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499 武祖傳法

最邪之地,天空中星辰閃耀,似離地面非常近,顆顆晶瑩璀璨,像是一盞盞琉璃燈掛在天空中。
  雖然處在夜空下,但是大地上卻也有點點光華漾出,并不昏暗。地面上,花草芬芳,蜂飛蝶舞,充滿了勃勃生機。神泉汩汩而流,鳴奏著歡快的樂章,滋潤著美麗的原野。
  蕭晨與白起等人,全都面現激動之色,向著前方的永恒光源走去。
  “太太太……太激動了!”金三億使出吃奶的勁,抱著末日天戈,搖晃著身軀向前移動。
  吳明與吳小釋父子,更是興奮到顫抖,沉穩如吳明都有大聲歡呼的沖動。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傳說中半祖得到真正的永恒之光,真正煉化后,很有可能晉升入祖神境界。
  “轟”
  強大的殺氣瞬間洶涌而來,讓白起等人都感覺陣陣寒意。武之印記青光大盛,沖到最前方,將所有人擋在了后面。
  那是一尊冰冷的金屬鐵人,完全是由精金打造而成的,不知道為何帶給人以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武之印記當場就變了顏色,金屬人的雙臂是兩把祖神兵,取代左臂的是一般神劍,取代右臂的是一把魔刀,皆閃耀著冰冷的金屬光澤。
  而他的胸腹間更是有一個巨大的黑洞,與之前在路上相遇的戰艦上的反物質武器極其相似,不過感覺眼前的金屬人似乎威力更加強大,讓眾人感覺到了極度危險。
  而其雙目中更是有可抗衡祖神的“殺戮之光”,若隱若現!
  且,這個金屬人的身體都被煉成了祖神兵,并非僅僅局限于那神劍與魔刀。
  兩個文明史中的強大武器集于一身,可想而知這個金屬人有多么可怕,這專門是為攔截祖神級強者而準備的!
  武祖可以如履平地一般,不待金屬人做出反應沖過這里,但是他們卻被攔截了下來,武之印記神色格外凝重。
  永恒光源已經在望,如果在這里被滅,那真是冤枉透頂。
  “殺戮之光、祖神兵、反物質武器三大危險元素集于一體,恐怕我們闖不過去……”
  “不用出手。”吳明攔住了武之印記,將一路上的經歷講了出來。
  如此,武之印記才長出了一口氣。
  雪白小獸并沒有過多動作,直接將那繚繞著殺戮之光的大青石丟到了前面。
  青石光芒大放,浮現出一行行神秘文字,前方那冰冷的金屬人遲疑片刻,而后快速消失。
  “看來若是一般人縱是無意進入此地,也難以得到永恒之光。”武之印記感嘆道,有流冷汗的感覺。
  在這之前,武祖已經說過,最邪之地被混亂時空隔絕,死亡世界的祖君正常情況下,也很難進入。
  現在看來,白骨祖君原罪以及黎恢友等人,就是意外闖到了這里,最終多半也沒有收獲。
  虛驚一場,眾人非常慶幸,看著珂珂,再想到那只酷酷的雪白小獸,發自內心的感嘆逆天二字。
  將最邪之地與外界打通出一條安全之路,一切危險元素都被壓制了,珂爸實在是個無法想象的恐怖存在。
  神圣祥和的永恒光源有如房屋般大小,像是一輪巨大的明月降落在了花草遍布的大地。一道道神霞繚繞在周圍,那是真正的永恒之光,天地間一切光彩在其面前都失去了顏色。
  任何美麗的事物都無法在其面前比較,永恒的美麗,不滅的絢爛,讓人發自真心的贊嘆。
  芳草沒過腳面,踩上去很柔軟,眾人終于來到了永恒光源的近前。
  絢爛的光芒讓所有人都心潮澎湃,不過眾人也看到了永恒光源所在地的不同尋常,方圓數十丈方位內,寸草不生,那里的土壤呈血紅色,多少有些觸目驚心。
  這讓所有人都心中大動,毫無疑問,十幾位祖神埋骨地下,鮮血染紅了這里,才造就出了如此神秘的永恒之光,那是祖神之魂燃燒綻放的光彩。
  是世間最偉大的奇跡,還是古往今來最大的悲劇?
