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514 陣圖不全以身補

“陣圖不全以身補!”蕭晨心存此念。他真正見識到了陣圖的可怕,盡管是殘缺不全的,但是卻硬抗下了無上祖神的無盡殺意。
  今日,他雖然被打的粉身碎骨、靈魂碎裂而歸,但是畢竟逃過了一劫,全都是仰仗殘破的陣圖。
  神秘老農的話語,讓盤坐在金色沙灘上的蕭晨驚醒了過來,問道:“你在過去也看到了殘破的陣圖,僅僅是一角而已?”
  “我重返上一個文明時代,參加了那最后的一戰,確實見到了一角殘破的陣圖,在其周圍倒掛五把戰劍,當真是犀利無匹,所向披靡!”
  此刻的老農,渾身的血跡,斑白的兩鬢都血水染成了紅色,身上的衣衫早已碎成了布條狀,而貼身穿的戰衣也早已破碎不堪,一條條恐怖的傷口到現在還在淌血,許多地方都露出了白慘慘的骨茬,觸目驚心。
  “五把戰劍,一角殘圖?”蕭晨騰的站了起來,問道:“是被何人所掌控?”
  “只看到五道劍光粉碎天地,一角殘圖橫貫蒼穹,其他什么也看不到。”老農搖了搖頭。在其胸口部位有一個碗口大的血洞,那里的神鐵甲胄粉碎,周圍更是成龜裂狀,隱約間可以看到一個碎裂的心臟在跳動。
  “沒有看到是何人掌控戰劍與殘圖?”蕭晨大感意外,而后看著遭受重創的老農,問道:“你身上的傷,該不會是……戰劍洞穿的吧?”
  “不是!”老農落寞的搖了搖頭。
  五把戰劍與一角陣圖雖然威力恐怖,但僅僅是一閃而沒而已,甚至都不知道它被哪一方所掌控。
  歷史無法更改,縱然他返回了過去,但那一戰的結果也早已注定,老農的情緒非常低落。
  就在這個時候,珂珂的美麗媽媽醒轉了過來,慵懶的自藤椅上坐了起來,一頭水藍色的長發如瀑布般飄散而下,將那如凝脂美玉般的臉頰襯托的更加艷麗。
  “回到了過去,遇到了五把戰劍與一角陣圖?”她伸展了一下柔軟的腰肢,打了個哈欠,道:“真是怪事,為什么每個回到歷史關鍵時期的人,都會見到。”
  “你是說?”蕭晨露出疑色。
  珂珂的媽媽赤著雪白的玉足,踩在金色的沙灘上,蓮步款款,走了過來,道:“我也親身進入過‘回首’,也曾看到過那一角陣圖以及五把戰劍……但似乎只有穿越回過去的人才能夠看到。”
  老農當時臉色一變,道:“難道傳說是真的,有五把戰劍遺失在了過去……”
  “嗯?”珂珂的媽媽美眸頓時亮了起來,道:“珂珂的父親雖然沒有進過‘回首’,但是曾經以蓋世神術做過推測,戰劍不可能集全,完整的陣圖根本無法顯現,因為它們似乎處在不同的時代中。”
  “分處在不同的時代?”蕭晨頓時一驚,“其中五把戰劍與一角陣圖迷失在了過去?!”
  如果真是這樣,想要集全四十九把戰劍,幾乎不可能實現了。
  縱然回到過去時空,或者沖進未來時空,也無法改變重大歷史。不久前,他曾經想將天帝城的中的巨大石骨帶回,但根本無法成功。天帝城中那個巨大的聲音,曾經告訴他,動石骨會干擾到未來,這不是凡物。
  “看來真的是如此了,想不到傳說是真的。”老農說到這里,突然噴出一口鮮血。
  神秘而又強大的老農回到過去,曾經被可怕的祖神兵洞穿過,身受重傷。強如他這樣的祖神,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止住傷勢,一擊之威延續到現在。足以說明出手者的強大與可怕。
  但是老農并沒有提及戰斗經過,重提只會徒增傷感,他返回過去進行結果早已注定的一戰,只是為了了結一樁心愿。
  珂珂的美麗媽媽,又已經犯困了,小哈欠連連,嬌慵無限,側躺回藤椅上,道:“我的小寶貝怎么還沒有回來,難道小東西真的有憾事不成?”
  “咿呀咿呀……”
  就在這時,回首門內,白光一閃,雪白小獸沖了出來。
  “哦,我的小寶貝你終于出來了。”珂珂的媽媽高興的站了起來,一把將珂珂抱在了懷中,道:“我的孩子你解決憾事了嗎?”
  “咿呀……”雪白小獸頓時難為情起來,道:“本來我沒有什么憾事,但是現在卻真的有憾事了,我……我……我吃的太多了,我的肚子好痛。”珂珂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終于弱不可聞。
  眾人全都笑了起來,這個小東西回到過去,竟然是為了享用靈粹而去,這種憾事……還真是特別。
  就在這時,珂珂掙脫開美麗的藍發女子,遞給蕭晨一個包裹,道:“全都是靈粹。”
  蕭晨很自然的接了過去,珂珂的媽媽頓時捏了捏小獸的鼻子,道:“我的小寶貝,居然忘記了媽媽,將好吃的送給別人。”
  “媽媽的宮殿里全都是靈粹,吃都吃不完,根本不用送。”雪白小獸如此答道。
  “你這小東西……”珂珂的媽媽又溺愛的捏了捏它,她鳳目斜掃眾人,道:“都已經回來了吧?”
