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496 三界輪轉

“就憑你們也敢說他是螻蟻?”平靜而又冷漠的聲音不飽含任何感情。
  戰氣沖霄!
  神秘的枯瘦身影,深不可揣測,突兀出現在前方,強大的戰氣撼動了整片最邪之地,兩大祖神級強者全都被震的蹬蹬后退了出去。
  他來的是如此突然,縱然前方的兩大蓋世高手都沒有能夠提前覺察。
  枯瘦的身影顯得很單薄,焦黃的長發如野草般亂糟糟,瘦骨嶙峋,僅僅一層黃皮包裹在身上。
  蕭晨當時險些驚叫出聲,這個神秘來客不是陌生面孔,竟然是那————邪尸!
  當年沉睡在君王船中的邪尸!曾經獨力打開死亡世界,深入進去,尋找甲骨圖的蓋世高手。
  若不是眼前的神秘邪尸闖入死亡天宮,鎮壓大威冥王瑞西奧,蕭晨與天外天等人現在恐怕已經隕落了。
  邪尸自當年從君王船覺醒的那一刻起,表現出來的便是強勢無敵!
  “你是誰?”對面那個通體如羊脂玉般的白骨骷髏祖君沉聲問道。
  而旁邊不遠處,那具如天碑般的巨大身影,更是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驚道:“你是……”
  回應他們的僅僅是一對拳頭,一對可撼碎山河,摧毀天宇的無敵鐵拳。
  “砰”
  像是有無法承受之重,那如天碑般巨大的身影話語戛然而止,直接被砸的橫飛了出去。
  閃耀著圣潔光芒的白骨祖君反應神速,與邪尸的另一個拳頭碰撞在了一起,他雖然迎了上來,但是卻沒有擋住。
  “哐”
  強大的祖君也被一拳砸飛了出去,晶瑩如玉的掌骨險些折斷。
  力之極致!
  邪尸的枯瘦身影雖然很單薄,但是卻有著這個世間最為恐怖的戰力,摧枯拉朽,沒有什么可以抵擋。
  “是你,真的是你!”那如天碑般巨大的身影,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
  “是我,也不是我。”
  枯瘦的身影獨立天地間,雖然看起來非常瘦弱,但是在這一刻震懾了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敢有絲毫異動。
  如天碑般的巨大身影,終于顯化出了真身,通體皆覆蓋龍鱗甲,赤紅的光芒非常的絢爛,像是一團火焰在燃燒。
  遠處的六名異界半祖想要歡呼,但是凝望到神秘邪尸背影的剎那,又全都忍住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名強大的異界祖神,正是黎恢友口中那個在混亂時空中遭受重創,陷入沉睡中的同伴,號稱紅袍劍祖,今天他復蘇后趕到了這里。
  “當年四大蓋世高手出動,竟然還是讓你留下一絲生機……”
  “砰”
  打穿天地,神秘邪尸直接以行動回應,剎那消失在原地,不是憑借神通,單純的**移動速度超出了常理極限。
  超出了人的思維反應速度,突兀出現在紅袍劍祖的身前,一只枯瘦的手掌斜斬而下,比天刀還要可怕。
  “砰”
  重重的劈在了異界祖神交叉而上的雙掌間,讓紅袍劍祖身上那神光閃耀的赤紅龍鱗甲飛濺出一片血光。
  龍鱗甲被打碎了一大片,紅袍劍祖被純粹的戰力劈飛了出去。
  后方,武之印記幾乎要發狂大叫起來了,激動無比,喝喊道:“看到了嗎,這就是純粹的武力,方才被你們批駁的一無是處的純武技。如果這也是雕蟲末技的話,那么你們好好的享受吧!”
  看得出老神棍方才憋了一肚子火,現在一通發泄。
  “一無是處的雕蟲末技?”神秘邪尸背對著眾人,冷漠的重復了一遍這句話,道:“武修如此沒落了嗎?既然如此,我就用這一無是處的雕蟲末技葬你于此地,打開一片新天地!”
