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486 上代的祖神

黑暗的葬兵谷中,陰冷氣息撲面而來,讓白起與蕭晨這個級數的強者都有打冷顫的感覺。
  第二座山谷中央區域,那半顆巨大的石頭骨是如此的醒目,讓人看了不禁為之心中惶然。
  武之印記沒有動,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死死的盯著前方。
  蕭晨與白起看到這一情況后,不禁止住了步伐,此刻他們距離石頭骨不過十丈遠,可以一覽無余。
  冷颼颼的陰風正是石頭骨吹出的。
  “這石頭骨……”
  蕭晨伸開了左手,將那鴿卵大的半顆小頭骨托在掌心,看著前方那房屋般大小的半顆石頭骨,他露出了驚疑的神色。
  兩者太像了!
  如果前方那半顆巨大的頭骨縮小的話,似乎能與掌心的這半顆小頭骨對上。
  山谷劇烈搖動后,已經漸漸平靜下來。
  前方,那巨大的石頭骨宛如化石,靜靜的橫在那里,給人以穿越盡歷史長河的感覺。
  明明沒有絲毫能量波動,也沒有任何危險氣息,但是這半顆巨大的石頭骨還是帶給人以極其異樣的感覺。
  蕭晨與白起都不知道為何,升騰其一股崇敬之意,忍不住有對這半顆頭骨行禮的沖動。
  這并不是妖邪的力量作祟,這僅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沖動。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則心中充滿了敬畏,遠遠的看著,一動不敢動,它們似乎非常懼怕。
  而后方武之印記的感受則又大不相同了,他已經化成了人形,周身青光大盛,時刻戒備著,做好了大戰的準備至于更遠的地方,數里外的神秘女子,則如臨大敵,手中戰劍光芒刺目,她已經與身邊的黃色朦朧身影合一了,纖纖玉手平舉戰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每走一步,地面上都會留下一個清晰纖秀腳印,她似乎承受了一種無法想象的力量。
  巨大的石頭骨,雖然不知道立在這里多少年了,但是上面卻沒有一點灰塵,古樸真實無比。
  石頭骨周圍一片黑暗,伸手見不見五指。它像是一座大門一般,它連通著一個黑洞洞的通道!或者說,它連接了一片奇異的空間。
  半顆石頭骨內部無盡深邃,支撐它的地面更是黑的讓人心悸,吞噬一些光芒,在那里似有一個深洞,沒有盡頭,與另一片空間相連。
  手持戰劍的女子,一步步逼了過來。武之印記迫不得已也來到了石頭骨的近前,他己要防備女子,又對石頭骨充滿了戒心。
  “石人天下九分,這里有半顆頭骨……”武之印記的聲音似乎在顫抖。
  神秘女子在這一刻忽視了武之印記,她與那道黃色的身影分分合合,在她們之間竟然旋轉出兩條陰陽魚,噴出一道道光華,向著那半顆石頭骨籠罩而去,竟然想要將之煉化。
  武之印記籠罩蕭晨他們,急速后退,似乎唯恐避之不及。
  “砰”
  兩條陰陽魚糾纏在一起,形似太極,發出的光芒轟在頭骨之上,聲音巨大無比。但是,半顆石頭骨卻紋絲未動,承受了祖神兵的一擊,沒有任何損傷。
  “哐”
  就在這時,山谷內再一次劇烈震動。神秘女子、武之印記全都緊張到了極點,因為他們發現了震源就是石頭骨,或者說是石頭骨下的漆黑深洞。
  與此同時,蕭晨感覺掌心的半顆石頭骨一陣跳動,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直到周圍安靜下來,掌心中的半顆小頭骨才歸于寂靜。
  “刷”
  光芒一閃,黃銅八卦顯現而出,雖然是殺念所化成的,但是與實體看不出區別,上面八個古老的符號閃耀出無比強大的能量波動。
  “轟”
  大地劇震,龐大的墨麒麟與那只三頭九尾的暴龍也相繼沖了過來,這兩只龐然大物像是小山一般,帶給人以強大的壓迫感。
  “哧”
  長大的戰戈劃破天空,手持混沌戰戈的高大的男子大步走來,也出現在了當場。
  很顯然他們看到神秘女子安然無恙進入谷中央,他們也不再猶豫,全都跟了過來。
  “石人……”
  “竟然是石人!”
