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85 半顆石頭骨

蕭晨在谷壁下的碎石堆中仔細搜尋,希望能夠有新的發現,不過石塊雖然很多,卻再也沒有發現特別的器物。
  最后,他只能作罷。將半顆石頭骨托在掌心,仔細的打量,希望能夠看個透徹,發現石人的終極秘密。
  很遺憾,鴿卵大小的石頭骨并沒有石質皮表,根本無法辨別其性別容貌。不像他以前得到的殘破石人一般,有石質皮表附在石骨之外。
  可以說,蕭晨對石人格外的關注,此刻黃金神戟與烏鐵印因密道被封,全都很焦急,但他卻無任何憂慮,不斷的觀察石頭骨。
  白起也湊上前來,道:“以大還原術將它復原,看看其本體容貌。”
  他所說的大還原術,自然不是真的要讓石人復生,只是臨時將其石質皮表還原而已,露出本來面貌。
  “好!”蕭晨自然同意,他非常想知道關于石人的一切。
  白起魂力超絕,在修魂者中難逢敵手,當下一聲喝吼,魂力奔騰,神魂綻放出億萬道光輝。他右手猛力一點,一道神芒頓時射向石頭骨。
  所有神輝沒有一絲遺漏,全部打入到了石頭骨中,被徹底的吸收了進去,但是石人古井無波,并沒有發生絲毫變化。
  “咦”白起相當的驚訝,不斷加力,最后渾身都震動了起來,神魂璀璨,半祖五重天的神力洶涌澎湃而出,集中向一點————石頭骨。
  但是,讓人吃驚的是,石人根本沒有絲毫變化,龐大的魂力流入半顆頭骨中,像是萬流入海一般,沒有驚起絲毫波瀾。
  海納百川,外力難以改變分毫,大還原術對石頭骨起不到絲毫作用,想看看其真容都無法做到。
  白起相當的震驚,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放棄了大還原術。
  此時,黃金神戟與烏鐵印也漸漸安靜了下來,不再為出路消失而焦躁。
  “好好的谷壁為何突然崩碎,震動下很多石塊,難道是因為之石人的半顆頭骨將要出世,自己鼓蕩出的力量?”烏鐵印雖然看似老粗一個,但是卻粗中有細,提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蕭晨也心有疑惑,感覺半顆石頭骨的出現,似乎真的有些蹊蹺。
  “難道方才發出的震動聲響,是石頭骨自己造成的?”白起露出驚異之色。
  “我們再仔細尋找一番。”蕭晨向著山谷上攀爬而去,陡峭的谷壁完全是石質化的,沒有一點土壤。
  在方才震落下碎石的地方,蕭晨發現了一個小小的黑洞,只有拳頭大小,陣陣冷風從里面吹出。
  “嗚嗚……”
  仔細傾聽,竟然有神哭魔慟的聲音,異常凄傷,極其的蒼涼與幽遠。
  蕭晨當時就變了顏色,這也太邪門了。
  “你們聽到了什么?”
  “沒有聽到什么啊。”白起奇怪的看著谷壁上的蕭晨,不知道他為何會這樣問。
  “你們沒有聽到神祗嚎哭的聲音嗎?”
  “切,小子你想嚇我,這招太老土了。”黃金神戟不屑的晃了晃龍頭。
  “嗚嗚……”
  神祗的哀傷,魔王的悲慟,在這一刻,蕭晨深刻感受到了這種壓抑的氣氛,真實聽到了悲慟哭嚎。
  “你們上來。”
  白起覺得有異,聞聽此言,攀爬了上來,他立時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那個拳頭大小的黑洞中吹出的陰風讓他這個修魂者都感覺有些發寒。
  “真的有古怪!”
  “你聽到聲音了嗎?”蕭晨再次問道。
  “沒有,只感覺到了陰冷的氣息。”白起露出疑惑之色,道:“這樣一口小洞到底連接著哪里?”