  神秘邪尸說到這里,一步數百丈遠,一下子就到了紅袍劍祖的近前,撼天動地。一雙拳頭揮出的剎那,整片最邪之地都在顫抖,而整片天宇更是劇烈搖動。
  紅袍劍祖周身熾烈血光沖天,人如其名號,以劍通天,千萬道劍芒從的身體中爆發而出,全部向著一個方向掃殺。
  “嗡”
  像是無盡飛蟲在振翅一般,刺耳的聲音讓半祖的耳骨都劇痛無比。
  漫天都是血色劍芒!
  但是面對這這無盡劍氣,神秘邪尸視若無物,鐵拳一往無前,朝著前方轟去。
  摧枯拉朽!
  一雙鐵拳震碎漫天血色劍芒,直接洞穿了天地,轟隆一聲砸在了紅袍劍祖的身上。
  “砰”
  紅袍劍祖中招的剎那,沖天而起,浮現在高空之上,大喝道:“億萬星辰,聽我號令,星宇天劍————降臨!”
  浩瀚星空中,無盡星辰閃耀,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劍光,從一顆顆星辰激射而下,以星辰為劍源,漫天殺氣激蕩,整片天宇都是紅袍劍祖的后盾。
  這就是劍祖的可怕之處,億萬星辰都是他的掌中神劍,罕世無比的大神通,足以抹殺世間一切!
  刺目的光芒將那里淹沒了,全都集中向神秘邪尸。
  面對這種可怕的神通,縱然是后方的白骨祖君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威力太強大了。
  不過神秘邪尸卻毫無懼意,在千萬道星宇天劍中沖起,以蓋世無匹的戰力粉碎一切阻擋,生生開辟出一條通道。
  他的目標很明確,集中全身戰力于一點,攻向紅袍劍祖。
  既然億萬星宇天劍都是紅袍劍祖召喚而來的,那么只要直接擊斃他,所有恐怖的天劍自然會潰散。
  “轟”
  神秘邪尸戰力逆天,以純武力破祖神大神通!身體如陀螺般在極速旋轉,將天宇中無盡天劍全都絞的粉碎,他沖到了紅袍劍祖的近前。十指齊張,猶如十根天鉆,向著紅袍劍祖的胸膛插來。
  完全洞穿了祖神級強者三丈厚的護體神光,神秘邪尸戰力無匹,以純粹的武力生猛的殺到了近前。
  “啊……”
  紅袍劍祖大吼,心中極度不安,竭盡所能在胸膛前凝聚成萬重劍光,阻擋那齊張的十指。
  “喀嚓喀嚓”
  碎裂的聲響傳來,神秘邪尸武力驚天,單純的**攻擊超越了所有人能夠想象的極限。十根手指像是穿透白紙一般,在紅袍劍祖的血色龍鱗甲上留下十個恐怖的血洞。
  神秘邪尸可怕的讓人恐懼,十根手指刺穿了紅袍劍祖的胸膛,十道血箭當時就噴涌了出來。
  “啊……”
  紅袍劍祖大叫,像是一道血光一般遠遁出去十幾里,才手捂胸口停下來。
  “這就是純武者的雕蟲小技……”邪尸冷漠而又平靜的說道。
  但卻以事實證明了武修的強大!
  遠處,所有異界半祖全都駭然,那是他們的祖神啊,竟然不敵這名神秘的敵人。
  而八名君王也全都震驚不已,這個神秘人太強大了,戰力無疆,這么快就擊傷了一位祖神。
  失樂園中,蕭晨等人也是極度的震撼,當年在禁忌之海這些人都曾經看到過邪尸出世,但是全都沒有料到他強大到了如此境界。
  有擊殺祖神的實力!