  已經很難說清,難以承受之重,這里有著太多的往事。
  站在璀璨的永恒光源近前,眾人激動的心緒漸漸平靜下來,縱然是吳明心間的那縷貪念也消失的干干凈凈。
  神圣祥和的永恒之光,可以凈化人的靈魂,讓每一個人都得到了一次最為純粹的靈魂洗禮。
  恍惚間,眾人仿佛聽到了一曲悲歌,那是已逝祖神的戰歌,那是永恒之光在傾訴……直至很久過后,眾人才漸漸恢復常態。
  武祖早已離去了,他已經解決了自己的身體問題,這就是永恒之光的神異之處!
  眾人想要靠近,但是剛剛接近那寸草不生的血色土地時,八道刺目的光芒突然沖天而起,讓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
  所有人都像是被太古魔神鎖定了一般,一動不能動!
  “那是……”
  所有人都極度震驚,八道光芒中,四道殺戮之光,四道祖神殺念。
  殺戮之光,是秉承天地殺伐意志誕生而出的殺光,祖神都不愿與之相遇。不過真實的世界中,很難見到這種恐怖光束,唯有末世來臨,世界崩潰,生靈涂炭時,才能產生這樣的殺伐之光。
  祖神殺念,是無比強大的祖神隕落后,最為純粹的殺念化成的,與大天地本源合一,同殺戮之光一般沒有自主意識,可洞穿祖神級強者。
  繚繞在失樂園中大青石旁的那道殺戮之光,這時也化成電芒,飛了過去,九道最為恐怕的光芒繚繞在永恒光源周圍。
  如此強大的守護,除卻九重天的武祖以及珂爸這種逆天的存在外,縱然是兩三位祖神親至,也根本無法奈何!
  所有人都一起望向失樂園中的大青石。
  就在這一刻,那只叼著草棍的小酷獸再次出現了,背負著雙手,面向永恒光源,道:“這是為祖神準備的,你們未達祖神境界,來了也走不進去。”
  說到這里,它拉起珂珂,徑直向前走去。祖神殺念與殺戮之光并不攔阻它,任它通行,珂珂急忙拉住了蕭晨衣角,想把他也帶進去。
  珂爸話語平淡,道:“你這是在害他,不達祖神境界,進入永恒光源中,會立刻形神俱滅,縱然是我護著你們,也不能真的進去。”
  珂爸將小獸帶到了永恒光源之外,任神輝灑落過來,讓珂珂沐浴在當中,但是卻并沒有真的將它帶入里面。
  “是你……又來了……”
  就在這時,那如明月般的永恒光源竟然發出了威嚴的聲音。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永恒光源竟然有了意識,這是一個無以倫比的強大生命體!
  “是我,不過這次不是洗澡而來,雖然那樣真的很舒服。無盡歲月前,我打通最邪之地,不是為我自己,只是想給我的后代留個后門而已。”
  聽到酷酷的雪白小獸如此滿不在乎的聲音,眾人更是再一次震驚,珂爸當年來這里……洗澡?!
