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507 達摩

異界祖神的頭顱,足有一間房屋那般大小,灰色的長發像是蛇一般在舞動,足有臉盆大的眸子,射出的光芒凌厲無比,顯得的異常的暴戾。?
  那如已首般的雪白牙齒,閃耀著讓人顫栗的寒光,在血紅闊口映襯下,分外鋒利嚇人。?
  包括龍族戰神在內,在場眾人都被那股無上威壓震懾住了,一股浩瀚無匹的神識波動,向著他們碾壓而來。?
  “螻蟻們,見到本神祖的降臨,是你們的榮幸二”恐怖的異界祖神,那露在黑色神門外的巨大頭顱,發出懾人心魄的森寒話語:“用你們的鮮血與生命,迎接我的降臨吧!”?
  雖然僅僅是異界祖神的一顆頭顱,但是那狂濤般的力量依然恐怖無比。?
  現場唯有龍族戰神是半祖中的絕頂高手,快速突破禁錮,神威浩蕩,龍氣沖天,沒有躲避,反而向著那異界祖神的頭顱轟殺而去。?
  鐵拳崩碎虛空,打出了一道祖龍影跡,發出一聲龍吟,傳遍了天土地下。?
  “轟”?
  龍族戰神的鐵拳與那異界祖神銅可怕殺念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能量波動,狂濤席卷十方,大地劇烈搖顫。?
  “咿呀咿呀…”?
  珂珂緊隨龍族戰神之后,恢復了自由,快速張開了失樂園,將所有人都收了進去,狂濤肆虐,止于神園之外二龍王?!”?
  恐怖的異界祖神,強大無匹的殺念直接將龍族戰神轟飛了,令其滿身傷口,龍血迸濺,染紅了天空。?
  “所謂的龍王,在我眼中不過是個爬蟲,卑微弱小的蟲子罷了!”?
  異界祖神充滿蔑視之色,高高在上,俯視著重傷翻飛出去的龍族戰神,他乃是大名鼎鼎的黎恢友,乃是祖神中的強者。?
  不是龍族戰神實力低微,而是異界祖神黎恢友實在太強大了,要知道戰神王乃是半祖中的絕頂強者,能夠接下無上祖神的驚天殺念,已經算是一個奇跡了。?
  龍族戰神重傷后退,被珂珂接應到了失樂園中。?
  你說我是爬蟲,那好,讓你看看爬蟲的憤怒!”?
  戰神王乃是叱咤風云的強者,半祖中難逢敵手,縱然面對祖神,也毫無懼意。他抬手將背后的長刀拔了出來。?
  直接向著前方那顆巨大的頭顱劈去,七聲龍吟響徹九天,長刀一分為七,化成七道神光斬向那黑色的神門。?
  此乃龍族圣器,那是七根祖龍角最精華的部位,提煉而出的,組合在一起便是龍刀,乃是龍族最重要的圣物之一。?
  與黑龍王收在脊椎骨中的圣劍一般,為龍族無上至寶。傳說,龍族縱然遇到大難,但只要齊全所有圣物,就可以讓他們重現輝煌,可以召喚無法想象的偉力。?
  “爬蟲的角能乃我何?”異界祖神黎恢友充滿了不屑。?
  但剎那他便悚然一驚,分開的七根龍角,被激活了當中的祖龍戰意,昔日七位祖龍遺留的不可磨滅的殺念,全都復活了,騰騰燃燒了起來。?
  巨大的龍威,浩瀚無匹,強如異界祖神都一陣吃驚。?
  七條巨大的祖龍,光華四射,全都集中一點沖了過去,殉爛光芒頓時將黑色的神門淹沒了。?
  轟,盡管異界祖神以無匹殺念橫掃四方,但是那七道龍影還是沖擊了進去,在熾烈的光芒中他發出一聲悶哼。?
  一串血光迸濺而出,洞穿了虛空,墜落在大地上后直接擊穿地層,沖向未知處,那是異界祖神的鮮血。?
  當光芒徹底斂去,七根暗淡的龍角飛回,重組在一起,形成了一把古樸的長刀,落入龍族戰神手中。?
  而黑色的神門內,那顆巨大的頭顱上,又七處觸目驚心的傷口,四道在臉上,一道在額頭,還有兩道在灰色的發髻司,皮肉翻卷著,鮮血淋漓。?
  強大的異界祖神竟被擊傷了,這讓箭晨他們倍受鼓舞。?
  只有龍族戰神冷汗直流,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方才七根祖龍角有著怎樣的威力,龍角凝聚了祖龍不滅的殺意,居然沒有粉碎那顆頭顱,而只是留下七道傷口,足以說明這名異界祖神強大的離譜!?
  ,爬蟲你讓我怒了,你們都將要遭受萬世煉獄之苦,想死都不能!”?
