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491 與珂爸互動

黑暗的通道中,陰風陣陣,像是永無盡頭。
  兩面大青石一前一后將幾人夾在當中前進,原本很沉重的青石此刻像是兩根羽毛般輕飄飄。
  珂珂心中直犯嘀咕,那只叼著草棍的雪白小獸在它心間不斷閃現,讓小東西第一次心緒不寧起來。
  金三億與吳明幾人內心則激動無比,安全的通往最邪之地,這意味著他們可能會得到永恒之光!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出了黑暗的通道,空曠的天地間出現點點光亮。
  “那是……”吳明的眼睛當時就直了。
  顆顆美麗的光點像是鑲嵌在夜空中的珍珠般晶瑩閃閃。
  金三億對那珍珠般的光點不在意,吳明卻震驚到了極點,他從煉器宗的無上寶典最后一頁看到過關于永恒之光的推測。前方,夜空下閃耀出的神秘氣息,與無上寶典最后一頁的記載太像了!
  吳明覺得觸摸到了永恒之光!他的心臟加速跳動起來,口中有些發干,激動無比。
  看到他如此失態,金三億立刻意識到前方閃耀的光華似乎很不一般。
  “漫天都是小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只有小獸珂珂滿不在乎的這樣嘟囔著。
  “哧哧哧”
  蒼穹下,一顆顆光點忽然變得璀璨奪目起來,像是一顆顆星辰一般,且射出一道道熾烈的神光,彼此連接了起來。
  一個巨大的星空之門出現在天空中,完全是由那些珍珠般的晶瑩光點組成的。
  “太奢侈了!”吳明激動的險些暈厥過去,他覺得這個星空之門當年被祭煉時,一定摻雜了部分永恒之光。
  “這是最堅固的時空通道,完全可以將幾個世界貫通起來,縱然過去無盡歲月,也不會塌陷。”金三億驚叫了起來,他是殺手出身,對于潛行匿蹤、穿越時空等最為擅長,自然知之甚深。
  兩面大青石上的字跡綻放出點點光輝,與天空中的星空之門遙相呼應。一片柔和而又圣潔的光輝將他們籠罩了,在下一刻間他們便出現在了星空之門內。
  太古魔城前,一道璀璨奪目的光束,劃破長空,向著白起他們這里掃殺而來。當臨近的剎那,強如黃金神戟與烏鐵印都涌起一陣無力感,根本無法抗衡。
  “殺!”
  武之印記咆哮震天,完全是豁出去了的架勢,揮拳向天空砸去。
  上蒼之手,撼天動地!
  刺目的青光直上云霄上千里,這是堪比祖神的力量,可打碎千萬星辰,可擊穿一個大世界。
  武之印記與那道神光糾纏在了一起,兩者間快的不可思議,完全無法看到了影跡,整片天空都充斥著他們的光影。
  “砰”
  武之印記被洞穿了!
  那道刺目的光芒,從他的胸膛直沖而過,讓下方的蕭晨等人全部變了顏色。
  還好,武之印記渾身青光大盛,很快修復了身體。接著他的動作變得緩慢起來,雙手劃出無比玄奧的軌跡,蘊含著無限武意,代表了目前武道的最高峰。
  他周身繚繞著一道道青光,他將武祖的戰技毫不保留的打了出來!這是極道武境,每一個動作都蘊含著大道奧義,舉手抬足間與天地大道相連。
  盡管他動作緩慢,但是那種無形的天地力量、深奧的本源法則,卻隨著他的每一個動作自然流轉了出來。
  震動四野,遠處的太古魔城都在顫動,武之印記抵擋住了這道神光!
  但是就在這時第二道璀璨光芒從太古魔城那里沖至,絢爛光芒照亮了整片大地。
  兩道神光在天空中交叉在一起,極其美麗與炫目,轟隆一聲直接破碎了世界本源法則,以摧枯拉朽之勢將武之印記打飛出去數百里,兩道光芒自武之印記軀體內穿過。
  武之印記大叫,光芒大盛,他化成了一根上頂天下抵地的神木,從數百里外飛回。
  而此時兩道璀璨光芒已經沖向了蕭晨他們那里,眼看就要幾人淹沒了。
  毫無疑問,身為半祖絕對無法抵擋。
  就在這一刻,蕭晨手中的半顆石頭骨突然顫動了一下,他急忙高舉向天。
  石頭骨沒有能量波動透出,仿佛亙古長如此,如此恐怖光芒掃殺而下時,它依然古井無波。
  但是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兩道光芒似歸巢的鳥雀般沖進了石頭骨中,恐怖力量沒有傷害到幾人分毫。
  隨后,兩道光芒又從石頭骨沖出,在幾人頭頂上空一陣盤旋,又重新沖回了太古魔城,化為兩道美麗的光束纏繞在那里。
  武之印記第一時間收斂起自己的神力,在他的身上出現了兩個極為恐怖的傷口,前后透亮。
  “想不到關鍵時刻這石頭骨救了我們。”強如武之印記也心有余悸,道:“我剛與本體合一不久,難以真正發揮出過去的巔峰力量,方才……險些埋骨這里。”
  “那兩顆流星般的光束到底是什么?”