  進入永恒光源……做出這種事情,實在是變態。
  不過永恒光源說完那句話后,便徹底沉默了,陷入了寂靜中。
  看到小獸不斷嘟囔,珂爸一招手,蕭晨也飛了過來,不過并沒有接觸到永恒光源的粗大光束。
  “沒有到達相應的境界,無法承受永恒之光。”這是酷酷的小獸的給出的解釋。
  刷珂爸瞬間將七彩圣樹從蕭晨的體內召喚了出來,將之投入到了永恒光源中,道:“已經已經來到此地,也不讓你空跑一趟,以此神木承載永恒之光,留待將來一用。”
  七彩圣樹光芒大作,在永恒光源的中心區域,仿佛燃燒了起來,也不知道承載了怎樣的一種神圣力量。
  如此安排,才讓珂珂滿意起來,不斷咿呀點頭,顯得憨態可掬。
  “哧哧……”
  破空之響不絕于耳,珂爸不斷向外掃出永恒光源的霞輝,那是極其微弱的永恒之光,分別射進了金三億、吳明、諸葛胖子等人的身體中。
  讓幾人頓時異常激動起來,雖然不是強勁的永恒之光,但是如此微小的一抹對于他們來說也足夠了,可謂受益終生!再多的話身體便要崩碎了。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頓時呆不住了,嗷嗷亂叫了起來,恨不得自己沖過去。
  “你們兩個不簡單,竟然曾經是祖神兵,可以分別給你們一道永恒之光。”珂爸此語一出,頓時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這兩個有了靈魂的神兵,平日妖里妖氣,任誰也沒有想到是祖神兵跌落下來的,就連武之印記都有顯得非常驚訝。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頓時啞火了,不再叫喚,仿佛做了什么虧心事一般。
  “唔,我想起來了,你們應該是那兩件兵器,應該是十二生肖戰祖時期的祖神兵,在慘烈的大戰中崩碎了,不想竟又改頭換面重組了,想來當年失落在異界強者手中一段時間吧……”珂爸將兩把兵器的老底揭了出來。
  蕭晨恍然,關于這兩把神兵的傳說有很多,只是不想其中竟有這樣的隱情。
  兩個妖邪的神兵頓時干咳,似乎非常尷尬。
  “來頭不小啊……”武之印記咬牙打量著它們。
  “哧哧”
  兩道真正的永恒之光,極其絢爛,足有水桶粗細,分別打入了黃金神戟與烏鐵印中,兩個家伙頓時得意忘形,又嗷嗷大叫了起來。
  隨后,已經達到半祖境界的白起,也被打入同樣一道璀璨奪目的永恒之光。
  珂爸似乎單單遺忘了武之印記,這讓老神棍相當的不是滋味。
  “我說前邊那個家伙,你在我身上刻字算是怎么一回事?這筆帳是不是該算算?”武之印記本是想提醒珂爸一聲,他還沒有得到永恒之光呢,但是一提起這個,頓時勾起了他的怒火,恨不得抓住酷酷的小獸暴打一頓。
  “我做過嗎?”雪白小獸叼著草棍滿不在乎的問道。
  “當然!”武之印記大怒,道:“你想賴賬不成?”
  “那就麻煩了,要找去找正主,我只是一縷精神烙印,很多記憶都沒有傳承,只有一絲戰斗本能。”珂爸推的相當干凈,散漫的攤了攤手。
  “你……”武之印記氣的跳了起來。
  “算了,給你三道永恒之光吧,能不能擺脫兵器身份,成為真正的祖神,就要靠你自己了。”
  “哧哧哧”
  神光沖天,三道永恒之光沖天而起,而后化成巨大的電芒沒入武之印記的體內。
  老神棍頓時安靜了下來,開始默默煉化。
  也就是在這時,永恒光源中的七彩圣樹,似乎吸收了足夠的神輝,光芒大盛,如一輪小太陽一般飛了出來,懸浮很久,才慢慢斂去那沖天的圣光。
  這讓吳明相當的眼熱,但是卻也無可奈何。
  蕭晨也在此接受了點點霞輝的洗禮,雖然只是絲絲光華,并不是巨大的永恒光束。但是只要有有七彩圣樹在,他晉升入半祖境界,不怕沒有純粹的永恒之光煉體。
  “鏗鏘”
  蕭晨將三把斷劍取了出來,懇請珂爸相助。
  就在這時,沉默很久的永恒光源再次發出了聲音,道:“戰劍本就是在此誕生的……”
  無盡光華將三把戰劍淹沒了,將它們包容在了光源之內,不多時劍芒沖天而起,刺破了云霄,殺氣彌漫四野!
