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505 三萬年后再相見

“三萬年后再相見!”
  聲震蒼茫大地,在壯麗山河間久久回蕩,似不愿就此散去。
  登臨神船的人,黯然揮手,永別親人故友,從此天人永隔,再不能相見,成為彼此記憶中永遠的遺憾。
  祖神是仁慈的,也是無情的。
  祖龍船上眾多精英,沒有一個人可以帶走親人、朋友。因為,九州與四方世界有億萬萬生靈,只要未被選中,蕓蕓眾生一律平等,沒有人可以憑借關系登臨神船。
  “再見!”
  最后的再見兩字,響徹天地間,留下萬古惆悵與哀怨悲傷。
  任誰都知道,永不能再相見了。
  蕭晨感覺雙眼模糊了,三萬年后歸來時,世界也許還是曾經的世界,但是那記憶深處的人,都將永不復存在!
  歡聲笑語,悲郁哀愁,不可忘懷的故人,將永遠的逝去了,化為天地間的一縷風,河岸上的一株草,枯枝敗葉間的一根骨……三萬年后,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過去的過去,都將煙消云散。
  長歌當哭。
  無法承受之重,蕭晨心中發堵,這個結果他不愿接受,縱然三萬年后歸來,還有什么意義?曾經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了。
  難道僅僅是報仇兩字,就可化解那萬古的惆悵與傷悲嗎?
  “我不甘!”
  這是蕭晨發自靈魂的怒吼,他不甘、他不愿、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如果往昔一切都不復存在,縱然三萬年后歸來,斬滅所有異界祖神,也不能夠挽回曾經的一切。
  且,三萬年后就真的一定能夠壓制異界祖神嗎?
  祖龍船啟航,兩位祖神沖天而起,化成兩道巨大的光芒,橫貫虛空,他們要留下繼續戰斗。
  “我要留下!”
  蕭晨騰空而起,飛出了祖龍船。
  他不是一時的熱血沖動,他斬不斷曾經的一切。
  或許,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才是最理智的行為。三萬年苦修,千萬個日夜誓死磨練,他一定會有祖神級的戰力,那時回來決戰,才是明智的。
  但是蕭晨他割舍不下,或許他不是一個合格的斗戰圣者,他不夠狠,不夠無情,過去他雖然表現出了強勢的一面,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有著太多的不舍。
  “嗖”
  雪白小獸珂珂沖出了祖龍船,飛到了蕭晨的身邊,接著小倔龍也騰空而起,剎那來到這里。
  “你們兩個不要這樣……”
  “咿呀……”雪白小獸不滿的嘟囔。
  逆龍王則沉聲道:“這樣逃走,我做不到。”
  沒有人愿意這樣逃生,很多人都難以割舍下大地上的一切。祖龍船上一陣騷動,不少人都想沖天而起,但是兩道巨大的光束掃來,封住了祖龍船。
  兩位祖神出手了,攔住了所有人。
  “記住,現在不是你們流血犧牲的時候,三萬年后再歸來!”
  龍吟震動九天,祖龍船啟航,沖向無盡虛空。
  “三萬年后再相見!”蕭晨沖著離去的祖龍船大喊。
  “三萬年后再相見,我們相信你會活下來的……”祖龍船上的聲音漸漸遠去。
  龍吟漸漸飄渺,祖龍船消失在虛空中,九州與四方世界的人杰被送走了,再不可能回頭。
  蕭晨凝望祖龍船消失的方向,靜靜站立良久,他一點也不后悔。
  怎能就此一走了之?父母親人就在祖龍村,朋友故人還在這個世界。三萬年后,滄海桑田,將物是人非,他無法拋下現在這一切。對于他來說有些情誼勝于生命,縱死愿與父母親人同在,一個人逃生他難以做到。
  “我們回九州。”
  小倔龍與珂珂追隨蕭晨,從天外沖向下方的大地。
  “天道不公……”祖龍村前,金三億抱著末日天戈,“哐哐”用力砸地,一雙太花眼光芒燦燦,大聲的嚷嚷著:“像三哥這么偉大的存在,都沒有被選中,沒天理啊。祖神……你們走眼了,像我這樣的蓋世奇才,萬古難得一見,怎么能不帶走我呢?!”
  “天妒英才……”三結巴的話語戛然而止。
  “轟”
  一道巨大的閃電沖下,將金三億劈的頭頂冒煙,長發倒豎,猶如一個蓬松的刺猬球,渾身更是焦黑一片,陣陣青煙升騰而起。
  “我X,人要倒霉,朗朗晴空下,都遭雷劈!”金三億氣急敗壞,連竄帶跳。
  天空中,萬里無云,碧藍如洗。
  “哪個王八蛋在算計三大爺?”