  ……“石人一分為九,分散天下間,當年有巢氏、燧人氏、伏羲幾位分別珍重收藏,外人誰也不知道到底有何秘密。”手持混沌戰戈的男子,手中戰戈殺氣騰騰,直沖霄漢,如蓋世魔神覺醒了一般。
  黃銅八卦也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道:“那時我還沒有真正的自主靈魂,瑣事記了不少,但對于很多大事卻只有模糊的印象,根本不知此中秘密。”
  與此同時,龐大的墨麒麟與神異的暴龍全都一起望向了神秘女子,它們什么話也沒有說,但是意態明顯,在詢問她。
  畢竟場中她的來頭最大,稱之為祖神也不為過!乃是上代的祖神肉骨血泥,早于在場所有祖神兵一個文明時代。
  “在上一個文明時代,這尊神秘的石人就早已存在了,那個時期就已是一分為九。”
  聽到她說出這樣的秘密,在場無論是人還是神兵,全都震驚無比,這石人的來頭似乎大的嚇人,異常的久遠!
  “我是上代殞落的祖神所化成的血泥,靈識早已潰散,只有這一點模糊的記憶而已。”
  神秘女子聲音悅耳,云淡風輕,沒有絲毫感情波動,而在這個過程中她手中的戰劍始終指著那半顆巨大的石頭骨,似乎在面對著一個無法想象的強大敵手。
  “不過,我想有人知道古石人的秘密……”神秘女子此語一出,在場幾個強大的祖神兵魂,全都齊刷刷望向了武之印記。
  黃銅八卦本體堪比祖神,它的殺念的極其恐怖,而神秘女子更是等若一個祖神,透發出的壓力無法想象。
  至于手持混沌戰戈的男子,以及墨麒麟與暴龍這兩頭龐大物,也全都有半祖九重天的實力,給武之印記和蕭晨他們造成了莫大的壓迫感。
  “別看我,別說我根本不知道,就是知道的話,你們不給我一些好處,我也是不會說的。”武之印記不斷退后。
  “神棍老老實實的交代,不然我們將你大卸八塊,當廢柴燒掉!”黃銅八卦聲音很冷,并不是在說笑。
  武之印記大怒,道:“八卦男,你連我的光輝歷史都記得,怎么會不知道這等大事。我雖然不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石人的秘密。因為,你是一個活八卦,什么秘密都瞞不過你。”
  “神棍你少要挑撥離間,那時我根本沒有自主意識呢,對于祖神間都不能說的秘密,我怎么可能會知曉。只有你這根廢柴干的那些破事才能夠被我發現。”
  “放你個八卦!”武之印記大罵道:“你那時明明有了一縷意識,最愛窺視別人的隱私,怎么可能不知道石人的秘密,不要拿我的光輝歷史搪塞,趕緊說出來石人的秘密。”
  “光榮你個神棍!”黃銅八卦也大罵,深恐成為懷疑對象,道:“你那些破事,也算光輝歷史?那個時候只有你最先誕生了自己的靈魂,只有你可能知道祖神間的秘密!”
  ……這兩個老jiān巨猾的祖神兵做出如此姿態,大吵了起來,全都往對方身上推。
  “哼”
  手持戰劍的女子一聲冷哼,頓時如驚雷一般震的在場位祖神兵魂全都一震,她身邊那道黃色的朦朧身影托著圓潤的石兵,眼神掃過每一個人。
  而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武之印記的身上,道:“不說沒有關系。那就勞煩你為我探探這口深洞吧。”
  “嗚嗚……”
  石頭骨下的深洞中傳出陣陣嗚嗚聲。
  “我還有些印象,半顆石頭骨似乎在……祖井旁,這里……這個深洞應該是傳說中的祖井……”
  神秘女子似乎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想要極力回想起某些往事,但是過了很長時間,她卻再也無所獲。
  “既然你不說。我再給你兩個選擇……”神秘女子聲音很動聽,但卻帶著一股威嚴,似一代女皇一般,俯視著武之印記,道:“一是讓我們煉化,然后將你扔進這個祖井中。二是你自己跳進去,探個究竟。你自己選擇吧。”
  “理當如此。”黃銅八卦第一個響應。
  墨麒麟與三頭九尾的暴龍也咆哮點頭。
  武之印記大怒,道:“真以為我怕你們,那就再大戰一場。”
  不過當他看到神秘女子身旁那道黃色的朦朧身影揚起圓潤的石兵時,他頓時底氣不足了。
  畢竟,眼前有兩個可與他爭鋒的強大敵手,堪比祖神,他根本無法應付下來。
  “我言出必行,既然你不愿意,先從他們開始。”
  神秘女子立身在那里似筆直的翠竹一般,未曾動彈分毫,但是她與黃色的朦朧身影間卻飛出兩條陰陽魚,在一剎那間將黃金神戟與烏鐵印籠罩了。
  “砰”
  兩把神兵一下子被打飛了出去,化成兩團光芒沖向巨大的石頭骨內部,墜落進漆黑的深洞中。
  “媽了個巴子!”
