
  蕭晨頓時一驚,眼前這個女子只是一縷神念,那她的本體將強大到何等境界?真是有些不可思。
  前方的女子最起碼在半祖境界六七重天,修為絕對遠高于他,那么豈不是說真正的本體已經一腳跨入了祖神境界,甚至已經達到了祖神境界!
  祖神,數個世界也沒有幾個,而這座葬兵谷卻非常有可能出現一尊。
  “你想逃嗎,已經晚了,在你們打開世界門戶的剎那,就已經沒有退路了。”
  女子漠然而又平靜無波的說出了這樣的話。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聲響,數位強者的氣息在快速逼近。
  那是后來闖入葬兵谷的絕頂強者,此刻已經追了下來,與蕭晨走上了同一條道路。
  “蕭晨是你……”
  骷髏君王、夜叉半祖、老修羅、天使圣神聯袂而至。
  “那個人是誰?”
  他們對前方的女子充滿了戒備,實力達到他們這等境界,自然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那是實力達至半祖七重天的強者,我們聯手封印她,不然恐怕我們都危險了。”
  蕭晨對這幾人沒有隱瞞,直接說出了實情。
  女子輕笑,道:“我只是一縷神念而已,你們就算聯手闖過去,也無法真正逃出葬兵谷。”
  幾名半祖快速交換了一下眼神,沒有任何猶豫,聯手攻擊。
  夜叉半祖祭出了萬象世界,像是一個牢籠一般從天而降,向著女子鎮壓而去。
  與此同時,修羅半祖召喚出了那尊實力堪比半祖的血靈,與他合一,化成一道刺目的血光沖殺向前。
  骷髏君王手持白骨杖,立身在他所開創出的白骨世界中,與無盡白骨生物組成的巨型白骨架合一,向著女子揮下了巨大的白骨杖。
  天使圣神周身神輝萬道,默念咒語,一片熾烈的光輝頓時橫掃向女子。
  蕭晨也沒有保留,二十七把戰劍斬滅虛空,撕裂向前方,同時六面天碑更是震動了黑暗的山谷,狂猛的砸了過去。
  五位半祖級強者聯手,盡管在山谷中無法表現出那種毀滅世界般的狂暴威能,但是依然無比恐怖,摧枯拉朽,破滅時空,粉碎一切阻擋!
  不過出于他們的預料,那飄逸出塵的美麗身影在朦朧的光輝中發出輕笑,似乎一點也不荒亂,素手輕抬,緩緩自背后拔出一把古劍。
  “鏗鏘”一聲脆響,像是龍吟鳳鳴一般,響徹整片山谷,一道璀璨的閃電頓時爆發而出。
  戰劍!
  女子拔出的竟然是戰劍,與蕭晨所掌控的二十七把戰劍形式完全一樣,但是那把戰劍仿佛有生命一般,似完全復活了。
  比之蕭晨所掌控的二十七把戰劍,光芒璀璨很多倍,氣息更是強大甚遠,仿佛可以自由呼吸,有著無與倫比的生命力。
  一把活著的戰劍!
  “鏘”
  戰劍輕鳴,璀璨神輝壓過了在場五位高手打出的恐怖威能,刺目的劍光生生將他們的可怕攻擊壓制了下來。
  “轟”
  朦朧光輝中的清影揮動戰劍,斜斬了過來,絢爛奪目的光芒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讓人無法正視,猶如十幾輪刺目的太陽懸掛在了這里。
  在這一刻蕭晨什么也看不到了,而后“砰”的一聲劇震,縱然身穿冥鐵戰衣,他也感覺渾身仿佛要碎裂了一般,遭受了可怕的攻擊,一下子被被撞飛了出去。
  巨大的山石自谷壁上滾落下來,蕭晨與很多巨石糾纏在一起,自山道上墜落向深不見底的山谷。
  耳畔風聲嗚嗚作響,但是他卻不敢飛行,因為武之印記已經告誡過他,無論是誰在葬兵谷飛行,都會被可怕的劍芒洞穿而粉碎。
  在下墜的過程中,上方的璀璨光芒越來越暗,很快消失不見,間接說明了葬兵谷的恐怖深度。
  “砰”
  就在這時,蕭晨撞在了一面崖壁上,兩條手臂全部插了進去,暫時控制住了下落趨勢。二十七把戰劍并沒有被女子奪去,全部浮現在其周圍,點點光芒照亮了周圍的地勢。
  蕭晨一翻身,騰躍而起,重新回到了山道上。只是不知道這還是不是那第九條末路。
  那名女子實在太強大了,一擊將他震落下山谷,如果真正獨自面對,恐怕他有死無生。
  前進還是后退?似乎已經沒有退路了。打開世界之門后,就已經沒有回頭路。
  蕭晨在原地調息了片刻,讓傷體恢復到了最佳狀態,而后選擇繼續前進。
  無疑,這里已經接近了谷底,雖然寂靜無聲,但是卻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那是一種若有若無的威壓。
  祖神兵!