  “祖神七重天嗎,亦或是八重天?!”遠處那名白骨祖君露出了無比凝重的神色,他雖然還沒有出手,但自始至終都被一股可怕戰力壓迫著。
  “當年他是九重天的蓋世人物!”紅袍劍祖修復了傷體,在虛空中大步走回。
  白骨祖君聞言默然,他此刻不得不與紅袍劍祖聯手了,不然他絕對無法獨自面對前方的可怕武者。
  “鏗鏘”
  白骨祖君認真而又凝重的將背在身后的那把白骨刀拔了出來,通體雪白,殺氣瞬間洞穿了天宇,可怕的力量與無盡星辰凝結為了一體。
  雖然是一把白骨刀,但是卻比一般的祖神兵還要可怕,這是他從小小的火種生物覺醒時,就一直在祭煉的骨刀,進化到現在早已成為了真正的頂級祖君兵!
  “我名原罪,刀名沉淪。”
  白骨祖君自報名號。
  “哧”
  骨刀斜斬而下,暴漲到了三千丈長,雪白的骨刃鋒利無匹,像是一條山嶺一般揮落了下來。
  死亡大地在猛烈搖動,無盡煞氣從草木間升騰而起,凝聚到了骨刀上,名為原罪的白骨祖君可召喚死亡世界的力量。
  邪尸腳下如踩星辰,在虛空中沖起,一團團光暈在腳下綻放,身法詭異莫測,沖向了巨大的白骨刀。
  “當”
  完全是以肉掌硬撼這把名為沉淪的骨刀,震天巨響爆發而出,神秘邪尸安然無恙,將長達三千丈的骨刀震飛而起。
  而后他如一抹流光一般,沖向前去,“砰”的一聲,與白骨祖君對碰了一掌,白骨祖君一下子被打飛了出去。
  “不要與他拼純武力,沒有幾個人可以在那一領域與他抗衡。”紅袍劍祖大喝,道:“以咒法神通對付他!”
  死亡世界的祖君原罪,橫飛出去十幾里才穩定住身形,通體晶瑩近乎透明,手持沉淪骨刀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就以神通法則降服他。”
  “轟”
  邪尸已經殺了過來,獨自對上兩大祖神級強者!玄奧無比的步伐,讓他如同混亂時空中的幽靈一般,無法揣度他下一刻將在何處出現。
  純粹的武力,可怕的戰技,舉世無匹。邪尸撼天動地,帶給祖君原罪與紅袍劍祖莫大的壓力,讓他們都非常的不安。
  在這一刻,兩人沒有保留,全都展現出了自己領悟的天地法則力量。
  “我名原罪,代天行罰,神魂————剝奪!”白骨祖居原罪如此大喝道,手中的沉淪骨刀閃爍出妖異的光芒,向著邪尸掃殺而去。
  這是一種極其妖邪的神通,源自死亡世界的力量,想要剝奪祖神的靈魂!
  最邪之地原本花草芬芳,但是此刻的大地下卻升騰起沖天的煞氣,黑霧籠罩了整片世界。
  與此同時“嘩啦啦”的聲響傳出,千萬條巨大的鐵鎖鏈,每一條都像是山脈一般粗大,在黑暗的天地中突然出現,瘋狂舞動起來,向著神秘邪尸纏繞而去。
  剝奪祖神的靈魂!
  白骨祖君召喚的死亡鐵索,可綁縛這個級數的蓋世強者的靈魂!
  千萬道巨大的鐵鎖鏈長達數十里,從高天之上垂落而下,一下子就將邪尸淹沒了!如此巨索,不是綁縛,而是真正的想要湮滅。
  死亡世界的力量何其浩瀚,鐵索可以真正拘禁出祖神的靈魂。
  “剝奪!”
  白骨祖君原罪大喝,手中的沉淪骨刀猛烈顫動,天空中那無盡的巨大鐵鎖鏈全都“嘩啦啦”作響,猛烈的搖動了起來,懾人心魄。
  圍觀的半祖都陣陣的恐懼,這種力量實在太可怕了,聞所未聞,竟然真的鎖住了可以滅殺祖神的邪尸!
  邪尸被漫天巨索淹沒,無盡的黑氣繚繞在他的身上,仿佛被禁錮了一般。
  強大的力量在撕扯他的靈魂!