  “祖神殺念。”武之印記說出了這四個字。
  看似美麗,但卻可怕無比,祖神與之相遇都可能會飲恨收場。
  “那是無比強大的祖神隕落后,最為純粹的殺念化成的!”武之印記感嘆著,他深刻的知道那種殺念有多么的恐怖,如果不是因為石人頭骨在關鍵時刻擋住了兩道光束,恐怕幾人將全滅在這里。
  “純粹的祖神殺念,與大天地本源合一,它們沒有自主意識,但卻恐怖的難以想象,可洞穿祖神級強者,比之前相遇的殺戮之光并不遜色!”
  一座太古魔城被兩道祖神殺念環繞,可以想象這里有多么兇險。幾人根本沒有探究的欲望,貿然過去,那純粹是自尋死路。
  但是,讓他們震撼的是,剛剛走出去數十里,又在地平線上發現了一座死城。不過這里沒有祖神殺念纏繞,只有一座宏偉的巨城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
  “來到了死亡世界深處,一定是這樣!”到了現在,蕭晨越發的相信,他們進入了死亡世界。
  與傳說中的死亡世界深處太像了。
  目前,他們已經見識到了冰山的一角。
  “有意思,這個推論我很贊同。”就在這時,一個無比冷漠的聲音突然傳來。
  蕭晨、白起等人頓時大吃一驚,就在前方數里處,出現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正在背對著他們。
  武之印記凝望著前方,漸漸的露出了一股高昂的戰意,斷喝道:“是你,你竟然尋到了這里!”
  那條高大的身影在丘陵上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了真容,灰色的長發披散在肩頭,白色皮膚很細膩,淡藍色的眸子如海水般深邃,這是一個很具有高雅氣質的男子。
  “你是武祖的那把兵器?”灰發男子露出儒雅的笑意,道:“很有意思,你已經有了真正的靈魂。”
  “你是異界祖神黎恢友……”武之印記咬牙切齒,道:“你們狼子野心,竟然尋到了這里!”
  蕭晨與白起大吃一驚,異界祖神尋到了這里,事態非常的嚴重!
  “確切的說,我是黎恢友的第一化身,不過你也可以稱呼我為黎恢友。當年我懷疑你們這方的祖神有暗棋,果真被我猜對了。永恒之光,這種東西竟然真的存在……”黎恢友神色凝重的望著遙遠的地平線盡頭。
  “你以身犯險降臨到這里,就是為了證實你的推測?”
  “不錯。”
  聞聽此言,武之印記多少松了一口氣,寒聲道:“那就好辦多了,解決掉你,便解決掉了所有麻煩。”
  “哈哈哈……”黎恢友仰天大笑道:“你縱然有了靈魂,也不過是一把兵器,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慚。”
  武之印記很平靜,道:“你不過是一縷化身而已,連真正的靈魂都沒有,更是不值一提。”
  就在這時前方九道人影快速飛來,九名強大的半祖降落而下,排列在黎恢友的身后。
  “你們來了這么多人……”武之印記雙眼瞳孔急驟收縮。
  “當年我們四大祖神以無上神力,強行打開了通往最邪之地的道路,不曾想被困混亂時空中無盡歲月,兩大祖神永遠的隕落,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才終于尋到這里……”黎恢友冷漠中帶著一絲惋惜。
  “這么說還有一位異界祖神也在這里?”武之印記深深感覺到了己方力量的不足。
  “你放心,我自己就足可以收拾你,另外一位祖神沒有來到此地,他遭受了重創,正在沉睡修養。”黎恢友帶著一絲冷笑,道:“說也奇怪,我們四人只有我是以化身進入的,相對來說要比他們的真身弱上一些,但卻只有我安然無恙。”
  他看似儒雅,但卻性情高傲無比,根本沒有將武之印記放在眼中。
  “四大祖神……”
  后方,蕭晨與白起面面相覷,這實在太可怕了,幸虧有兩人已經灰飛煙滅。
  “那好吧,我先解決你,再去殺那個沉睡的家伙!”武之印記大步向前走去,在這一刻他的氣勢不斷攀升,有一股氣吞山河之勢,武者戰意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鏗鏘”