  聽聞谷壁上的二人如此說,黃金神戟與烏鐵印也沖了上來,兩把神兵也一陣顫抖,感覺到了那陰森冷冽的氣息,他們心悸不已。
  只是它們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對于蕭晨的話語持懷疑態度。
  “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只有我聽到了那蒼涼與凄愴的慟哭之音,我覺得像是一群神祗發出的。”
  白起、黃金神戟、烏鐵印在這一刻,將目光一齊凝聚到了蕭晨手中的石頭骨上。
  “難道是它?!”
  這是他們三個一致的懷疑。
  半顆石頭骨被白起接到了手中,就在這一刻,他身體劇震,險些栽落下谷壁。
  “怎么會這樣?!”看的出他相當的震驚。
  而與此同時,蕭晨什么都聽不到了,但那個拳頭大小的黑洞中吹出的陰風,比他握住石頭骨時要陰冷了很多倍,讓他都忍不出打冷顫。
  “是否聽到了神靈哭嚎的聲音?”
  “沒有,我聽到了神兵在激烈大碰撞的聲音,驚天動地,震耳欲聾,有神祗在大戰!”
  白起的話語讓蕭晨目瞪口呆,怎么聽到的聲音完全不一樣呢?他再次將石頭骨接了過去,結果聽到的聲音依然是神祗的慟哭。
  “讓我們聽聽。”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聯手將那石頭骨托在當中。
  “噴血啊,那個美女好正點,前凸后翹,**長,玲瓏曼妙,豐胸挺,絕世妖嬈啊。”
  “傳說的中妖嬈女啊,我心大動,我心永恒,我心向往……”
  蕭晨與白起目瞪口呆,這兩個家伙也離譜了,大呼小叫,說的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
  “你們兩個到底聽到了什么?”
  “什么也沒有聽到。”兩把神兵如此回答。
  “欠揍吧,搗亂是不?”蕭晨有削他們一頓的沖動。
  “確實什么也沒有聽到,但是我們看到了一群艷女啊,膚若凝脂,如那春水化成的一般,絕代妖嬈,讓我們古井無波、堅硬如鐵的不朽心,都動搖了起來……”
  這兩個家伙越說越離譜。
  “你們兩根廢鐵動什么心,有心也無力!”蕭晨一把將石頭骨奪了回來。
  “神兵也有是有愛心的!”兩把神兵振振有詞。
  經過白起與蕭晨反復追問,黃金神戟與烏鐵印指天發誓,說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只看到一群妖嬈女出現在前方不遠處。
  冷靜下來后,四人都感覺邪的離譜,讓他們皆感覺不可思議。
  為什么只有掌握石頭骨,才能覺察到黑洞中的異常,且所感應到的都完全不同?
  “砰”
  就在這時,山谷劇震,武之印記被人打飛進第二座山谷內。
  此刻,這個老神棍化成了人形,但卻狼狽不堪,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山谷中,將大地都震的裂開出去一道道恐怖的縫隙,他距離蕭晨他們這里并不遠。
  武之印記呲牙咧嘴,似乎遭受了重創。
  蕭晨與白起大吃一驚,要知這個老神棍已經與本體合一了,堪比一個祖神,居然還吃了大虧,真是不可想象。
  “神棍你不是說在葬兵谷中你是老大嗎?怎么敗了?”
  武之印記掙扎著站了起來,沒好氣的道:“你被一群強者圍攻試試看?”
  “那怎么辦?”現在蕭晨與白起全都指望著武之印記殺出一條生路呢。
  “怎么辦,扯呼,逃唄。你們趕緊過來。”武之印記似乎很不安。
  “怎么了?”白起與蕭晨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從谷壁上跳了下來,快速沖了過去。
  “沒辦法了,只能向這第二座山谷深處沖了。”武之印記咬牙切齒,道:“又來了一個更狠的!”
  “又一把祖神兵覺醒了?”