  “天地崩毀,我魂亦難朽,想要拘禁我的神魂,那是不可能的!”邪尸突然大喝道:“給我破!”
  在這一刻,一股狂濤席卷天地,撼動山河,滔天的戰力自他枯瘦的身軀中爆發而出。
  天空中那一條條巨大的鐵索全都崩斷!
  “嘎嘣嘎嘣……”
  震耳欲聾的碎裂聲響不斷發出。
  漫天都是碎裂的死亡鐵索!一條條如山嶺般巨大。
  “轟”
  邪尸戰氣沖霄,震潰了所有黑色云霧,天地復歸清明,一切邪異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這深深震撼了所有人!
  完全是以**強行打破了方才那種可怕的禁錮。
  “天宇星劍!”就在這時,紅袍劍祖雙手劃動虛空,在他的掌指間竟然出一片朦朧的光幕,一片星海在他手掌間繚繞著。
  蓋世大神通!
  竟然召喚了出一片星宇,芥子納須彌,托在他的手掌上!
  這種禁忌神通實在震撼人心。
  突然,那片托在掌指間的星宇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華,星海飛快放大,向著神秘邪尸籠罩而去,千萬道劍芒沖出,每一顆星辰都化成了星劍。
  “以武修身,萬古不朽。”邪尸的聲音冷漠無比,速度極其可怕,直接沖進了紅袍劍祖召喚出的無盡星劍間。
  沖破星光,打碎星劍,摧枯拉朽,邪尸一聲大吼,已經接近到了紅袍劍祖的身前,左手斜刺,右手斬落,分別是古戰技天缺指與上蒼之手。
  “砰”
  血雨漫天迸濺,天缺指洞穿了紅袍劍祖的胸膛,留下的五個血洞快速龜裂,讓整片胸骨突然四五分裂開來,而上蒼之手則更是將那下半截殘軀打的崩碎。
  異界祖神紅袍劍祖被邪尸打的四分五裂,那飛出去的頭顱兀自怒吼著:“武祖你終究還是要死的……”
  武祖十指齊震,天空中頓時出現三個大字:“就憑你們也敢說他是螻蟻?”平靜而又冷漠的聲音不飽含任何感情。
  戰氣沖霄!
  神秘的枯瘦身影,深不可揣測,突兀出現在前方,強大的戰氣撼動了整片最邪之地,兩大祖神級強者全都被震的蹬蹬后退了出去。
  他來的是如此突然,縱然前方的兩大蓋世高手都沒有能夠提前覺察。
  枯瘦的身影顯得很單薄,焦黃的長發如野草般亂糟糟,瘦骨嶙峋,僅僅一層黃皮包裹在身上。
  蕭晨當時險些驚叫出聲,這個神秘來客不是陌生面孔,竟然是那————邪尸!
  當年沉睡在君王船中的邪尸!曾經獨力打開死亡世界,深入進去,尋找甲骨圖的蓋世高手。
  若不是眼前的神秘邪尸闖入死亡天宮,鎮壓大威冥王瑞西奧,蕭晨與天外天等人現在恐怕已經隕落了。
  邪尸自當年從君王船覺醒的那一刻起,表現出來的便是強勢無敵!
  “你是誰?”對面那個通體如羊脂玉般的白骨骷髏祖君沉聲問道。
  而旁邊不遠處,那具如天碑般的巨大身影,更是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驚道:“你是……”
  回應他們的僅僅是一對拳頭,一對可撼碎山河,摧毀天宇的無敵鐵拳。
  “砰”
  像是有無法承受之重,那如天碑般巨大的身影話語戛然而止,直接被砸的橫飛了出去。
  閃耀著圣潔光芒的白骨祖君反應神速,與邪尸的另一個拳頭碰撞在了一起,他雖然迎了上來,但是卻沒有擋住。
  “哐”
  強大的祖君也被一拳砸飛了出去,晶瑩如玉的掌骨險些折斷。
  力之極致!
