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483 全是祖神兵

武之印記喃喃自語,神情非常激動,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一根巨大的神柱頂天立地,數百人都合抱不過來,矗立在黑暗的山谷中。透發著古樸滄桑的氣息,沒有任何能量波動,但是卻讓半祖都為之心悸。
  通體烏黑的巨木寂靜不動,周圍云霧翻涌,讓這里顯得非常的神秘。
  蕭晨與白起感覺有些發毛,武之印記似乎在招魂一般,口中不斷念著種種神秘的咒語。
  “太古的人祖啊,請聆聽我的禱告,將那迷失的武祖戰魂送回來吧……”
  隨著武之印記虔誠無比的禱告,這漆黑如墨的山谷中頓時刮起一陣陰風,冷颼颼迫人,直傳到人的骨子里,讓人忍不住顫栗。
  這一突兀的變化,縱然是蕭晨與白起都沒有弄明白,不知道陰風從哪里冒出來的。
  “嗚嗚……”
  黑霧翻涌,陰風怒號,周圍出現一道道可怕的魂影,繚繞在那根通天巨木周圍。
  “不朽的英靈,不滅的戰魂,護送武祖回歸吧……”
  武之印記走到了巨木近前不足十丈處,更加的動情的祈禱與召喚。
  “天地生養了武祖,賜予了他蓋世無雙的戰力,有重大使命等待他去完成……”
  “轟隆隆”
  漆黑的空間仿佛在破碎,似乎有世界之門在被打開。
  周圍的陰風更加恐怖了,無盡戰魂浮現而出,不斷嘶吼,黑霧彌漫,伸手不見五指。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這個時代需要活的武祖,而不是死后的悲慟……”
  武之印記以往像個大忽悠,但現在卻是飽含感情,非常的傷感,不斷召喚與禱告。
  “武祖……復活歸來吧!”
  隨著武之印記最后的大吼,整座山谷徹底的被陰霧所淹沒了,周圍盡是魂影,漆黑一片,縱然是近在咫尺,也什么都看不清。
  “轟”
  通天巨木前,發出一陣撼動天地的巨響,一個神秘的世界門戶開啟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從里面震蕩而出。
  蕭晨與白起如怒海中的浮萍一般,被一個駭浪打翻出去數百丈遠,他們全都驚駭無比,難以接近那片地域寸步。
  “嗚嗚……”
  狂風大作,英靈嘶吼,戰魂咆哮,一條條高大無比的魂影矗立在天地間,堪與那根通天巨木相比。
  蕭晨與白起面面相覷,難道說武祖真的要復活歸來了?他們內心極度震驚。
  “吼……”
  武之印記,渾身光芒大作,青光暴漲,充斥山谷中。很多戰魂都圍繞著他旋轉,不斷咆哮。
  漆黑的山谷劇烈搖動,仿佛要崩塌了一般。要知道半祖級的力量,很難打碎山谷的中山石,而現在卻發生了這樣可怕的場景,可想而知召喚來了怎樣的偉力。
  狂暴的氣息在漆黑的山谷中整整持續了多半個時辰才慢慢平靜下來。
  當一切復歸平靜后,蕭晨與白起才再次走上前去。
  武之印記化成人形,走到通天巨木前,堅定而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巨柱上,而后用力一扯,竟似拉抽屜一般,從神木中抓出一個巨大的暗盒。
  “轟”
  一股神秘氣息立刻鋪天蓋地涌動出來。
  當年,武之印記將那這巨木當成了一個容器,保留下了武祖的尸體。此刻,他迫不及待的向著暗黑中觀看。
  但結果讓他感覺天旋地轉,里面空空如也,武祖尸體不翼而飛。
  “怎么可能?哪里去了?!”武之印記焦急的大叫。
  “有骨粉……”
  蕭晨提醒道。
  在暗盒中有一層灰白的骨粉,按痕跡來看,應該是一個人死后化成灰的殘留之物。
  武之印記如遭雷擊,劇烈晃動,險些栽倒在當場。他難以接受這個結果,不相信眼前的事實。
  “不可能,我不相信!”武之印記大吼道:“武祖的**堪比祖神兵,甚至比祖神兵還要堅硬,怎么可能會化成骨粉呢?!”