  黎恢友話語低沉,面色平靜,但其內心的怒火,早已在那強大的神識波動中表現了出來。?
  “嗡”?
  像是死亡怒海在咆哮,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響,天空被粉碎了,毀滅性殺念席卷向失樂園。?
  就在這時,天空中那片與七魔圖對峙的七彩神光,像是有所感應,剎那沖了下來,迎擊想那無盡殺念。?
  無聲的大碰撞!?
  與真正的祖神對決,并沒有太大區別,七色神光擋住了黎恢友的殺念!?
  雖然在慢慢暗淡,但是并沒有被擊潰。?
  與此同時,失樂園中小獸珂珂手中的木盒劇烈震動了起來,沖了出去,與那七彩神光合在了一起,猛的砸向黎恢友的頭顱。?
  瑰,黎恢友被砸了個頭破血流,七彩光芒徹底暗淡,沒入木盒內,飛回失樂園。?
  對于強大的異界祖神來說,這是一種恥辱,先后兩次被打破頭,簡直有些不可思議,黎恢友覺得這很不真實二在這一刻,他徹底暴怒了,喝吼道:“無量魔軀,降臨大地!”?
  黑色的神門劇烈膨脹,而后星光閃耀,黎恢友終于沖了出來二他滿頭灰發飛揚,皮膚白暫,眸似冷電,洞穿虛空,望而讓人顫栗。他身材高大,身穿刺猬神甲,一根根寒光閃閃的鐵刺,倒沖向天空。手中持著一桿大破滅戰矛,充滿了毀滅性的氣息,凝立虛空中,冷冷的掃視八方。?
  那股撼天動地的氣勢,讓人喘不過氣來,異界祖神黎恢友真身降臨!威勢比單單的頭顱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已經無法阻擋,異界祖神合力開辟出一條,堅固的通道,他第一個沖了過來。?
  而在他的身后還有一片黑壓壓的人影,他的子孫門徒等全都排列虛空中,各個都身穿神鐵戰衣,手握兇兵,殺氣騰騰,撼動高天。?
  “孩子們,你們狩獵的時司到了,去用那些磨刀石,好好的打磨自己吧。”?
  黎恢友的聲音冷酷無情,無上神威浩蕩九州,聲音震動了無數止撲大河,在昭告著他的降臨。?
  剛才他憋了一肚子氣,此刻想要以最無情的殺戮來發泄!?
  恐怖的氣息,讓茫茫大地上的所有生靈都顫栗了起來。這就是異界祖神的無上神威!?
  天空中黑壓壓的人影,快速沖向四方。?
  到了現在,蕭晨只能帶著這些人進入死亡世界了,不然根本無法抗衡恐怖的黎恢友。?
  但就在這時,兩道神光掃殺而至,天空中人影密密麻麻的墜落,兩大祖神聯袂而至,無情出手,滅殺黎恢友的子孫門徒。?
  轟,就在這時,黎恢友身后的巨大黑色神門,突然爆發了開來,又一名強大的異界祖神將要降臨了二黑色的神門前星光閃耀,那是一片微型的星空,是從神門內沖出來的。?
  就在九州上的兩位祖神想要出手時,不遠處的天空中,一個樸實的老農突然顯現,扛著一把鋤頭,身上有點點泥跡,像是剛從田中走出一般,他兩鬢斑白,相貌普通,是那種丟到人海都不會被人注意到的角色。?
  他先于兩名祖神出手了,一鋤頭向著強大的黎恢友掃去,像是在除草一般,顯得很隨意。?
  是你,老不死的,你還活著?!一異界祖神黎灰友似乎非常的震驚,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道:“上個文明時代,我就看到過你你居然還好好的活著!”?
  “又見面了,緣分誤。”老農呵呵一笑,招法非常怪異,突破黎恢友的阻擋,一屁股坐在了神門中。?
  “轟隆“黑色的神門劇烈震動,里面似乎發生了崩潰,傳出異界祖神的怒吼,而后老農身上的點點泥跡,全部飛起,化成一堵泥墻,堵在了神門中,將之封印了!?
  遠處,舞晨等人目瞪口呆,這老農也太變態了吧??
  一屁股將神門坐的險些崩潰,而后身卜的那些爛泥,居然封住了那條通道,真是讓人螳目結舌。?
  “你這老不死的,黎恢友震怒,手持大破滅戰矛,向著老農洞穿而去。?
  謝謝埃,把我的兵器送回來了。”老農樸實的笑著,頓時滿臉皺紋堆積,猶如褶皺的樹皮一般。?
  他雖然笑的樸實,但是速度卻迅如疾電,砰的一聲攥住了那桿大破滅戰矛二說也奇怪,大破滅戰矛本是極其霸道的兵器,殺氣撼天動地,凝聚無盡暴烈煞氣,可毀滅世間一切。?