  邪尸的枯瘦身影雖然很單薄,但是卻有著這個世間最為恐怖的戰力,摧枯拉朽,沒有什么可以抵擋。
  “是你,真的是你!”那如天碑般巨大的身影,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
  “是我,也不是我。”
  枯瘦的身影獨立天地間,雖然看起來非常瘦弱,但是在這一刻震懾了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敢有絲毫異動。
  如天碑般的巨大身影,終于顯化出了真身,通體皆覆蓋龍鱗甲,赤紅的光芒非常的絢爛,像是一團火焰在燃燒。
  遠處的六名異界半祖想要歡呼,但是凝望到神秘邪尸背影的剎那,又全都忍住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名強大的異界祖神,正是黎恢友口中那個在混亂時空中遭受重創,陷入沉睡中的同伴,號稱紅袍劍祖,今天他復蘇后趕到了這里。
  “當年四大蓋世高手出動,竟然還是讓你留下一絲生機……”
  “砰”
  打穿天地,神秘邪尸直接以行動回應,剎那消失在原地,不是憑借神通,單純的**移動速度超出了常理極限。
  超出了人的思維反應速度,突兀出現在紅袍劍祖的身前,一只枯瘦的手掌斜斬而下,比天刀還要可怕。
  “砰”
  重重的劈在了異界祖神交叉而上的雙掌間,讓紅袍劍祖身上那神光閃耀的赤紅龍鱗甲飛濺出一片血光。
  龍鱗甲被打碎了一大片,紅袍劍祖被純粹的戰力劈飛了出去。
  后方,武之印記幾乎要發狂大叫起來了,激動無比,喝喊道:“看到了嗎,這就是純粹的武力,方才被你們批駁的一無是處的純武技。如果這也是雕蟲末技的話,那么你們好好的享受吧!”
  看得出老神棍方才憋了一肚子火,現在一通發泄。
  “一無是處的雕蟲末技?”神秘邪尸背對著眾人,冷漠的重復了一遍這句話,道:“武修如此沒落了嗎?既然如此,我就用這一無是處的雕蟲末技葬你于此地,打開一片新天地!”
  神秘邪尸說到這里,一步數百丈遠,一下子就到了紅袍劍祖的近前,撼天動地。一雙拳頭揮出的剎那,整片最邪之地都在顫抖,而整片天宇更是劇烈搖動。
  紅袍劍祖周身熾烈血光沖天,人如其名號,以劍通天,千萬道劍芒從的身體中爆發而出,全部向著一個方向掃殺。
  “嗡”
  像是無盡飛蟲在振翅一般,刺耳的聲音讓半祖的耳骨都劇痛無比。
  漫天都是血色劍芒!
  但是面對這這無盡劍氣,神秘邪尸視若無物,鐵拳一往無前,朝著前方轟去。
  摧枯拉朽!
  一雙鐵拳震碎漫天血色劍芒,直接洞穿了天地,轟隆一聲砸在了紅袍劍祖的身上。
  “砰”
  紅袍劍祖中招的剎那,沖天而起,浮現在高空之上,大喝道:“億萬星辰,聽我號令,星宇天劍————降臨!”
  浩瀚星空中,無盡星辰閃耀,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劍光,從一顆顆星辰激射而下,以星辰為劍源,漫天殺氣激蕩,整片天宇都是紅袍劍祖的后盾。
  這就是劍祖的可怕之處,億萬星辰都是他的掌中神劍,罕世無比的大神通,足以抹殺世間一切!