  這是兩把神兵發出的最后聲音,他們直接墜入了深不見底的洞窟中。
  石頭骨下的黑洞中發出陣陣嗚嗚的聲響,很快就將兩把神兵的聲音淹沒了。
  這個女子果真可怕,根本不給人猶豫的機會,直接付諸行動。
  “現在說出石人的秘密吧……”她非常冷靜的盯著武之印記。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話,有什么可隱瞞的?我推測這是與天碑同樣古老的器物,是屬于我們所不了解的文明時代的‘天物’。”武之印記已經有了冒汗的感覺。
  “這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說到這里,她盯住了蕭晨與白起,道:“你們兩個也下去吧。”
  兩條陰陽魚分而游動,光芒大作,蕭晨與白起在祖神級的力量下,根本沒有一絲反抗的能力,一下子就被扔進了石頭骨內。
  武之印記大怒,上前阻擋,但是神秘女子與黃色朦朧影跡聯袂上前,一把戰劍與一枚圓潤的石兵擋住了他。
  “回來!”
  就在這時,深不見動的洞窟內,剛剛落進去的蕭晨又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了回來。兩條陰陽魚將他絞了上來。
  “還沒有將你的戰劍收走,讓你這樣墜落進去,萬一將戰劍遺失就麻煩了。”手持戰劍的女子如此說道。
  蕭晨因此而躲過一劫,面對這個似祖神般的神兵魂,他深深的感受到了無力對抗。
  修煉無止境,強大的力量之上還有更加強大的力量!
  蕭晨慢慢向著武之印記移動而去,想要將手中的半顆小頭骨遞個他,看看能否發揮出恐怖的戰力。
  但是,這似乎很困難,黃銅八卦、神秘女子這兩大強者的神識何其敏銳,他想走過去恐怕會立刻被看出異常。
  “拼了!”
  武之印記化成人形,揮動雙拳,打出數百里長的可怕拳光,直接震動的整座山谷都搖動了起來。
  神秘女子與黃色的朦朧身影合一,瞬間擋住了他,不多時就將無盡拳光壓制了下去。
  而黃銅八卦化成的殺念,冷笑著對蕭晨道:“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將戰劍交出來,二是自己跳進洞窟中。”
  在這一刻,蕭晨很決絕,什么話也沒有說,以八相極速沖進了洞窟中,他自己跳了進去。
  “留下戰劍再跳也不晚。”黃銅八卦冷笑,分出一縷強大的殺念向著洞窟內卷去,想要將蕭晨抓回來。
  但是,此刻的蕭晨已經張開了右手,掌心的半顆頭骨向上,席卷而來的那一縷殺念全部沖進了頭骨中。
  “嗚嗚……”
  可怕的神祗哭嚎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還有呼呼的風聲,蕭晨墜落進洞窟之下。
  黃銅八卦大吃一驚,喊道:“那個小子手中有半顆石頭骨!”
  此語一出,驚的在旁大戰的神秘女子都住手了。
  不是他們神識不敏銳,實在是石頭骨太古怪了,根本沒有特異之處,無法被提前感知。
  “什么,他手中有半顆石頭骨?他……怎么可以掌控在手中?!”武之印記也相當的震驚。
  “說出石人的秘密!”神秘女子的雙目中第一次射出兩道冷電,駭然無比,縱然是黃銅八卦、武之印記都感覺一陣心驚肉跳。
  “我真的不知道。”
  在說這席話時,武之印記突然化成一道青光,直接沖擊了巨大的石頭骨內,跳進無底洞窟中。
  黃銅八卦打出一道恐怖的光束,神秘女子化出的陰陽魚更是第一時間沖出,但是依然沒有能夠阻止。
  “嗚嗚……”
  陰冷的氣息與讓人發毛的聲音自下方傳了上來。
  神秘女子沖到石頭骨近前,盯著那深邃的洞窟,凝視了很久,才慢慢后退。
  黃銅八卦充滿了遺憾,道:“怎么辦?二十七把戰劍啊,還有半顆石人頭骨,就這樣墜落了下去,太可惜了!”