  但是此刻被老農抓住后,居然平靜了下來,且開始反噬異界祖神黎恢友,戰矛尾端光芒大盛,生生將黎恢友的手掌震的麻木了。?
  老農氣勢陡升,一把將大破滅戰矛套了過來,像是在撫摸寵物一般,摩挲著戰矛,道:“從頂級祖神兵,跌落到半祖神器,而后又重新晉升為祖神兵,落入異界他鄉,起起伏伏,就如那塵世啊。”?
  老不死的…”異界祖神黎恢友面色陰晴不定,道:“你跨越不同文明時代而不死,不龜縮在一個角落,還敢出來,這一世你死定了!”?
  砰,老農手中大破滅戰矛猛力一抖,天空中無盡殺意彌漫,頓時全部集中向黎恢友的胸膛。?
  “老不死的……,啊,…………,黎恢友大叫二渾身神力澎湃,撼動了星空,他前方的微型天宇,直接被他拉到近前,那是一片真實的星空,兩人可頓時隔了一片星海,他以此來阻擋老農手中的大破滅戰矛。?
  老農的戰矛雖然沒有洞穿過去,只是遙遙隔著星空指向了黎恢友,但是卻展現出了無比可怕的一面。?
  啊”…”?
  黎恢友大叫出聲,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而他的心臟部位則被洞穿了,一股無形的殺意,將他的胸膛開出一個拳頭大的血洞,前后透亮,心臟被粉碎。?
  鮮血歸歸而流,染紅了天空。?
  這才是大破滅真義!?
  戰矛并不需要真正出擊,刺向敵人,只要殺意足夠,就完全可以洞穿一切阻擋,破滅一切敵手!?
  無論是從前的異界祖神巴布拉,還是現在的黎恢友,都無法發揮出大破滅戰矛的終極戰意。?
  只有在這個老農的手中,此戰矛才展現出了凌厲無匹可毀滅宇宙的大破滅之威!?
  “你這老不死的居然傷到了我?!”異界祖神黎恢友,又驚又怒,他居然被人洞穿了,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信號。?
  老家伙,你要為此付出代價!”?
  黎恢友周身神力澎湃,身上的刺猬神甲化成點點光芒,最終凝聚成一把天戈,出現在他的手中二他橫戈立在星空中,隔著無盡星辰望向老農,大喝道:“天戈滅世!”?
  這是神通與武道的結合,天戈橫空掃過,微型星空被開辟出一條恐怖的巨大光道,掃殺向老農。?
  老農丟掉了手中的鋤頭,雙手擎大破滅戰矛,橫立星宇中,猛然震動,大破滅戰矛迸發出無盡殺意。?
  轟隆“這片微型星空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星辰灰飛煙滅,大破滅殺意,如潮水般向前推進。?
  “噗”?
  鮮血噴濺,黎恢友一聲大叫,手捂咽喉,手中的天戈頓時黯淡了下去,化成刺猬戰衣覆蓋在他的身上。?
  他的頸嗓被洞穿了依然是前后透亮,鮮血歸歸而流。?
  能夠防拳易住大破滅戰矛之體,但是卻防不住大破滅戰矛的無盡殺意!?
  這就是真正的大破滅奧義的可怕之處。?
  這名老農看似樸實,但是真正動起手來,凌厲無匹,那種殺意讓人無法秀財當。?
  “你這老不死一黎恢友眨眼自這片微型星空中消失了,快速沖向了大天宇的天外。?
  你“九州上的兩名祖神看向老農想說些什么。?
  我其實已經死了,身體早已腐朽無盡歲月了,現在只是唬唬人而已,我知道你們兩個非常強大,速去殺了他。我以神泥封印了神門,恐怕擋不了多長時間。”老農像是扛著鋤頭一般,扛著大破滅戰矛,如此開口道。?
  兩道光芒沖天而去,兩位祖神消失在了天外。?
  蕭晨他們快速圍向老農,珂珂更是眨動著大眼,好奇的打量著他。?
  “給我看看那個木盒。”老農從雪白小獸手中接過木盒,想要看個究竟二但是,觸手的剎那,他一下子丟開了,像是被蝎子整了一般,道:?
  “是那個小變態留下的東西,“咿呀咿呀”珂珂頓時不滿,氣呼呼的看著老農。?
  老農重新將木盒托在了掌心,仔細觀察,若有所思,而后問珂珂,道:“我幫你打開看看?”?
  “咿呀…”珂珂希翼的點頭,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它迫切想知道木盒中有什么。?
  老農大喝,手中的木盒頓時七彩光芒沖天,而后一道巨大的光束洞穿了這個世界!?
  與此同時,珂珂發出一聲驚呼,它被吸入那道璀璨奪目的光道中,小小的身子緩緩升騰而起,在殉爛的七彩光芒中,雪白小獸漸漸虛無縹緲了起來。?
  難道…打開了通向天界的道路?!”老農望向那巨大的光道,驚疑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