  刺目的光芒將那里淹沒了,全都集中向神秘邪尸。
  面對這種可怕的神通,縱然是后方的白骨祖君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威力太強大了。
  不過神秘邪尸卻毫無懼意,在千萬道星宇天劍中沖起,以蓋世無匹的戰力粉碎一切阻擋,生生開辟出一條通道。
  他的目標很明確,集中全身戰力于一點,攻向紅袍劍祖。
  既然億萬星宇天劍都是紅袍劍祖召喚而來的,那么只要直接擊斃他,所有恐怖的天劍自然會潰散。
  “轟”
  神秘邪尸戰力逆天,以純武力破祖神大神通!身體如陀螺般在極速旋轉,將天宇中無盡天劍全都絞的粉碎,他沖到了紅袍劍祖的近前。十指齊張,猶如十根天鉆,向著紅袍劍祖的胸膛插來。
  完全洞穿了祖神級強者三丈厚的護體神光,神秘邪尸戰力無匹,以純粹的武力生猛的殺到了近前。
  “啊……”
  紅袍劍祖大吼,心中極度不安,竭盡所能在胸膛前凝聚成萬重劍光,阻擋那齊張的十指。
  “喀嚓喀嚓”
  碎裂的聲響傳來,神秘邪尸武力驚天,單純的**攻擊超越了所有人能夠想象的極限。十根手指像是穿透白紙一般,在紅袍劍祖的血色龍鱗甲上留下十個恐怖的血洞。
  神秘邪尸可怕的讓人恐懼,十根手指刺穿了紅袍劍祖的胸膛,十道血箭當時就噴涌了出來。
  “啊……”
  紅袍劍祖大叫,像是一道血光一般遠遁出去十幾里,才手捂胸口停下來。
  “這就是純武者的雕蟲小技……”邪尸冷漠而又平靜的說道。
  但卻以事實證明了武修的強大!
  遠處,所有異界半祖全都駭然,那是他們的祖神啊,竟然不敵這名神秘的敵人。
  而八名君王也全都震驚不已,這個神秘人太強大了,戰力無疆,這么快就擊傷了一位祖神。
  失樂園中,蕭晨等人也是極度的震撼,當年在禁忌之海這些人都曾經看到過邪尸出世,但是全都沒有料到他強大到了如此境界。
  有擊殺祖神的實力!
  “祖神七重天嗎,亦或是八重天?!”遠處那名白骨祖君露出了無比凝重的神色,他雖然還沒有出手,但自始至終都被一股可怕戰力壓迫著。
  “當年他是九重天的蓋世人物!”紅袍劍祖修復了傷體,在虛空中大步走回。
  白骨祖君聞言默然,他此刻不得不與紅袍劍祖聯手了,不然他絕對無法獨自面對前方的可怕武者。
  “鏗鏘”
  白骨祖君認真而又凝重的將背在身后的那把白骨刀拔了出來,通體雪白,殺氣瞬間洞穿了天宇,可怕的力量與無盡星辰凝結為了一體。
  雖然是一把白骨刀,但是卻比一般的祖神兵還要可怕,這是他從小小的火種生物覺醒時,就一直在祭煉的骨刀,進化到現在早已成為了真正的頂級祖君兵!
  “我名原罪,刀名沉淪。”
  白骨祖君自報名號。
  “哧”
  骨刀斜斬而下,暴漲到了三千丈長,雪白的骨刃鋒利無匹,像是一條山嶺一般揮落了下來。
  死亡大地在猛烈搖動,無盡煞氣從草木間升騰而起,凝聚到了骨刀上,名為原罪的白骨祖君可召喚死亡世界的力量。
  邪尸腳下如踩星辰,在虛空中沖起,一團團光暈在腳下綻放,身法詭異莫測,沖向了巨大的白骨刀。
  “當”
  完全是以肉掌硬撼這把名為沉淪的骨刀,震天巨響爆發而出,神秘邪尸安然無恙,將長達三千丈的骨刀震飛而起。
  而后他如一抹流光一般,沖向前去,“砰”的一聲,與白骨祖君對碰了一掌,白骨祖君一下子被打飛了出去。
  “不要與他拼純武力,沒有幾個人可以在那一領域與他抗衡。”紅袍劍祖大喝,道:“以咒法神通對付他!”
