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87 進入祖井

傳說中,裂開的兩半石頭骨相遇,才能打開通往最邪之地的道路。這是武之印記只字片語所透露出的信息。不過這條道路非常危險,縱然是祖神都不一定能夠安然通過。
  眼前這片大地非常廣闊,無邊無垠。昏暗中,點點神光閃耀,像是一只只螢火蟲在空曠的原野上飛舞,傳來陣陣神祗的哭嚎聲。
  武之印記與蕭晨他們深一腳、淺一腳的前行,周圍是齊腰深的野草,在這地底之下有這些真實的草木,實在讓他們都很驚訝。
  “撲棱棱”
  一只尺許長的野鳥從草叢中驚飛而起,樣子非常怪異,鳥的身體,象的頭顱,那雙象牙潔白如玉,象鼻來回翻卷,它在天空中盤旋俯視著幾人。
  “這是什么鬼地方,連鳥都有長鼻子了?”黃金神戟大咧咧的嚷嚷著。
  “這是上一個文明時代的生物。”武之印記露出凝重之色,他感覺這個地方很邪門,而后又提醒道:“不要小看它,大意的話可能會被傷到。”
  “笑死人了,一只小鳥也能傷我?”黃金神戟一百二十個不服氣。
  “哧哧”
  它的話音剛落,天空中射下兩道雪白的光束,極其刺目,是尺許長的怪鳥的象牙所化。
  黃金神戟頓時大叫了起來,道:“哎呀,疼死我了!”它所化成的大蛇來回的翻滾,將周圍的野草地都給碾平了。
  武之印記朝著天空中一聲喝吼,一片熾烈的神光隨著聲音綻放開來,頓時將怪鳥驚走了,那兩根象牙也一閃而沒,消失不見。
  “連只鳥都敢欺負我,媽了個巴子!”黃金神戟的軀體被方才的可怕象牙留下兩道清晰的劃痕,可想而知那種怪鳥的力量很等強大。
  白起也感覺不可思議,若是這樣的話,前方豈不是充滿了危險。
  “我要提醒你們,千萬不要大意。”武之印記非常認真,神色鄭重無比,道:“上個文明時代的生物,但凡能夠活下來的必然非同尋常。”
  “該不會碰到只長翅膀的兔子,我們要也小心謹慎對待吧?”烏鐵印盯著不遠處一只正在啃草的兔子。
  那只兔子很特別,并不是真的長了翅膀,而是耳朵超級大,如同兩片大蒲扇一般,比它軀體都大了一倍,一邊進食一邊打量著幾位不速之客。
  “沒錯,只要是看到活的生物,都一定要嚴加防范。”武之印記認真回應道。
  “你是說這只兔子也有危險?”烏鐵印漫不經心的問道“呼”
  那只的兔子雙耳扇動,快速疾風一般沖天而起,雙耳震動出一種可怕的光波,瞬間將烏鐵印轟出去數十丈遠。
  而后,那只兔子扇動著雙耳,大模大樣的飛走了。
  烏鐵印:“¥#@¥##%……”
  眾人目瞪口呆,這里也太邪門了。
  武之印記再次鄭重提醒道:“你們看到了,不要輕視任何史前生物。”
  對于上幾個文明時代遺留下來、未曾真正滅絕的生物,幾人都非常感興趣,不斷追問武之印記。
  “我雖然算的上老古董了,但畢竟只是這個文明時代的強者。在那遙遠的過去,究竟有哪些種族,究竟有幾個文明時代,也不太清楚。”
  難得這個老神棍沒有瞎忽悠。
  “不過可以肯定,方才所見的怪鳥與巨耳兔,肯定不是已經覆滅的文明時代的‘主角’,充其量只是生命力強大的生物。”
  接下來武之印記的一番言論,同天外天和人外人曾經說的話有些出入。
  據老神棍講,人類確實毀滅數次了。不過并不是天地間最早的“主角”,而現今的百族也不完全是異界無上祖神試驗的產物。
  按照老神棍所了解的傳說,強大的龍族是先于人族誕生在天地間的“主角”,那個文明時代被稱作恐龍文明時代。
  “難怪龍族如此強橫,傳承悠久啊……”白起感嘆著。
  而在恐龍文明時代前,天地間的“主角”則是天人族,這是一個極其強大的種族,到目前為止雖然只剩下數十人了,但是在百族中無人敢招惹。該族向來有同階為王的傳說,強大無匹。
  “天人族竟有這樣的來歷……”
  人族、龍族、天人族全都被毀滅過數次,每一族都有過數個文明時代。而三族的多層歷史,可以簡稱三大文明史。
  至于三大族之上是否還有其他大文明時代,就不是老神棍所能夠知曉的了。
  “我明白了……”武之印記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力攥緊了拳頭,道:“以前只是推測最邪之地有永恒之光,現在可以肯定了,一定是這樣,那里最少埋葬著十位以上的祖神!”