  三把完好無損的戰劍沖騰而出,完全被修復了。
  如此的簡單,永恒之光果然名不虛傳。
  “你何時埋葬這里?”永恒光源突然向珂爸開口,同一時間一道光束射向了失樂園中。
  “不要這么小氣好不好……”珂爸漫不經心的回應道,且擋住了那道永恒之光。
  珂珂心中劇跳,大眼睛不斷眨動,失樂園深處有兩副白骨,乃是它的父母,對于它來說太重要了。
  “既然已經消逝,為何如此?”永恒光源問道。
  “砰”
  珂爸一巴掌拍開了血紅色的土地,從當中取出一塊石碑,道:“上面寫的清楚。”
  不遠處,武之印記看的清清楚楚,上面刻著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跡,不自禁的念道:“XX到此一游。我真死的話,尸體埋葬這里。我假死的話,誰敢把我埋這里,我跟誰急。”
  這讓眾人相當的無語,當年正牌珂爸還真是有性格。
  “我雖然只是一縷烙印,但是我覺得正主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不過我確實要消失了……”珂爸一副無所謂的神態,似乎根本不在乎。
  “咿呀……”珂珂頓時撲了過去,淚眼汪汪,不斷詢問,似乎有著無盡的問題。
  “不要哭,沒什么,消失并不是真正的終結,真正的我千古不滅,萬世難朽,說不定還未死呢……”
  不得不說,小酷獸真的很不一般,面對自己的親生骨肉,也顯得云淡風輕,雖然充滿溺愛的神色,但是在說到生死問題時,根本每當一回事。
  “咿呀咿呀……”珂珂大急,不斷追問。
  “你是說你媽媽……這個問題太復雜了,在來這里前,我都不知道她是誰呢,應該是離開這里后遇到她的,能夠在這里相遇你是對我最大的安慰。”這縷精神烙印漸漸虛淡了下去。
  珂珂大哭,不斷咿呀喊著。
  “我想告訴你很多,但是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一縷烙印而已,并沒有繼承太多的記憶,將我的后代引到這里就算完成了任務……”珂爸越發的虛淡,即將消失。
  “武祖進入死亡世界最深處,到底為什么?”就在這時,武之印記也忍不住開口追問了。
  “有朝一日,你們走投無路,世界再無容身之地,可以逃進死亡世界最深處……”
  珂爸并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做出了這樣的回應。
  “嗚嗚……”看著酷酷的小獸身影越發暗淡,即將消失,珂珂大哭。
  “不哭,也許有朝一日,你足夠強大時,我們會在另一個世界相見的。死亡并不是終結,當你達到那一境界后,會明白,一切才剛剛開始……”珂爸即將消失。
  蕭晨心中劇震,已不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了。
  刷珂爸的身影一閃而滅,與幾道永恒之光結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星空之門。
  “我送你們離開這里……”
  眾人全部被收了進去。
  就在這剎那間,蕭晨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向永恒光源大喊,追問少女君王與輪回王三具骷髏是否來過這里。
  “見到了,進入了死亡世界最深處……”
  那威嚴浩大的聲音響在蕭晨耳畔,緊接著光芒一閃,他們穿越世界屏蔽,跨過混亂時空,開始了回歸之旅。
  這一次星空之門直接略過葬兵谷,將他們送到了魂界,而后光芒一閃,徹底消失,而那塊大青石則突然崩碎,化成了粉末。
  只有那幾道永恒之光留下,全部沒入了失樂園中,看得出珂爸很在乎小獸,這是專門為它留下的。
  “咿呀……”珂珂的睫毛上掛滿了淚珠,無助的向天空中虛抓。
  “不用傷心,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那個混蛋那么壞,老天想收它,恐怕都非常艱難……”
  蕭晨對武之印記翻白眼,有這么勸人的嗎,也太不講究了。
  珂珂氣呼呼的將失樂園罩向老神棍。
  “哧”
  武之印記化成一道青光逃之夭夭,遠遠的傳來他的聲音,道:“后會有期,徒兒們,有緣再相見。”
  托蒂、金三億、諸葛胖子、吳小釋干瞪眼卻沒辦法,這便宜師傅也太不地道了,根本沒有教過一招一式,就這樣將他們甩了?
  “神棍!”
  “大忽悠!”
  ……四個人一起大喊,似乎沒有了敬畏之心。
  在魂界的這片無人區,眾人沒有多做停留,向著千里外的茫蟄城飛去。
  當就在這時,魂界天地間,突然爆發出了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動,一股比之武之印記的戰力還要強橫很多的能量波動爆發了開來。
  無盡的殺意席卷整片魂界大地!
  浩瀚如海般的恐怖波動,撼天動地,強大的難以想象。
  “神祖黎恢友降臨!”
  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無情的聲音傳遍了整片魂界,沉寂多年后,強大的異界祖神再現了!
  這個黎恢友決不是最邪之地的化身可比的。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心生寒意。
  “轟”
  突然,千萬道霞光浩蕩長空,一座巨大的石橋橫貫數萬里,快速鋪展向異界祖神黎恢友發出聲音的方向。
  通天死橋再現于世,阻擋向強大的異界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