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22 山河依舊在

人的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有些人與事會在歲月中漸漸云淡風輕,慢慢被遺忘,直至了無痕跡。
  修者的歲月是漫長的,經歷的人與事會更多,靜看世上紅顏老,垂髫孩童化老叟,很多往事會漸漸磨滅在他們的憶海中。
  不過,有些人與事是不容易忘記的。
  多年過去了,燕傾城一如往昔般靚麗,人如其名,傾城傾國,為天下絕色。
  蕭晨看著那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熟悉身影,一下子回想起很多往事。
  “很好!”
  神使頻頻點頭,似乎很滿意佳麗群中的燕傾城,但這對于不死門的天之驕女來說,卻是一種極大的恥辱。
  縱然傾城傾國,但是此刻卻好比貨物一般,任人品頭論足。
  “抬起頭來!”七重天的異界半祖以威嚴的聲音命令道。
  風姿如玉、翩然出塵的燕傾城,縱使艷驚天下,此刻卻也沒有任何益處,正是因為美貌才讓她此刻處境尷尬。
  “哼”
  她倔強的扭過頭,側身相對,雪白的頸項猶如天鵝玉頸般纖秀,一頭烏黑的長發遮擋住了半邊容顏。
  “放肆!”七重天的半祖聲音冰冷,喝道:“讓你在神使面前展露容顏,是你的福分,竟敢違逆,難道你想與其他螻蟻一般,形神俱滅嗎?”
  旁邊的年輕神使靜靜的將這一切看在眼中,擺了擺手,道:“無需馴服她,就這樣保留一些野性,才具有自然風姿,如此才能在斗艷中勝出。”
  此刻,不僅燕傾城羞憤,其他不死門人也感覺很恥辱。
  沒有祖神對抗異界,他們目前的處境真的猶如奴隸,沒有任何權利自由可言。
  “想讓我違背意愿,做不愿做的事情,我寧死也不屈。”
  說到這里,燕傾城周身光芒大盛,嘴角溢出絲絲血跡,竟想自絕于此。
  “不要……”
  “傾城不要!”
  ……旁邊的不死門人紛紛驚呼,但是很顯然他們無法阻止了。
  “哼哼哼……”年輕的神使冷笑連連,點點青光自他雙眸中綻放而出,瞬間定住了燕傾城的玉體,道:“想在我面前死去,那是不可能的!你此身已經不屬于你自己,而是屬于我族強者。我若不讓你死,你想死都不可能。”
  他的話語雖然平靜,但是卻透發著強大的自信,似乎世間諸事盡在掌握中。
  婀娜挺秀的燕傾城,絕美的容顏上滿是不甘與羞憤,她被兩道青光定在了地上,一動不能動,想死都不能。
  神使雙手緩緩劃動,結出一個個詭異的法印,一股股神秘的力量被打入了燕傾城的身體中。
  “封魂,封魄,封神!”
  伴隨著神使的低沉聲音,燕傾城的身體光芒閃閃,而后歸于平靜。
  “現在,你想死都不能了。”
  旁邊的七重天半祖聞聽此言,立刻恭維道:“神使果然好手段。”
  “雕蟲小技而已。”神使平靜答道。
  燕傾城的美眸中有陣陣霧氣繚繞,她真的無力自裁了,只要有那種念頭,一股神秘的力量便會自動涌出,封印其軀體。
  無助的望向天空,在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也許此生注定命運多舛,但是她非常不甘。
  神使又挑選出幾名女子,才道:“我現在要看看角斗士。”
  不死門的掌教須發皆白,雖然年過三百,但是在異界神使與七重天半祖的眼中,依然非常的年輕,正是他們需要的潛力型斗士。
  “該派掌教不錯。”神使贊許道。而后又挑選出幾人,讓他們與不死門的掌教對決幾招,從而優選。
  眾人雖然怒火洶涌,但是卻不得不敷衍,不然恐怕整個門派都要受到牽連。
  “好了,我要帶這些人回去。”神使滿意的告辭。
  七重天的半祖趕忙恭敬相送。
  蕭晨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他并沒有立刻出手,而是選擇在后跟隨。
  這行人飛行很慢,并不急于趕路,一路上經過很多被布下結界的島嶼,毫無疑問里面是各派修士。
  “前輩……”
  就在這時,不死門的掌教突然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他頓時愕然,這么多年來被困在島嶼中,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這樣的稱呼了。
  聲音有些熟悉,在他心間響起,道:“前輩請放松,萬不可露出異色。”
  當不死門的掌教得知是蕭晨后,心中非常震驚,但表面上卻默然,靜靜聆聽。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異界也分為幾大族嗎?”