  “要不然我怎么會敗呢!”武之印記懊惱無比。
  “轟”
  就在這時,第二座山谷一陣搖動,黃銅八卦化成的殺念竟然沖了進來,可謂有恃無恐。
  “看來你們真的要玩大的,不怕將第二座山谷內的古怪力量逼出來嗎?到時候我們都不好過。”武之印記很氣憤。
  “是你自己非要向這里逃,我們也是不得已才追進來的。”說話者聲音如同天籟,異常美妙動聽。
  那名手持戰劍的女子,超塵脫俗,翩翩然走進山谷中。在她的身后,還跟著一道朦朧的黃影,亦步亦趨,緊緊的跟著她。恍惚間,兩者不時發生重合。
  蕭晨頓時大吃一驚,神秘女子身后的黃色朦朧身影,手中竟然托著一件讓他非常熟悉的器物,一個渾圓古樸的石球。
  “那是……”蕭晨的瞳孔急驟收縮。
  烏鐵印與黃金神戟也一陣怪叫,他們自然認出了石兵,深深知道可怕之處。
  “就是她,更狠的人。”
  武之印記凝視著持戰劍的神秘女子,以及那手托石球、與她不時重合的黃色身影。
  蕭晨早就知道這個女子非常不簡單,在第九條末路上相遇時,她的一縷神念就達到了半祖七重天境界。
  而在谷底她卻只展現了半祖九重天的神力,這讓蕭晨相當的詫異,原來她的本體一直未出現,直到這時才顯化而出。
  就連武之印記之前都被蒙蔽過去了,此刻才真正認出她到底是誰。
  “她到底是誰?”白起相當的震驚,他覺得這個女子恐怕比那被鐵鏈捆綁的黃銅八卦還要可怕。
  前方,神秘女子不時與黃色的朦朧身影重合、分開,如夢似幻。
  “她的來頭大的嚇人。”武之印記似乎在咬著后牙幫子說話,聲音很低沉,道:“我們走。”
  說到這里,他化成一片青光,將蕭晨他們全部籠罩,向著山谷深處沖去。
  輕笑聲傳來,那神秘女子邁著優雅的步子,裊裊娜娜,似風中的蓮花般,搖曳生姿。她并沒有阻止,只是不急不緩的跟在后面,似乎一切盡在掌控中。
  “你們走不了!”黃銅八卦很急躁,化成的殺念一下子追了上來,整片山谷都在搖顫,以排山倒海之勢壓落而下。
  “你瘋了?就不怕這里鬧邪,當年這里可是失蹤過祖神兵啊!”武之印記大怒,他也不甘示弱,喝道:“你離開本體這么遠,現在等若在自找苦吃!”
  一瞬間,武之印記化成了一根通天神木,長達三百余丈,轟隆一聲砸了過去。
  “哐”
  一聲劇震將那巨大的黃銅八卦一下子砸飛了,可以想象身為武祖神兵的武之印記又多么強悍。
  簡直像是天崩地裂一般,神芒長達數百里,山谷中飛沙走石,神木發出的光芒所過之處沒有什么可以抵擋。
  但就是這樣強大的武之印記,在下一刻還是被人輕易打飛了。
  那神秘女子與身邊的黃色朦朧身影合一,將手中的渾圓石球砸了出來,頓時讓武之印記慘叫出聲,橫飛出去上百里。神木光芒大盛,危急時刻,他沒有忘記卷走蕭晨他們。
  蕭晨與白起皆駭然,真正感受到了女子的可怕,恐怕就是黃銅八卦不被鐵鏈綁縛,本體在此,也比不上這個神秘女子,她似乎才是葬兵谷中的“第一神兵”。
  武之印記裹帶著蕭晨他們一下子飛出去數百里才停下來,憤聲道:“我就不信他們真的敢瘋狂。”
  “她到底是誰,也是祖神兵嗎?”白起相當的驚訝,忍不住問道。
  烏鐵印與黃金神戟此刻則變得異常老實,不在插嘴。
  “她的來頭大的嚇人。”
  能夠被武之印記如此評價,可以想象那神秘女子的身份。
  “當年,女媧為打造祖神兵四處尋找材料,意外發現了一處被毀滅的文明的遺跡,挖掘出上一個文明時代的祖神的**所化成的血泥。可以說是極其珍貴的材料。但是,女媧將各種打造祖神兵的神材準備完全后,卻又終止了計劃,覺得將一位祖神的肉泥當作材料,太過不敬與殘酷……”
  蕭晨與白起皆大吃一驚,不用想也知道了,那黃色的朦朧身影到底有何來歷了,果真來頭大的嚇人!是上一個文明時代的祖神血肉所化。
  果然,武之印記的話語證明了他們的猜測。
  “不曾想,無盡歲月過去后,祖神的骨肉血與那些丟在旁邊的神材自行合一,且意外進入了葬兵谷中,成為了一把難以想象的祖神兵,或者可以稱為祖神也不為過!”
