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492 異界祖神同至

大戰毫無征兆的爆發了,死亡世界的祖君強大的離譜,一個巴掌就將黎恢友與武之印記扇飛了。
  真正的祖神,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主掌萬物世界,一念間天毀星隕,沒有任何法則力量可以制約。
  黎恢友仰天長嘯,覆蓋在軀體上的刺猬戰甲,一根根神刺沖天而立,射出萬道光芒,雖然是祖神的化身,但他依然被激怒了。
  在他的右掌心中,一桿神戈由虛凝實,雖然通體烏黑,但是卻光芒萬丈,沖破了云霄。
  黎恢友手持天戈,直接洞穿了天地,一步就殺到了祖君的身前。
  那桿黑色的天戈雖然長不過一丈,但卻不知道重達多少萬斤,閃爍著妖異的光芒,擊來之時整片天地都被粉碎了。
  末日天戈,如其名,天戈一出,便是世界末日,實乃祖神兵中的大殺器!也不知道在異界祖神中傳承幾代了。
  在無盡的歷史長河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位人類祖神飲恨在末日天戈之下。
  “當”
  但對面的那位祖君卻強大的離譜,以骨掌直接硬撼末日天戈,且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如羊脂玉玉般的白色骨爪,直接探向前來,“砰”的一聲抓在了刺猬神甲上。
  當場,就將黎恢友打的了一個趔趄,不過畢竟有祖神戰衣護體,他并沒有受到傷害。
  但是祖君的強勢一覽無余,他的骨掌根本沒有被那一根根沖天而立的神刺洞穿,且一把揪住十幾根神刺狠狠的拔了下來。
  黎恢友大怒,末日天戈橫掃前方,但時卻再一次被一只骨掌攔截住了。
  “你就是傳說中的祖神?不過如此……”祖君以一只骨掌壓住了烏黑的天戈,居高臨下俯視著對手。
  “我的本體未至,若是真身降臨,你怎么可能會是我的對手!”黎恢友震動末日天戈,周圍的天地再次粉碎,他以末日兇兵橫掃。
  “一個不夠,你也來……”死亡世界的祖君,神威蓋世,骨掌中發出一道神虹,打向武之印記,將他也拖入了戰團中。
  武之印記方才被打飛后,本想隔岸觀火,任兩人打生打死,最后時刻出手。
  不曾想祖君如此的霸氣,將他也拖入戰團中,力敵他們兩人。
  武之印記以兵魂馭使本體神木,展現出了祖神戰力,加入戰團中。
  但就在這一刻,后方沖起一道道恐怖的光束,源于幾座太古魔城,讓祖神級強者都感覺陣陣不安。
  “通向這里的道路上,不能穿越時空,也不能劇烈大戰。”祖君露出凝重之色,道:“我們去天幕中決戰。”
  說到這里,他當先沖向了前方的朦朧光幕,武之印記不得不追,那里有永恒之光,不能落在外人手中。
  而異界祖神黎恢友也在第一時間追了下去,他本就是為永恒之光而來的,兩位異界祖神因此而殞落在路上,若是在這關鍵時刻功虧一簣,那就太可惜了。
  方才,不過是碰撞了幾下而已,就已經如此恐怖了,若是爆發真正的祖神級大戰,那簡直無法想象。若是他們不控制的話,恐怕會毀滅一個世界!