  黎恢友的身體上光芒閃現,一根根尖銳的金屬刺出現在體表外,這是一副锃亮的銀色祖神戰衣,刺猬甲胄武裝到了全身各處。
  這不得不讓蕭晨暗暗腹誹,他以前看到的異界祖神巴布拉,具有蜘蛛腿般的八桿古矛與一根蝎子尾巴,而眼前這個人同樣如此的怪異,渾身是尖銳的鐵刺,都非常的不好下手。
  見到這一情況后,武之印記身體劇震,發出“嗡”的一聲巨響,一條神木出現在他的手中。他以兵魂馭使本體,兩者相通,魂與兵合,戰力陡升。
  見到這一情況,蕭晨、白起、烏鐵印、黃金神戟也望向了對面的九位半祖,大戰一觸即發。
  但就在這時,九位異界半祖中有人向著黎恢友秘密傳音,稟告了他一件大事。
  “什么,有人捷足先登?怎么不早說!”異界祖神黎恢友化成一道光束,快速向著前方沖去,九名半祖緊緊跟隨,眨眼間消失不見。
  武之印記與蕭晨他們緊追不舍,這一次事態非常嚴重,永恒之光關乎九州與四方世界未來的安危,如果被異界祖神先得手,那么后果將不堪設想。
  一路上又連續路過兩座宏偉的太古魔城,磅礴的威壓讓幾人心驚不已。
  太古魔城居然如此集中,可以想象,不考慮永恒之光這個因素外,前方也必然是非常重地!
  這里距離最邪之地已經不遠,很快他們就沖到了目的地。
  一道朦朧的光幕像是天幕一般,徹底的擋住了前方的一切,朦朦朧朧,讓人無法看到里面的究竟。
  武之印記立刻大叫了起來:“是最邪之地,我感應到了永恒之光的氣息,就在那朦朧的天幕前方!”
  蕭晨他們終于來到了真正的最邪之地。
  異界祖神黎恢友帶領九名半祖已經停在天幕前,而在他們的不遠處還站立著一排強者,雙方正在對峙,氣氛非常緊張。
  “那是……”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神光,吃驚的望著另一方人。
  另一方,為首之人渾身雪白如玉,他是一具白骨!火種自頭骨中溢出,遮攏全身,閃爍著晶瑩的光芒,蕩漾出無上祖神氣息。
  這是死亡世界的祖君!
  是一個強大的火種生物。實力到了這種境界,血肉再生不過一念間,不過他并沒有那樣做。
  絕對的強者!
  真正的祖君與祖神并沒有區別,實力一樣的強大無匹。
  而在他的身后還并排站著八具火種生物,全都以骨體方式存在,其中四具白骨、四具彩鉆骨體。他們全都達到了君王境界,也都可以血肉重生,不過如最前方那位祖君一般,并沒有那樣做。
  三方在此遭遇,彼此敵視。
  毫無疑問,強大的祖君實力穩壓武之印記與黎恢友。
  就在這時,天幕遮擋的地域內,一道神霞極其絢爛,天幕也難以掩蓋其光芒,劃破長空,在那片地域中飛過。
  “永恒之光!”武之印記吃驚的望著那道漸漸消失不見的神霞。
  “果然是這里,那不過是一道小小的霞光而已,應該會有一個巨大的永恒光源!”異界祖神黎恢友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天幕籠罩的地域內,除卻永恒之光外,恐怕還會有其他東西……”這是蕭晨的判斷。
  “你們不是死亡世界的生物。”那名強大的祖君,聲音并不高,但是卻威壓天地,連前方的天幕都隨著他的話語而顫動了起來。
  “來自哪里并不重要,我們聯手如何?一起收集永恒之光。”異界祖神黎恢友自然看到了這位祖君的強大,他的本體未至,無法抗衡這位祖君,才如此說。
  強大的祖君通體晶瑩剔透,點了點骷髏頭骨,道:“這個地域確實該打通了,阻擋住了通向死亡世界最深處的道路。”但緊接著他又搖了搖頭,道:“我何需與你聯手?”
  不遠處,蕭晨卻大吃一驚,不顧自己的身份,忍不住問道:“難道這里還不算是死亡大陸的最深處嗎?”
  “這里……還遠不是,只是一個特殊的地域而已。”死亡世界的祖君如此答道。
  這讓蕭晨極其震撼,死亡世界最深處竟然還遠在前方,看來過去的他真的僅僅見到了死亡大陸的一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