  但是任他怒吼也改變不了眼前的事實。
  他難以承受這個結果,不斷的嘶吼、叫嚷著。
  從的武之印記的吼聲中,蕭晨與白起驚悉了很多隱秘。
  當年,武祖確實戰死了,但他的戰績比傳說中還要可怕。被陰謀伏擊后墜入可怕的絕世兇陣中,遭遇四位異界祖神,但是卻生生滅掉了當中兩人!
  葬兵谷是一個極其神秘的地方,可以讓神兵成長,武之印記想要讓武祖重活,可謂想盡了辦法。
  武祖的**強橫無比,甚至勝過祖神兵,他決定將武祖尸體當作神兵來處理,埋入葬兵谷讓其恢復成長。
  為此,他甚至了放棄了自己的本體,那根巨大的神木,將武祖的尸身置于其中,使其與之合一,更加像祖神兵。
  雖然此刻武之印記近乎狂亂,喝吼出來的信息非常散亂,但是蕭晨與白起還是漸漸明白了個大概。
  感覺武之印記用心良苦,可謂很瘋狂,但是卻無盡歲月過去了,結果揭曉,似乎白白浪費了如此多的光陰。
  “會為什會如此,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當武之印記慢慢平靜下來時,顯得失魂落魄,這個打擊對他實在太重了。
  “我與天碑糾纏無盡歲月,脫困后等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葬兵谷啊……你到底隱藏了怎樣的秘密?為什么將比祖神兵還要堅硬的武祖尸體煉化成了骨粉?”
  蕭晨與白起又驚聞了一些隱秘,葬兵谷竟然可以在時空亂流中自由漂泊,每過五百年就會變換一次空間坐標,很難尋到。
  上一次,武之印記能夠進來純屬巧合,并非像他神兵那般從世界之門進來的。
  武祖殞落無盡歲月后,他尋到了武祖的尸體,但卻也引來了異界祖神追殺。數位祖神破滅時空,遠隔萬里轟殺他,結果卻意外將他打入到了葬兵谷內。
  當年,他大鬧葬兵谷,可謂名副其實的第一神兵,因為當年此谷其他祖神兵都還沒有自己的靈魂。
  “會不會是另一座山谷的祖神兵毀了武祖的尸體?”蕭晨提出了這樣一能可能。
  “不可能,除非徹底毀滅我的本體。不然除卻我以外,沒有人可以打開暗盒。”武之印記搖了搖頭。
  眼前的通天巨木,完好的矗立在這里,已經說明了一切。確實很難毀滅,不是一個祖神兵可以粉碎的。
  正在這時,不遠處的白起像是發現了什么,正在仔細而又認真的盯著那巨大的神木。
  “這里似乎有一行字……”
  聽聞白起這樣說,武之印記嗖的一聲就沖了過去。
  蕭晨也湊到了近前,但是發現根本不認識,古老的字體太過原始了,簡直就像是鬼畫符一般。
  且,歪歪扭扭,像是惡作劇留下的。
  這一行歪七扭八的古字,簡直與小獸珂珂的字跡有的一拼,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上面寫了什么?”
  白起與蕭晨都非常想知道。
  武之印記雖然是一團人性青光,但是卻給人以臉色發綠的感覺,此刻鼻子險些氣歪了,恨恨的道:“XXXX到此一游!”
  那個所謂的“XXXX”自然是無意義的符號,并沒有真正的名字留下。
  他感覺非常郁悶,居然有人留下了如此調侃似的留言,將這里當成什么了,旅游景點嗎?
  武之印記的本體之堅固世所罕見,居然被人在身上刻下字跡,實在讓他有抓狂的感覺。
  “該死的……別讓我抓住你這個混蛋!”他憤憤的咒罵了一句。
  武之印記臉色黑黑的,蹲在那里,研究了很長時間,最后似乎恍然,終于確定了什么,恨恨的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惹不起你,我收拾你那寶貝疙瘩去!”