  三大蓋世強者,眨眼間消失在了天幕中。
  祖神戰爆發了,后方的半祖與君王也開戰了。
  三方混戰,九名異界半祖、八名死亡世界的君王占盡優勢,蕭晨與白起以及兩把神兵明顯處在劣勢地位。
  蕭晨這一方當中,黃金神戟與烏鐵印相當的硬氣,它們都已經進化到了六重天,雖然是神兵,但卻堪比這一境界的強大半祖,他們皆一敵二,擋住了四名強大的對手。
  至于蕭晨與白起,則顯得很危險,在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混戰中,他們徹底的被敵手包圍了。
  尤其是蕭晨正在被一名八重天境界的異界半祖追殺,兩者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丘戈勒馬!”蕭晨被動接戰,不斷逃避,心中很窩火,最終無路可逃,將手中的石頭骨舉起,迎向八重天的強大對手。
  “轟”
  那千萬道刀芒,全部劈在了石頭骨上,被吸收的干干凈凈。
  這名強大的異界半祖頓時一愣,感覺匪夷所思,不相信那么狂霸的攻擊全都被蕭晨一只手輕易的擋住了。
  見到這一情況,蕭晨化成一道閃電,一沖而過,六面天碑與二十七把戰劍橫掃而過。當場,將八重天的八祖打的四分五裂,漫天的血霧在飄揚。
  “丘戈勒馬!”異界祖神暴怒,他晉升入八重天之境,當然不可能被如此簡單的擊殺,幾乎毀滅的同時又在天空中重組了身體,挾無上之威,以手中那口巨大的魔刀,劈向蕭晨。
  但是等待他的依然只是一只手,萬重刀光,千重刀幕,全部被那那只擋住了,石頭骨吸收了所有的絕殺刀氣。
  與此同時,蕭晨手持戰劍橫掃了過來,“噗”的一聲將他的咽喉割裂了,噴濺出去一朵鮮紅的血花。
  八重天的半祖不可思議的后退,一只手捂著咽喉,任血水汩汩而流,傷痛與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誰怕誰,再來……”蕭晨向他招了招手,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到了現在,他心中多少有些底氣了。
  這名八重天的半祖,那已經是極其強大的存在了,在半祖中絕對是可以橫掃一片的人物,但是此刻卻感覺格外的窩火。
  他通體神光綻放,快速修復了咽喉,化成一道光束沖殺向蕭晨,他避開蕭晨的那只手,快速劈向其他各處。
  但是到了半祖境界,神識何其強大,蕭晨什么也不做,就直接將左手擋在身前,足以快過不斷圍繞著他攻殺的異界半祖。
  幾十個照面,非常的不幸,強大的八重天半祖又被蕭晨割喉!一道血光噴涌而出。
  “我秉承天地意志而生,代天行罰,乃是永恒不滅之體,你根本無法奈何我。”
  聽到他如此臭屁的話語,八重天的半祖惱怒之極,再次殺上前來。
  “誰怕誰,你打我千百次,不如我打你一次來的實惠。”蕭晨徹底的放松了下來,一副氣人的樣子。
  八重天半祖無視他的話語,神色變得冰冷無比,冷漠無情的喝道:“**封鎖!”
  就在這時,四方與上下全都出現可怕的光芒,向著蕭晨封鎖而去,空間在急驟縮小,想要將蕭晨封死在里面。
  但是無聲無息間,剛剛逼近的恐怖光幕就被蕭晨手中的石頭骨吸收了,天地復歸清明。
  八重天的半祖惱了,但是卻一時想不到辦法擊殺蕭晨。
  而蕭晨也是防御為主,也不可能殺死這名八重天的半祖。
  而另一邊,白起險死還生,與兩名白骨君王以及一名異界半祖混戰到了白熱化,幾次被人洞穿。
  “我說死亡世界的兄弟們,我們是自己人啊……”蕭晨以半顆石頭骨開道,擺脫八重天的半祖,向著一群強大的君王沖去。
  同一時間,他收起祖神戰衣,血肉變得透明了起來,里面的骨骼清晰可見,七彩骨體綻放出奪目的光華。
  “你們看……咱們同族啊!”蕭晨大聲的喊道:“小弟過去曾經在死亡大陸外圍修煉,各位兄弟們應該能夠看出我的身份。”
  “你也是死亡世界的修者?”幾名君王頓時露出了驚疑之色,他們確實看出了蕭晨的七彩骨體并不是偽裝的。
  “對,小弟是一個超級進化者。”
  刷刷刷為難白起與兩把神兵的君王全都退出了戰團,且準備一起圍攻九名異界半祖。
  形勢逆轉之快,讓九名異界半祖大感不妙。
  “你雖然是七彩骨體,但如何能夠證明你真的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修者?”