  葬兵谷內一定有恐怖無比的祖神兵!不像是戰劍發出的,應該是其他類型的祖神兵。
  恐怕真的已經超出了武之印記的預料,下方很有可能誕生出了一把有靈魂的祖神兵,堪比祖神。
  當蕭晨走出去數里后前路被擋住了,一具白骨架晃晃悠悠的自地上站了起來,手中持著一把破損不堪的長刀,近乎腐朽了,但是卻殺氣沖天。
  毫無疑問,那具白骨架被兵魂主導了。
  蕭晨不得不嘆,這個地方很邪門,很多兵魂全都誕生出了自己的意志,非常的可怕。
  哧白光一閃,那具雪白的骷髏快速沖了過來,一刀斬向蕭晨的頸項。刀芒像是一條滔滔大河般,奔騰不息,寒意刺骨。
  “當”
  蕭晨以戰劍崩開刀芒,快速沖了過去,一劍揮出,將那骷髏腰斬,幾把戰劍同時壓在腐朽的長刀上。
  “砰”
  白骨骷髏仰天摔倒在地,手中的長刀也墜落在地面。
  這是一把近乎腐朽,只剩下半尺多長的殘刀,但方才依然展現出了如此氣勢,那一刀之威堪比半祖,好在難以持久,不然蕭晨必將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可以推想此刀若不是不損,定然是半祖級別靈寶中的瑰寶。
  “喀嚓”
  聞聽如此響聲,蕭晨感覺頭皮一陣發麻,他知道麻煩到了。
  前方,竟然有七八道黑影從山道上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向著這里逼近而來。
  蕭晨加速向前沖去,二十七把戰劍集中在一起,全部斬向最前方的一道黑影。
  “砰”
  劇烈大碰撞,實力足以與他抗衡。
  不過那黑影畢竟只是兵魂,很不穩定,只能發出如此一擊,而后便潰散了,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重組。
  蕭晨一擊得手,飛快后退,后方的幾道黑影緊追不舍。
  山道畢竟狹窄,蕭晨尋到機會,再一次集中全力,發動了凌厲的攻擊,再次打散一個兵魂。
  一個時辰之后,蕭晨精疲力竭,打散了五六道兵魂后,終于徹底闖過了這片區域。
  終于要接近谷底了,他以天眼向下望去,發現最多不過十幾里了。不過,下方籠罩著一層神秘的力量,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點輪廓,其他什么也看不見。
  但也就是在這時,真正的危險出現了。
  蕭晨的耳畔傳來陣陣嗡嗡聲,像是有飛蟲在振翅一般,在這原本寂靜無聲、一片死寂的山谷中格外的突兀。
  接著,他感覺毛骨悚然,一片刺目的光芒出現在他的視野中,一片刀芒像是流星雨一般,向著他這里沖擊而來。
  那是一片刀雨!
  一片璀璨奪目的飛刀,全部在震動著,破碎虛空,眨眼沖至近前。
  每把飛刀都不過巴掌長,把把晶瑩剔透,近乎透明。
  刀芒犀利無匹,無堅不摧,蕭晨打出的六面天碑全部被洞穿的碎裂了。
  二十七把戰劍沖了過去,在刀雨中發出陣陣鏗鏘之音,激烈的大碰撞,爆發出一陣陣火花,流光溢彩,可怕的能量到處肆虐。
  “當當”
  刀雨密集,戰劍也無法全部攔截住,沖到了蕭晨的近前,穿過他身前的光幕,全部斬在冥鐵戰衣上,發出陣陣可怕的金屬顫音。
  巨大的力量讓冥鐵戰衣都變形了,好在未能洞穿,戰衣烏光閃爍,變形的剎那依然可以快速恢復過來。
  縱然是這樣,蕭晨也遭受了重創,蕭晨飛快后退,不過刀雨卻更加的迅疾。
  “嗡”
  金屬顫音發出,密集的刀雨發動了第二波攻擊,完全可以洞穿半祖的飛刀!