  金三億憤憤的打量著四周,但卻什么也沒有發現。
  突然,三道熾烈的光芒向著他這里飛來,三顆巨大的隕星橫空而過,分外的明亮。
  “媽的,白天也飛流星,成心氣我是不?許個愿,讓祖龍船掉頭接我來吧……”金三億一副欠扁的樣子,邪眼望著天空中的三顆隕星。
  但是他剎那變色,遠處的天空中,黑暗門戶浮現而出,更多的隕星迸濺了出來。
  雖然大多數沖向大地時,已經燃燒成灰燼,但還是有不少沖到了他的眼前。
  “丘戈勒馬,撞大運也不能這樣吧,三哥我就這樣該天打雷劈嗎?”
  數十道光束直沖而下,向他洞穿而來,金三億連竄帶蹦沖向一旁,但還是被砸了幾個趔趄。
  “真是沒天理了,末世出妖孽啊,連流星都穿越空間了……”
  就在這時,金三億快速閉上了嘴巴,而后如貓一般靈巧,逃之夭夭,簡直比能夠飛天的兔子還要快。
  眨眼間,就出現在數十里外的荒山中。
  因為,他發現他黑色的巨大空間之門內,不斷有恐怖的氣息沖出,那氣焰絕對是異界絕頂修者!
  不斷有隕星迸濺而出,可想而知這次開辟的神門有多么恐怖,定然是異界祖神將降臨的通道。
  “來了只大個的……”在荒山中金三億心有余悸,他感覺手中的末日天戈真是個燙手的山芋,很想立刻丟他。
  黑色的巨大神門,比前次黎恢友真身降臨時,所打通的黑洞還要磅礴,滾滾魔氣在翻涌。
  不過,看得出短時間內異界祖神似乎還無法降臨。
  但是,這道門戶肯定不是一名異界祖神開辟的,應該是數人合力,將共用這一巨大的神門。
  風暴來的如此之快,祖龍船剛剛離去,就有異界祖神將要出現了。
  七幅魔圖斬斷了洪荒天界的道路,異界祖神再無顧忌,他們開始合力開辟可以令祖神穿越而過的通道。
  就在這時,蕭晨與珂珂以及逆龍王從天外降落而下,那巨大的黑色神門,頓時讓蕭晨心中一翻。
  太快了,一切來的如此之快。
  金三億在遠處拼命的向他搖手,蕭晨快速沖了過去。
  “蕭哥哥誒,你也夠倒霉的,居然未被選中,快點帶著兄弟逃向死亡世界吧。”金三億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道:“死亡世界神村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出現,干等著也不是辦法,幸虧你來了。”
  “三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我是自己回來的。”
  “天道不公啊,與其如此,你為何不推薦我,浪費啊!”
  “柳暮、牛仁等來過此地嗎?”
  “沒有。”金三億搖頭。
  蕭晨在臨去前,曾經告訴他們,在死城前可以等待神村的人出現,前往死亡世界。如今,異界提前發難了,他們還沒有到來,越晚就會越危險。
  “跟我去找人。”蕭晨拍了拍金三億的肩頭。
  金三億頓時比哭還難看,抱著末日天戈跟在蕭晨的身后。
  “放心,跟在我身邊,如果遭遇異界祖神,我們是可以隨時進入死亡世界的。”蕭晨安慰心緒不寧的三結巴。
  此刻的九州,動蕩不安,可謂人心惶惶,祖龍船已經送走了精英強者。而如今,剩下的人從內心來說,非常的絕望,他們看不到一點光明。
  很多人甚至已經喪失了斗志,如行尸走肉一般。
  一路上所見,讓蕭晨心情沉重,這種狀態如何抗爭,恐怕為曾真個開戰,己方就先精神崩潰了。
  “柳暮與牛魔王還真是逍遙自在,都什么時候了,一點都不在乎,居然不急著去死城前報道。三哥我可是第一時間趕到了那里啊……”
  “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怕死……”蕭晨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我這是懂得保存實力好不好,因為將來我是滅殺異界祖神的天才人物,現在需要隱忍,將來少了我怎么行……”真個家伙非常的自戀。
  沒有尋到柳暮與陳放他們,卻看到了許多不平之事。
  先行帶著七幅魔圖來到這個世界的異界修者,數日前被兩位祖神打殺的打殺,隱匿的隱匿,現在又開始興風作浪了。
  有些異界修士,已經按捺不住,未等他們的祖神降臨,已經開始活動起來。
  “前方有沖天劍光!”