  看到本體被刻上這些字后,武之印記雖然很郁悶,但是似乎不再那么悲慟了,琢磨了很長時間,仿佛想通了很多事情。
  半個多時辰之后,他變得像沒事人一般,徹底恢復了過來。
  “嘿嘿……”
  武之印記笑的很夸張,很不懷好意,讓蕭晨有些毛骨悚然。
  “小子,先在你身上收點利息!”
  武之印記便活動著手腳,便走了過來,砰的一聲,一下子將蕭晨狠狠砸飛了出去。
  “老神棍你瘋了?!”蕭晨被打了措手不及,渾身劇痛無比。
  “沒瘋,揍的就是你,先在你身上收點利息。”武之印記再次不懷好意的逼了過來。
  “燒火棍,別以為我怕你!”蕭晨黑著臉,什么話也不說了,直接砸出了六面天碑,而后又斬出了二十七把戰劍。
  顯而易見,兩者的差距是難以估量的,蕭晨完敗,被不輕不重的收拾了一番。
  白起沒有湊上前去,知道武之印并不是真要下手對付蕭晨。
  蕭晨呲牙咧嘴,被一個堪比半祖九重天境界的老妖怪收拾,滋味實在不好受。他憤憤的叫道:“燒火棍等著瞧,我早晚會討回公道。”
  “我是武祖真經,唯一通曉武祖絕學的人,可以叫我武之印記!不要亂叫其他名字。”武之印記糾正。
  “哐”
  就在這時,這座黑暗的山谷深處突然一陣顫動,像是有什么龐然大物在翻身一般。
  武之印記當場就變了顏色。
  這第二座山谷,平日間縱然是祖神兵都不敢輕易進出,里面著實很邪異,發生過祖神兵迷失在里面的事件。
  邪異歸邪異,但是這座山谷一直很安靜。可以說是一片死寂之地,今日讓他感覺很不對頭。
  與此同時,山谷崖壁間,那條僅有一人寬、通向另外一座山谷的縫隙,突然光芒綻放出璀璨奪目的黃光。
  伏羲八卦的聲音傳了過來:“神棍出來受死!”
  化形成龜龍的祖神兵,雖然本體被綁縛在另一座山谷中,但是卻可以凝聚出強大的殺念,離體而出。
  一個光芒璀璨的黃銅八卦圖,堵在了這第二座山谷的外面。不過,那股強大的殺念并沒有沖進來,似乎對這里很忌諱。
  “八卦,你這個長舌鬼,真以為我怕你嗎?”武之印記毫不示弱的回應。
  “那就出來一戰吧,決個高低。”黃銅八卦的聲音非常的冷漠無情,正如武之印記所說的那般,它已經化成了蓋世兇兵。
  “轟轟轟”
  大地搖顫,獸吼震天。
  黑色的麒麟獸也沖了過來,堵在了第二座山谷之外。
  同時傳來了那名女子的輕笑聲:“我們知道你的本體在此,不過你這次似乎驚醒了不少祖神兵魂,你縱然魂體相合,也難有轉機。”
  她說的是事情,如果黃銅八卦不是綁縛著的話,一個就足夠了,要知道有了真正的靈魂后,那等若是祖神級的存在了。
  “你們千萬不要亂闖,老老實實的呆在這里。”武之印記叮囑蕭晨與白起,道:“不管山谷里面傳出什么響動,都不要有好奇心,不然縱然你們是半祖,亂闖的話也可能會在瞬間灰飛煙滅。
  說完這些話,他走向了巨大的神木,要與之合一。
  九州之外波瀾壯闊,一座座島嶼像是一顆顆珍珠一般,點綴在浩瀚的大海中。
  龍島之上,郁郁蔥蔥,蠻獸咆哮,兇龍嘶吼,這里顯得生機勃勃。
  這里不僅有龍族強者,更有許多天地異獸,如長達十幾米的飛天巨蜈蚣,房屋般大小的黑蝎子,完全可與蠻龍爭鋒。
  當然,占據絕對主導地位是自然是龍族。
  龍島解封后,所有蠻龍全部恢復了神通,在百族中沒有幾個種族可與他們爭鋒!
