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523 屠刀祭向祖神

南海無疆,波瀾壯闊,浩瀚無垠。
  一座宏偉的宮殿懸浮在南海上空,它連通著明暗兩重空間。異界祖神沉睡之地,有九重天的絕頂半祖守護,嚴防人破壞。
  蕭晨很想直接祭出陣圖,擊碎這那第二重暗空間,但是他壓下了這股沖動。祖神沉睡之地,恐怕非常不一般,貿然出手多半只能打草驚蛇。
  他的機會只有一次,必須一擊成功!
  想要悄無聲息的進入第二重空間,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干凈利落的除掉那名九重天的半祖。
  陣圖若隱若現,與蕭晨的軀體仿佛凝結為了一體。
  但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神力波動鋪天蓋地浩蕩而出,像是蒼穹壓落向了大地,又像是漫天星辰同時隕落。
  強大如那名九重天的半祖,也一陣顫栗,驀地睜開了眼睛,顫聲道:“祖神您醒來了嗎?”
  蕭晨毛骨悚然,剎那隱去了陣圖,掌心滿是汗水,他一陣后怕,方才若是出手,恐怕此刻已經不妙了。
  祖神級強者的神力波動震動南海,下方驚濤駭浪,卷上了高天,像是一條條滔滔大河在向空中倒流,隆隆海嘯聲猶如雷鳴,白茫茫的浪濤滾滾翻涌。
  不過,九重天的半祖如此相問,并沒有得到回應。
  祖神級能量波動席卷十方,恐怖的神力讓空間都扭曲了。這完全是從次元空間結界內透發出的波動,可想而知里面的景象多么的恐怖。
  蕭晨心中一驚,那名祖神似乎正在涅槃蛻變,才發生了這等恐怖的景象。
  就在這時,遙遠的西海方向,傳來一個浩大而又冷漠的聲音,道:“看來仇天真的要再上一個臺階了,再有數個月,必然功成。”
  直到此刻,蕭晨才知道那沉睡的祖神名字為仇天。
  同時,他心中一陣驚悚,祖神級強者關注到了這里,他就更不好行動了。
  此刻,他凝立虛空中,已經與陣圖合一,徹底的從這個世間隱去了。如果不是殘破的陣圖有如此神秘的力量,蕭晨多半會被那名強大的祖神發現了。
  那名九重天的半祖的反應超出了蕭晨的預料,異常的緊張,顫聲道:“強大的艾爾祖神,偉大如您,不會要對我族祖神……”
  “哼”
  冷哼聲傳來,西海中的異界祖神寒聲道:“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與他縱有怨隙,也不會不顧大局,自相殘殺。”
  “無上的艾爾祖神請您恕罪……”九重天的半祖,即將觸摸祖神的領域,但此刻卻顯得非常惶恐,慌忙跪拜下來,朝著西海方向叩首。
  可以想象,異界的等階有多么的森嚴。
  “我豈會與你這螻蟻一般見識。我與仇天的怨隙會在不久的將來,于角斗大會上解決。”
  同樣視己方九重天半祖為螻蟻,異界的殘酷與冰冷可見一斑。冷漠的聲音沒有絲毫情感波動,慢慢杳逝。而那探來的強大神念,也于一瞬間消失在了西海方向。
  “祖神以己身為鼎爐,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是時候將唯一的出口封印了。”
  九重天的半祖,取出一張黑色的畫卷,與封印祖龍村的七張魔圖異常相似,不過小了很多,能量波動弱了許多。
  這張魔圖乃是仇天祭煉而成,雖然是仿制品,但卻也可以發揮出極大的威力,唯一的弱點就是使用壽命甚短,不過數月時間而已。這是他當年閉關前親手交給九重天半祖的,在其蛻變進行到最危險時期,要九重天半祖封住第二重暗空間。
  魔圖光芒閃耀,一下子將天宮的一角封印了,隔斷了那片次元空間。
  與此同時,南海上空光芒一閃,蕭晨徹底失去了蹤影,下一刻他回到了死亡世界神村前。
  立身在如山岳般巨大的祖君戰船上,他與殘破陣圖合一,神秘莫測的力量緩緩流轉而出,借助殘破陣圖的偉力,才能夠更好的控制祖君戰船。
  烏光閃爍,祖君戰船漸漸縮小,最后不過一米長而已,剛好容蕭晨一人乘坐。
  當金三億與諸葛胖子等人跑來時,只見烏光沖天,僅僅一閃,蕭晨便駕馭祖君戰船消失了。