  “你為何如此確信?”
  “以前我并不知道最邪之地在葬兵谷之下,直到今天意外得知你攥著半顆石人頭骨,才恍然大悟。”
  關于兩半石人頭骨相遇,可以打開通往最邪之地的道路,武之印記在之前已經簡單說過,這次并沒有細說。
  “葬兵谷在上,埋葬著歷代的祖神兵。最邪之地在下,按常理來說,埋葬的自然是祖神,那里一定會有永恒之光。”武之印記信誓旦旦。
  “那是……”就在這時,武之印記的雙眼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一個如同幽靈般的騎士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草原前方,他與坐下的戰馬通體都呈烏黑色,沒有任何能量波動,像是一道幻影般憑空出現。
  “天人族陣亡的騎士!”武之印記露出了凝重之色。
  剛剛還在談論三大文明種族,現在卻一下子出現了一個天人族已陣亡的騎士,事情似乎非常不妙。
  一陣風吹來,帶來了濃重的死亡氣息。
  死亡騎士無聲無息的將手中的長矛揚了起來,“轟隆隆”一聲巨響,在他的身后出現一片可怕的灰色霧靄,像是潮水般翻涌著沖來。
  “不好!”武之印記大叫一聲,包裹著蕭晨他們,化成一道絢爛的青光,飛遁向大草原深處。
  “隆隆……”
  在他們的身后,像是有萬馬在奔騰,又像是有怒海在咆哮,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死亡騎士手持戰矛與黑色的戰馬合一,在前奔跑,在他的身后是灰色的霧靄,向著向著武之印記他們席卷而去。
  “祖神死亡后,靈識徹底消失,魂力崩潰所形成的陰霧!”蕭晨對這種灰色霧氣太熟悉了,當初與天外天和英熊幾人被困了足足一百五十多年。
  “轟”
  武之印記揮動拳頭,向后打出數十道百余里長的恐怖拳光,而后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
  整整三個時辰的大追殺,他們才終于擺脫那灰色的霧靄與死亡騎士。
  也就是武之印記這等存在,不然定然如蕭晨上次那般,被祖神陰霧吞沒進去。
  “果真是通往最邪之地的可怕道路,剛開始就見到了這等危險,說不定我們會全滅在這條路上。”武之印記的臉色很不好看,他雖然能夠對付祖神陰霧,但是接下來會遇到什么很難說,他繼續道:“居然見到了天人族的死亡騎士,肯定是那一種族的祖神毀滅后魂力所化的陰霧。”
  “不如我們就此退走吧。”烏鐵印如此建議道。
  “我倒是想退走,但是出口被那神秘女子與黃銅八卦守著,回去是自尋死路,還不如繼續前進碰碰運氣。”說到這里武之印記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道:“我想那個老八卦此刻也很不好受。第二座山谷絕對沒那么簡單。既然這里出現了天人族祖神陰霧,說不定第二座山谷中也埋葬有天人族的祖神兵。”
  武之印記猜想的不錯,此刻第二座葬兵谷中發生了激烈的大戰。
  神秘女子與黃色的朦朧身影合一,正在大戰一把剛剛覺醒的蓋世兇兵,連黃銅八卦的殺念化成的影跡都被打飛了。
  第二座山谷,猛烈搖動,神兵殺氣震動天地!
  通往最邪之地的道路上,武之印記感嘆道:“大才啊,前輩當中有大才。誰說祖神之數不能破十?縱然是戰死,尸骨與魂力都能夠如此合理利用,真是福澤萬古!”