  “還差一個金三億。”白發諸葛胖子答道,雖然去過去走上了一遭,但是他的體型并沒有任何變化。
  不多時,回首門內光芒一閃,金三億走了出來,但此刻的他與平日嘻嘻哈哈、灑脫的樣子大相徑庭。
  “嗚嗚……”
  三結巴邊走邊哭,一雙太花眼腫脹的像是兩顆紅桃子。
  “哎哎哎,這是誰啊,號稱天下第一瀟灑的金三億嗎?今天竟然張著大嘴在哭,哈哈……笑死我了。”諸葛胖子絲毫沒有同情心,坐在金色的沙灘上捶地大笑,一頭白發與肥肉共舞。
  “嗚嗚……關關雎鳩,關你鳥事!”三結巴哭著瞪眼。
  “三億叔叔你怎么了,難道回到過去被人揍了?”獨孤珊珊眨動著大眼,抿著嘴偷笑道:“要不要我幫你回去出氣?”
  “不去,再也不回去了,太傷心了。”金三億涕淚長流,仰天大哭,道:“愛本是美麗芬芳的,但是變質后,就會化為恨,生出毒刺,在傷人的同時,卻早已先傷了自己。”
  “哎哎哎,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連自詡一夜十三郎的三結巴也純情大哭,感慨愛情了。”諸葛胖子大笑,看到金三億這個樣子,他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白毛胖子,你有沒有同情心啊,我都快哭死了……”
  金三億大哭,道:“愛,是美好的,也是危險的,不要讓愛變成恨,若愛已不再芬芳,不若徹底煙消云散,莫要傷己傷人。”
  諸葛胖子本想再取笑他一番的,但是看到他這副樣子,只得將后面的話語咽了回去。
  “我那風華正茂、一去不返的師妹啊……”金三億嚎哭:“有時候真相……真的不該去探究,我金三億瀟灑半生,想不到也有如此一天。”
  看到他這個樣子,沒有人好意思打趣他了,蕭晨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冰也好言安慰了幾句,獨孤珊珊更是走上前去,遞上了一塊香帕。
  “青春不常在,沒有太多的愛,讓我們去揮霍。”金三億說的很傷感。
  但是,在接過獨孤珊珊遞過來的香帕的剎那,他立刻挺直了腰桿,道:“我決定了,從此要好好的活下去,珊珊謝謝你。”
  “啊……謝我干嗎?!”獨孤珊珊頓時嚇了一跳。
  阿冰更是趕緊向前,擋在了兩人之間。
  諸葛胖子則捶地大笑道:“我就知道這死結巴yín蕩本性難移,他要是癡情起來,那真是太陽從北邊出來了。”
  “唉,我不能辜負師妹啊……”金三億仰天長嘆,道:“她希望我好好的生活,既然如此,我就順應本心,好好的活下去,大好世界任我逍遙。”
  “你是想說花花世界任你縱橫吧。”諸葛胖子站了起來,道:“可惜啊,這個世界將不再那么多姿多彩了。”
  阿冰堅決而又堅定的瞪著金三億,擋住了他看向女兒的那雙桃花眼。
  金三億抱著末日天戈,遺憾的回過頭來,對蕭晨道:“得知過去的真相后,我傷心的不得了,想看看你隕落的情景,找下心理平衡,不曾想發現了一件特別事情。”
  蕭晨直接賞了他一巴掌,道:“什么人啊,看我隕落找平衡,有你這樣的嗎?”
  金三億性格灑脫,徹底恢復了往昔的樣子,道:“我猜我看到了什么,在偽神大劫落幕時,我看到了五把戰劍與一角陣圖橫空而過,那種神威,真可謂撼天動地。”
  “什么,又是一角陣圖……”蕭晨短短的片刻間,已經連續聽人說起數次,此刻不得不動容,道:“看來那一角陣圖真的迷失在過去的歷史中,要怎樣才能將之取回呢……”
  最終,一行人離開了這里。
  離別之際,雪白小獸依偎在藍發美女的懷中,依依不舍,道:“咿呀……我不想走。”
  “我的寶貝你們不能呆在這里過長時間。這一次,你靠外人將寶盒打開了一道縫隙,所以并沒有得到我與你父親為你準備的特別禮物。當你一只腳邁入祖神境界,全面激活失樂園的神力,再來這里……”
  一行人回歸到了祖龍村前,天空中的光束消失了,而珂珂手中的木盒也徹底的關閉了。
  老農望向天空中的七魔圖,又看了看暫時被他以神泥封閉的黑色神門,道:“最多幾天,神門就會再次開啟,做好大戰的準備吧……”
  說完這些話,他便徹底消失在了天地間。
  “也許該去死亡世界了……”
  蕭晨準備將一行人送入死亡世界的神村,以確保他們的安全。
  剛剛進入死亡世界,距離神村還非常遙遠,眾人便明顯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氛!
  “那是……祖君!”
  數百里外的神村上空,一具雪白的骷髏靜靜漂浮在那里,神威蓋世!目光所及,方圓萬里內,所有火種生物全都戰戰兢兢,跪倒在地,頂禮膜拜。
  天空中那具白骨絕對是祖神級強者,恐怖氣息沒有刻意外放,自然流露,就讓人的靈魂在顫栗。
  “死亡世界也發生了變故嗎?為何又出現了一位祖君王,且來到了大陸外部地域?”
  “他立身在神村上空,該不會是神村遭逢大難了吧?”
  “神村的祖先走入了死亡大陸最深處,女媧祖神血肉重生后也曾經在此留下過神跡……也許是他們回歸了也說不定。”
  刷天空中的強大祖君,眼洞中射出兩道神光,掃向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