  在下一刻,他無聲無息的來到了南海上空。
  遠遠望著那巨大而又宏偉的宮殿,他以殘破的陣圖隱去祖君戰船的氣息與蹤影,緩緩向著天宮接近。
  毫無疑問,異界祖神仇天所居的次元空間必然詭異莫測,估計很難打碎而強行闖入,不然他也不會自大的讓九重天的半祖只守在出口。
  此刻,連出口都被封住了,那里完全與外界隔絕了。
  蕭晨打算以祖君戰船,進行穿越,此船連世界大屏蔽都如履平地,他相信一定可以悄無聲息的破入第二重暗空間內。
  到了這關鍵時刻,蕭晨將半顆石人頭骨取了出來,縱然有殘破的陣圖壓制能量波動,他還是不放心,將石頭骨定在船頭,來汲取散溢出的些許能量氣息。
  當初,在葬兵谷以及最邪之地,半顆石頭骨早已展現出了非凡之處,可以無聲的吸收所有沖擊向它的神力。
  破的陣圖與蕭晨合一,駕馭祖君戰船緩緩前行。
  沒有任何能量氣息震動而出,祖君戰船猶如一只幽靈,無聲無息,穿越進第二重暗空間,剎那消失了。
  在這個過程中,半顆石頭骨依然古井無比,但是卻在緩緩的汲取次元屏蔽的能量,沒有讓一絲氣息散溢出去。
  宮殿中那名盤坐在地、靜靜守護在旁的九重天半祖一無所知,什么也沒有感應到。
  像是穿過了一層瀑布般,祖君戰船緩緩浮現而出,來到了神秘而又奇異的空間內。
  這里異常幽暗,到處都是石山,一眼望不到盡頭。
  此刻,在這浩瀚莫測的幽暗空間中,恐怖的神力波動早已平靜了下來。
  但是,蕭晨依然感應到了一股壓迫性的氣勢,讓他有些緩不過氣來。像是一只巨大的洪荒蠻獸沉睡在他的心田,令其靈魂悸動。
  一米長的祖君戰船載著他,像是一只幽靈,緩緩漂浮向石海前方。
  飛躍過數百重巨大的石山,蕭晨終于接近了中央地域,就在那里正在發生著一幕可怕的景象。
  一座百余米高的祭臺,完全由紅褐色的巨石堆砌而成,祭臺上面非常廣闊,方圓足有千丈。
  此刻,祭臺上鮮血淋漓,那刺目的祖神血液,染紅了整個臺面。
  一名異界強者**著身軀,盤坐在祭臺中心,周身成古銅色,肌肉如虬龍一般鼓起,充滿了爆炸性的力感,閃耀著點點可怕的光澤。
  但是此刻他的頭顱卻是裂開的,一個肌膚白嫩的嬰兒正在費力的爬出,帶動出無盡的祖神血液。而那一雙白嫩的小手,更是沾染著粘稠的漿液,那是古銅色強者的腦漿!
  不久前的浩瀚神力波動源于此,這個名為仇天的異界祖神正在進行全新的蛻變,很顯然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在這一刻,他是極度虛弱的。以自身為鼎爐,進行了一次自我升華,實現了一次可怕的涅槃。
  蕭晨就要動手,但是突然他改變了想法。他有了一個瘋狂的決定,腦中閃現出一個膽大包天的計劃!
  無需置疑,異界祖神仇天離功行圓滿還差的遠。以自身為鼎爐,最是艱難,將那祖神之體作為鼎爐,很難徹底煉化。
  那新生出的嬰兒還有待成長,而那裂開的“鼎爐”也還沒有盡全功,會重新復原,真正的完滿境界是新生嬰兒與鼎爐合一。
  這便是以自身為鼎爐的碎魔種神大法。
  蕭晨忍住沖動,沒有祭出殘破的陣圖,他想要以異界祖神仇天為鼎爐!
  可謂一個驚世的決定!
  他想摘取仇天的功果!這是膽大包天而又無比瘋狂的想法。
  仇天以自身為鼎爐,正在艱難的涅槃再生,而蕭晨卻想中途打斷,硬插上一腳,以這個現成的鼎爐來蛻變。
  當年,他從燕傾城那里知道了碎魔種神大法的修煉過程,雖然并沒有完全掌握,但是“種神”與“鼎爐”的關系他卻知之甚深。
  因為他親身經歷過,他曾經為燕傾城的鼎爐,深刻知道兩者的關系,以及如何去截取道果。
  仇天虛弱到了極點,根本不知道旁邊有一雙虎視眈眈的眼睛,正在虛無間窺視。
  “啊……”
  那白嫩的嬰兒發出刺耳的尖叫聲,終于艱難的從那古銅色的祖神軀體中掙扎了出來,渾身鮮血淋漓,更是沾染上了不少粘稠的腦漿。
  嬰兒疲倦到了極點,重重的墜落在祭臺上,擺脫了那具鼎爐。
  方圓千百丈的祭臺,上面的祖神血液血光沖天,絢爛無比。
  虛無間,蕭晨強忍著一股沖動,此刻雖然是滅殺仇天的最好機會,但是卻不是“種神”的好時機。
  以異界祖神為鼎爐,必須把握到最佳機會,于最為關鍵時刻出手方可!