  不死掌教在心間回應道:“是的,只要達到祖神境界,就可以自立為一族,各族間存在競爭。”
  “這一族的祖神,是不是借鑒了你們的‘碎魔種神’奇功?”
  “不錯,據說這三十幾年來,那名祖神一直在閉關,想要借此契機再上一層樓,完成一次蛻變。”
  當聽到這些消息后,蕭晨心中頓時涌起陣陣波瀾,他繼續問道:“據我所知,想修煉碎魔種神非常不易,極有可能會永遠的陷入死寂中。”
  “不錯。”不死門的掌教點頭,道:“古往今來,也只有蚩尤魔祖以及邪王祖師真正修成。那名異界祖神雖然強大,但是他既然選擇了這條道路,那么越強大,他所遭遇的危險也愈大,因為若是成功,他的收獲也是無法想象的,恐怕會一躍成為祖神中佼佼者。況且,他是以自身為鼎爐,恐怕會更加的危險,縱然身為祖神千古不滅,但是恐怕也會陷入枯寂中很長時間。”
  說到這里,不死門的掌教驀然驚醒,道:“你該不會是……”
  原本他以為蕭晨是為救他而來,但是此刻不死掌教心間在顫抖,他隱約間把握到了蕭晨的意圖。
  這實在太瘋狂了!
  “不錯,我是在打他的注意!”蕭晨的話語一下子證實了不死門掌教的猜想。
  “你……不可能成功。”不死門掌教心中悸動,想要勸解蕭晨不要白白送死。
  “我不會莽撞出手。”蕭晨的話語很平淡,非常的冷靜,聲音在不死門掌教的心間回響,道:“如果他沒有陷入死寂中也就罷了,若是處在不生不滅的枯寂狀態下,那么對不起了!我要送他上路!”
  “你……不要亂來,那樣會白白搭上性命的。”很顯然不死門的掌教不相信蕭晨可以襲殺祖神。
  在他看來,祖神級那種強大人物縱然徘徊在生死間,也不是其他等階的修士可以對抗的。
  “我已經殺過一名異界祖神了!”蕭晨很冷漠的說出了這句話。
  “什么?!”不死門掌教震驚,險些在神色上表現出來。
  “我曾在天外戰場中擊殺了一名垂死的祖神。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一族的祖神真的處在涅槃假死狀態中,我有六成的把握……屠掉他!”
  屠掉他,這三個字咬的很重,讓不死門掌教感覺到了這分決心與勇氣,他心中一陣震動。
  “你真的想……太瘋狂了!”不死門掌教被驚的只能如此形容蕭晨。
  滅殺祖神,這需要多么大的氣魄?!
  那是千古不滅的存在,法力難以揣測,蕭晨竟敢如此,實在讓人震駭。
  “沒錯,我確實想動手!”蕭晨有些歉意的對不死門掌教,道:“原本我是為救你與燕傾城而來,但是現在請前輩暫時隱忍,我怕打草驚蛇……”
  蕭晨想救的不僅僅是這兩人,還有其他各大門派的修士,若是提前劫走這兩人,必然會引起異界警覺。
  “好,既然你有如此勇氣,我支持你!不用理會我們。我們暫時不會有危險,所謂的角斗以及斗艷還要很長時間才開始呢。”不死門掌教如此道。
  燕傾城明眸皓齒,容顏如玉,頸項纖秀,蠻腰盈盈,**修長,確實乃是天下絕色,不過此刻神色冰冷凄然,她已經有些絕望了。
  蕭晨終沒有與她說什么,并未向她傳音,因為他怕有意外發生,畢竟燕傾城的實力不及不死門的掌教。
  慢慢的,一行人來到了南海,天空中一個巨大的宮殿矗立在那里,磅礴偉力透發而出,那是……祖神的波動。
  蕭晨心中凜然,早已徹底斂去了自己的氣息,猶如三十幾年來坐死關那般,身心皆如枯木,無點滴生命波動漾出。
  就在這一瞬間,他已經確定,那個祖神處在不生不滅的狀態中!