  此刻,龍島重地,一座宮殿中,在半祖境界中鮮有敵手的龍族戰神王,正在閉關修煉。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龍嘯將他驚醒了過來。
  “發生了什么事情,難道又有半祖闖我龍族圣山,尋找永恒之光嗎?”
  “沒有外人來襲擾,是圣山上……那只小獸……”
  龍族戰神王聞聽此言,騰的一聲站了起來,走出閉關之所,對那名化成人形跪在地上的龍族,道:“那頭小獸怎么了?它不是一直在沉睡嗎。”看的出他很緊張。
  “是在沉睡,但是今日不知道為何它通體綻放瑞彩,更是引來無盡霞光。”
  “哦,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看,我去看看。”龍族戰神王走出巨宮,而后光芒一閃,化出了獅王龍的龐大本體,渾身金光璀璨,一股強大的龍氣直沖天際,幾乎在一瞬間他就來到了龍族圣山附近。
  果然,龍族圣山絕頂上,籠罩了大片的瑞彩霞光,彩云從四面八方壓落而來,讓那里透發著神圣的氣息。
  過去,圣山上很多地方光禿禿,但是如今到處是綠意。圣山絕巔,一株古樹之上,一個極其奢華的柔軟小窩,是用各種珍稀的靈粹編織而成的,如龍舌草、鳳凰藤、九葉神蘭等,霞光點點,一只雪白小獸正在里面香甜的熟睡。
  “難道是……”龍族戰神王露出一絲驚色。
  “轟隆”
  就在這時,天空中竟然有驚雷爆發,震動的天空都一陣搖顫。
  “果真如此!”
  “王,到底怎么了?”有些龍族不明所以。
  “小家伙可能要進軍半祖境界了。”龍族戰神王如此說道。
  聞聽此話,旁邊的其他龍族驚的下巴險些掉在地上,他們實在有些難以接受。
  “這……不可能吧?!”
  這實在太沒天理了!
  雪白小獸在他們眼中簡直就是一只小懶貓,一睡就是一百多年,到現在還沒睡醒呢,懶的可謂“一塌糊涂”,從來就沒見它修煉過。
  這樣老資格的小懶蟲居然也能夠成為半祖?!
  這讓許多龍族羞愧的恨不得自殺。
  他們本是天地中最強橫的種族之一,但是如此勤奮修煉也沒見過哪頭龍這么快成就半祖之位。
  “不會吧,這個懶的快掉渣了的小東西,呼呼大睡了一百多年,也能夠成為半祖?!”
  許多龍族感覺相當的不平衡。
  “怎么不可能,馬上就要揭曉了。”戰神王瞟了那群神龍幾眼。
  “轟隆”
  像是印證龍族戰神王的話語,天空中開始出現一道道無比可怕的閃電,每一條都足以山岳般粗細。像是一條條奔騰的大河一般,在天空中咆哮著。
  所有龍族都目瞪口呆!
  到了現在他們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實,但是這實在太沒天理了。
  一個懶的過分的小獸,從來都只見到它呼呼大睡,沒看到過它做過什么耗費體力的活動。
  可以說,這一百多年來,呼呼大睡的小獸,已經成為了龍島最為奇特的一道風景線。每次有龍族家長教育子女時,都會拿它當作反面教材,語重心長的說,千萬不要學那只小懶獸,不然一輩子都沒出息。
  結果竟然是這樣……懶的過分的雪白小獸,要進軍半祖境界了!