  大膽而又瘋狂的計劃!
  虛弱的嬰兒跌坐在祭臺上很久,才慢慢爬起來,眼眸中的無情冷光可怕無比,像是盯著獵物一般凝視自己原本的祖神軀體。
  他盤坐在祭臺上,五心朝天,緩緩恢復神力。
  而在這個過程中,那具鼎爐也在變化,古銅色的寶體閃耀出點點光華,裂開的頭顱緩緩閉合,流淌在祭臺上的鮮紅血液,也全都順著毛孔回歸了他的祖神軀體中。
  嬰兒是以仇天本體為鼎爐,在原本的身軀中種下的“神種”,雖然已經成功生長而出,但是最危險的時刻還沒有來臨。
  他需要回到鼎爐中去,實行“碎魔”,汲取以往所有潛力,新生的神種與碎裂的鼎爐合一方可。只有真正碎魔成功,讓種下的“神種”超越原本的自我,才算功行圓滿。
  蚩尤可謂千古奇才,創出了這樣的不世法門,如果給他時間,繼續“碎魔種神”,無限升華,成就祖神根本不是問題。
  這可以說是一門蓋世邪功,對于祖神也具有無限誘惑。
  整整半個月的修養,嬰兒徹底晉升到完滿狀態,而那具鼎爐也恢復了過來,達到了完美狀態。
  此刻,正是魔碎神生的最佳時機!
  “砰”
  那具渾渾噩噩的祖神**,雖然沒有多少神智,但是出于本能的反應,周身光芒大盛,將沖過來的嬰兒震退了出去。
  白嫩的嬰兒發出刺耳的尖叫聲,化成一道熾烈的光芒,像是燃燒起來了一般,再次沖向原本的祖神軀體。
  這是“神種”與“鼎爐”的征戰,最是危險,一個不慎,可能是鼎碎種滅,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嬰兒與那無意識的軀體糾纏在了一起,都想破碎對方,強壯自己。
  整片幽暗的次元空間都震動了起來,如果不是這片空間早已被仇天祭煉到了堅不可摧的境地,恐怕早已粉碎無數次了。
  刺耳的叫聲,恐怖的嘶吼,震動人的靈魂,虛無間的蕭晨縱是有陣圖與戰船守護,也感覺陣陣難耐。
  這就是祖神級強者性命相搏時的可怕威勢,震動出的神力波動,絕頂半祖都難以承受。
  “砰”
  鼎爐畢竟沒有智慧,終究被嬰兒融入了進去,他盤坐在祖神**丹田中。
  但是,危險也才剛剛開始。
  他必須碎掉魔體,完全煉化并吸收過去的無限潛能,才算功行圓滿。
  每個人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很難破滅原本的自我!以自身為鼎爐最是危險。
  這是一場最為艱苦的拉鋸戰,整整持續了七日,嬰兒還是難以撼碎鼎爐。而此刻,它已經無比的疲憊,最后不得不寂靜下來,緩緩恢復神力。
  恐怖的氣息浩蕩而出,神種與鼎爐雖然平靜了下來,但是他們那無限的潛力,卻透發而出,磅礴無比,讓人顫栗。
  可以想象,一旦碎魔種神成功,這將是一個無比恐怖的新生祖神!
  短暫的休整后,嬰兒便開始急切的再次“碎魔”。盡管還很虛弱,根本沒有將神力恢復到巔峰境界,但是他卻不得不趕緊出手了。
  因為古銅色的軀體是另外一個他,同樣在復原,如果不能占據主動,最后可能是那沒有神智的鼎爐占據上風,滅掉他這個神種。
  若是如此,今生今世,他都將渾渾噩噩,徹底失去自我。
  “啊……”
  嬰兒凄厲尖叫,在鼎爐中猛烈震動,希望盡快碎魔而實現融合,完成一次真正的再生!
  兩者間神力涌動,不斷沖擊。
  最終,那古銅色的祖神鼎爐終于開始慢慢龜裂,而其體內的嬰兒也遭受了重創,神力近乎干涸,且軀體上出現一道道裂紋。
  可以說,以自身為鼎爐,實現再生,實在艱苦,近乎兩敗俱傷。
  此刻,“神種”與“鼎爐”都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種神僅僅占據了一線上風而已。
  碎魔種神功成與否,即將揭曉。
  但就在這一刻,蕭晨終于出手了!
  他駕馭祖君戰船破滅時空,剎那沖來,無情的祭出了殘破的陣圖。
  就在這一瞬間,緩緩轉動的陣圖浮現而出,透發出驚天動地的神威!
  “砰”
  陣圖直接剖開了龜裂的鼎爐,向著那無比虛弱的嬰兒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祖君戰船與蕭晨快速縮小,沖進了以祖神軀體為殼的鼎爐內