  如果不是有冥鐵在身上,蕭晨多半已經變成篩子了,滿身都將是前后透亮的傷口。
  這片刀雨根本無法抵擋,超出了他的預料,恐怕縱然是六重天的半祖面對這片可怕的刀雨也要避退。
  “哧哧哧”
  就在這時,黑暗的谷底突然爆發出驚天的劍芒,長達數十里,自下方沖了上來,絢爛奪目,寒光逼人。
  隱約間,看到一團青光正在與劍芒激烈搏殺。
  是武之印記,他已經到了谷底,與強大的未知存在大戰了起來。
  “嗡”
  刀雨震動,剎那間遠去,竟然沖回了山谷深處。
  蕭晨現在陷入兩難之境,谷底肯定非常兇險,但是想要退走也不可能了,此時那世界之門肯定關閉了。且,之前出現的那名神秘女子瞄上了他的戰劍,不可能任他逃離。
  谷底深處確實有什么東西在吸引著他,到了此刻那種感覺越發的清晰了。
  蕭晨最終咬了咬牙,再次開始前進。
  這一次并沒有遇到任何阻礙,沒有兵魂出來襲殺他,順利來到了黑暗的谷底。
  “你也來了……”
  黑暗中白起的身影顯現而出,不知道他是從第幾條山道上闖下來的,身上的戰甲破破爛爛,黑發凌亂的披散了開來,顯得非常狼狽。
  “這里極度危險,要……”突然白起神色驟變,大喝道:“小心!”
  一只形似松鼠的小動物沖向蕭晨,正是它讓白起變色。
  蕭晨以戰劍斜斬了出去,“當”的一聲巨響,松鼠飛滾了出去,露出本體,竟然一塊寒光閃閃的刀尖。
  是一塊殘兵!
  巴掌大的刀尖像是有靈一般,重新化成松鼠飛快遠遁而去,沒入了黑暗中。
  “這個山谷極度可怕,縱然是殘碎的兵器都似乎成精了,一定要注意,尤其是已經化成動物的兵刃,最為危險。”白起提醒道。
  蕭晨頓時感覺頭皮發麻,因為他發現周圍不時有野獸出現。
  就在他們不遠處,兩條手腕粗細的黑色大蛇,正在凝視著他們,而另一邊一條丈許長的土龍也在眼泛寒光盯著他們。
  在稍遠處還有幾只野狼,眸綻綠光,森然的盯著他們。
  在更遠處,更是有形如暴龍般的龐然大物,透發著慘烈的氣息,像是可以滅世一般,猙獰的屹立在黑暗中。
  這座巨大的山谷中,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成精的神兵。
  “哧哧”
  破空之響傳來,近處那兩條手腕粗細的黑色大蛇突然暴起發難,像是兩道黑色的閃電一般分別刺向蕭晨與白起。
  蕭晨與白起各展神通,六面天碑摧枯拉朽,當場一條黑色大蛇砸飛了出去,白起也以霸道的戰魂將另一條黑色大蛇打飛。
  “當當”兩聲金屬顫音發出,兩條黑色的大蛇化成了兩截黑色的戰矛,閃爍著冷森森的光芒,插在了不遠處的地面上。而后,又快速化成蛇形,隱入了黑暗中。
  “太邪門了,這些神兵都成精了!”蕭晨也不得不發出如此感嘆。
  “小心,我們似乎危險了。”白起提醒。
  不遠處,幾只野狼正在緩緩逼近,不知道那是何等神兵化成的。
  而更遠處,形似暴龍的幾頭龐然大物,更是爆發出滔天的慘烈殺氣,也緩緩朝著這個方向移動而來。
  野狼還好說,多半是半祖級靈寶所化,但是那巨大的暴龍就不好說了,那種殺意實在讓人心悸,多半是祖神兵殘體,且有了靈識!
  “避開那些大家伙,向我這邊靠攏!”就在這時,武祖印記發出了聲音。
  此刻,他有些自顧不暇,化成的人形青光正在與強大的對手激烈大戰,在黑暗中由于移動速度過快,化成了一大團刺目的光芒,殺氣直沖云霄。
  蕭晨頓時一驚,他以天眼觀看,發現了武之印記的敵手,竟然是兩個人。
  一人正是之前出現的那名手持戰戈的高大男子,此刻混沌戰戈在他手中爆發出奪目的光芒,所過之處一切都盡化為混沌,摧枯拉朽,無物不破。
  實力堪比九重天的半祖,如果是在外界,這種力量絕對可以打沉一塊大陸,不過在山谷中威能難以表現出。
  另一人則是曾經對蕭晨出過手的神秘女子,她手中持著一口戰劍,每劍掃出,必然粉碎虛空,劍芒刺目,實力也堪比九重天半祖。
  武之印記受到了極大的沖擊,獨戰兩人,異常吃力,大叫道:“你們這些后輩,竟然不認識我這個前輩,真是豈有此理。”
  “轟轟轟”
  大地在搖動,幾頭形似暴龍的龐然大物,正在緩緩逼近而來。
  殘暴的氣息與冷冽的殺意是不加掩飾的!