  當路過嵩山時,遠處一道道犀利的劍芒沖天而起,像是有一桿桿神矛插在天地間,絢爛奪目。
  蕭晨他們快速沖了過去。
  “嗯,是二禿子,哈哈哈……”金三億大笑了起來,道:“二禿子也落選了,我就說嘛,像我這樣的一代天驕都未能被祖神看中,二禿子之流怎么可能被選上呢。”
  前方正在混戰,一名清麗的少女分外惹眼,雖然明眸皓齒,明艷動人,但是卻劍光霍霍,殺氣沖天,劍法非常的凌厲。
  “獨孤九劍……”蕭晨目光一凝,露出驚色。
  不遠處,高大雄偉的薄士也正在大戰異界修士。
  “路見不平一聲吼啊,該出手時就出手,我去幫忙……”金三億嗖的一聲,沖了過去,顯得格外的仗義。
  當然,顯而易見是去幫清麗動人的少女,而非另一邊的薄士。
  降臨九州的異界修士,目前最強者是半祖九重天的恐怖人物,最弱者也都在魚躍境界以上。
  前方的異界修士,顯然不是恐怖級人物,但也不是最弱者,幾人全都達到了至人境界。
  蕭晨沒有什么話語,手中戰劍橫掃了出去,光華四射,劍氣震動,將圍攻薄士的幾人當場腰斬,鮮血沖空而起。
  另一邊,金三億更是以末日天戈,幫助少女洞穿了一人。
  同一時間,逆龍王出手,逆龍七步踏出,當場重創其余三人。
  “哧哧”
  劍芒沖起,那名少女當場將四人頭顱斬掉。
  “你是……”
  蕭晨驚疑不定的看著眼前的少女,她怎么會獨孤九劍呢?
  “你……你是蕭晨叔叔。”清麗的少女看著雪白小獸,又看向蕭晨,一下子推測出了他的身份。
  “是我,你是誰?”
  “我是獨孤珊珊,我父親是獨孤劍魔。”
  “是你!”蕭晨頓時一驚,當年獨孤珊珊小的時候,他還親手抱過呢。只是,獨孤劍魔失蹤多年,此后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了。
  “你怎么會在這里,你父親呢?”
  “我父親為了練劍,從出世到入世,而后又出世了,已經失蹤很多年了。”獨孤珊珊眼中蘊含淚水,道:“蕭晨叔叔快去救我母親還有弟弟。”
  “阿冰,她怎么了?”蕭晨一驚。
  “我們隱居在二百里外的深山中,但是不想今日異界修士闖入那里,只有我突圍了出來……”
  蕭晨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獨孤珊珊被異界修士追殺到這里,而薄士則為祭奠一真而來,當年一真就是隕落在嵩山,他們同時被異界修士盯上而圍殺。
  “走,你指點道路!”
  事情緊迫,蕭晨立刻騰空而起,以八相極速帶著獨孤珊珊。
  不要說這是獨孤劍魔的女兒,就是旁人他也不會袖手旁觀,因為他就是為了戰斗才沖出祖龍船而回歸的。
  嵩山幽靜,古木參天,就在前方二百余里深處,那里劍芒沖天。
  “總算沒有來晚……”蕭晨放下心來。
  但是就在下一刻,蕭晨與與珂珂以及小倔龍同時悚然,剎那間繃緊了神經。
  不知道為何,就在剛才的一瞬間,蕭晨心中一陣顫栗,珂珂同樣如此,其余者除卻小倔龍外,全都沒有感應到,似乎無所覺一般。
  “前方……前方的劍芒不見了!”獨孤珊珊惶恐不安。
  蕭晨他們快速沖進了林間,地上十幾名異界修士,似乎滿臉的恐懼,仿似看到了什么最為可怕的事情,經過金三億快速檢查,得出了一個讓人吃驚的結論,這些人全部被嚇死了。
  不遠處,多年未見的阿冰一身藍色衣裙,上面沾染了點點血花,她風姿一如從前,婀娜秀麗,只不過多了一絲婦人的明艷風采而已。在她的旁邊是兩名挺拔的少年,那是她與劍魔的另外兩個孩子,眉目間既有獨孤劍魔的英氣,也有繼承于阿冰的美。
  他們并沒有受到傷害,關鍵時刻被人救了下來。
  “蕭晨是你……”雖然多年未見,但阿冰不可能忘記蕭晨。
  “阿冰方才到底發生了什么?”蕭晨心中充滿了疑問,縱然是故人多年后重逢,也顧不上問候了。
  “剛才一個老伯出現了,不知道為何,他掃了一眼,這些異界修士就全部死了……”阿冰到了現在,似乎還不敢相信方才發生的事情。
  “他去了哪里?”蕭晨追問。
  “下山了,我想留卻留不住。”阿冰向山腳下指去,依稀間還能夠看到一道朦朧的身影,但是所有人卻感覺不到那個人的氣息。
  蕭晨頓時沖天而起,快速追了下去,其他人也緊追不舍。
  “前輩留步……”蕭晨在后大喊,但是任他八相極速發揮到極致,也無法追上。
  那道身影其實移動的很慢,但是蕭晨卻無法靠近,兩者間仿佛隔著一片星空。
  驀地,前方的人影停在了荒山腳下,蕭晨快速沖近,終于看清了那道背影,那竟是一個兩鬢斑白的老農,手上有很多老繭,小腿以下沾滿泥跡,像是不久前還在田里勞作過一般。
  雖然他沒有轉過身來,但是蕭晨確定,這似乎真的是一個老農。
  “不必追我,去做你該做的事情。”老農依然背對著他,聲音很平淡,道:“不用太悲觀,異界想殺盡九州與四方世界的生靈,是有些難度的。當年,他們還想滅盡天人族、龍族呢,但這兩族不也一樣傳承下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