  這種波動他很熟悉,不只一次經歷過了,假死的涅槃狀態!
  蕭晨心中很吃驚,如果這名祖神真的功成,那么實力無疑將會再上一個臺階。
  這是一個強大的人物,碎魔種神不過是一種契機而已,并不是決定性因素,這個人縱然沒有獲得這個契機,不久的將來也會有所突破。
  這種潛力型的祖神,最好除掉,不然將來將是大患。這就更加讓蕭晨堅定了殺意,機會只有一次,成功則絕掉大患,失敗則只能死亡。
  巨大的宮殿連通著一片次元空間,在里面全都的是強者以及祖神的直系后代。
  成就祖神就可以自立一族,這里是該族的重地,半祖來到這里都只能仰望。
  在遠空,看著神使帶著燕傾城與不死門的掌教進入其間,蕭晨等了很久才慢慢向那里移動。
  不時有人進出,全都的是異族的強者。但是,蕭晨如今修為驚人,身化虛無,無聲無息間就進入了那磅礴的宮殿中,而后走入次元空間內。
  里面,簡直就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高山河流應有盡有,更有許多殿宇樓臺座落在秀麗的山景間。
  這簡直就是一片凈土、一片仙境。
  一片宏偉的建筑群內,居住了很多異界修士。
  “哈哈……祖神這次百尺竿頭再進一步,恐怕地位將會提升不少,我們的族群的地位也要跟著上升。”
  “不知道祖神能不能順利邁過這個關口,畢竟實力到了他們那種境界,每前進一步都不知道需要多少歲月,以及可遇不可求的機緣相伴方可。”
  “我想絕對沒有問題。祖神曾經說過,一定會在角斗前出關,不會錯過那種盛會。”
  ……蕭晨從他們的話語中,得到了一則驚人的消息。異界萬年一次的盛會將要到來了,名義上是諸多祖神名下的奴隸對決,其實是各族神間實力比拼。
  必要時,他們會遣下強大的弟子出戰,甚至會操縱弟子的軀體親自參戰。
  這就是異界,競爭異常殘酷。縱然攻入九州與四方世界了,在遇到這萬年一次的盛會時,各族群間也要切磋一番。
  蕭晨知道這則消息后,很期待,他很想到時候見識一番。
  此刻,他很困惑,在外面可以清晰的感應到祖神的強大能量波動,但是進入這片次元空間內卻非常飄渺,似乎無處不在,難以辨明準確位置。
  “這是怎么回事?”蕭晨感覺很驚異,他難以捕捉到那個強大祖神的沉睡地,根本摸不清具體在哪里。
  到了此刻,他多少是些忐忑,畢竟是要殺祖神啊!無論成功與否,必然是驚天風暴,震動異界所有強者。
  這次,絕對要鬧出天大的風波!
  不管代價有多大,蕭晨都覺得值得嘗試。
  “到底在哪里?”
  蕭晨不敢以強大的神念全力掃視,因為縱然那名祖神處在危險的涅槃狀態,近乎死亡,但那也是極度危險與可怕的人物。
  半個時辰過去了,蕭晨一無所獲,他的掌心中已經滿是汗水,滅殺祖神這種大事實在考驗人的意志。
  整整三個時辰過去了,蕭晨依然沒有絲毫線索,他不得不退出了次元空間。
  在南海上空,遠望那磅礴的宏偉宮殿,他再次感應到了祖神級的能量波動。
  “怎么回事?”蕭晨驚疑不定,道:“難道他并沒有在次元空間中,而只是在那座磅礴的宮殿內?”
  蕭晨很想痛快的祭出殘破的陣圖,但是卻不得不謹慎小心。圍繞巨大的宮殿,仔細搜索,他沒有尋到異界祖神的蹤跡,卻發現了一名九重天的的強大半祖,正盤坐于宮殿內的一個角落中。
  即將觸碰祖神境界的恐怖人物,為什么獨坐在那個角落中?那畢竟是一名九重天的半祖,祖神之下近乎無敵的存在,難道在守護著什么?
  宮殿連著第二片空間!蕭晨終于發現了這個秘密。
  九重天的半祖正在守護暗門!
  蕭晨終于明白,那名涅槃的異界正沉睡在里面。
  屠刀祭向異界祖神,就在今日!
  雖然還沒有付諸行動,但是一場天大的風暴,已經可以預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