  實在驚掉了一地下巴,讓人感覺相當的無語。
  “轟隆隆”
  天雷之聲更加的震耳欲聾了,電光無比的可怕,隨時會劈落在龍族圣山上。
  “趕緊叫醒它吧,天雷快轟下來了,它還沒有一點準備呢。”
  旁邊,有龍族如此提醒道。盡管很多龍族對這只小獸的懶惰很不滿意,但是畢竟已經將它當作了己方的一員,不忍它發生意外。
  “無妨,讓它先吃些苦頭。”龍族戰神王這樣答道,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它實在太懶了。”就是他也有些看不過去了,連天雷都快轟下來了,小東西居然還在大模大樣的酣睡,確實有點可氣。
  “轟”
  龍島上空的光華越來越盛,驚雷越發的恐怖了,那種強大的神力波動讓很多龍族強者都感覺陣陣吃驚。
  這時,龍族的十大王族長老全都被驚動了,與很多蠻龍一樣都飛到了這里,目瞪口呆的看著沉睡的小獸。
  與此同時,九州各地,很多強者都感應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眾多修者全都向著海外飛來。
  海外各族就更不用說了,全都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龍島非同一般的能量波動,全都震驚不已。
  眾人都以為,龍族又將誕生出一位半祖了,不過這也是預料中的事情,龍族的天賦無與倫比,沒有幾個種族比得上。
  在這一刻,人間界震動,眾多高手向著龍島匯聚而去,人們想親眼見證一位半祖的誕生。
  蘭諾晉升為半祖并沒有過去多久,短時間內又有一人將要破境,不得不讓人震撼。也不知道有多久的歲月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了。
  龍族非常豪氣,對所有人都放行,允許所有人觀看這等盛事,根本不怕有人暗中使壞。
  強大的龍族,無懼任何挑戰。
  有些半祖已經去了魂界,至今未歸,但還是有些半祖留在了人間界,這些人幾乎都趕到了龍島,再加上其他境界的強者,在這一日龍島上人影綽綽。
  當眾多強者懷著敬畏之心趕到時,看到將要進軍半祖的主角后,皆驚的目瞪口呆。
  先不說,主角根本不是龍族,也不說它如此的秀小,只說它的態度,就足以讓人無語了。
  這種緊要關頭,它居然還在熟睡呢,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神經……也太……大條了吧!
  “有沒有搞錯啊,天雷都快轟下來了,它居然在這個時候睡著了?!”
  “不是在這個時候睡著的,是已經睡了一百多年了。”旁邊,一個龍族非常認真的為那名高手糾正。
  “確切的說,已經睡了一百五十五年了。”一頭幼龍掰著指頭,認真的再一次補充。
  “噗”
  旁邊所有修者都有吐血的沖動。
  這實在太沒天理了!
  降下個天雷轟死它吧,這實在是……天道不公啊!
  有些老古董自然認出了珂珂,但還是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沒見過這么讓人吐血的小獸,懶的已經掉渣了,懶的已經讓人沒脾氣,懶的已經逆天了……“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上的驚雷終于劈落了下來,像是有一道道彩色的天河墜落而下,異常的恐怖,全都轟向那正在龍族圣山絕巔小窩中呼呼大睡的小獸。
  龍族戰神王本想讓小東西吃一些虧,長點教訓,但是卻驚愕的發現,這個打算似乎落空了。
  “轟”
  恐怖的天雷轟落而下時,珂珂的身上瞬間發出七色神光,一下子將天雷全部震散了,閃電漫天潰散,連圣山上的古樹都安然無恙。
  一干人近乎石化,所有觀看者全都目瞪口呆。
  “天道不公啊……”終于有人忍不住吐血喊了出來。
  “轟隆隆”
  就在這時,又有十幾道天雷劈了下來,耀眼的雷光刺目無比,將整座龍族圣山都覆蓋了。
  似乎被雷聲打擾了,小獸迷糊的夢囈,不滿的咕噥著:“表打擾我睡覺……”
  而后,它舒服的翻了一個身,繼續呼呼大睡。
  實在讓人抓狂,這種關鍵時刻,它居然是這種反應!
  所有人都無語問蒼天,蒼天啊,大地啊,你沒開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