  “可是,有人能夠整合這股力量嗎?”蕭晨皺眉道:“恐怕憑空創造出了另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倒也是,蓋世兇兵以及祖神陰霧等早已不是原來的神圣。”武之印記嘆了一口氣。
  三天后,蕭晨他們走出了無垠的大草原,在前方發現了一片遺跡。
  那是一座巨城被毀后的廢墟,也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了,讓武之印記看的都直皺眉頭。
  蕭晨撿起一塊烏黑的瓦礫,入手沉甸甸,竟是未明的金屬打造而成的。這讓他大吃一驚,仔細觀看,發現這片廢墟的瓦礫、斷椽全都堅不可摧,是十分罕見的煉器材料。
  白起動容,道:“這是極品材料,這樣一座廢墟,如果將全部提純的話,足以打造出一把恐怖的神兵。”
  就連武之印記也露出驚色,道:“真是奢侈,用這樣的絕佳神材建城,真該天打雷劈。不過,此城終究還是化成了廢墟,恐怕最起碼也遭遇了半祖九重天高手的攻擊。”
  碰到這樣一片神秘的遺跡,蕭晨他們自然不會輕易放過,開始挖掘,希望能夠尋出一些有用的器物。
  “砰”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很直接,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橫掃斷壁殘垣,如山般的瓦礫到處飛濺,一下子將廢墟中央區域清理了出來。
  “咦,這地下似乎有古怪,有封印的力量。”
  那片區域,地表上覆蓋著漆黑的石板,兩個家伙無法撼動,像是有強大的神力加持封印了。
  “這不是天人族的建筑,更不可能是龍族的建筑,多半是我們人族的古城遺跡。”武之印記大步走了過去,道:“閃開,讓我看看。”
  他現在兵魂與本體合一,戰力強大無匹,輕輕一跺腳,那片黑石地面便迸發了璀璨奪目的光芒。
  “你們都快退,這里似乎真的有古怪。”
  武之印記開始加力,雙腳踏動,像是百萬座巨山在震動一般,力量磅礴如瀚海。
  “轟”
  神光沖天,那片黑石地面徹底龜裂了開來。
  “不好,快走!”武之印記突然大叫,將幾人包裹起來,化成一道青光便沖向了天際。
  廢墟中沖出一道長達十幾里的金線,從地下直沖了上來,盡管非常精細,但是卻刺目無比,金線比之萬重天雷都要可怕萬倍。
  武之印記向后轟出的拳光,被它輕易的割裂為兩半,可謂摧枯拉朽,無堅不摧!
  “那是什么?!”白起非常的吃驚,一路上所見莫不超出了理解。
  “那是史前的殺戮之光!”
  “殺戮之光是什么?”黃金神戟問道。
  “說了你們也不懂!”武之印記極速飛遁。
  “逼近了!”蕭晨大聲提醒。
  就在他們的身后,那道金線已經長達百里,橫掃了過來,眼看就要割裂到武之印記所化成的青光了。
  “拼了!”
  武之印記破碎虛空,沖進了空間隧道中。
  黃金神戟嗷嗷大叫:“你不是說在通往最邪之地的路上不能撕裂空間嗎?這樣極有可能會進入混亂時空中,永遠無法找到出路……”
  “沒有生路,只能如此冒險了。”武之印記的話語很焦急。
  身后的史前殺戮之光并沒有追進來,這是值得慶幸的事情。不過他們真的沖進了一片混亂的時空通道中,時間與空間極其不協調,他們迷失了。
  “一個美麗女人……”烏鐵印大叫。
  在這混亂的時空中,突然發現一個清麗動人的女子,實在不得不讓人吃驚。
  前方,一個白衣勝雪的絕代佳人,衣袂飄飄,迅如流星,斜飛向了前方的盡頭。
  “清清……”蕭晨當時就驚叫了起來。他絕不會看錯,那個**空靈的白衣少女,正是清清。
  “別廢力氣喊了。”武之印記打斷了他,道:“她在我們前方,即將消失了,差之毫厘,說不定相隔百年,不要忘記,這里是混亂時空。”
  就在這時,前方又有影跡出現,三具雪白的骷髏邁著優雅的步子,跟著那白衣少女的影跡追了下去。
  “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蕭晨雙目神光湛湛,向前眺望,恨不得立刻沖過去。
  “什么閻羅王與輪回王,那是燧人氏的三個徒弟!”武之印記雙目中射出兩道青光,道:“居然是他們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