  蕭晨與白起面面相覷,他們已經感覺到了,那種力量似乎不是他們所能夠對抗的。
  “嗡”
  振翅的聲響再次發出,一群飛天蜈蚣劃破長空而來,也全都露出了猙獰的面容,冷森森的殺氣非常迫人。
  蕭晨心中一驚,他已經認出,正是之前所遇到的那片飛刀雨。
  “你們兩個向谷中央沖,不然呆在這里難有活路。”武之印記沖著他們喝喊。
  “逃到哪里都一樣!”手持混沌戰戈的男子冷笑出聲,一下子破滅一大片虛空,化成混沌。
  而手持戰劍的女子也發出輕笑,道:“若是其他兵魂被驚醒,那就更有趣了。”
  “你們兩個小輩當真裝作不認識我?”武之印記怒喝。
  “除非你返本還源讓我們看看。”一男一女絲毫不放松。
  蕭晨與白起已經向著山谷深處沖去,他們的速度快到了極致,也不知道跑了多少里路。看到了數不盡的野獸,幾次險些與殘暴的龐然大物相遇。
  “該死,這個山谷中很多兵魂都追殺我們來了!”白起露出凝重之色,但卻不敢放慢速度。
  在他們的后面是數不盡的影跡,小到鼠兔,大到暴龍,甚至堪比大山的異獸,黑壓壓,聚合在一起,形成的那股慘烈的殺意,讓半祖都感覺顫栗。
  “嗷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旁邊一頭暴龍橫沖了過來,閃爍出璀璨奪目的寒光。
  野蠻沖撞!
  大地在顫動,山谷似乎都在搖動,殺氣沖天。
  這是突然發動的襲擊,蕭晨與白起之前根本沒有注意,是從側面沖撞過來的。
  像是一堵堪與天高的巨大城墻轟塌了,向著兩人砸了過來。
  “轟隆隆”
  還沒有接近,那可怖的光芒就將兩人掀飛了出去。
  接著龐大的暴龍沖撞到了近前,雄偉的巨體一下子將兩人撞飛了。
  蕭晨與白起渾身劇痛無比,仿佛全身的骨頭都折斷了。
  那種狂暴的力量實在難以承受!
  蕭晨稍微還好一些,有祖神戰衣護體,只是噴了幾大口鮮血而已。白起則變色慘變,他的胸骨都塌下去了,不斷運轉神力才接續而上。
  “轟隆”
  山搖地動,那龐大的暴龍再一次撞了過來。
  蕭晨與白起撒丫子就跑,開玩笑,這個強大的兵魂根本無法抵擋,且他們方才看到了兵魂的本體,竟然是一把殘破的的黑鐵錘,巨大無比。
  根它硬碰,純屬找死。
  堂堂兩位半祖級強者,竟然被追殺的落荒而逃,可以想象此刻他們有多么窘迫。
  后方的獸影越聚越多了,許多大家伙加入進來,讓山谷都在輕微的顫動。
  “該不會又被那個老忽悠給騙了吧,讓我們分散注意力!”蕭晨涌起不妙的感覺,如果真被武之印記忽悠了,他們絕對是死路一條。
  “這該死的老騙子,如果讓我知道你在滿嘴鬼話,我跟你沒完!”
  “嘩啦啦”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巨大的鎖鏈抖動的聲響,與此同時一股更加強勁的殺意沖了過來,比之后方所有影跡合在一起的殺念還要重!
  與此同時,后方所有成精的神兵全都止住了步伐,不再前進。
  “那是……”白起露出震驚之色。
  遙遠的前方,似乎有一個龐然大物被巨大的鐵鏈牢牢的鎖在了那里,看不清到底是何物。
  “是活的!”蕭晨驚的目瞪口呆。
  這個時候,他們看到了一副無不可怕的畫面,隨著那個龐然大物一個翻身,仰面向上,隨著它的呼吸,一道道劍芒沖天而起,長達數十里!
  那可是無堅不摧的可怕刃芒啊!呼出的氣體就如此的恐怖,簡直難以想象!
  “活著的祖神兵被鐵鏈鎖在了這里!”
  得知這一結果后,兩人皆駭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