  死亡世界的祖君原罪,橫飛出去十幾里才穩定住身形,通體晶瑩近乎透明,手持沉淪骨刀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就以神通法則降服他。”
  “轟”
  邪尸已經殺了過來,獨自對上兩大祖神級強者!玄奧無比的步伐,讓他如同混亂時空中的幽靈一般,無法揣度他下一刻將在何處出現。
  純粹的武力,可怕的戰技,舉世無匹。邪尸撼天動地,帶給祖君原罪與紅袍劍祖莫大的壓力,讓他們都非常的不安。
  在這一刻,兩人沒有保留,全都展現出了自己領悟的天地法則力量。
  “我名原罪,代天行罰,神魂————剝奪!”白骨祖居原罪如此大喝道,手中的沉淪骨刀閃爍出妖異的光芒,向著邪尸掃殺而去。
  這是一種極其妖邪的神通,源自死亡世界的力量,想要剝奪祖神的靈魂!
  最邪之地原本花草芬芳,但是此刻的大地下卻升騰起沖天的煞氣,黑霧籠罩了整片世界。
  與此同時“嘩啦啦”的聲響傳出,千萬條巨大的鐵鎖鏈,每一條都像是山脈一般粗大,在黑暗的天地中突然出現,瘋狂舞動起來,向著神秘邪尸纏繞而去。
  剝奪祖神的靈魂!
  白骨祖君召喚的死亡鐵索,可綁縛這個級數的蓋世強者的靈魂!
  千萬道巨大的鐵鎖鏈長達數十里,從高天之上垂落而下,一下子就將邪尸淹沒了!如此巨索,不是綁縛,而是真正的想要湮滅。
  死亡世界的力量何其浩瀚,鐵索可以真正拘禁出祖神的靈魂。
  “剝奪!”
  白骨祖君原罪大喝,手中的沉淪骨刀猛烈顫動,天空中那無盡的巨大鐵鎖鏈全都“嘩啦啦”作響,猛烈的搖動了起來,懾人心魄。
  圍觀的半祖都陣陣的恐懼,這種力量實在太可怕了,聞所未聞,竟然真的鎖住了可以滅殺祖神的邪尸!
  邪尸被漫天巨索淹沒,無盡的黑氣繚繞在他的身上,仿佛被禁錮了一般。
  強大的力量在撕扯他的靈魂!
  “天地崩毀,我魂亦難朽,想要拘禁我的神魂,那是不可能的!”邪尸突然大喝道:“給我破!”
  在這一刻,一股狂濤席卷天地,撼動山河,滔天的戰力自他枯瘦的身軀中爆發而出。
  天空中那一條條巨大的鐵索全都崩斷!
  “嘎嘣嘎嘣……”
  震耳欲聾的碎裂聲響不斷發出。
  漫天都是碎裂的死亡鐵索!一條條如山嶺般巨大。
  “轟”
  邪尸戰氣沖霄,震潰了所有黑色云霧,天地復歸清明,一切邪異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這深深震撼了所有人!
  完全是以**強行打破了方才那種可怕的禁錮。
  “天宇星劍!”就在這時,紅袍劍祖雙手劃動虛空,在他的掌指間竟然出一片朦朧的光幕,一片星海在他手掌間繚繞著。
  蓋世大神通!
  竟然召喚了出一片星宇,芥子納須彌,托在他的手掌上!
  這種禁忌神通實在震撼人心。
  突然,那片托在掌指間的星宇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華,星海飛快放大,向著神秘邪尸籠罩而去,千萬道劍芒沖出,每一顆星辰都化成了星劍。
  “以武修身,萬古不朽。”邪尸的聲音冷漠無比,速度極其可怕,直接沖進了紅袍劍祖召喚出的無盡星劍間。
  沖破星光,打碎星劍,摧枯拉朽,邪尸一聲大吼,已經接近到了紅袍劍祖的身前,左手斜刺,右手斬落,分別是古戰技天缺指與上蒼之手。
  “砰”
  血雨漫天迸濺,天缺指洞穿了紅袍劍祖的胸膛,留下的五個血洞快速龜裂,讓整片胸骨突然四五分裂開來,而上蒼之手則更是將那下半截殘軀打的崩碎。
  異界祖神紅袍劍祖被邪尸打的四分五裂,那飛出去的頭顱兀自怒吼著:“武祖你終究還是要死的……”
  武祖十指齊震,天空中頓時出現三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