  “你們皆是死亡世界的君王,想必一定知道一些君王的名號。”蕭晨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開始與這些未打過交道的君王套關系,道:“你們聽說過英熊吧,我與他是結拜兄弟。”
  “胡說八道,英熊早已消逝一萬年了,你如果是個老古董,我們之前為何不曾聽說過。”
  蕭晨一拍額頭,道:“我忘記了,他被困在死亡天宮中無盡歲月,是我將他救出來的。那好吧,我再提另外一個人名字,你們一定知道。死亡大陸外部地域,有個君王名為伊天中,那是我小弟,你們聽說過嗎?”
  “當然聽說過。”
  八名強大的君王全都點頭,而當中一名彩鉆骷髏君王更是咬牙切齒,走上前來。
  “聽說過就好辦了,這下你們相信了吧?”蕭晨問道。
  但是,八大君王全部搖頭,而那名走上前來的彩鉆骨體君王更是咬牙切齒道:“我什么時候成你小弟了?!”
  后面,白起、烏鐵印、黃金神戟齊翻白眼。
  蕭晨更是像吃了滿口辣椒一般,連連干咳了起來,張口結舌道:“這……不會這么巧吧,伊天中你不是與少女君王一起走向大陸深處去探秘了嗎?怎么會追隨了一位祖君,少女君王去了哪里?”
  “你的話太多了!”君王伊天中冷漠無情的質問道:“我什么時候成你小弟了?”
  真是樂極生悲,原以為聯絡到了強大的盟友,沒有想到被人當面揭穿。
  蕭晨自己都覺得臉紅與尷尬,只能解釋道:“各位誤會啊,我與伊天中兄弟乃是神交,對他久仰多年了,只是一直未能見到,方才一激動就順口說出了。”
  “解釋就是掩飾,任你口才絕佳,也休想蒙騙我等!”伊天中憤憤不已。
  “不管怎樣說,你們應該相信我是死亡大陸上的修者吧,不然怎么可能知道外部地域的君王名號?”
  “我們去相助祖君,讓他們兩方繼續打吧。”八名君王揚長而去,退出了戰場,向天幕走去。
  此刻,九名異界半祖與蕭晨他們對峙,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伊天中兄弟別走啊……”蕭晨在后面大喊。
  但是八名君王無視他,直接進入了天幕中。
  “殺!”
  八重天的強大半祖一揮手,九名半祖一下子就圍了上來,滾滾殺氣猶如一座座巨大的火山在噴發,沖上了云霄,將這里淹沒了。
  祖神,整整一個文明史也誕生不了幾個。半祖,幾乎已經是修煉的極限。
  九名強大的半祖氣勢撼天動地,可威壓日月,震落星辰。
  強如白起等人,也根本無法承受的住。而蕭晨縱然掌握有半顆石頭骨,但是此刻也防不住了,攻擊來自四面八方,將他全身都淹沒了。
  僅僅一瞬間白起就又被打碎了兩次,而黃金神戟與烏鐵印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紋,他們的神識在快速消弱,長此下去必然隕落。
  蕭晨有祖神戰衣保護,雖然身體未碎,但是卻也遭受了極大的重創,隔著冥鐵戰衣,渾身骨頭也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
  “哧哧哧”
  就在這時,蕭晨彈出一粒粒血珠,貫注了無盡殺念,頓時讓某些異界半祖怒吼了起來,血珠洞穿了他們的軀體。
  那是與三把斷劍同時自死亡天宮中得來的祖君血液。
  蕭晨連續噴出十幾口鮮血,大喝道:“走!”他從缺口沖了出去。此刻他幾乎粉身碎骨了,縱然有祖神戰衣護體,也沒能夠擋住鋪天蓋地的刀芒與劍氣的重擊。
  而白起已經是第四次身體碎裂了。
  以祖君血液開道,他們四個終于殺出了戰場,而后沖進天幕內。
  “想走,沒那么容易,今天你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你們死定了!”那名八重天的異界半祖在這之前被蕭晨幾次打裂身體,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怒火,率領八名半祖追殺了下來。
  天幕像是水波一般,幾人輕易就穿越了過去,在里面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大草原,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三位祖神級蓋世強者并沒有在這里,而前方竟然有第二重天幕,很顯然他們早已進入更加深遠的地域,已經接近永恒之光了。
  讓蕭晨他們感覺絕望的是,在第二重天幕前,有一道金色的細線長達數十里,靜靜繚繞在那里。
  那是————殺戮之光!