  天籟般的笑聲傳來,神秘女子與黃色的朦朧身影分分合合,如夢似幻,蓮步款款而來。
  “你真要把我們逼上絕路,你已經深入這第二座山谷數百里遠了,就不怕發生意外嗎?”武之印記臉色陰晴不定。
  神秘女子輕笑,緩緩走來,什么也沒有說。
  “走!”武之印記化成青光再次將蕭晨他們包裹住,飛快沖進了第二座山谷漆黑的深處。
  “當年有祖神進入葬兵谷,封困了化成兇兵的黃銅八卦,為何沒有將那個可怕的女子一同制住……”白起很不解。
  “這才是她的可怕之處,瞞過了祖神的靈識,真是難以揣度!”武之印記只有嘆氣的分,他自認為做不到。
  蕭晨暗暗叫苦,這個女子早先化出的一縷神念就曾說過,要他留下二十七把戰劍,現在看來恐怕真的保不住了。
  且,這個神秘而又可怕的女子已經得到了一件石兵,珍重的托在掌心中,看得出她非常的看重,如果被她知曉這半顆頭骨的存在,恐怕也將不保。
  第二座山谷似乎要比第一座山谷大,武之印記深入五百余里才接近中心地域。
  “哐”
  就在這時,可怕的聲音再次發出了,第二座山谷中劇烈震動,而震源就在數里之外。
  神秘而又優雅的女子,在這一刻止住了步伐,不再緊緊跟隨武之印記他們,雖然無法看到她的容貌,但是依然能夠感覺她似乎露出了凝重之色,已經將戰劍遙遙指向了前方。
  秀發無風自動,輕輕飄舞,她靜靜的站在那里,手中的戰劍光芒大盛,似乎對準了一個強大的敵手。
  數里之遙對于武之印記來說,不過咫尺瞬間的事情,一下子就到了山谷的中央區域。
  “那是……”
  他非常的震驚,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來到這片區域。
  前方一片模糊,目前只有武之印記真正看清了。
  不過蕭晨他們卻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極度的陰冷與寒烈,一股陰風吹蕩過來。
  這與他們之前在谷壁上那個拳頭大小的黑洞前所感應到的氣息一模一樣。
  若隱若無間,蕭晨再次感應到了神哭魔慟的蒼涼氣氛。
  且,這次白起、黃金神戟、烏鐵印、武之印記也都聽到了,并不是只有掌握有石人頭骨的蕭晨自己聽到。
  極其的可怕,之前還沒有任何聲音,但是一接近這里,卻立刻聽聞到了。
  “嗚嗚……”
  神祗蒼涼的悲慟聲,嗚嗚的傳來,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而當蕭晨與白起他們向前走了一段距離,漸漸看清一些景物后,更是感覺脊背冒涼氣,尤其是蕭晨,內心極度震撼。
  其他景物還沒有看清,但是模糊間,他已經看到了半顆房屋大小的石頭骨!