  手持戰戈的男子也走到了近前,旁邊的墨麒麟以及暴龍更是發出陣陣咆哮聲。
  “祖井……祖井……”神秘女子陷入苦思中,在竭盡全力回想,而后自語道:“這似乎是一處妖邪之地,祖神去了都有危險……”
  但她也僅僅想起這么多,正色道:“我們無法進入,就守候在這里,若他們能夠活著回來,終究是徒作嫁衣。”
  深邃的洞窟之下,黃金神戟與烏鐵印摔的暈頭轉向,他們破口大罵。
  但是不過片刻間,“砰”的一聲巨響,兩把神兵直接被砸的閉上了嘴巴。白起渾身骨骼近乎全部折斷,滿身傷痛的踩著兩把神兵,艱難的站了起來。
  “我X,往哪砸啊?”
  “當我們是棉花地了怎么地?”
  兩把被砸的家伙,從來都不是吃虧的主,吵吵嚷嚷。
  白起懶得跟它們計較,他的身體怎么會比兩把神兵堅硬呢,說起來吃了大虧,走向一旁開始療傷。
  “砰”
  兩把唧唧歪歪的神兵,再一次遭創,這一次直接被砸懵了,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媽的,砸上癮了吧,當我們是床墊了?!”
  兩個被砸懵的家伙回過神來后氣急敗壞。
  蕭晨也感覺渾身劇痛,縱然有祖神戰衣護體,也難受無比,緩緩站了起來。
  “麻煩你……趕緊高抬貴腳,你踩住我英俊無比的臉了。”蛇身、祖龍頭的黃金神戟鼓著腮幫子,瞪著那只踩在它嘴巴上的大腳。
  蕭晨搖搖晃晃向前走去。
  “太陽啊,蹬鼻子上臉了,我跟你急了!”黃金神戟氣的大叫。
  蕭晨沒有注意,蹬著它的祖龍鼻子,踏著它那張龍臉走了過去。
  他確實受創不輕,氣血翻涌,雖然沒有白起那么嚴重,但也需要趕緊療傷。
  只是,蕭晨剛剛坐下,烏鐵印憤憤的聲音又吵嚷了起來。
  “抬起你那高貴的屁股,坐在我的臉上了。”
  蕭晨暗叫晦氣,用力踩著烏鐵印走向了一邊,道:“你們兩個不想繼續挨砸,趕緊靠邊站,不然還有的受。”
  只是還沒有等兩把神兵挪動地方,一個龐然大物已經砸了下來。
  “砰”
  這下兩把祖神兵不再唧唧歪歪了,徹底沒了聲音。
  武之印記拍拍屁股站了起來,打量四周,道:“都沒事嗎?”
  “有事……請您老人家移步前行……高抬貴足……”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虛弱的在他的腳底下發出顫音。
  洞窟下雖然很昏暗,但是卻完全可以看到四周的景物。
  并沒有一點狹小與憋屈的感覺,相反這里非常的空曠,自成一片天地。
  遠處,有點點神光在昏暗中閃耀,傳來陣陣神祗的哭嚎聲。
  像是昏暗與空曠的原野上,飛舞著一只只螢火中一般。
  真不知道這片地域到底有多么廣闊。
  “小子你手中握著半顆石頭骨?”武之印記向蕭晨急促追問。
  “是的。”蕭晨一邊療傷,一邊也在打量著空曠的原野。
  “完了!”武之印記似乎異常的懊惱,道:“帶著你真是倒霉!”
  “怎么了?!”看到他這樣一幅樣子,蕭晨感覺很驚訝。
  “我們似乎離最邪之地不遠了!”武之印記如此回答。
  蕭晨先是一呆,而后立刻露出喜色,道:“太好了!”
  “好個毛!”武之印記似乎很不安,不斷掃視著空曠的原野,道:“通往最邪之地的路上,最為危險,縱然是祖神都不一定能夠平安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