  他們曾經被這種恐怖的光芒追殺進混亂時空,不曾想這里也有一道,且擋在了第二重天幕前,他們不是祖神如何闖的過去?
  八位君王都在前方止步了。
  九位異界半祖全都露出森冷笑容,向著蕭晨他們一步步逼去。
  “拼了!”
  到了現在,蕭晨他們不得不拼命。
  只是雙方的實力對比太懸殊了,四名半祖如何抵擋的住包括八重天絕頂強者在內的九名半祖?!
  白起第六次被人打碎了身體,魂力急驟下降,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而蕭晨的**也終于在祖神戰衣內粉碎了一次,血霧飄動,他艱難的重組了一次**,他的真正實力沒有達到半祖境界。當初他在死亡天宮被困一百五十多年,忍受種種煎熬,苦修之下,才沖至徹地境界三四重天而已。
  雖然可大戰半祖,但畢竟不是半祖,蕭晨一旦遭創,后果更嚴重,他此刻的境地非常不妙,隨時有形神俱滅的危險。
  九名強大的異界半祖,將他們包圍,根本無法沖出去。
  而黃金神戟與烏鐵印也被打碎四次了,他們是神兵,本身堅硬無比,根本不能碎,一旦碎裂,重組完整時,修為就會嚴重跌降。
  碎裂四次,他們已經從六重天跌落到了四重天境界,照這樣下去歸于凡兵是早晚的事情。
  “媽了個巴子!”
  “丘戈勒馬!”
  烏鐵印與黃金神戟破口大罵。
  “你們這幫鳥半祖有種單挑?”
  “八重天那只臭蟲敢與我單打獨斗否?”
  根本沒有人理它們兩個,九名半祖殺機畢露,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
  而八重天的半祖更是重點“關照”蕭晨,已經第二次讓他粉身碎骨了,徹底的將蕭晨逼上了絕路,再這樣下去他這個冒牌半祖恐怕第一個死在當場。
  “蟲子就是蟲子,你們只能是我們觀察與實驗的低級種族,終究是成不了氣候。”
  九名異界半祖中有人如此冷冰冰的開口,聲音中充滿了不屑。
  “這樣的種族其實早該毀滅了,根本無需再觀察了,劣等的要盡早抹殺,為下一個強勢種族的登場做準備。”
  “不錯,該向各位祖神建議了,需要一個更強的種族作為我們觀察與實驗的對象。”
  ……顯而易見,異界半祖都有著天生的優越感,根深蒂固,對人族、龍族等充滿了蔑視。
  就在這時,異界那名強大的八重天半祖,冷漠無情的下了命令,道:“送這幾人上路吧!”
  九名強大的半祖全都神光大盛,像是九輪太陽一般懸浮在那里,千萬道神輝沖天而起,他們準備展開最強一擊,令蕭晨幾人形神俱滅。
  但就在這時,天空中星光閃耀,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星空之門,一下子將九人的光芒全部壓制了下去。且,將九人震的搖搖欲墜,險些從天空中栽落下去。
  在這個過程中星光閃耀,幾道影跡從星空之門內摔了出來。
  “砰”
  吳明與吳小釋父子以及諸葛胖子直接撞在了三名異界半祖的身上。
  托蒂則直接栽落進一名異界半祖的懷抱中,看到眼前的陣仗,他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至于金三億更夸張。在幾位半祖搖搖欲墜、無暇顧及其他、抵抗星空之門的壓力時,金三億從星空之門內摔落了出來,直接騎在了那名八重天半祖的脖子上,兩條腿搭在了對方的胸前。
  三結巴瞬間就明白了眼前的局勢,當時就一咧嘴,不知道是想哭還是想笑,但絕對比哭還難看,不過他的兩條腿還是不由自主的在八重天半祖的胸前晃蕩了兩下。
  “砰”
  最后是珂珂栽落了下來,直接砸在了八重天半祖的頭上,小家伙迷糊的揉了揉大眼,踩著八重天半祖的頭顱打量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