  “哐”
  可怕的聲音又一次發出,山谷猛烈搖動,前方那半顆巨大的石頭骨也在顫動。
  武之印記雙目中頓時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九州海外,龍島之上,古木參天,猿啼虎嘯。
  在今日龍島上來了眾多修者,來到了龍族圣山附近,在圍觀小獸珂珂成就半祖之位,結果被驚掉了一地下巴,所有人近乎石化。
  天空中神光萬道,驚雷陣陣,天雷不斷轟落而下。
  圣山絕巔,那株古樹上的柔軟小窩內,珂珂夢囈著,發出稚嫩而又嬌憨的聲音:“我好困呀,表打擾我睡覺。”
  每當有天雷轟落而下時,它那小小的身體就會自動綻放瑞彩,抵擋而住。
  “我真的好困呀……表吵了。”小東西一邊翻身,一邊伸出一對小爪子,捂在了毛茸茸的耳朵上,似乎不勝其煩,感覺被打擾了。
  龍族戰神王實在看不下去了,連天雷都劈不醒它,這個小東西真夠過分!
  這么多強者到場了,眾目睽睽,可謂萬人圍觀,它卻這樣一幅慵懶的樣子,根本沒有意識到天雷在天上劈呢。
  龍族戰神王一聲大吼,在珂珂的耳畔炸響了開來。
  “我好困呀……表……吵我。再睡一年……明年叫我起床……”雪白小獸捂著耳朵,迷迷糊糊的翻身嘟囔著,將后腦勺留給了戰神王。
  所有半祖都無語了,所有強者都目瞪口呆。
  這個小東西太過分了,睡覺……以年為單位!真是懶得快讓人沒脾氣了。
  龍族戰神王滿腦門子黑線,這么多的半祖在看著呢,這實在是鬧出了大笑話。
  旁邊有個龍族少女,非常的靈慧,嫣然一笑,道:“我們龍族的七彩圣樹終于結出果實了,采摘神果嘍。”
  聞聽此言,小獸一下子就從柔軟的小窩里坐了起來,迷迷糊糊的揉著一雙大眼,同時叫嚷著:“哪呢?哪呢?”
  #@¥#@%……看到這一結果,包括半祖在內,所有修者全都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七彩圣樹是我的,你們不要偷我的果子。”
  雪白小獸雖然睡眼朦朧,但卻快速喊出了這樣的話語,生怕圣樹上的果實被人采摘。
  “轟”
  就在這時,天空中劈下七彩雷光,向著它淹沒而去。
  “七彩的果實……”珂珂居然向著那七彩雷光抓去。
  一群人全都傻眼,龍族戰神王更是又急又氣,大叫道:“小心,那是最為兇暴的七彩天雷!”
  “轟隆隆”
  兇暴的七彩雷光,全都被迷糊的小獸召喚了過去,被它壓縮成一團,像是丟糖豆一般扔進了嘴里。
  “咿呀!”
  就在這一刻,小東西吃盡了苦頭,大聲叫喊了起來,渾身電光閃爍,所有潔白如雪的毛發全都倒豎了起來。
  七彩雷光將它淹沒了,它渾身都在放電,身下那由靈粹編織成的柔軟小窩第一時間化成了飛灰,接著是那棵古樹,也在一瞬間灰飛煙滅。
  龍族圣山都搖動了起來,珂珂墜落在山巔上,化成一道白光,四處放電。
  過了好長時間,它才停下來,睡意全消,一雙明亮的大眼氣呼呼的瞪著天空。
  “咿呀咿呀……”小獸珂珂非常生氣,一只小爪子指著天空,氣呼呼的道:“壞蛋出來……偷襲我……”
  遠處,眾多修者險些栽倒在地上,鬧了半天,到現在這個小迷糊還不知道遭遇了天雷呢,根本沒有意識到它自己正在進軍半祖境界。
  更讓人感覺蒼天不公的是,小東西并沒有被那七彩雷光傷到分毫,就是被電疼了而已。
  小東西氣呼呼四處打量,看到一群人在圍觀,立刻吵吵嚷嚷了起來,發出稚嫩的聲音喊道:“偷襲我的壞蛋……出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